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七.铁血之路. 206.刚愎自用引起的战役.

7821144 收藏 5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size][/URL] [内容简介] E军因于分散中与中华军队对战劣势明显,不仅仅是谢罗廖夫所部,北路E军也聚拢了起来,过程中主动将大多新占领区重新还给了中华帝国.北路战场最终定在了巴尔喀什湖和斋桑泊一线,两军开始了一个多月的对峙.但这种不伤筋动骨的对峙只能维持一个月,随着沙皇派了督战代表到来,这种情况只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63.html


E军因于分散中与中华军队对战劣势明显,不仅仅是谢罗廖夫所部,北路E军也聚拢了起来,过程中主动将大多新占领区重新还给了中华帝国.北路战场最终定在了巴尔喀什湖和斋桑泊一线,两军开始了一个多月的对峙.但这种不伤筋动骨的对峙只能维持一个月,随着沙皇派了督战代表到来,这种情况只有结束了.

老资格的哈图切夫元帅可以承担了自身责任,解释了中华军队绝不弱小的现实,却无法及时改变上层的决策,只能往下推托以争取时间.可督战团却不管现实如何,他们也没办法,相信取得胜利的难处又如何?只有先执行了当前命令再说.

谢罗廖夫也有理由,他率领的部队已不在承当主攻任务,同时兵力也不占明显优势.再说,E国督战代表也不可能是YY小说那样与中华为敌者就是傻瓜,因为几十万E军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无缘无故惧战,并不是少数几人不愿进攻.

到了米哈依维奇上将这儿,就找不出任何理由不发起进攻了,他的部队整整比中华帝国多了一倍,却还是采取守势,虽然不是消极防御,但只不过与半数的中华军队旗鼓相当而已,这就太让E国人丢脸了.

而米哈依维奇上将很清楚,E军只要防御,中华军队再调几万人上来也能守住,困苦一点而已.可是要进攻呢?战略战术装备等等方面的确优于E军的中华军队兵力虽少,自然要全力破坏E军的战术意图,谁也奈不何谁的可能性最大,但中华军队那令人恐惧的火力,结果肯定是E军的伤亡更大.其实,这只是E军各部不愿与中华军队死拼的起因,对峙时间长了后,谢罗廖夫与米哈依维奇等将领也看出来了,中华帝国目的更主要是在显示实力,不欺人太甚的同时也是在告诉E国不要欺人太甚.

既然胜利的希望不大,又不担心失败,军人一样偷懒.如果督战团不来,西域战争也许就这样默契下去,最终结果的确只是势力范围略有变更而已.至于东西伯利亚,就看E国能派多少兵过去了,而且那是另一个理由.

可是,米哈依维奇注定打不成如意算盘,事实上,督战团里那位大公先生的督促检查工作颇有成效,虽然谢罗廖夫说的”E军落后了”令人十分郁闷,却明明白白的知道前线将领并没有夸大其词.所以,督战团没有难为理由的确比较充分的谢罗廖夫,但到了米哈依唯奇这儿,契尔年科大公的话是那样无奈,翻译成汉语就是说:”我相信将军所言均为事实,可不管是对是错,您总要有所表示,否则你我都无法交差……”

一时打败强大的E国,也许能够做到,却要承受国力大损的危险,因而中华帝国已在打算与E国维持一个心照不宣的平局.除了力争得到里海沿岸,国境附近一定范围不能丢外,完全可与E国共同瓜分中亚.而察觉了中华帝国战略意图的E军将领就是照这种思想行事,双方都没有大动作,自然都少有破绽.可是,军队一动起来,毛病当然随之出现,就看怎么弥补自身缺点又抓住对手错误了.

然而,说到制造与把握战场时机,中华民族的能力则少有人及,偏偏E国人送上了机会.此时进入了八月中旬,因为秘密战线上没有绝对的胜利,中华军情局即便大占上风,却无法阻止E军将领接到隐隐约约的情报:中华帝国可能正在前线上组建一个主力集团军,兵力可能在六七万人之间,从口音中判断,此猜测中的新编集团军应由中华帝国各战区抽调部队组成,请前线各部谨慎提防…….

