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男兵,女兵>> 第一章 我的征兵经历 第七章 部队公猪为爱情偷渡到朝鲜不回来了

81906 收藏 3 7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1/


第七章 部队公猪为爱情偷渡到朝鲜不回来了

春暖花开,万物复苏,正是大自然孕育生命的美好季节.

我们对面隔江相望,就是邻邦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实际我们有的地段,江面是很窄的,游过对岸是件很简单的小事,就是附近村子里的孩子,在夏天也总是游过对岸.和他们搞点小件物品的交换,也是增加点收入,当然双方也是都受益的,记得当时这些孩子就拿”红梅”牌味素和对方交易,对方也很内行,要求必需是沈阳产的,看来也是追求品牌的.说的远了点,话归正题.

一天,江边对岸朝鲜村庄的 孩子在放猪,可能是猪群里有只发情的母猪。也许是顺风的关系,发情母猪的雌性荷尔蒙气味,就吹过来江面.恰巧就让我们连里的一头种公猪给嗅到了,好家伙,这只足有400百多斤的大白公猪,象似丢魂了一样闹心,开始它总在江边打转转,就要过江搞对象去。

这事让司务长看见了,他一边赶着这头大公猪,忙告诉饲养员:”这头猪,千万不能在放出来了,这要是看不好,万一过了江到对岸,就是黄瓜菜,彻底就凉了.一定要把这头头猪关住,在也不能放了。”饲养员把这头大公猪,就单独的关了起来,心说:”我这人胆小,你可别给我捅篓子,小样吧,全是它妈的花花肠子,还想出国搞对象,泡MM,你也就别竟想好事了,那面也不是啥好地方,你也别有福不会享,去了,你还能回来吗?这回你就隔江相望吧.”

大公猪是关住了,可确关不住人家春心萌动的思念,就为了这简单的爱情,这猪在圈里急的是团团的转,时不时的还”嗷嗷”的叫几声,也许是在抗议吧.

不知什么时侯,这家伙怎么又跳出来了,饲养员发现后,就开始往猪圈里赶.这猪也是很聪明,就一个劲的打淤回,想方设法的往江边跑.任凭饲养员怎么哄那猪,人家就是不上道,根本就不叼你饲养员.看来这猪为爱情太直着了.

大公猪来到了江边,这时饲养员心里可是没底了.他就用商量的口气说:”大白听话,快回去吧,一会给你多加点好吃的.”此时,他们两个站在江边,是谁也不敢前进一步,相住了.

望着那缓慢流动的江水,只见大白猪是噌的一下,一无返顾,勇往直前的跳进江水里.就露个脑袋瓜,上下呼呼悠悠的浮动着开始渡江,向对岸游去.

看到这情景,饲养员可傻眼了,任凭他站在岸边怎样的大喊也是无济于事.他飞快的跑回吹事班和班长说了这事,让吹事班长给他好顿臭骂 :”你还能干点啥吧,挺大个人,连猪你都看不住,有言在先的事,你都能把猪,他妈的整出国了,这都能成国际笑话了。先留一个人做饭,都给我去抓猪去.”

呼啦一下,吹事班的人全都来到了江边.在看那猪以游了过去,个个是傻眼了.这么大的猪要是不抓回来,太白瞎了,得想个办法把猪弄回来啊..

也许是江水还太凉,或者是猪游泳太累了的原因.一上岸后,它就快速的抖了抖身上的水,懒懒的,就在对面岸边趴下晒上了太阳.在看那大白猪均匀的喘着气,很滋润的享受这温暖的阳光,感觉看来是很惬意.

吹事班长掐着腰,大声说:”真它骂活气死人,也不是在向我们示威吗?不行,今天一定要把他弄回来,妈的,不吃馒头,我蒸口气。”吹事班一伙人急的是团团转,就是干没辙。

此时,吹事班长心太急了,头脑简单了点,也没想的太多,就说:”快去,到村里找个会划船的老乡,过去抓猪.”很快老乡找来,他让饲养员换上便装,两个人就过江开始抓猪.

这猪一看对面来人了,起身哼哼叽叽就开跑.两个人是东堵西围的,就是死活是抓不着.而且这猪象是认路一样,径直往朝鲜人的村里猛跑.饲养员和老乡,就在后面就猛劲的追。

站在对岸的吹事班长,一看情况不好,此刻他也明白过劲来,就大喊:“别在追了,快回来吧。”也许是饲养员和老乡,抓猪抓红眼了,精神过于集中,这两人愣是没听见吹事班长的喊声.眼看他们远去的背影.吹事班长一看:心说,我的奶奶,完了,彻底是完了,这回算是出大事了。他转身就往连部跑,去报告连长去了。

这时,朝鲜方面哨所的军人,在哨位早以经看到他两个人了。等他们两个人靠近时,就非常客气的把他们两人扣下,带走去接受审查了.目前看来人是肯定是回不来了.

连长知道这事后,开口就把吹事班长一顿大骂:”你们的脑袋是不是都罐水了,还是他妈的抽筋了.平时是怎么教育你们的,越境对军人来讲意味着什么?这是性质问题懂不懂?你们平时个个嘴讲起大道理是叭叭的,一到关键时候就掉链子,真拿你们这些人一点办法也没又.上报,就等着我们挨处分吧.什么时候你们能长大呢?真死愁人.司务长你也别总是笑嘻嘻的,这吹事班出这么大的事,也跑不了你个卖切糕的,你要带头整顿纪律,好好的检查,别一天总是松松夸夸的,你看你们那平时的养成,不出事那才叫怪了呢.”在看司务长和吹事班长的脑袋都出汗了,这事放在谁的身上 ,谁都迷糊.最关键问题是人回不来了.

饲养员和当地的老乡,在朝方待了4天后,[实际是审察]通过口岸才让他二人回国.不过,部队的那头大白公猪为爱情就留在朝鲜了。也不知道它最后当没当上新郎官,或是成为国际主义战士的献身精神,去给邻邦餐桌扶贫了. 说点祝福的话,还是忠心的祝愿大白猪,妻妾满群吧.

事后饲养员说:“亏是那天我们有没穿军装,要是穿军装的话,这事就彻底算闹大了,是政治问题,到那时,我们还说不定啥时能回来呢。不过,那面的人对我们非常的客气,也知道我们是过来抓猪的.”

我们也背后和他开玩笑说:“你真牛B啊,和大白公猪借光出国,到国外走一圈搞对象,泡外国MM,超级牛。”每到这时他也是苦笑一下.

事后半个月,军区下通报。

饲养员,吹事班长记过处分.当年复员。

在我们看来是挺冤枉的,但是没有办法,铁一样的军纪谁触犯,谁挨处分,违纪也只能这样,特别是对我们执行特殊任务的军人,更是如此,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吸取教训吧。

不过,我们的战友回地方,到没影响安排工作,这点我们战友都很高兴。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