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唐朝找工作 第一卷 第三十一章 南昭公主

正红旗 收藏 3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


唐军无论怎么叫阵,南诏军队免战牌高悬,就是不出来。二娃命令将擒获的南诏王阁罗凤的儿子凤伽异推出阵前,钢刀架在脖子之上逼迫南诏出战,南诏仍然是置之不理。


二娃无计可施,便问鲜于仲通:“元帅,敌军龟缩城中,拒不出战,如何是好呢?”


这两仗打下来,鲜于仲通对二娃军事指挥才能和勇猛武功已经是赞不绝口,当下说道:“和大人一起出征,打胜仗立战功那是跑不掉的了,呵呵呵呵,还是都监大人您决定。”


二娃嘿嘿一笑,说道:“南诏军队拒不迎战,目的很明显,就是要等吐蕃援军和其他增援部队,我军这两仗也损失了不少将士,朝廷又不派援兵,敌增我减,越往后拖越对我方不利啊。”


“那如何是好?”鲜于仲通有点紧张。


二娃想了想,说道:“先收兵回营,再作打算。”


鸣金收兵回到大营。当天晚上,二娃躺在床上静卧思考下一步的行动。


擒贼先擒王,如果能抓住南诏王阁罗凤,逼迫他投降,大军进了下关城,那就不怕南诏、吐蕃前后两路夹击了。可惜昨日让他跑了,不知道自己穿梭时空的能力,能不能从古代一个地方飞到另一个地方,如果能,那直接飞到下关城中,擒住阁罗凤就好了,试试看。


二娃只穿了那一身软甲防弹背心,戴上那副能摧枯拉朽的手套,手拿一柄宝剑,念动咒语,说道:“到南诏下关城阁罗凤所在之处。”


五光十色的旋涡应声而起,二娃大喜,有门!


黑暗之后慢慢恢复了光明,二娃已经身处下关城行宫的一丛花丛之中,旁边的房间里传出来呻吟之声。


二娃轻轻来到房边,沾口水轻轻捅开窗户纸,往里观瞧,只见里面一张大床上躺着一个人,床边站着郎中和几个侍女模样的人。细看那床上躺着的人,正是南诏王阁罗凤,床沿上坐着一个女子,腰姿袅娜、身材苗条,长发飘飘,背影看好标致的一个女子,只是背对着自己,看不清面孔。


二娃一脚踢开房门,冲了进去,一把揪住床沿上坐着的女子的手臂,想把她扯开。


那女子惊呼一声,转过脸来。


二娃只觉得心中一震,这女子好美!黛眉斜飞,如梨花般白里透红的脸蛋,一双黑亮的大眼睛正惊恐地看着二娃。真是个美人!二娃心中暗叹,不过现在不是怜花惜玉的时候,二娃推开那女子,一把揪住阁罗凤的衣领,宝剑横架在阁罗凤的脖子之上,笑道:“你看我是谁!”


见此情景,众侍女吓得大声呼叫,那郎中吓得往后倒退,端着的药碗当啷一声摔在地上。


那女子惊呼一声:“别伤我爹爹!”


她叫阁罗凤爹爹,莫非这女子就是那云南郡守张虔陀垂涎三尺的南诏王的女儿,南昭公主?二娃咕咚咽了声口水,这么个绝世美人,难怪那张虔陀色心大动,想非礼于她,结果死翘翘了,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门外卫兵听到响动,赶紧涌进房中,将二娃围住,见二娃宝剑架在南诏王脖子上,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大声呵斥。


南诏王阁罗凤赞道:“好汉子!真是一条好汉!你能翻越我数丈高的下关城墙,悄无声息来到我行宫之中,将本王制住,武功之高,闻所未闻!本王十分佩服!”


二娃嘻嘻一笑:“这个时候你拍马屁是没用的!”


“本王说的是真心话!”阁罗凤认真说道,“这两日杨爵爷用兵如神,将我南诏军队打得大败,本王就十分佩服。如果我有爵爷这等大将,一统天下指日可待!”顿了顿,又真诚说道:“如果爵爷能够反戈,我愿与你结为兄弟,共享江山!”


“你反倒来劝降于我?嘿嘿嘿,有意思,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好意!”二娃道,“本来,偷袭暗算于你不是英雄好汉所为,不过,为了两军将士少些牺牲,我只能威逼你投降,如果你投降,我可以在皇上面前保你不死,仍做你的南诏王,你看如何?”


“呵呵呵,你太小看我阁罗凤了!”阁罗凤坐直了身体,“只有战死了阁罗凤,没有投降的阁罗凤!我死了,南诏自然有人接替我,绝不会投降!”


说到这里,阁罗凤转头向卫兵们说道:“众将士上前擒住此人,不要管我死活!”说罢,一挺脖子,向二娃手中宝剑撞去。


“你疯了!”二娃大惊,忙将宝剑后撤了一下,“不是我反应快,你死定了!”


