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之所以孟财不害怕百倍以上的敌军,是因为他手里有了硬货,他在前山就放了四门无坐力炮,两门B10型82毫米无坐力炮一左一右分别部署在正面阵地的两边,两门B11型107毫米迫击炮部署在阵地正中间,另外还有两个秘密武器用油布盖着,放在第一道战壕内,后边的几道战壕内还有他的买来的更厉害的武器。

两个用重机枪很有经验的射手被调来操作两个MK-19自动榴弹器,士兵们感觉有这两门快炮,敌人是冲不上来的,冲上来也也白给,照样会被40毫米榴弹炸死。


李自如、布莱康两人吩咐下去重申扎营,他们俩带着为数不多的几个随从,走到前山坡,前山坡有一条狭窄的小路,可以走一队人上去,要是强行攻击,坡度不大的山坡也便于步兵冲击,这里到是个适合进攻的地方,如果敌人火力强大的话,那就很麻烦,这段山坡长也不到一千米,需要七八分才能冲上去。

布莱康拿着望远镜看完,只摇头,手下问:“副总司令,这里不适合攻山么?”

李自如又走到山的两侧,看完了更是扫兴,两侧的山坡就像是被天斧劈过的,接近于垂直,而且尖利的石头多,树木少,属于开阔地,攀岩爱好者也未必上的去。

两位司令到了后山,后山的山路是之字型的盘山道,小路很狭窄,根本上不去很多人,从山下到山顶,如果使用步兵强行进攻,冲击距离大于前山,敌人只要有一两挺机枪就能卡死这条路。

从新回到前山,参谋跟着李自如、布莱康一起站在山下,指指点点的,这可引起孟财注意,他拿望远镜看一群人都佩带着手枪没带长枪,估计全是指挥官。他马上从箱子内拿出自己的PSG-1步枪,取下消音器以后,把子弹上膛,端枪俯瞰山下,用瞄准镜看着一群人,他右调整了一下光学瞄准镜,就清楚的看到敌人的面孔。

“好小子,这是你来找死,不是我非要找你。”孟财打开枪架,把枪稳住。

孟福、孟贵不会使用复杂的狙击步枪,也好奇的拿起望远镜看着山下。

孟财瞄准一个正在说话的军官,他看不出来这个家伙是多大官,反正把瞄准线压在敌军官的胸口上,他信心十足的抠下扳机。


正在山下研究攻打山头的佤军高级军官,都听见山上发出“啪”的一声枪响,大家都没注意,以为这是土匪的骚扰,谁也没把这一枪当回事。

枪响后,一个参谋军官“啊”的惨叫一声,仰面倒在地上,胸口迅速被血染红,参谋大口的喘气,痛苦的表情使他那张正常的脸变的扭曲,巨大的疼痛让他说不出话来。李自如、布莱康蹲下一看,子弹正中胸口,不由的出了一头冷汗,这枪法,真准,说是百步穿杨都说低了,从这里到山上距离有一千米,缅甸有几个这样的神枪手,看来他们的确很像传说中的常胜军。

“打的好。”孟福放下望远镜,拍了一下自己兄弟的肩膀。孟贵搓着手,也想找支枪来一下,可惜没合适的枪,AKM步枪和M-16步枪的射程都达不到这么远,下次自己也应该买一支狙击步枪留着,慢慢练上几个月,也能打出这样的水平。


“简直欺人太甚。”佤军独立炮兵营的指挥官早就忍不住想动手,无奈两位副总司令没命令,他也干着急。

“命令第一军先派第一团到山下。”李自如现在已经很生气,土匪居然当着他的面敢打黑枪,还伤的自己的心腹参谋,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是不行了。“炮兵营,架起所有的大炮,对准山上阵地。”

传令兵马上跑出去传达命令,炮兵营营长转身就走,集合自己的人马准备战斗。

佤军的炮兵营是他们火力最猛的一支部队,下辖三个炮兵连,每连拥有3门火炮,分别是60毫米M19型迫击炮3门,M40式106毫米无坐力炮3门,M67式90毫米无坐力炮3门,这都是美国在越南战争中使用过的武器,佤军是从柬埔寨的军火黑市上获得的,这也是他们最重的火力。

别说是李自如、布莱康,就是鲍有祥也拿这个炮兵营当宝贝,一般的游击队没有炮,他们欺负游击队的时候,几炮就把敌人吓退,然后出动大量步兵对敌人的地盘进行占领,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胜利,成就了他们的霸业。