这个情报令E军前线将领十分紧张,一个集团军的控制区域很大,很难猜测出它会出现在哪里.所以,E军根本越来越不敢乱动,任何一支部队只要与主力间出现脱节,后果将难以预料,中华军队极其热爱敲山震虎围点打援等战术.像谢罗廖夫又开始为部队分成两部分腹诽了,如果四十多万大军集于一处,不论攻守进退都要便于选择的多,就算中华军队明显强于E军,照样难以啃下那般巨大的骨头.而且,只要看中华帝国目前这种情况也只是维持平衡的态度,显然是担心E国庞大的战争潜力而不想打全面战争,更不会一战毁掉E国半数军队.

而北边的米哈依维奇上将则是欲哭无泪,暗自感叹着四个月河东四个月河西.的确只有四个月.战争开始前,E国有着一战鼎定中亚并占领部分中华帝国领土的巨大胃口,米哈依维奇将军并不觉得这种野心太大.但现在,督战团要求他进攻,目标只是击败面前的中华军队,他却觉得这野心过大了.

其实,华E战争中的E国上层只要愿意接受前线将领的意见,完全可以不用品尝失败滋味.可刚愎自用的沙皇太自大,谢罗廖夫幸运的逃脱了,米哈依维奇上将则不得不服从命令,倒霉的成为战败责任者.

虽然米哈依维奇顶着督战团的压力,以近乎拖延的动作调动部队,尽量不出现为对手所有的空当疏漏,并且做好了一有不妥即撤退的准备.米哈依维奇给上层表现一下E军的形象,没做任何妄想.因为在两军对峙中,虽都想将战争打到目前规模为止,只是炮击与暗战,但内里却是一种谁也不会相信对方的紧张沉寂.因此,E军无法无声无息的运作二十多万人,根本无法达到战略突然性.同时,再怎么仔细也有个尽头,上将阁下的所作所为已使督战团怀疑这位胆怯的将军是否有资格做为方面军司令.

米哈依维奇很有自信,自己是个合格的方面军司令.至于是不是还有资格在战后担当此职就不知道了.

战争的爆发大多选在凌晨,因为这时的人最疲劳嗜睡.八月十六日凌晨三点,E军的炮火急袭染红了夜空.E军的动作太大,也许,米哈依维奇一边做给督战团看一边提醒中华军队呢?------互相留点面子吧,老米并不想打!!!!

的确要给E国人留点面子,中华军队是敌不动我不动.但当对手动了起来,中华军队是否先动呢?

那倒没有,E军开炮,中华军队还击.E军步兵冲锋,战壕里的中华军人将其击退,如此而已.其实,E军如坚持防御,中华军队的确没辙,二十多万人抱成团,太他妈扎实了.如果进攻,只有人家一半的中华军队也占不到上风,能守个平局而已.如果是中华军队进攻,因为敌人太多,照顾范围太大,肯定有更多漏洞.当然,加上十二集团军肯定不同,可一个集团军可不能够人凑齐了就拉上战场作战.要不怎有什么整编?八月中旬的十二集团军还乱轰轰的呢,只有整体调防新疆的第一师能执行战役任务.

战斗进行了一天,场面维持原状,E军没有决死冲锋,中华军队也没赶尽杀绝,规模既不扩大也未减弱.枪炮声中的塔城指挥所里,石达开与鲍超相视一笑,一语道出米哈依维奇的苦脑:”沙皇的督战团一来,米哈依维奇的指挥权能剩一半就不错了.”

