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蛰伏 第五十三章和平解决

ddtt 收藏 4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孟家军没带迫击炮之类的重武器,碰到稍微不好打的目标,就用火箭弹打,孟财早就把火箭筒曲射技术教给士兵们,来这里参加战斗的士兵,都会用火箭筒当迫击炮,扛火箭筒就对着天空打,火箭弹飞到最高处,像迫击炮炮弹似的落下来,可以充分杀伤散兵坑里的敌人。

他们打了近两百发火箭弹,光丢弃在地上的M-72火箭筒至少有六十个,还有丢弃在地上的RPG-7火箭弹的空弹盒,活下来的佤军不敢和这支凶悍的土匪死拼,怕把土匪逼急了往死打他们,孟家军就顺利的突出重围,士兵们回到树林内,找到各自的战马,背上步枪飞身上马,骑战马往回跑,他们身上的弹药已经消耗的差不多,在别人的地面上呆的时间长了不是什么好事。

孟财骑马走在队伍的最后边,大概数了一下,来的时候是一百号人,现在往回撤的是五十来人,这一仗可没少损失,虽然每人都有防弹装备,但抵挡炮弹的能力还是有点不足。


土匪虽然撤退了,可佤军实在是不干心,尤其是总司令鲍有祥,他自己差点被打死,自己的兄弟还在敌人手里,他决定彻底歼灭这群土匪,自己一逃出司令部,就纠集了一个侦察排,他亲自率领侦察排追击土匪,如果能消灭就消灭,实在消灭不了,就跟踪他们,弄清楚他们落脚点以后在除掉他们。他带着骑马的侦察兵,一路追上去,尾随着土匪。

孟财这人不傻,知道前进需要尖兵开路,撤退需留后卫,他决定自己当一次后卫,可手下的亲兵说什么也不答应,都坚决反对参谋长单兵掩护大队撤退,最后留下两个战斗技能比较强的亲兵,三个人把马拴在树林,随后潜伏在路边小山包的草丛里。


“参谋长,你说他们会这么快的追来么?”亲兵问。

“把机枪架好,子弹上膛,不管谁追来,先打掉他们的锐气。”孟财自己这次没拿老师送的AKM步枪,从孟福的兵手里借了一支战斗射速快的M-16A2步枪,他把步枪上好子弹放在一边,给MP-5冲锋枪的几个空弹匣压子弹,把身上携带的散装9毫米子弹全部装进冲锋枪的弹匣里,还把两支擦的很干净的USP手枪也摆放在手跟前,这样打完一支枪的子弹换下一支枪,近近距离作战时候换子弹很耽误时间,弄不好你刚停止射击,敌人就跳到你面前打你。

另一个亲兵拿着PK机枪,把弹链上装满子弹,把手榴弹全部掏出来,放在手边,准备拼死保护参谋长。


鲍有祥带着一肚子气,骑马追出去几十里地,累的满头大汗,眼见天要黑了,他决定在追一段,毕竟这地面是他自己的,他不怕地形不熟悉,也不怕半道上杀出个土匪来。

身边的侦察兵怕总司令受伤,没让司令走最前边,一个班的侦察兵骑快马在司令前方几十米行进,即使有埋伏,也不会先伤到总司令。

鲍有祥身边的一个亲随骑马紧跟司令,一路上劝说司令别去冒险,为几个土匪不值得冒险,鲍有祥那还听的进去,司令部都让人家端掉,不报仇怎么行,以后这张脸往那里放呢?

孟财刚在撤退路上的一处小山包上布置好防线,就听到马蹄声,似乎是一群马在跑,“他娘的,追的这么快,咱们准备好,前边路是个拐弯,他们速度肯定慢,你们俩的火力可不准间断。”

“参谋长放心,我们保证让他有来无回。”两个亲兵瞄准山路的拐弯处,反正不可能是自己人,见人就打就行。

几秒后,果然有一群穿绿色军服的军人骑马过来,“打”,孟财只说了一句,端起M-16步枪就打了一个点射,一小串子弹把跑在最前边的骑兵击毙,尸体淌着血一下栽到马下边,后边的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一挺M-249和一挺PK机枪就同时开火,长长连续射击打的佤军都来不及还手。

山路的拐弯处路本来就很窄,佤军侦察兵只能排成一字长队通过,并排走容易掉进山涧里,只能贴着山崖从路的内侧走,这也正好方便两个机枪集火射击。

机枪一打起来就没完,金黄色的子弹壳飞出枪膛,掉在一旁,就像落在草里的蚂蚱,孟财趴在草丛里端着枪也跟的一起打,被击毙的佤军身上都多处中弹。


一个班的尖兵顷刻间报销,走在后边的鲍有祥有点不敢走,他顿时心生一计,让手下拿一个白毛巾,假装投降,出去探听一下虚实,自己带另外的人看看能绕过这个路口不,实在不行从山坡上上去,队伍从山顶上过,不走山路,免得让人家全部报销。

