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尖原创]我的军旅之兵车行

我当兵的第二年,那是8月下旬,团里组织进行机械化长途拉练,说是要在行军途中锻炼部队的吃、住、打、藏的能力,要保证部队随时随地能拉得出、联得上、跑得动、打得赢。

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后,部队要出发了。那天早上天刚亮,一阵阵急促的哨音把我们从睡梦中唤醒,部队开始集结了。当我们带着自己的所有装备全副武装的走到大操场集合时,汽车连已经把车辆整整齐齐的停在了操场一侧了。团长和政委作了简短的动员后在“各单位组织登车’’的命令声中,部队迅速的动了起来,登车了。

我们是105毫米无后座力炮兵,一辆炮车全装满员就座6个人,也就是一个战斗单位,所以我们的登车速度是最快的。部队全部登车完毕后,值班参谋向团长报告,请示部队是否可以出发,团长批准后通讯兵向车队发出启动、按照战斗序列出发的信号。我乘坐的那辆车排在第61个,前面就是连长的指挥车,整个车队一共88辆。车队缓缓的驶出了营门,当我们驶上街道时,这里锣鼓喧天彩旗飘扬,路两边站满了欢送我们的人民群众和中小学生。为了配合大家的热情和体现部队的昂扬斗志,每辆车都组织唱起了歌,在欢呼和歌声中车队驶出了驻地,长途野外拉练正式开始了。

我认为车队走的很慢,每小时才40公里。由于有警车开道,地方车辆都很规矩的跟在我们后面,不敢超车。车队随着公路曲折蜿蜒,就像一条钢铁巨龙。我们休息时,车队停下才会放地方快速通过。我们每辆车上都有一个通信兵,用来判读前一辆车传下来的旗语信号或灯光信号,要知道,电台不可能每辆车都有。车队行驶在路上,不能 随便停,一般是两个小时停5分钟,我们称之为小息,主要是让大 家下车方便方便活动活动。小休息时有一个有趣的口令“放水”,就是撒尿的意思。乖乖,七八百号人同时站在路边“放水”,放眼望去那叫一个壮观,车队所停之处是尿迹斑斑呀!四个小时停30分钟,我们称为大休息。这时炊事班要埋锅做饭,一般只是烧点开水大家泡方便面凑和一下,只有到了宿营地才正儿八经的做饭,那时就要按标准的两荤两素四菜一汤做了,还要保证色香味俱全,要做到保障有力。

路上上级会不定时或毫无征兆的给出一些情况,例如:通过沾染地带。这时,前方会发来与敌遭遇,敌人使用了生化武器的信号,我们就要在规定的时间内穿戴好防护装具,并高速机动向敌人发起进攻把他们消灭。例如:与敌空袭与防空作战。收到信号后,拉响空袭警报,所有车辆迅速的就地分散寻找隐蔽和进行伪装,所有防空火力对空射击消灭来犯敌机。再例如:前方发现敌坦克或装甲目标。接到信号后,我们无座力炮兵要快速出动,各战斗小组根据指挥车分配的目标,由炮长测算出射击诸元炮手各司其职全力配合消灭目标。这些看起来很简单,其实都有一些条条框框为约束的,有很严格的标准和规定,没有经过刻苦的训练是无法完成的。

宿营分为临时宿营和正式宿营。所谓临时宿营,就是指拉练途中的随机宿营。到达临时宿营点后,各单位在指定的区域内安排住宿,条件相对简单。我们连的车小不能住人,就用三个雨衣和五根棍子搭帐篷,一个炮班刚好挤进去,我们俗称为“三衣五棍”。正是宿营就有些复杂了,要搭帐篷、平整布置营区、整理内务等等,一切都要按正规的来。但是,不论是临时宿营还是正是宿营,都要派出哨兵站岗放哨,夜间还要增设潜伏哨和游动哨。不能破坏宿营地的植被和污染环境,部队出发时要淹埋垃圾恢复地貌和消除痕迹。那次我们到达正式宿营点时已经是半夜了,而且还要从一个村庄中间通过,上级命令所有车辆关闭大灯只能使用防空灯,严禁鸣笛,人员严禁说话、抽烟,进入宿营地后尽量小声的迅速安排住宿。第二天,一个放羊的老乡发现自己的村子旁边一夜之问出现了一支武装到牙齿的部队,惊得他是日瞪口呆,刚要悄悄去报告时就被我们的潜伏哨拦住了,他嘴里直说“神兵天降呀"!

其实我最喜欢的是车队通过城市,因为通过城市有群众欢迎,热情的群众还会给我们送水果、鸡蛋等吃的,你不要她就往车扔。那多好呀,即落了个肚儿圆又体会了人民爱军队军队爱人民的光荣传统,捎带着也可以满足一下我那小小的虚荣心。那次拉练路过一个县城,好像是库车县,群众太热情了,他们欢呼着把吃得往车上送,因为卡车太高,好多都掉在了地上。后来有人发现了我们的炮车很小,大家就呼呼啦啦把东西往我们车上送,甚至有个姑娘还把自己的红纱巾绑在了我们的炮管上。出了城之后,我们就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军人形象,把群众放在车上的东西迅速的瓜分然后占为己有。只有那条红纱巾一路随风飘扬,这让我想起了《枪炮与玫瑰》。

然后我一路都在想我们每个月都拉练该多好,拉练都走城市该多好,我还想告诉我们的人民,有我们的保护你们就放心吧!我还想。。。。<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