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蛰伏 第六十四章又遇恩师

ddtt 收藏 4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size][/URL] 孟财收拾了一下东西,把武器和技术指导哈吉留在仓库里,自己徒步走出空旷的仓库,打开院门,开着白色小面包就走,终于不用掺合这些烂事。 孟福、孟贵呆呆的站在那里,没去阻拦这个又有本事又有性格的兄弟,他走就走吧,本来这个兄弟和自己死去的父亲没什么感情。 孟财只从照片上见过自己的伯父,那个在缅甸小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孟财收拾了一下东西,把武器和技术指导哈吉留在仓库里,自己徒步走出空旷的仓库,打开院门,开着白色小面包就走,终于不用掺合这些烂事。

孟福、孟贵呆呆的站在那里,没去阻拦这个又有本事又有性格的兄弟,他走就走吧,本来这个兄弟和自己死去的父亲没什么感情。

孟财只从照片上见过自己的伯父,那个在缅甸小有名声在美国混的很顺的伯父,现实中从未有过什么交往。孟福、孟贵也知道这个,因为从未相处过,他们之间的亲情也很单薄,人家帮了这么长时间的忙,愿走则走愿留则留,他也教了自己一些手艺,人家已经很尽力。

哈吉用英文说:“他为什么走?”

“我们不懂英文。”孟贵坐回到木头箱上。

“他为什么走。”哈吉又用汉语从说一遍。

“死的是我们俩的父亲,是他的伯父,他和我们的父亲没有见过面,他从小在泰国长大,后来自己搞生意,或许这事太难为他,本来这事与他无关。”孟贵知道是父亲养下自己这么没本事的儿子,才闹到今天这个地步,生意上自己依附与叔叔,安全上一向依靠自己的兄弟,自己活的好像一个摆设。

“你们只是名义上的亲戚?难怪呢,那我接下来和你们合作?”哈吉终于弄明白了这三个人的关系,原来这俩呆头呆脑的家伙就是大老板孟先生的儿子,真想不出来,在美国把毒品网络做的那么好的大老板,居然有这样的两个儿子。

孟福拿过地图,“没了他我还活不成?我们也不是看不懂地图,许睿不就住这里么?我拿火箭筒把他家炸了不就完事了么?”

“这不行,那墙很厚重。”哈吉自己用过火箭筒,火箭筒只能把墙打出一个洞,人和车未必能进去。

“管不了这么多拉。”孟贵从箱子里拿出几个M-72火箭筒放到本田轿车上,还拿上几支M9F手枪和一包手榴弹,“你去不去?”

哈吉十几岁时候就出来混,死在他枪下的人多的是,只是没在中国杀过人,不如试验一下,看看中国警察和美国警察那个水平高,他从箱子里拿出一支AUG自动步枪,还拿上备用的弹药,这枪短小轻便,坐在车里用很顺手,枪下挂的M-203也能为自己提供充足的火力,“带上几个包,撤退的时候可以把枪装进去。”

“我们三个人就够。”孟福拿了黑色旅行挎包,把能装进去的全装了进去。

本田车开出仓库,孟贵把仓库外院的大门锁上,回到车上,轿车发动起来冲向市区。


早锻炼之后,许睿和倪娜、威恩斯一起回到家,倪娜给威恩斯收拾出一楼的一个单间,威恩斯把自己的旅行包放进去,很高兴的看着以后就属于他的宽敞房间。这一切似乎太顺利,自己居然能直接卧底到他家里,真的太难以想象,以后趁他们不在的时候,正好查一下这里,自己的手提箱里还藏着不少窃听器,可以适当的放在他们家的卧室里,偷听他们说话,应该有点线索的。

“你还满意么?”倪娜不太讨厌这个洋鬼子,正好有人和她做伴,她高兴还来不及。

“我很满意,请问房租多少呢?”威恩斯尽量要让自己像个旅游者,她要装的精打细算。

“房租两千美圆,如果你愿意帮我每天打扫一下房间,每次工作一个小时,我就免你的房租,如果每天你做两个小时,那我免费提供三餐,你考虑一下吧,这别墅在本市可是最好的房子。”倪娜很想找个洋保姆洋管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办成,看她那个样子,也不像美国的资产阶级,应该动手能力很强吧。

威恩斯仔细一算,房租折合下来是一万六千人民币,这可真贵,本地最贵的公寓房租也不过几千,别墅的价格自己到是不了解,这么贵的地方谁住的起呢,还是答应她给她家做家务吧,这样可以节约点钱,还能以打扫房间为由,自由进入各个房间放窃听器。“就这样很好,我们写个合同吧。”