“你过去,徒步走,拿白毛巾,问他们是做什么的。”鲍有祥吩咐完,一个手下先下了马,枪也没带,拿着白毛巾往山路拐弯处走。

“别开枪,我们不是坏人。”佤军士兵还是有点害怕,声音稍微有点颤抖,走过拐弯处,站的不动。

孟财心说话,放你妈的屁,你不是坏人我他妈的是坏人,我是贩毒害人,我贩卖那点毒品全加起来不如你鲍有祥一个月买的多呢,鲍有祥才是坏人,你是鲍有祥的人,不可能不是坏人。

“别打他,看看他们耍什么花招。”孟财告诉手下人别动手,亲兵说:“万一他们不走山路,直接爬上山路拐弯处的那个山头架起机枪打我们怎么办?”

“那座山我路过时候仔细看过,很难上去的,山坡太陡峭。”孟财跟自己人说完,大声喊:“让鲍有祥过来,否则别给这几个人收尸。”他并不知道追击的人里有谁,这么喊只是一诈术。

鲍有祥隔着不远,听的很清楚,他心就是一惊,敌人怎么知道自己来了,他们莫非在山路旁边的山头上有监视哨不成?他骑在马上,看看一边深不见底的山涧,又看看身旁边长满树木的山峰,上边那么陡峭,能上去人么?

鲍有祥想,自己可能暴露了,不如去谈判吧,看看能不能把自己的兄弟要回来,自己在金三角这么大名气,不会没人不给他面子吧。

鲍有祥骑马走过山路的拐弯处,大声回答:“我就是鲍有祥,对面何人叫我。”

孟财被他吓了一跳,心想怎么可能,自己只随便一说就能把他叫出来,莫非是有诈?他拿起望远镜看了一下,马上坐了一个很胖的中年人,和以前自己看的照片上的鲍有祥一样,他干脆硬的头皮和这个大军阀说话。

“你弟弟在我手里,你要和我玩手段,小心你弟弟的命。”孟财说完,等着他回话。

“你抓了他,到底要干什么,你可以提条件,但不能伤害他。”鲍有祥坐在马上很是威风,好像他的军队没让人家收拾似的。

孟财想,这或许是个发财的好机会,急忙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信用卡,上边有卡号,他大声说:“你给我钱,我要一千万人民币,你汇款到我的账户上。”喊完,让士兵大声念信用卡号。

鲍有祥想,这些人无非是要钱么,要钱,给他,让他有命赚没命花,反正他们的队伍就在缅甸,先把人弄回来再说,然后再收拾他,他大声答应,“我给你钱,可你不许伤害我兄弟。”

“我他妈的吃多拉害他做什么,我打他还嫌手疼呢,你带你的人不要追了,回去吧,你要追我,我打卫星电话告诉我的手下,马上干掉他。”孟财有的是时间和耐心和他玩。

“好,我现在就回去准备钱。”鲍有祥只好记下他的账号,带兵返回。


这件事就算暂时平息了,几天以后,孟财回到云南,去银行查自己的账号,看钱打过来,就命令手下把鲍有义放走。他心里盘算,有这一千万,回大陆可以用这钱买武器,找许睿报仇,实在报不了仇,就让两个哥哥拿钱去过好日子,让他们忘记这件事,总之自己会尽力的,就看他们俩行不行。

拿到钱的孟财心里很塌实,反正孟家军比佤军人少,即使被消灭也没什么不光彩,自己以弱抗强,输了也有人会佩服自己,佩服自己敢于挑战强敌。

昆明的一家小茶馆内,孟财、孟福、孟贵三个人坐安静的雅间里,茶几上摆着一壶很贵的茶,三个人漫不经心的喝着,商量着以后的事情。

“这次我们拿到一笔启动资金,至少不用动我们自己的老本儿,你们俩看是怎么整,是就咱们三个人去绥州找他还是再从队伍里选点人?”孟财征求他俩的意见。

“我们几个人都是打过大仗的,去对付一个人,还需要带兵出山?那些兵久居山中,不明白大陆的法律结和规矩,把他们弄来了,容易惹事,还容易泄密,我看就咱们三个吧,把家伙全带齐。”孟福跟着兄弟打了几仗,也自以为自己是名将了,天不怕地不怕,他恨不能炸掉某省的公安厅大楼,以证明自己的勇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