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孟福看他真的转身走开以为真的不杀自己,他使劲用没受伤的胳膊支撑着地面,向旅行车爬过去,至少上了车,自己就能逃跑,等养好了伤在回来对付这个家伙。

雷雨田已经放过他一次,可这个人一点好也不学,还留在这里要杀自己的兄弟,自己的心眼儿本身就不大,怎么能容忍他这样活的呢,说不杀他是为了让他死以前稍微高兴一下而已,不杀他,那有那么好的事情呢。他只走了几步,忽然转身回头,举枪瞄准地上的孟福,“我不杀你,是老天杀你,别记恨我,这是天意,你这样恶贯满盈的人早该死了。”他说完就对着孟福的脑袋连开几枪。


事情就这么解决了,江琦用M-21步枪上的瞄准镜看的十分清楚,那个家伙没怎么采取反扑手段的。

雷雨田把尸体拖进树林深处,先找些土盖住,等晚上就来把他火葬掉。

“你干的真漂亮。”曹秉放下望远镜拿对讲机称赞雷雨田。

雷雨田回到山上,“事情现在是越闹越大,我不想在本乡本土杀人,可这些毒贩太坏,以后恐怕在这里长久不了。”

“这有啥留恋的,我们去泰国去美国去那里不行呢。”曹秉知道钱多去那都可以,没钱那都去不成,有钱就能过自由的生活。


晚上回到家,倪娜心情有些郁闷,她没想到事情这么严重,当赏金猎人的代价居然是这么大,他为了过好日子不惜生命的去对付罪犯,可他自己呢,整天活在危险的边缘。

许睿也看出来她心情不好,两人进了茶室以后,许睿先拉着她的手说:“对不起,以前我没想到为了赚五万美圆会弄成这样,他们居然花几十万美圆买导弹对付我,不过我保证以后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她还是有些生气,假装不利他,许睿耐心的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为了能和你在一起,我等了四年,弄很满身是伤,几乎把全世界的人都得罪了,可我们在一起你又不开心。”他吻倪娜一下,“你大老远的跑到这里,肯定不是跟我生气吧?”

倪娜知道自己一不高兴他会很郁闷,他会想办法哄自己高兴,可自己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被他怎么搂着,她还是没消气。

“你要不解气就打我吧。”许睿也知道她的脾气不怎么好,自己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就知道,可自己太笨,不知道怎么哄她好。

“你是故意气我,你知道我不舍得打你,所以才这么说吧?”倪娜知道他身上到处是伤疤,即使想打他也没地方下手,他除了脑袋和脖子上没伤以外,几乎每个部分都有他过去所经历过事情的痕迹。

“你这么说我就理解成你不生气。”许睿抱着她站起来,“既然你不生气,那我们就早点休息吧。”

“讨厌,天还亮的呢,我还没吃晚上饭,休息个屁。”她挣扎着。

“好吧,我去做饭,你可不许生气,好不容易在一起总不能不高兴的过一辈子吧。”许睿放开她,准备去厨房。


怡慧脸上贴着面膜,拿着电视机遥控器来回换着电视节目,俞梦琳喝着咖啡陪着她,“你不打算找他了?”

“我怎么不想,今天在大街上你不也看见了,人家旁边有个年轻漂亮的女孩。”怡慧自从看见倪娜惬意的坐着宾利车,心里就一万个不痛快,自己居然没争过一个小孩子。

“可那不是个一般的小孩,我找私人侦探查过,那女孩是香港人,他家在香港也是名门,买卖做的很大的。”俞梦琳目前还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和那个女孩一样喜欢许睿,要是知道了她肯定会气疯了。

“现在的小孩子,太了不得,守的那么大的家业居然还跑到这里和我争个穷小子。”

“他是装穷,骗取你的同情,可惜你没抓住机会好好的拿钱砸,他不希望有人同情他么,不过现在不行了,你只能装可怜,你该去见他一面,碰碰运气,年轻人在一起好的也快散的也快,你不去怎么知道。”俞梦琳现在这么买力气的指点她去找那个小子,不如说是想借别人实现自己的想法,自从他知道这小子不是一般人以后,她也开始喜欢这个白手起家的爆发户。

她感觉自己只有找了他才合适,自己可不想找个本事一般的男人,不如自己的一概不考虑,反正那些人不是图色就是图财。多数比自己大的男人都喜欢自己的美貌而已,看自己保养的好又不缺钱,有的是干脆想靠自己过上好日子,这样的人俞梦琳见的太多,她才对这些人不感兴趣,她找个比自己能出色的,而且最好比自己小一些,这让外人看来才能显示出自己有本事。