美国人就爱签合同,倪娜从小到大只见过合同,可没写过,倪娜拿出纸和笔,让威恩斯起草,两人商议着把条款写着。

许睿回到家就直接去了厨房,家里没保姆的时候,只好他亲自给老婆做饭,每天他看着菜谱想办法弄些新鲜的,她没吃过的菜让她高兴,也不知道自己的手法她喜欢不喜欢。北方人做菜一向下调料重,盐和酱油都大,南方人做菜清淡,味精和糖放的都比较多,自己干脆就按南方人做菜的手法去做,自己每天也吃着那些盐小糖大的菜。

早点他基本不做什么菜,只做好一盘子蔬菜沙拉,蒸了三鲜馅儿的包子,熬好一锅紫菜汤,把这些全放在餐桌子上。

自从香港回到绥州,他几乎天天当厨师,现在已经很少去饭店里吃饭。“早餐好了”,许睿走到客厅里,看他们俩刚把合同签好,“一起去吃早餐吧,”在外人面前,他尽量让自己伪装的像个很乖的人。

两个女人高兴的走进餐厅,许睿早把餐具整齐的摆在桌子上,三人就座之后,他尽量不说话,倪娜可抓住个老外,拿威恩斯当陪练,好好补一下英语。

倪娜好容易找到了一个伙伴,两人很开心的在一起又,一起看电视,一起坐在沙发上吃着小吃。


本田轿车停到别墅区旁边的马路上,路边根本没有临时停车位,孟福还是顽固的把车停在这里,反正他的驾驶执照是假的,被没收了也无所谓。

“就这里。”坐在后排的右侧的哈吉隔着黑色的玻璃看着别墅区的墙。

孟贵坐在副驾驶座位上,降下车窗玻璃,看着外边的这个别墅区,墙很高大也很厚重,里边的别墅多是两层三层的,车停在墙根下是看不清楚里边的情况。

“如果你们选择从这里突破,最好把墙先炸倒,可以用定向爆破炸药,我会根据这个墙的厚度去做,瞬间可以把墙炸开一个大口子,你们就能冲进去做事,我在车上等你们。”哈吉明白他们俩的战术意图,就顺着他们俩说。

孟福知道合伙人领会自己的意图,这也省的你一句我一句的浪费时间,他打开地图,又看一遍,从这里突破,向院子里走一百米,就是他家别墅的正门,“晚上我们来”,孟福开车奔市中心去,想办法打发这一白天的时间。


孟财开着小面包车,在大街上逛,随便把车停到一个偏僻的小饭馆里边,随便叫了几个菜,喝着啤酒,享受着一份只属于他的安宁。

原来这个世界是这样的,自己自从入了走私毒品这个行,就没在大城市里呆过,整天跟着私人军队一起艰苦的行军,一起风餐露宿,和他们一起战斗,和种鸦片的农民讨价还价,和购买的毒品的顾客要价还价,躲避缅甸军队的追剿,躲避大陆公安的侦察员。整天身体和心理都处于极度疲劳中,现在终于解脱,自己什么也不用做,坐在这里花钱不就行了?

原来不去大酒店,也能吃的很香,原来过简单的生活如此容易,以前自己总还想,不在金三角呆,会不会习惯外地的生活。

自己所在的这个桌子上,又坐上来一个当地顾客,他拿着一瓶子白酒,拿牙把瓶盖弄开,拿过一只茶杯,把白酒倒进去,伙计走过来问:“还是老一套?”

“是的。”顾客还没等上菜,先喝着杯里的白酒。

伙计很快的把一碟花生米,一碗凉面拿上来,顾客喝着酒,吃着花生米,“要不要来一杯?”

喝酒的这个家伙见孟财只喝了几瓶啤酒,就主动和他打招呼,邀请他喝酒,孟财用自己感觉很标准的普通话回答:“喝不惯白酒。”

“你是南方人吧?老家是云南的?南方的白酒和北方的不是一个味儿,我喝的虽然才五块钱一瓶的酒,但有劲儿。”

孟财整天和一群云南人在一起,他以为自己说的普通话说的还不错,面对一个热情的酒鬼,不知道说什么好,“喝白酒,对那里不太好的,对胃也不好。”

酒鬼无奈的说:“你这么年轻就保养的这么好,看你挺有文化的,我是上了瘾,戒不掉的。”

孟财加速把自己碗里的米饭吃完,把点的几个菜吃的精光,擦了擦嘴,起身结账离开小饭馆。


刚出饭馆,富安、江琦两个人正刁的牙签,每人戴着一副圆型的墨镜,像民国的特务似的把门堵住。孟财被吓了一跳,他知道他的老师不可能没事找事的,既然人家找他,肯定是有事。

江琦用一口流利的泰语说:“去那呀,什么时候来这里也不支应我们一声,好去接你。”

富安用缅语问:“被佤军干趴下了躲到这里来?信不信我把你送回邦康?”

孟财一听邦康,腿都有点抖,如果老师真要把他送到那里去,自己的这辈子就交代了,那佤军能放了自己么?他感觉自己的身体第一次因为害怕而发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