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蛰伏 第四十九章魔鬼的唾沫

ddtt 收藏 7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120毫米迫击炮的炮弹上写着GB两个字母,写的很小,十分不引人注意,孟财可没时间看这个东西,他熟练的组装好炮弹就发射出去,连攻击效果也不亲自看。

佤军身边的炮弹爆炸后,散发出一股水果的清香儿,油状的液体散发开,闻到这种味道的佤军官兵,马上浑身抽搐、肌肉跳动、口水直流,浑身出汗,还有胸闷的感觉,这些官兵倒在地上,睁大惊恐的双眼,但他们的瞳孔迅速变小,他们的呼吸逐渐变的困难,并伴随剧烈的疼痛。

很多佤军都是中了化学毒剂,是毒刑巨大沙林毒剂,这东西即使只那鼻子吸进去一点点,过不了几分钟,马上就死亡,吸进去的同时,马上失去战斗力。

山坡上停止进攻的佤军被毒气折腾的马上丧失战斗力,全部躺在地上趴在地上起不来,山上的几个佤军军官因为中毒厉害,已经迅速死亡。

孟财连续发射了十来枚沙林炮弹才停手,他把脑袋露出阵地一看,果然这些人全部倒下,看来战场上真有以一当十以一当百这一说,可前提是必须自己占据有利地形和武器优势,老师告诉自己,化学武器是很不容易买的,如果有机会买,不要怕贵,这东西关键时候能救你的命,他听从了老师的话,果然靠这种武器转败为胜,山坡上又累积起几千人的尸体。


前山的攻击到此为止,佤军北部军区第一军,第4第5敌6步兵团大部全部阵亡,伤残的依然在半山坡上下不来,没人敢上去救他们。

李自如、布莱康两人万念具灰,都耷拉着脑袋,他们就不明白,打了一辈子的仗,为什么这次赢不了,小小的一个山头不到500米高,怎么就攻不上去,敌人的火力始终没有中断,他们到底储备了多少弹药,现在正面进攻损失了六千多人,这还不算半夜被偷袭时候打死打伤的,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以前佤军从来没有遭遇过如此惨重的失败,与坤沙作战最激烈的时候,伤亡比例最不合适的时候,佤军每损失一千人,能歼灭八百多训练有素的坤沙的掸邦军,现在自己损失这么大,都还不清楚敌人有多少,敌人有多少伤亡。目前情报处于一片空白,自己对敌人丝毫不了解,他们从那来,靠什么为生,那来的钱够买这么好的武器,从那买的武器,怎么运输到这里,怎么占领的这个山?怎么修的阵地怎么布置的火器,佤军指挥官完全不知道,这仗没了情报可就十分难打下去。

看着眼前的这个山,真是窝心。李自如无奈的摇头,“他们真是常胜军么?这些人为什么如此厉害?”

“听说他们专靠抢劫毒品为生,工厂里的毒品和马帮运输的毒品他们都抢,每次抢劫都得手,得手后杀光保护毒品的人,然后让货主出钱买回被抢的毒品,靠这个迅速积累钱财,然后购置新式军火,再图谋更大的行动,他们经常把对手杀的片甲不留,听说没人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就知道他们是一群年轻人。”布莱康知道点常胜军的情况,他不希望与自己作战的是常胜军,因为他听说这些人钱多的花不完,就买最贵的武器,子弹都尽量有达姆弹,他们就是一群杀的恶魔。


“这群孙子还不退兵?”孟贵现在很想拿山坡上的那些枪,缴获枪以后还能换钱,能收集点枪里残存的弹药补充自己。

“我们该让他们后撤,阿财,你的炮这么厉害,往他们营里打几发吧。”孟福也知道山上子弹不多,缴获点子弹补充一下很关键。

“天黑前在说吧,你听,后山机枪打短点射呢,我们去看看。”孟财背上自动步枪离开前山主阵地。

后山的上山路崎岖而狭窄,一次最多冲上三个人来,这里布置两挺笨重的M-2HB机枪,一个重机枪班的士兵正在这里把守。

机枪班的班长一看参谋长和他的两个兄弟过来,马上迎上去报告,“参谋长,后山下集结了两千多人,疯狂的往上冲,我们一枪没开,把他们放进我们的地雷阵里,他们先头几个连都踩了地雷,损失了近一个营,冲到我们面前,我们一直打短点射,已经消灭了一个营,他们不冲的时候,我们就给枪装上五倍光学瞄准镜,这东西看的可清楚,能瞄准山下的人,开火就能放到他们很多人。”

