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蛰伏 第五十一章匪军真面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几个哨兵还没看清楚来的人是敌是友,就听到爆炸声,班长被枪榴弹当场炸死,其他几个兵受轻伤,每人的胳膊肩膀都挨了榴弹破片,疼的那受的了,蹲在地上就呲牙咧嘴的哎呀乱叫,掩体内没一个兵能起来抵抗。

骑兵队旋风般的般的冲过来,沉重的马蹄击打着地面,骑兵冲到掩体前,走在最前边的孟贵看都没仔细看榴弹杀死多少人,就顺手掏出枚手榴弹,很准的丢进掩体内,他的战马一刻没停的继续向前跑,手榴弹掉进掩体内,一声爆炸把几个伤兵送上西天去。

孟家军长驱直入佤军的地盘,邦康镇就在眼前,所有的人都能看到镇内的缅甸国旗。又向前行进的几百米,一道铁丝网拦住去路,铁丝网后边几十米外就是密密麻麻的沙袋,沙袋后边都是佤军第二特区警卫团的步兵连就守卫在这,上百支步枪就瞄准外边的孟家军。


“停止前进。”孟贵喊完,停下来,观察着600米外的步兵阵地,这座阵地很完善,最前边是壕沟,中间地带是铁丝网,最后边是沙袋累起来的矮墙,矮墙后藏着的是一百多步兵,他们有子弹手榴弹,可以抵挡一会。

孟福端的SVD步枪跳下马,直直的站在佤军阵地前边,瞄准一个张大嘴说话的家伙,他估计这个人就是连长,瞄准以后一枪将其击毙。

“打的好。”孟贵也下马,拿着SVD步枪瞄准一个敌人,不管他当不当官,总之打死一个算一个,不留活口。

佤军士兵见连长面部中枪倒下,先是害怕了几秒,随后恢复镇定,人们都认为这是巧合,距离这么远,怎么可能拿枪把人打死?世界上那有这么准的步枪?这些佤军连狙击步枪都没见过,那知道先进武器的厉害,还像呆头鸭子似的站在矮墙后边架起枪打算近距离战斗。


花重金买了狙击步枪的孟家军那肯与他们近战,根本不冲锋,亲兵排的兵全部下马,M-21、M-40、SVD狙击步枪一起指着佤军阵地。

孟财端着PSG-1,大声喊:“1、2、3,开火。”三十支狙击步枪一起射击出子弹,子弹旋转的飞出枪管,一次齐射,就击毙了三十名佤军,剩下都转身扭头看地上躺着战友,还没意识到与自己对阵的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预备,放。”孟财又放了一枪,拉枪栓把子弹壳退出的兵立即冲新瞄准,又打出一排整齐的子弹。

第二波致命的打击之后,活下来的佤军感觉不对,敌人子弹打的很少,居然可以杀这么多人,他们拿的一定是一种威力巨大的武器,活下来的人迅速通过交通壕向第二道阵地退却。


“哈哈,一群傻瓜,这个时候才跑。”孟福重新上马,把狙击步枪背在身上,端着M-16步枪骑马就追过去,一边追一边发射枪榴弹轰炸挤成一堆的逃兵。

三个排骑兵迅速歼灭了一个连的守军,绕开阵地,直接奔邦康镇冲进去。

小镇内的居民基本都听到了枪声,但是没人离开家,平时该做什么做什么,小镇上已经二十几年没发生过战争,没人能想出来是外敌进攻,就算有敌人来,本镇的佤军部队肯定会通知他们。

骑兵队都冲进佤军总部所在的邦康镇,居民们还在家门口观望,孟福、孟贵心里早激动的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把长枪背在身上,右手从刀鞘里拔出马刀,马刀擦的非常亮,在太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明晃晃的,看见刀的小镇百姓就感觉到一阵寒气。

“兄弟们,不要放过这些人,他们全是佤军的家属,佤军全是杀害掸族人的凶手,给我杀。”孟福知道自己的一个警卫排全部是掸族人组成的,他们与佤军是仇敌,这话能鼓动出他们内心深处的民族主义情绪,把他们的这种压制了很久的情绪激发出来,也是一种十分厉害的武器。

所有的警卫排的士兵一起抽出马刀,催开战马由着战马四处乱跑乱撞,居民被这些战马吓的四处乱跑,骑在马上的孟家军的士兵使出十成力气,挥舞着马刀,向手无寸铁的平民砍去,一个中年居民见骑兵追着砍人,他扭头一边看一边跑。

骑兵的速度非常快,马向旋风一样追上来,骑在马上的孟家军士兵见人就砍见人就杀,根本不管这些人该不该杀,中年居民跑着就被骑兵追上,骑兵举起马刀使劲一挥,马刀就把中年人的脖子砍短,佤族居民倒下,骑兵从他的尸体上冲过去,继续追杀居民。