鲍超满脸正经,没有嘲讽的意思“是不错,我还以为他完全被架空了呢!一比起来,从前的咱们还真比不上人家.像林则徐大人,因怕了前清廷首鼠两端,本不愿去广东禁烟,是道光皇帝表了好大决心,给了好大权力,于是林大人抬棺入粤禁烟,先虎门销烟,又打的YF联军无法在广东上岸.可浙江直隶没有林则徐邓廷祯关天培等一力死战的良臣名将啊!结果,吓坏了的道光派个钦差带道圣旨,林大人忽悠一下从天落到地,朝廷大员顷刻间成了罪人.看看人家E军,米哈依维奇的指挥权仍在.”

“呵呵,鲍将军一向爽直,怎么今天许多感叹?”

“本来如此.要不然咱也不会把前朝忘光了.”

“是啊!不用磕头,不用称奴才,没有混蛋指手画脚,还是中华帝国的将领痛快.我石达开服过谁来?只有当年监国王万岁,现今我皇陛下.”

“石将军这不也感叹起来了!咱们皇上的好哪说的尽?我只想问石将军,您那石公柳种了多少了?”

“不是在鲍将军跟前吹嘘,第六集团军训练打仗之外第一要务就是种树,年年春天都干这个.万岁倒是没逼石某,李鸿章大人却给下了什么硬指标,派人来组建了新疆环保局,从我手下挖了不少人才,说要使新疆的森林覆盖率要达到多少多少,帝国的森林覆盖率达到多少多少,满嘴没听过的新词,肯定都出自万岁之口.非是石某表忠心,万岁要干的事都是大事,且从不犯大错,石某愿听,年年亲手抡锹上阵.”

“哈哈哈,岂止你第六集团军,第二集团军防区也是李大人治下.第六集团军面对强敌,军务一向紧张,不像第二集团军就对着那万把E国佬,一个师盯着有富裕,因而我军其它三个师种的树比你们多.”

“如此说来,贵我两部同病相怜了?”

“差不多,不过军人不能太闲着,多干点儿正事儿挺好.”

“鲍将军此话有理,不过,咱俩是否离题太远了.”

“那是因我不感到紧迫,虽说聂士城忙的团团转也不可能短期内把十二集团军组编完,但新调来的各团都是老部队,相互配合上尚有不足,分给二~六集团军守阵地绝对一点问题没有.而当年与鲍某在京津战场上并肩作战的陆军第一师更是能随时拉上战场,不论攻守,起码与我第二集团军做配合没多大问题.再者说来,我看米哈依维奇也是没办法,心里并不想真打,他手下的官兵也差不多,这是被逼着拿部分官兵的生死做样子,石将军以为呢?”

一通分析后却见石达开只是微笑,外粗内细的鲍超很快醒悟过来:”就是说啊,你比我还不急呢,不谈军事部署,竟引着我说起无关事来.你是总司令兼北线司令,统管全局,我老鲍做为副手一直待在前线,这才被叫回来,高级将领的职责在指挥所,想想当年亲自操刀上阵……嗯,看来你跟聂士城把一切都办妥了吧?”

“不错,聂士城自己没时间,却把第一师借给咱们了.”

“什么叫借啊!你门打算好了要狠狠搞E国佬一下?”

“战略决策委员会的意思是不逼急E国人,但对E国的蛮性支配下可能的反应做了详细预案.就如我们预料到,此一仗可打个均无大损,可沙皇非要让战场上的敌我双方都不痛快,那我们只能让沙皇知道什么是不痛快.E军这几个前线主要将领都还不错,起码知道进退,但有些面子也顾不上了.”

“我不管什么面子不面子,第一师现在到哪儿了?”

石达开指着地图上的巴尔喀什湖北部,即北路战场边缘:“不光第一师,加上十八师和留守中路的十九师一部,我军五万多人正向这里秘密运动.”

“任务是什么?”

“没有具体任务.战场形势瞬息万变,我不会让我军三支优秀部队被一道死命令拘束,他们应该自己寻找最佳战机.鲍将军,除了二十二师,北疆防御重任就全落在第二集团军身上了.怎么样,有把握吗?”

“第六军虽是我军第一个正式军级编制,所属各师却是小兄弟.第二集团军将士从华北到蒙古,从蒙古到新疆,转战十余年,就从来没怕过.放心,不会输给你.”

