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蛰伏 第四十八章撒手锏

ddtt 收藏 4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应该结束这场战斗了,老他妈这么打下去有啥意思,赶快让他们交枪,要么让他们去死。孟财感觉在这里呆一分钟像过一年似的,只有战斗中时间过的快点,另外自己还有点猛将的感觉,居然敢跟三万人对阵,这在拜师学艺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他得意的看看这个被他起名叫红山的地方,这里地形险要,前山后山山坡陡峭,只有很窄的路,山的两边如刀切斧剁一般,根本不能走人,前后山上有里外三道战壕,依次配置了各种机枪和迫击炮,现在无坐力炮和迫击炮的弹药打光,只依靠机枪死守,另外弹药消耗了一小半,往后打下去,才是考验他真本事的时候。

现在是不是该试验一下新武器,孟财一直在琢磨,他手里现在有一门120毫米的苏联制造的迫击炮,还有几箱子特殊的炮弹,听说里边装的是一种叫什么沙林毒气的东西,是液体状态,爆炸声能生成巨大的毒气云团,可以瞬间把上千人杀死,还听说许睿成名前也用过这东西。

山下的佤军背着铁锹往山上走,看样子是要玩火线作业?孟财和老师学过这个,就是在敌人坚固的阵地前,一边用火力打击敌人,一边挖掩体,先挖单兵掩体减少机枪手的伤亡,在继续挖沟,让沟向敌人阵地延伸,沟里可以架起迫击炮,这样火炮就隐蔽起来,与敌人的对射时候也减少了伤亡,如果没有迫击炮,就让投弹手带手榴弹进沟,走到与敌阵地很近的地方,使劲往敌人头上丢手榴弹。似乎别人和他说过《亮剑》那本书里,有个八路军就玩这个火线下土工作业的战术,最后用壕沟靠近敌人,把投弹手送到敌炮火炮的射击盲区内,然后用几千枚手榴弹袭击了日本兵。

孟财想,就那些佤军还学八路?他们懒的学过挖土么?自己可是挖过,还把手给磨破了几次,挖战壕是很辛苦的事,交通壕也不好挖,很累人的。

他仔细观察山下的佤军,他们快速携带武器和铁锨跑到半山腰上,几个机枪手趴在地上用PK机枪警戒,一群人拿着铁锨就开始挖沟,沟向山顶开始缓慢的延伸。

“亲兵排集合,拆下消音器,装三倍光学瞄准镜,瞄准山腰上的机枪手和工兵,给我打,别浪费子弹。”孟财喊完,三支支AKM步枪一起指着山腰上的佤军,噼里啪啦的枪声响起来,每个人找每个人的目标,一枪一个的往倒放。


李自如、布莱康在山下看,山上居然有神枪手,一枪一个,这什么时候能把沟挖完,他们俩拿起对讲机:“敌人正在精确射击,他们没打连发,他们子弹不多,给我冲。”

山腰上的团长接到命令,拔出指挥刀,向前一挥,“冲。”身手的上千步兵丢下铁锹,使劲向山顶冲过去。

山上的孟家军亲兵排还在不慌不忙的进行着单发射击,虽然杀人的速度不快,但是很有效果,敌人每前进一步,都需要付出惨重的伤亡。

佤军后队踩着前队的尸体,迎的扑面而来的子弹,喊叫着一下冲到距离山顶阵地一百米的地方,三个团只伤亡了不到一个团,就冲击到这个距离,满山都是佤军。

孟福又点害怕,“机枪1班2班,带机枪进第一道战壕,连续射击,不要活口。”他自己喊完,抱着一挺M-249机枪也跳进第一道战壕,配合亲兵排阻击敌人。

孟贵此时发现,山下的佤军还向山上增援,看来想用人海战术攻占他们的阵地,那有这好事,他亲自操作起M134机枪,也不管还有子弹,使劲的向敌人最密集的地方射击。

孟财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害怕,命令另一挺M134机枪射击,命令两个MK-19自动榴弹器射击,密集的子弹榴弹飞蝗般的打向佤军。

“使用枪榴弹。”孟财看亲兵们各个很沉的住气,但他真的沉不住气了,大喊一声:“使用枪榴弹射击,把弹药打光。”

佤军还在继续冲,孟家军的弹药消耗急速增长,双方杀都手榴弹攻击的距离后,占据高处的孟家军没完没了的往下扔手榴弹。


佤军的军官眼前,到处是尸体,对讲机里司令依然大声喊“继续冲锋”,军官都看不清楚脚下踩的是什么,总之是软软的东西,感觉踩上去还有点粘连,这都是人血呀。

身边的士兵一个个被疯狂的机枪打到,山顶上三十多挺机枪和十几支步枪就像有用不完的子弹似的持续射击,还有一排排飞过来的榴弹落在后队里爆炸,士兵们的队型太密集反倒让榴弹每次炸不死太多人。