“那我给他打个电话碰运气,不知道你找的侦探搞到的电话号码对不对。”怡慧当然希望电话号码没错,那才能顺利的见到他。


吃完晚上饭,许睿没着急的去洗碗,喝着红酒拿手机和雷雨田嫌聊,他已经知道孟家军的两个核心人物被他干掉,自己当然是很高兴,可也欠下他一个很大的人情,如果自己不动手坐等人家帮自己把事情摆平,那自己多没面子。

雷雨田是出于兄弟义气和对许睿的仰慕才拼命帮助他,在自己眼里许睿永远是那个锐气难挡的将军,他在自己心里永远是名将,他能一个人冲进几万大军守卫的城里与成群的敌人战斗,能赢得所有部下的尊敬,他已经超越了一般的名将像神一样,如果他主动与孟家军作战,孟家军肯定死光,只是这建设了几十年的绥州城可就危险拉,他打仗都是大手笔,喜欢硬碰硬,而自己不喜欢造成太多的间接伤害。

两人拿短信聊着战术问题,许睿的手机收到一条陌生的短信,让他去商务酒店的咖啡厅见面,署名没写,他很好奇,这个人是谁?不过可以肯定不是仇人,想害死自己的都是些胆小鬼,不敢站出来与自己见面的,反正自己没事做不如去看看。他拿起一大杯酒,一口喝下去,起身就收拾桌子,然后和老婆打招呼,“我出去一下,可能去找雷雨田他们玩,我一会就回来,你想吃什么我给你买点。”

“家里不缺什么,你早点回来洗碗。”倪娜喝着果汁叮嘱着他。


两个人有一个不高兴的时候,最好暂时分开一些时间,免的在一起很尴尬,许睿一直都怎么认为,所以他打算出去兜风,见见这个神秘人顺便拉着雷雨田喝酒,然后计划一下反击行动,自己再也不想等着下次玩飞机的时候再有一枚导弹打过来,那样老婆肯定更生气。

商务酒店的咖啡厅在酒店的顶楼,窗户不是很多,人很少显得十分宽敞,自己是第一次来,随便找地方坐下,他又给雷雨田发短信,让他马上过来。

基本没化装的怡慧穿着很普通的职业装提着包直接走到他的面前,很随意的坐在他对面,“是我给你发的短信,我找你来有个事,我以前做房屋开发生意的时候是有些不对,这是赔偿给你的补偿款。”

“你大老远的出来就是为了这个,真是多此一举,你不嫌车费油?我找了辆排量最小的车还三点八的排量,我花那么多油钱就是来听你说这个。”许睿的态度还是那么不好,不过这个老女人今天没打扮的像鬼一样,自己看见她稍微气小一点而已。

“我已经向你认错,你就这样对待我,不就是我钱来的不干净么,中国这么大,那个老板敢说自己的钱都是干净的,你怎么就看我不顺眼。”怡慧知道自己想得到他就不能得罪他,但今天她就干脆把他得罪了,看他能怎么样?

“你和我来什么劲儿?我不是国内收入调查署的,你和我喊叫有什么用,等你带着手铐的时候,你去和法官说吧,省点力气吧。”许睿不怕得罪她,得罪她自己也没什么损失。

“你总是和我这个态度,不就是我喜欢你喜欢的有点心急么,我以前从没和别人那样。”怡慧心情被他弄的很不好,有点不高兴,她忍耐着,没继续生气,“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么,我就这么让你反感?”

看来他是没完了,早知道发短信的是她自己才不来这个鬼地方,雷雨田躲那去了怎么还不来,出家门的时候就告诉他来这里等自己。


雷雨田开车从水库过来,进咖啡厅就找见他,他也拉把椅子坐在怡慧的对面,他小声说:“嘀咕完没,完了说点正事。”

“说吧。”

雷雨田看有外人在这里,干脆用很生疏的英语说:“我现在怀疑有人跟踪你,外边有辆小面包,上边的人不下来,车就在酒店外不走,我观察了好几分钟呢。”

一听说是白色小面包,许睿想去来了,他去机场的时候有个面包车跟踪自己,这车又来了肯定是个眼线或者干脆就是那些人,“你打算怎么办?”他用英语问。

“我打算抓住跟踪你的人,你出去引他,我在跟踪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