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蛰伏 第四十六章经典屠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掷弹兵,把掷弹筒都给我拿到前边来,动作快点。”孟财喊完就想,看你机枪厉害还是我的掷弹筒厉害。老师以前告诉他,直瞄射击的武器有个最大的缺陷,就是射击手暴露在外边,他不像掷弹筒迫击炮之类的武器,可以把射手藏进战壕里,用非直接瞄准武器就能克住机枪,迫击炮适合打远距离的机枪阵地,掷弹筒适合打近的。

山腰上那些DSHK-46机枪距离阵地就200米,迫击炮调小射程连续开炮。掷弹筒手背着帆布弹药包和掷弹筒爬进第一道战壕,战壕内弥漫的熏人的火药味道,很多机枪手都因为枪管太热,正用湿毛巾冷却枪管,无坐力炮手蹲在战壕里抽烟休息,迫击炮手正在用战壕潜望镜观察阵地外边。带支架的潜望镜可是孟财前几天淘回来的宝贝,敌人现在正用机枪封锁战壕,人把头伸出去观察,很容易被大口径的DSHK-46机枪打死,12毫米多的子弹近距离可以把他们的凯夫拉头盔打烂。

十来个掷弹筒手架起掷弹筒,问:“距离多少?”

“距离200,正前方。”孟财半蹲在地上用战壕潜望镜观察就在眼前的机枪阵地。告诉完距离以后,掷弹筒手拿起榴弹装进掷弹筒,“嗵嗵”的连续闷响后一发发榴弹飞出战壕,密集的落在机枪阵地前。

这些重机枪手没听到掷弹筒的声音,不懂得隐蔽,还拿着机枪瞎打,榴弹一落地,机枪手惨叫着倒在血泊中,后边隐蔽的佤军步兵一看机枪手阵亡,都主动的过来继续操作笨重的机枪,几挺被炸坏的机枪被扔到一边,剩下的几挺又断断续续的打起长点射。

孟福刚一抬头,就见机枪向自己喷射着火苗,他下的一缩脖子躲回战壕里,就听见子弹钻进土的摩擦声,战壕边升起不少尘土,“他妈的,太欺负人,机枪就他妈的厉害?掷弹筒继续射击。”

“轰”的一声爆炸,孟福又吓了一跳,不知道怎么的,一发炮弹落在他身后,“敌人也在用迫击炮和掷弹筒,大家注意。”

孟贵把M-16A2步枪上挂的M203榴弹发射器打开,里边掉出一个空的40毫米榴弹弹壳,从包里摸出一发榴弹,装进去,他端着枪,把枪举高些,让枪口露出战壕,打了一发40毫米榴弹,“该老子出口鸟气了”他骂完,探头看攻击效果。

40毫米榴弹落在重机枪面前,把正副射手当场炸死,机枪顿时边成哑巴,孟财自己看了半天,还有几挺机枪在响,他走到迫击炮手旁边,接管了一门60毫米M224迫击炮,他看了看炮,稍微调整了一下炮座,拿起炮弹就装炮管里。

在跟老师学本事的时候,老师告诉过他,开炮前先测量距离,炮口要指向目标所在位置,在调整俯仰角,再进行试射,看弹着点差不多,就使劲打,不把敌人打死也吓死。他开了一炮,自己露出头看了一下效果,炮弹把一挺正在射击的重机枪炸翻,这次山腰上可没有威胁他们的重火力,他拿受伤机枪手丢下的M-249机枪,架在战壕外持续向敌人进行压制式射击。

其他士兵不用指挥,也主动的站在战壕里,拿着枪拼命扫射攻击到半山腰的敌人,迫击炮无坐力炮再次猛烈射击,把佤军的第一步兵团打的动都没发动,谁起来就被炮弹炸倒,被子弹击中,活着的士兵都抱着枪趴地上装死。

佤军的团长正打算重新组织冲锋,不幸被一发107毫米炮弹击中,通身被炸成黑色,满脸是血,仰面倒在地上,士兵们看团长死了,军心顿时大乱,拿起枪掉头就往回跑,这个第一步兵团第一次临阵脱逃。


山下的佤军副总司令李自如、布莱康马上一招手把督战队叫过来,李自如命令:“让他们继续攻打山头,违令者枪毙。”

几十个端着PK机枪的督战队跑步到了山下,看着洪水般退下来的士兵,有点不忍心下手,后边的军官见督战队不开火,使劲向督战队队员的屁股上就踢了十几脚,“给我打,他们全是逃兵,给我杀。”十几挺PK机枪突然开火,把毫无防备的佤军步兵打倒一大片,本来就从火线上存活下来一个连的佤军又遭到自己人的屠杀,号称精锐的第一步兵团就全部阵亡在红山的山坡上。

李自如此时已经没了招数,布莱康拿对讲机喊:“集中所有还能用的炮和掷弹筒,把所有弹药往山上打。”