第一军下辖的第一步兵团,号称是佤军的标准团,全团一千多人,每个排都有火箭筒,每个班都有PK轻机枪,每个连都有一挺火力迅猛的DSHK-46重机枪,营部有60毫米掷弹筒。李自如让这个团打头阵,自然是像用牛刀杀鸡,打算震慑一下土匪,让他们交出人质,从而结束这次冲突,他估计战斗如果今天开始,明天下午自己已经走在回邦康的路上。

布莱康对李自如说:“这些草寇,第一团一个小时内可以荡平,请回去休息吧。”

李自如也点点头,“第一团参加战斗无数次,没有失手过,是我们佤军的精华,我也不相信土匪能挡住他们,不过为了鲍有义将军的安全,还是先谈判吧。”

布莱康叫过一个参谋,“拿上块白布,上山和他们谈判,就说不交人就开打,去吧。”

打发走参谋,李自如、布莱康回到距离前山头两千米外的指挥所里,等着看第一团攻克这个地形还算险要的小山头。


参谋拿这白布跑到山顶上,神气十足的走到孟家军的阵地前,大喊一声:“谁是这里的头,我是来谈判的,快出来。”

凶什么凶,孟财心想,你他妈的咋呼啥,他从战壕里站起来,手里拿着一支M1911手枪,他干嘛拿这么笨的枪不用自己的USP手枪呢,这是因为11毫米口径手枪比9毫米口径的枪威力要大的多,可以一枪把人打死。

“你他妈的叫喊啥,像他妈的牲口似的,没吃草呀?”孟财骂着敌人,骂完了就问:“一千万美圆带了没?”

佤军参谋横行霸道惯了,没受过这样的气,也回骂道:“你他妈的算什么乌龟王八,敢跟爷爷这么说话,要钱没有,限你一分钟之内,把人交出来,免得我们一顿炮火把你们全灭掉。”

“我操你妈。”孟财自从拜师以后本事见长,脾气比本事长的还要快很多倍,他骂完,抬手一枪,把前来谈判的佤军一枪击毙,免得这小子再嚣张。

打死谈判人员,孟财一步跳回战壕里,大声说:“注意隐蔽,敌人马上要开炮,所有炮手,瞄准山下炮兵阵地,要求你们首发命中。”

孟家军的炮手已经经过实际战斗锻炼,对火炮已经玩儿的十分熟练,B10、B11无坐力炮马上直接瞄准山下蹲在地上摆弄火炮的佤军炮兵。

“放”,孟财大喊一声,4门无坐力炮,和几门迫击炮一起开火,8枚炮弹呼啸而出飞向佤军的炮兵。

佤军的炮兵已经架好大炮,等着副总司令的命令,上边没命令他们是不敢开炮,第一波炮弹落下来,把没进行隐蔽的佤军炸的肢体横飞。


“开炮还击。”李自如拿起对讲机喊。

佤军炮兵马上拿炮弹往炮里装,就在此时,孟家军第二波炮弹更准确的砸在他们头上,佤军炮兵阵地上硝烟弥漫爆炸声连绵不绝。

就这样,孟财还是嫌速度慢,大声喊:“快,开炮,动作快点,再快点。”

装弹手的神经都紧绷成发条了,动作是一下比一下快,炮手的发射速度也是炮弹一装进入,就抠动扳机发射炮弹,已经顾不上精确瞄准射击,现在是比谁打的快,谁快谁就占优势。

佤军炮兵没支撑三分钟,就死伤了九成,很牛B的那个营长浑身是黑色,血溅了一身,倒在地上已经猖狂不起来。炮兵对打,比的是谁准,谁快,谁有钱,佤军的炮都比较陈旧,炮手素质低下,孟家军的4门迫击炮是花重金购买的,M252、M224型迫击炮是美国现役陆军和海军陆战队的标准支援武器,炮的寿命还很长,也很新,炮弹威力和命中精度都比佤军的美制M19迫击炮要强,M19迫击炮是二战末期设计生产出来的迫击炮,到21世纪早就该进博物馆,佤军好用这个,孟家军的炮比他们的至少先进一代半。无坐力炮方面,虽然佤军的美制炮精度好,射程大,但是太陈旧了,B10、B11至少这炮没生锈。

孟家军的一顿炮火把佤军震住之后,孟财端着SVD步枪,精确的瞄准那些准备冲上山头的佤军士兵。

佤军第一军第一团的步兵已经进入攻击阵地,各连都架好DSHK-46机枪,用这种笨重的老古董瞄准山头,所有的重机枪在团长的一声号令下开火,从山上看,有很多冒着白烟儿,“突突”的发射子弹的机枪。

孟财知道他们打不准,根本没把身体缩回战壕里,所有的孟家军士兵也都学着他,丝毫不畏惧敌人的火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