“是啊,鲍将军首任的第十师是国防军最早的整编师之一,名扬天下的王牌部队,不论攻守都令人放心.可我第六集团军还没王牌呢.”

“那都是卫国战争的功劳,我军横扫捕鱼儿海其实没什么.但这场战争中真正的大仗还是第六集团军先手,我估计十九师要后来居上,将成为国防军下一支王牌.”

“多谢鲍将军吉言,聂将军带话说,战略决策委员会正在确定十九师的战功,指不定十九师将成为万岁御笔亲封部队之一.”

“那就真要恭喜石将军了,万岁亲封的部队倒有几个,被提笔赠名的目前却只有曾血战几至全军覆没的第一师,那第八师的飞龙旗都是自己做的……哎,十九师劳苦功高,怎么嘉奖都不过份,可咱俩这样是不是太轻松了.”

“想来鲍将军心中也对自话不以为然吧?”

“那倒也是,你我要是紧张的不知手往哪儿放,这仗也不用打了……哈哈,走了走了,也该去看看聂士城怎么个忙法,然后回前线指挥部,统筹安排就交给石将军了.”

“鲍将军辛苦了.”

“哪儿的话,一样一样.”

两人相互敬礼暂别,鲍超离去的马蹄声尚在耳中,石达开整个人已扒在军用地图上.几十万E军必竟不是泥塑木雕,两员大将其实都是外送内紧.空荡荡的十二集团军司令部离塔城不近,但主官参谋都下部队进行整编,聂士城本人倒是在塔城附近.鲍超急匆匆看望了一下多年不见的老战友,当晚就赶回了前线.与E军默契了一段时间什么也代表不了,十八师被抽走后,减去两万伤亡,第二集团军加二十二师不到九万人,E军的兵力优势更大了.米哈依维奇也许真不想打,可谁知道他能做多大主?再说了,既然动了手,军人对胜利的渴望也就随之而来,万一给人大忽悠一次就成军界笑话了.

米哈依维奇上将在开战之初还是做样子给督战团看,没用E军最热爱的大兵团宽正面强攻,多是以连营规模的点进攻方式.可随着战斗的进行,那”挠痒痒”般的进攻方式不但使督战团不满意,E军官兵的热血也被枪炮声唤醒,米哈依维奇也是如此,既然自己非要在替罪羊和英雄之间选择,既然国家非要在胜利与沮丧间选择,那就正经与中华军队较量一次好了.于是,E军的攻势一天猛烈似一天,到了八月二十号以后,E军已照着自己最习惯的方式战斗了,整个团甚或整个师的部队冒着双方密集的炮火发起强攻.八月二十二号的一天时间里,中华军队有四十多挺机枪出现故障,E军则留下成片的尸体,总成绩是突破了中华军队两道防线,战线前进了二十多公里.

鲍超中将的担心太有道理了,做为久经沙场的前敌总指挥,与不久前亲临前线视察的石达开总司令一起端着望远镜看着远处硝烟弥漫的战场,对比着自己参加过的其它战役后感叹:”真他妈的……想当年对付YF联军,除了几个主力师外,那时的帝国国防军手里还是大刀片儿为主呢.现在,E军比YF联军更凶悍,我军装备则已冠绝天下.嘿,京津战役,烈度与此战根本没得比.”

“Y国海军还是天下无敌,陆军一般.F国陆军也比E军差点儿.不过,天下第一陆军的荣誉是否属于中华帝国,由第二集团军将士来证明.”

鲍超咧咧嘴,也不在战友面前充英雄:”我说石将军,咱们那临时集群行动了没有?这儿撑几天没问题,再长我可不敢乱保证.”

“我也不敢保证,快马需要时间,电报机无法背在身上.不过,十八师是第六集团军第一主力师,十九师如你所言是后来居上,第一师你很熟悉……”

鲍超明白石达开的意思,闻言狠狠点着头:”是,都是可以信任的部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