“不错,不错。”孟福、孟贵一边赞叹着机枪厉害,每人一挺,拿着就打。他们把眼睛靠近瞄准镜,果然看下山下的一群敌人交头接耳,他俩两手握枪柄,轻轻的转动枪口,调整枪口俯仰角,瞄准好以后,一组长点射就击毙了山下好几个敌人,两人更是高兴,干脆忘了自己是指挥官,当起了机枪手。

“好好干,我不喜欢俘虏,山坡还有地雷么?”孟财问。

“不多几个了。”班长报告。

“你举白旗向山下喊你们没弹药了,打算投降,请他们上来。”

“参谋长,这怎么行?”班长不愿意,谁喜欢举白旗投降呢这多丢人。

“你听我的,去办吧,一会他们就帮咱们把地雷全弄响了,这样好省力气不用自己排地雷,直接下山拿战利品去,你说好不好?”孟财笑呵呵的对他说。

班长知道这又是很有用的绝招,马上去组织士兵们去做。

孟财知道他们可以把事办好,带着随从和两个兄弟又离开后山阵地,这里是最难被攻占的,远比前山要安全,不用自己太操心。

后山的地雷全响完之后,孟家军的士兵迅速下山,一个步兵班下山警戒,另一个班迅速打扫战场,步枪、子弹、手榴弹全部收集起来拿走。


从新回到前山,亲兵排和机枪班都开始吃简单的午饭,他们喝着清凉的泉水,吃着营养丰富的压缩饼干和军用罐头,都吃的很香。

孟财也拿过一个压缩饼干,吃了几口,孟福说:“兄弟,山坡上那么多武器弹药,我们不去拿,太可惜了,把你那厉害的炮弹往山下打几发,让他们退兵,我们好缴获武器。”

孟财几大口的吃下压缩饼干,打开一个木头箱子,里边都装的是橡胶手套,“让士兵们带这个下山,敌人的尸体和武器上可能有残留的毒剂。”

孟贵拿着手套,喊:“集合。”

孟财自己摆弄起迫击炮,重新调整火炮以后,连续发射了10枚化学炮弹,山下的佤军顿时像开了锅似的,很多人咳嗽的向没有毒气的地方跑,没跑几步,就倒在地上。

李自如、布莱康亲眼见到化学武器的厉害,大声下令,“全体撤退,快撤退。”佤军放弃辎重,只带轻武器和随身物品飞一样的往大营外跑,躲避那些要命的毒烟。孟家军的兵趁机追下山,从私人的尸体上拣起一支又一支完好的AKM步枪。


下午,孟家军通过清点缴获的武器估计敌人的伤亡,敌人总共丢下一万多支AKM步枪和PK机枪,另外还缴获一挺完好的DSHK-46机枪,和几千发重机枪子弹,还有几十个火箭筒和掷弹筒,这些武器完全还可以进入国际军火市场交易。

“发财拉。”孟财的两位哥哥高兴的像疯了一样,高兴的不知道怎么庆祝,他们都不知道怎么打死这一万敌人的,除了这一万件武器,还有很多完好的军用帐篷和粮食蔬菜,足够孟家军在山顶上吃三个月的。

孟福、孟贵回到自己的帐篷,从背包里拿出自己带来的葡萄酒,打开瓶子像喝水一样的喝酒。


李自如、布莱康骑着战马从大营内逃避出来,向东跑了五里地才停下,整顿人马清点人员和武器,他们俩身边只有不到两万军队,干粮什么的也没带,跑到树林里都累的跑不动,当兵的把枪往身边一扔,倒地上就休息。

两位司令官商量,这样弄下去不行,必须想办法夺回大营。“今天怎么这么背,居然成这个样子。”布莱康耷拉着脑袋,不知道该怎么办。

李自如说:“现在丢掉补给,怎么过今天晚上还不知道呢,不如把主力部队北撤,以便容易补充给养,只留少数人马守卫这里。”

两人刚说到这,树林外喊杀声震天,几千名克伦民族解放军的士兵穿着草鞋,拿着各种步枪和冲锋枪,从四面八方就包围过来,佤军步兵比这些乌合之众稍微厉害点,士兵们迅速组成环型防线,向四周靠近的克伦军士兵射击。

也就十几分钟,激烈的战斗就结束,几百个打光弹药的克伦军士兵逃跑回去,佤军再清点人员,又阵亡了五千多人,只剩下一万多人,因为害怕再次遭到其他派别武装的进攻,佤军连阵地都来不及打扫,就慌忙北撤。

一队孟家军大营里开出来的步兵正好巡逻路过此地,马上开始收集地上丢弃的枪支弹药,这可是好东西,拿回去可以报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