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段和军人有关的纯真岁月

xiaoxiao0607 收藏 38 150
导读:14、15岁的年纪,是每个人最纯真、最无暇的岁月。那时,有对未来的憧憬,有对生活的期许,也有对爱情的萌动,若干年后,那将是一段纯美的回忆。 由于出生警察世家,我从小就和警察、劳改犯打交道,还有那守护监区的最可爱的人——内卫武警们。 外婆、外公退休后,在家闲着没事,就开了个小卖部,这以后就成了这些武警们聊天、喝酒的去处。外公、外婆也把这些武警都当成自己的孩子,逢年过节都让我们给他们送去点好吃的。有些老兵退伍后,还回来看过我们。那时还不懂什么叫“军民一家亲”,只知道那种感情很纯,很让人温暖。

14、15岁的年纪,是每个人最纯真、最无暇的岁月。那时,有对未来的憧憬,有对生活的期许,也有对爱情的萌动,若干年后,那将是一段纯美的回忆。

由于出生警察世家,我从小就和警察、劳改犯打交道,还有那守护监区的最可爱的人——内卫武警们。

外婆、外公退休后,在家闲着没事,就开了个小卖部,这以后就成了这些武警们聊天、喝酒的去处。外公、外婆也把这些武警都当成自己的孩子,逢年过节都让我们给他们送去点好吃的。有些老兵退伍后,还回来看过我们。那时还不懂什么叫“军民一家亲”,只知道那种感情很纯,很让人温暖。

由于部队营房和外婆家只隔一条马路,所以我们经常去他们那玩。儿时的我们,顽皮鬼点子多。一次,我们和武警玩闹时,一个伙伴拿起个小木块随手一甩,尖锐的木片立刻划伤了一个武警的脸,7、8公分长的伤口,鲜血立即涌了出来;当时,我们吓的直哭,可那武警跟没事人似的,一边用手捂住伤口,一边安慰我们,“没事的,没事的,一会就好了。”从此,我们伙伴中最调皮的那个,在那武警面前都是乖乖的。

还有一次,午休时,我们几个睡不着的捣蛋鬼,买来爆竹,中间折断,把火药全部装到水彩笔笔套里,放上根引线,悄悄绕到营房后面,把窗户打开一条缝,点燃引线。“嘭”只听一声巨响,所有人都醒了。接下来就是一群大鹰捉小鸡,从未爬过树的我被逼的一下就爬到了梨树上。看我们那样,他们是又气愤又好笑,还怕我们出危险,最后好说歹说我才下来了。结果当然是被训了一顿,几个男孩还挨了打,但丝毫不影响我们千奇百怪的点子又冒了出来。

部队里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我也渐渐长大,但一样的爱笑爱玩爱闹,那些武警们仍把我当成孩子,要我按年龄顺序叫他们“大叔、二叔……幺叔”。

记得曾有个小兵,刚从新兵连分下连队,一次我们全家正围坐餐桌前,边说笑边吃饭时,“报告!”突然一声大喊,吓得我筷子都差点掉到地上,家人转头一看,只见一个17、18岁的小兵笔直地站在门口,毫无疑问,那声大喊出自他之口。家人笑了起来,我起身走到他面前,笑着说:“这不是部队,以后来不用喊报告,直接进来就行了。”“哦”只见那小兵抓抓头,腼腆的笑了笑。

一次,两个战士打了起来,原因不记得了,只知道当时排长狠狠训了他们。我以为他们以后肯定互不搭理了,正想怎样才能让他们和好呢。谁知当天晚上,两人来到了小卖部,两瓶啤酒,两包多味花生,没有火气,只有心平气和,具体说了什么我早忘了,只记得最后两个大手握在了一起,那一幕永远的留在了我的心里。

92年洪水肆虐,由于三大队领导疏忽,堤坝塌陷了。我们家属首先转移,记得那是三伏天,可坐在堤坝上的我们却冻得直发抖。此时,武警们给我们拿来棉袄(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夏天穿棉袄),把搭好的帐篷让给我们。而他们手握刚枪,守在各个出入口,严防犯人逃跑。熬红了双眼,他们坚持了两天两夜,直到犯人全部转移。

忘不了,他们雨中训练,飞溅起的水线;忘不了,初入伍的小兵,5公里后呕吐的狼狈;忘不了,每次饭前,那洪亮雄壮的歌声;忘不了,那整齐划一的步伐;忘不了,老兵退伍时,那抱头痛哭的背影……

曾经,我每天都随着他们的起床哨声而起,在他们的训练声中赶往学校;曾经,我在上下课的路上,偶遇外训回来的他们,被他们差点逼的掉下马路;曾经,第一次学骑车的我,在他们的谨慎照顾下,还是把车筐给摔瘪了;曾经,熄灯哨过后,他们跑来买夜宵,随便捣乱我的作业本;曾经,被他们弄哭的我,又被他们的鬼脸逗的开怀大笑……

时间流转,我已记不住他们每个人的名字了,心中只隐约存有两个名字:雷文斌,福建畲族人,一个腼腆而又害羞的男孩;侯大铭,考上了军校,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部队。10多年过去了,他们应该已经为人夫、为人父了,我也即将为人妻,只想衷心地祝愿他们所有人幸福、快乐,不知道他们还记得江西省第三劳改支队家属区,那个长发爱笑的小薇吗?

那段和军人有关的纯真岁月,将永存我的记忆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