刚冲到可以使用手榴弹的距离上,走在最前边的一个佤军士兵,放下步枪,掏出手榴弹,拉保险环松保险针,正打算使劲扔手榴弹的时候,踩到了一枚M18型反步兵地雷,“咚”的声爆炸,把佤军士兵的手给炸断,连同拉开保险的手榴弹一起飞向山腰处,落在佤军的队列里炸响,当场又死了五个佤军。

之后数十枚地雷被踩爆炸,山顶上尘土飞扬,山下观战的李自如、布莱康激动的心都跳成一个,看自己人即将取得胜利,都在狂喜中,可就在这时候,山上飞下来50个小黑点,全部是手榴弹,落在佤军士兵的前边爆炸,几十个士兵几乎同时被炸倒在地,


佤军进攻的脚步不断的踩响孟家军阵地前的一枚枚地雷,地雷可是第一道防线的最后一道屏障,也是唯一的屏障,一但佤军踩响全部的地雷,后边的后续部队就会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冲进孟家军的阵地。

地雷每响一声,孟财的心就被触动一下,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达到极限,现在是该使用密集武器的时候,现在如果不用,以后用不上了。M134机枪此时已经打的枪管发烫,弹药也维持不了几十秒的射击,MK-19自动榴弹器打完的弹链就好几条,现在已经剩下最后一条弹链,重火力即将中断,敌人马上就会冲垮自己精心布置的第一道防线。

“亲兵排注意,使用秘密武器,快。”孟财自己忍耐不住,掏出一枚手榴弹式的催泪弹,拉开保险就扔到佤军面前,催泪弹立即释放出白色的气体,辛辣的气体一下就刺激的佤军士兵呼吸困难,眼泪鼻涕乱流。

攻山的佤军士兵吃力的背着武器跑了近一千米,早跑的吁吁直喘,身体正需要大量的氧气维持剧烈运动,突然吸进大量的有毒气体,个别身体不好的马上倒下去,其他人则停止进攻坐在地上,用毛巾捂着嘴。


山上的军队忽然停止冲锋,李自如、布莱康两位总指挥立即惊出一身冷汗,他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拿对讲机严厉的询问:“为什么不继续冲击,只剩下几十米了,现在放弃,我们几千人都白死了。”

“司令,他们放毒烟,我们的士兵被熏倒很多,这种烟闻到鼻子里感觉很难受,眼泪一直流,士兵们实在是难受呀。”前线军官趴在地上,他已经能看清楚山顶上土匪们的表情,很多土匪用带两脚架的机枪正疯狂扫射,不知道他们还有多少子弹,他们的机枪几乎和他们的人一样多。

山头上陆续扔下来一百多个有毒烟幕弹,彻底终止了佤军的进攻,所有在山坡上的部队都很难前进,前排的兵爬地上不走挡着路,后边的根本没地方移动,只好跟着趴在地上,等毒烟散了在进攻。

孟福和孟贵看敌人被毒烟挡住上不了山,都从心里佩服自己的兄弟有本事,他们都不知道这种烟幕弹是什么烟幕弹,就知道闻到这烟的人马上跑不动,成为了轻机枪的靶子。

佤军停止进攻,山坡上还有千数来人的佤军士兵停留在那,孟财想必须把这些人干掉,否则催泪瓦斯烟幕一散掉,这些兵往前冲五十米,自己就完蛋了。他狠了狠心,咬着牙说,“把我的撒手锏拿来。”

几个亲兵知道他要什么,马上放下枪,跑到后边,抬来两个大木头箱子,亲兵只知道这是厉害的武器,他们并没有亲眼看过箱子里边是什么东西。

孟财自己打开箱子,里边是一门分解开的苏联制造120毫米步兵用迫击炮,因为苏联的自行迫击炮和自行迫榴炮太多,所以非自行式的120毫米重型迫击炮早早的就退役,大量的流入国际军火市场,很多都流散到黑市上。

熟练的把迫击炮的底座,支架炮管都组装好,孟财打开另一个贴着彩色纸条的箱子,里边是一枚枚120毫米迫击炮的炮弹,他拿起炮弹,装上引信和雷管,熟练的装进迫击炮的炮口里。

一发120毫米的炮弹随着一声沉闷的发射声飞出炮管,最后落在佤军阵地上,炮弹发出一声很小的爆炸,声音似乎和手榴弹爆炸差不多,爆炸之后一种像油一样的东西散出来,喷溅到佤军士兵的皮肤上,同时这种东西还生成一股烟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