阁罗凤冷笑道:“杨爵爷,我敬重你是英雄好汉,希望你不要用这种小人的手段来威胁我,也威胁不了我!”


二娃见这南昭王居然不怕死,慷慨就义,心里也是十分佩服:“你也是条汉子,好!你如何才肯投降?”


阁罗凤道:“我说了,我不会投降,如果爵爷肯罢兵和好,我南昭仍然是大唐的南昭,否则,唯有投靠吐蕃以求自保。”


二娃见他如此强硬,一时想不到好的办法,决定现将他擒回大营再说。二娃抓住阁罗凤双臂,轻声念动咒语,说道:“回大唐南征军大营!”


没有动静,二娃又重复了一遍,还是没动静。


怎么穿梭不了呢?难道在古代之间也不能带人穿梭时空?


这修真的死道士,弄这么个破玩艺出来,偏又那么多限制,真差劲!


“你可以杀死我,想将我擒回大营,那是作梦!”阁罗凤冷冷说道。


二娃看了一眼几步之外那女子,心中一动,忽然一晃身,抓住了那女子的手臂,猛地往怀里一带,左手从女子腋下穿过,搂住那女子,右手剑横在这女子的脖子上:“阁罗凤,你不怕死,难道也不管你女儿的死活?”


怀中那女子挣扎了一下,二娃感觉到自己左手搂住女子的部位圆鼓鼓、软绵绵的,用手捏了捏,才发现自己的左手,正搂在那女子丰满的酥胸上。


那女子又羞又怒,不顾脖子上架着的剑,使劲扭动身躯。


二娃敬重阁罗凤,不愿意就此轻薄他的女儿,赶紧将手下移,搂在她的纤腰上。


这女子见二娃移开了手,也就不再挣扎。


“你挟持一个女子威胁于我,真卑鄙!枉称英雄!”阁罗凤骂道,他身负重伤,难以动弹,仍挣扎着坐起来狠狠盯着二娃。


“我说过了,这样子的确不是好汉作为,但为了避免千万人流血,只能出此下策。”


“你以为挟持了我的女儿,我就会就范?告诉你,南昭不是我阁罗凤一个人的南昭,就算我死了,我女儿死了,南昭也不会落入你们手中!”


“你宁愿牺牲你女儿的性命?”二娃瞪大了眼睛。


“你敢伤紫香,我必将你碎尸万段!”


紫香?这美丽的南昭公主叫紫香?真好听,二娃没理阁罗凤,偏头好好看了看紫香公主:“你真美,你叫紫香?”


紫香公主点点头,哀求道:“你别伤我父王,好吗?”


这声音如同夜莺啼鸣,听在耳里说不出的受用,二娃全身都酥了:“你求我不要伤你爹爹?”


紫香公主点点头,伸出白如皓月的玉手,轻轻抚在二娃手臂之上,眼睛里亮晶晶的,迷迷蒙蒙,吹气若兰,亦真亦幻,只把二娃的魂都勾跑了。


二娃搂着紫香公主的细腰,闻着她少女的体香,耳听她软语哀求,只觉得心中柔情无限,不由自主说道:“宝贝,你放心,你说不杀,我就不杀,你说杀谁我就杀谁,好不好?”


紫香公主点点头:“谢谢你,你真好!”一颗晶莹的泪珠慢慢滚落。


“宝贝不哭,不哭哈……”二娃如中魔一般,仍掉手中长剑,轻轻替紫香公主拭去眼泪,“你哭得我的心都碎了……”


忽然,二娃感觉到自己脖子上多了两柄刀剑,后背两柄长剑抵住了后心,身后几个冷冷的声音说道:“想活命就放开公主!”


二娃手僵硬了,不敢再动。紫香公主轻轻挣脱二娃怀抱,退后几步,坐在床边,依偎在南昭王阁罗凤的怀里,格格一笑:“爹爹,我厉害吗?”


“女儿这勾魂大法越来越厉害了!那云南郡守张虔陀躲不过,这少年英雄杨爵爷也躲不过,好本事!”阁罗凤哈哈大笑。


二娃慢慢从幻境中回过神来,见几柄刀剑架在脖子上,才知道着了这公主的道,这小妮子刚才向自己施了什么催眠术,让自己沉迷于她的美貌中,竟然连剑都扔了。


心里气恼之极,开口想骂紫香公主,可看到紫香公主那娇媚的模样,竟然骂不出口。


“原来云南郡守张虔陀是你女儿故意使妖法迷住,你们找这个借口杀了他,对吧?”二娃恨恨说道。


“不对!”阁罗凤摇摇头,“我不必瞒你,的确是张虔陀垂涎我妻女的美貌,叫卫兵扣留了我们,想要凌辱紫香,为了脱身,女儿才使出法术,让他沉迷,才使我们有机会逃出了姚州城。我本想这事就此罢了,可他竟然提出要我把女儿给他做小老婆。我当然拒绝,他恼羞之下,不仅要征我南昭重税,还反诬我要造反,我一怒之下才起兵杀了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