只有几个掷弹筒胡乱打了几发,就没了动静,管军需物资的军官跑过来,“报告司令,没弹药了。”

布莱康长出一口气,没了办法,现在只好用人海战术,反正还有三万人,如果能冲到距离山顶附近五十米的地方,使劲用手榴弹炸也能炸开一条血路,目前只有这个办法。

“第二团,第三团,组织敢死队向山顶冲锋,冲上去用手榴弹给我炸。”布莱康接着用第一军向山顶攻击。


两个团两千多人展开,带着手榴弹潮水般的向山头冲过去,孟财喊:“兄弟们,准备战斗,拿炮给我轰。”

炮兵排排长跑到他身手说:“报告参谋长,我们没炮弹了,刚才把几百发炮弹都打出去。”

孟财说:“没炮弹就带炮退回山顶大营,剩下的人我们来收拾。”他还不想把自己的法宝拿出来。

“阿财,这次我们放近了打,山下好多人呢。”孟贵端着步枪,看着比蚂蚁还多的敌人开始爬山,并不紧张,脸上还带着微笑。

“好吧,我把法宝拿出来。”孟财把一挺M134机枪的枪架好,油布还没拿下来,他又吩咐另一组机枪也准备战斗,“其他人注意,一会不要开火,等敌人靠近一百米的时候在打。”


“杀呀。”佤军的两个团长,营长知道不冲也是死,还不如冲上去,说不定运气好还能活下来。士兵们一见军官冲锋在前,胆子也跟着变大了点,紧跟军官冲山上去。

一路上佤军没遇到任何炮击和机枪扫射,一路冲到距离山顶阵地200米的地方,他们眼看快到了,军官又鼓动士兵:“上刺刀,给我冲,踩平他们,冲呀。”佤军排山倒海的像巨浪一样扑上去。

孟财脸上挂着诡异的微笑,一把将机枪上的油布拿下去,打开机枪的发射保险,双手握着枪柄,按下了电机的驱动电钮,机枪的6根枪管立即在电机的带动下快速旋转起来。另一挺M134机枪的射手也打开枪的发射保险,枪管在电机嗡嗡的噪音旋转起来。

佤军以为土匪没弹药,疯狂的向前冲,孟财按下了发射按钮,M134机枪的6根枪管疯狂的喷射出一股子弹,两挺机枪的枪口的火焰就像一条火龙似的,子弹就像蝗灾时候的蚂蚱一样,一片一片,一团一团的飞过。

丝毫没有防弹设备的佤军步兵被突然发出的枪声震惊了,吓的都傻了,子弹像风一样刮过第一排的军官瞬间被打成碎肉,机枪来回摇摆枪口,继续射击,佤军像割麦子似的倒下,地上的鲜血顺着山坡往下流,一部分血还渗到地下的土里边,山坡整个染成一片血色。

佤军士兵站在地上,没子弹击中,脸上还没有什么痛苦表情,身体就抽搐几下倒在地上,脸上只有受惊吓表情,逐渐随着尸体变凉而凝固。

“真他妈的爽。”孟福、孟贵看的实在太过瘾,索性爬到战壕外,看这个巨大的热闹场面。

孟家军的老兵,都见过常胜军使用M134的场面,当时几千佤军被两挺机枪吓的不知道该往那跑,到处都是子弹,到处都是死人,现在该轮到他们用这个对付别人。

冲到半山腰上的佤军部队伤亡巨大,一边往回跑,后边子弹一边追,很多人没跑回山下,就被子弹从后背打进来从前胸口穿出去,尸体倒在山坡上,最后滚下山去。

猛烈的机枪火力迫使敌人停止冲锋,M134机枪也停止射击,孟财也知道子弹贵,不舍得浪费,就让其他轻机枪消灭最后的几个敌人。打完了他自己一看山坡,长不到一千米,宽不到一百米的前山坡上到处是死人,大概有三千人左右,有的地方尸体都落成堆儿。

“好枪,真是好枪。”孟财离开机枪,看着一片死人尸体,高兴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山坡都没法打仗,人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在往上冲人,就必须踩着尸体冲锋,那死人又不平,踩上去站也站不住。

天逐渐黑下来,山下驻扎的佤军大营内点起灯火,阵亡三千多人,对他们的士气造成巨大的打击,所有的军长师长都睡不着,看着山头就发愁。

孟财叫来没参加战斗的一个排,“你们休息了一天,都给我出去打扫战场,把尸体都丢在山坡旁边,把武器弹药全部拿回来,我掩护你们,快去。”

一个排的步兵只带着手枪,下了山,打扫战场,缴获的枪大概有三千多支,士兵们见枪就拿,很快的每人都背着十几支步枪,实在背不动,就跑回到山顶上把枪放下,再下去打扫战场,一晚上打扫了十几躺,才把枪全部缴获,山坡上除了血迹和子弹壳,没什么东西,尸体都扔到山坡两边,能有的东西都拿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