有个年长的老头跑不动,干脆用胳膊抱住脑袋,骑在马上的孟家军士兵根本没看清楚他多大岁数,看见他就窝火,抬手就砍下一刀,地上马上多出两个血淋淋的小胳膊,老头惨叫着哭嚎着,骑兵见老头没死,更是来气,左手举起M1911手枪,对准老头的脑袋就是一枪,打的脑浆飞出来,粘着血的脑浆喷洒了一地,打死人的孟家军士兵继续催马前进,追杀街道上的平民。

居民的尖叫声,叫骂声哭喊声更加激发出孟家军屠杀他们的乐趣。很多人都是第一次杀没有武器的人,他们发现杀没武器的人这么容易,远比杀有武器的军队要简单的多,开始只用刀,后来小镇乱了套,居民们乱跑,各班各排的机枪手为了控制住局面,端起PK机枪向成群的居民扫射,居民一排排的倒在血泊中。

骑兵的屠杀还在持续,为了加速屠杀居民,一些兵端起霰弹枪,见人就打,霰弹一打就一片,开一枪就有一片人倒下去。为增加攻击效果,士兵们还向一些容易着火的房屋投掷燃烧弹,火接风力,一下就燃烧起一大片来。


屠杀行动惊动了正在总部开会的鲍有祥,会议室里在坐的将领和文官都听到外边的枪声。

一名参谋跑进来大声报告:“一支不明身份的武装突然进攻邦康镇,全部是骑兵,使用武器正在屠杀居民。”

赵尼莱听完就火了,“欺人太甚,居然搞到我们的地盘上,肯定是那群常胜军,集合所有民兵和警卫部队,准备战斗。”

肖明亮气的拍桌子站起来,“这次一定不能放过他们。”

鲍有祥还没说话,又有一个报事的进来,“司令,他们向我们司令部冲过来了。”

“什么?”李自如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司令部警卫连的连长提着两支手枪走进来,“各位隐蔽一下,我们连的兵都上了院墙。“

“传我命令,把第二警卫营调出来,增援这里。”鲍有祥因为弟弟被抓,本来心就不顺,再加上作战失利带来的情绪低落,已经忘了运用战术和地形,他现在急的上了火,打算硬碰硬。


“冲呀,杀呀。”杀平民杀的不过瘾的孟家军士兵骑马就冲到一座小别墅附近,他们发现这个别墅上挂着缅甸国旗,所有的人都猜这里可能是佤联军总部,很多人都想才冲进去看看,看能抓到什么大人物或者能抢劫到点什么值钱的东西。

大队骑兵冲到与别墅距离700多米的地方,先找地方下了马,然后各自找地方在别墅外隐蔽。别墅院墙上的佤军端着AKM步枪看着外边来回走过的敌人,都不敢开枪,距离太远没人有把握击毙那么远的敌人。

孟家军的兵卧倒以后,都拿步枪瞄准别墅的正门,正门的门口有几个机枪碉堡,看起来十分坚固的样子。孟财自己把狙击步枪和自动步枪丢在旁边,从战马上取下AT-4火箭筒,这火箭筒轻便,弹药威力大品种多,还有精确的光学瞄准镜,他走到亲兵排的临时阵地上,“都给我隐蔽好了,用狙击步枪使劲给我打敢把脑袋露出来的兔崽子,掩护我炸掉狗日的碉堡。”

“没问题。”亲兵排的排长和班长一起大声回答。

孟财只背了几发备用弹药,抱着火箭筒就向佤军司令部门前匍匐前进,守卫这里的兵一看他带个大筒子过来,一眼就认出来那是一个火箭筒,守军马上明白了,这是要拿火箭筒炸碉堡,碉堡里的守军也不傻,知道这东西能要他们的命,一起把机枪架在碉堡的射击口上,放开劲儿的向孟财开火。

孟财他的匍匐姿势已经很低,还是感觉子弹是擦着他的肩膀和脑袋飞过去,还好自己的脑袋上有凯夫拉头盔,他知道子弹打不死他,冒着密集的机枪子弹继续向前爬,他耳朵里全是机枪射击的声音,简直要把他的耳朵震聋。子弹不断的散落在他身体的周围,冷不丁一发子弹正好打在他额头部位,就听沉闷的一声撞击,像是有石子儿打在头盔上似的,他感觉脑袋稍微往后仰了点,一发子弹撞早头盔上停下来掉在他面前,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心想我的妈呀,这群孙子枪打的还很准,要没这几百美圆的头盔,自己已经死了,刚想到着肩膀感觉又麻又疼,一发子弹已经钻进了防弹背心的护肩部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