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中介公司以介绍家教为名,蒙了141名大学生,而这些学生居然没有一个想到报警。最后一名公司员工因为领不到工资,才自揭老底,愤而报警。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经警方调查,这家公司的幕后老板居然是一名在读女研究生。


昨天,一名受害大学生向记者讲述了受骗经过:“当警察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一点都没有察觉,那么正规的公司居然是一个诈骗团伙。”


称为学生找家教 中介骗取介绍费


去年9月份,小吕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宿舍楼下的告示板上看到一家名为智之源的中介公司招募中小学生家教。小吕浏览了公司的网页,网页虽然制作简单,但小吕还是决定去应聘。“一家公司有自己的网站,应该说还算是正规的,应该不是皮包公司吧。”


第二天,小吕就在花园路的一家写字楼里找到了这家公司。“公司就一间屋子,里面两张办公桌,一个沙发。那名接待我的女孩很精明,举手投足都显得很干练,是从业多年的样子。”小吕刚一落座,那个女孩就麻利地拿出了营业执照给小吕看,还抽出一摞已经签过的合同,一一展示给小吕。“我看到里面还有我们学校的人签的约呢。合同书也很正规,有很多条款。怎么退费,违约责任都规定得很详细。”


最后令小吕放心签约的还有一条,这家公司不像其他中介收取高额的建档费。“公司只收我30元的建档费,此后每介绍一个客户就收我两个课时的介绍费。这样的话,它给我介绍的工作越多,收我的钱也越多。我想那公司肯定积极给我介绍工作。”


没两天,小吕确实接到了一名中年男子的电话。这位男子说,自己有个女儿要补习物理,通过中介拿到了小吕的手机号。小吕与这名男子商定了见面试讲的时间。“我刚和家长联系完,中介就给我打来电话,询问了是否有家长跟我联系,然后催我缴纳两个课时的介绍费。”小吕按照合同交了课时费。但试讲当天,那个家长给小吕发来短信称在外地出差,过两天再与小吕联系。此后,小吕再也没有打通那个家长的电话,工作的事情也不了了之。


百余大学生被骗 黑手竟是研究生


去年12月,智之源公司一名梅姓女子报案称自己所在的公司有诈骗行为。警方从该公司翻找出厚厚一摞合同。从这些合同可以看出,受骗的大学生遍及全市,共有59所大学的141名大学生受蒙蔽。


警方经调查发现,智之源公司的老板居然是一名25岁的在读女研究生李某。而李某的母亲则专门负责做“托”,其父也曾经客串过,冒充家长给大学生家教打电话,但因为常常被学生揭穿,不得不“下岗”。“我们公司的效益不好,于是想通过这种手段骗点钱。”李某这样解释骗人的起因。海淀检察院有关人士告诉记者,李某称曾经被中介公司欺骗过,便学会了这种骗人的手法。


“从2006年8月到10月,一共有100多名大学生上门应聘。我们就是利用‘托’给这些学生家教打电话,然后收取建档费和课时费。但是,这些学生都不会得到试讲机会。因为家长是假的,到时候会找借口不让他们来。如果有学生上门来找,我们就拿出合同说,得半年以后才退款。如果学生等了半年,我们就说给找工作了,总之是不给退款的。”


可是,这100多名大学生无一人报案。如果不是公司“祸起萧墙”,这家骗人公司还可能继续生存下去。昨天,记者来到智之源以前的办公地点,看门的保安告诉记者,智之源在今年三月份被警方查抄了。“因为骗人,听说骗了不少大学生呢,很多学生都来找过。”


李某在供述里承认自己骗人。她还表示,自己之所以坦白,是因为“学校同意我休学,我想解决完这件事情后继续读书。”


记者建言


应建立中介准入制度


记者了解到,这家公司在广告上写着“没有自己网页的公司不可信、没有固定办公地点的公司不可信、没有正当手续的公司不可信”,似乎自己是非常可靠的公司。李某在办公司时,建网站只花了3000元,租房子一个月只有5000元,而办理公司注册手续也没有用多少资金。智之源公司只有两名前台员工,月薪仅500元。算下来,李某花了不足两万元就办了这家“手续齐全”的正规公司。


可是,受骗的大学生要想维权成本却不低。记者从一位律师处了解到,诈骗案件的起刑点为3000元,而此类案件如果没有充足的证据容易与经济纠纷混淆。如果只有个别同学报警,警方很难因为百十元钱的纠纷就立案侦查。律师说,骗人成本低而维权成本高是处理此类骗人中介的一处软肋。为此,有关部门应建立中介准入制度、抬高中介从业人员门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