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天河传说 第一季 北凉英雄传 第五章 军人法则

决斗场的地面已经被鲜血染红,狼血和人血交织在一起,狼王也躺在了地上,他的脖子被冷夜一把扭断了,狼王没有反抗,只是默默的等待着,直到冷夜抓住它的头,用力一拧。

狼的尸体三三两两的到处都是,学员们搀扶起受伤的同伴分散开坐在地上休息。

秦中鹰直接躺到了地上,战斗一结束,他才发现自己快昏过去了,一夜的奔跑,和狼群的搏斗,连在一起远超出了他的体力,现在他觉得自己连手指都抬不起来了。在他周围,铁虎,龙扬也已经躺下了,但是只有凌风却像还保存着体力一样,快步走到冷夜前面,“你小子是活腻了,要真活腻了去跳天河,别在这里连累大家,为了救你,我们差点死20个人,你却不识好歹。”冷夜连头都不回,他正在专心收拾狼王的尸体,把狼王的脖子接回去,凌风十分恼火,“你小子在干吗,有时间有体力照顾伤员去,我们伤了40几个,你却在这里摆弄狼的尸体。”说完一脚踢在狼王身上,刹那间,凌风觉得自己的脖子如同一阵寒风吹过,这种感觉他不会陌生,第一次打猎的时候,差点被野兽伤害的时候就是这样。凌风一下子往后跳出了3步,但是脚刚一落地,一股凉飕飕的感觉就从喉咙那里传了过来,冷夜的手指已经戳到了他的喉咙。凌风的汗水顺着脖子流了下来,脖子左边钻心的疼痛,但是此时他已经感觉不到了,在接触冷夜眼神的一刹那,凌风的整个人就被恐惧笼罩了,这种眼神他见过,但是没有这么恐怖的,任何野兽都比不上。2人对视了一会儿,冷夜将戳着对方脖子的手移开,一言不发的转身走去继续收拾狼王的尸体。凌风可被吓的不轻,一下子滩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你干什么?”孙雄挣扎着站了起来准备上去和冷夜理论,但是凌风一把把他拉倒,“别去,那小子真的会杀掉你的。”孙雄第一次看见凌风吓成这个样子,“论打架,龙扬,秦中鹰,燕飞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是正统武术,铁虎是身强体壮,行动迅速,即使没有武功也很强悍,这几个人虽然厉害,但是并不可怕,只有那小子,他根本不是人,是野兽,他是会直接要你命的。”

“干的不错。”军官从决斗场上面居高临下的喊道。“大人,我们有42人负伤,请赶快派人来治疗。”龙扬不顾疲惫,扯着嗓子叫喊。“不过是皮肉伤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在战场上少了胳膊和腿而继续作战的在我们北凉军是很常见的。”军官不高兴的看着他们,一摆手,一扇门被打开,几十个士兵带着几个大夫摸样的人走了进来,开始给伤员包扎。

一个大夫走到冷夜旁边,“不用,这点皮外伤自己就能好。”冷夜冷冷的说。“别逞强,你再怎么厉害也是血肉之区。”秦中鹰走过来劝他,“这里的训练不会轻松,积攒这种伤对日后的训练没什么好处。”“你没听说过吗?”冷夜用他那野兽般的眼神瞪着秦鹰,对方却毫无惧色,“受伤的野兽是最危险的。”冷夜向墙角走过去,秦中鹰背对着他大声说,“我爹有个朋友,是个老兵,姓韩,在第一军陷阵营,听说在草原上从狼堆里收养了一个孩子……”话没说完,一股巨大的杀气从背后传了过来,接着一道凌厉的风从下向上划过来,秦鹰急忙转身同时后退,另一只手猛的挡开对方戳向他喉咙的手指,紧接着已经利用旋转的力量起脚向对方腹部踢去,正中冷夜的小腹。但是秦中鹰没有想到的是,中了这脚,冷夜已经吐了口血,但是丝毫没有后退的意思,反而一手抱住他的腿,另一只手猛的抓了下来,秦鹰只觉得自己的小腿突然火辣辣的,急忙收腿同时向后跳了一步,冷夜没有追上来,那脚着实不轻。秦中鹰看了一眼自己的右腿,5道血痕还在流着鲜血。冷夜的武功依然保持着狼攻击的特点,以爪为主。

“你们2个,干什么?”一个军官怒气冲冲的跑了过来。“大人,我记得这里是决斗场,是唯一一个能够私斗的地方。”冷夜回过头,军官不禁哆嗦了一下,随即恢复了军官的威严,“现在都有伤,治疗时期禁止私斗,等你们都恢复了,再另找时间打。”“遵命,大人。”秦中鹰收起了手里的招式,微笑着看了冷夜一眼,“你的武功很奇特,很厉害,我不是你的对手。”冷夜看了他一眼,没说话,自己走到墙角坐了下来。秦中鹰回过头,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右腿钻心的疼痛让他几乎无法控制,但是他忍住了,自己走到大夫面前,要了点绷带自行包扎。

“这批学员怎么样?不比那些老兵学员差吧。”决斗场上面观望的一个军官对另一个军官说,“跟老兵,别说笑了,他们只是有几个武功高点而已,而且用的不是北凉民间流行的军武学,而是家传的武功,不过这没什么,大部分老兵都有自己的武功绝活。”“不仅如此,那小子居然号召大家组队,是有统帅才能的,而那个家伙,就是那个,他的武功很奇特,不太像民间或者军队里使用的武功,还有那个大个子,几个成年人也未必打的过他,不过最可怕的是坐在那里的那个,他的武功很残忍,而且跟其他人的打法不一样,似乎是完全不顾对自己的伤害纯粹意义上要消灭敌人的。”“你不觉得这样才有意思吗?培养一些有特点的军官。”“但愿吧。”

龙扬是第一次吃到这么香的东西,虽然跟在家比,眼前的食物基本可以叫猪食,但是在这些一天粒米未进的少年眼里可是难得的美味,更何况他们刚从狼群里捡了条命回来,庆幸自己还有脑袋吃饭而不是变成狼群的晚饭。负责做饭的伙头军老吴是个年近50的白白胖胖的人,在他们吃饭的时候就在一边笑呵呵的看着,直到少年将碗都舔干净,“好好吃,吃饱了才有精神训练,过个几年,等你们回来我得向你们行礼叫大人了。”老吴的笑容在他们眼里跟其他遇到的军官比是最不像战士的战士,但是此时却是最亲切的人了,每个人都在这里享受短暂的放松。

一个气势汹汹的军官大步走过来打破了暂时的宁静,“你们怎么吃了这么久?要是打仗,在你们吃饭的时候早被敌人把脑袋砍下来了,以后吃饭,只有半拄香的时间,没吃完的都给我倒掉,现在都给我起来,上课!”“大人,他们还是孩子啊,稍微通融点吧。”老吴起来对军官说,军官叹了口气,“老吴啊,这里是训练场,将来他们迟早是要上战场的,我这么做是为了他们好。”“是,大人说的是。”老吴点头哈腰的说,转身却小声对秦中鹰说,“别担心,我下次给你们弄点吃的快,好消化的东西啊。”说完拍了拍秦中鹰的头笑呵呵的走了,秦中鹰内心暖洋洋的,“快点,别磨蹭。”军官的吼叫再次把他拉回现实,这是讲武堂,训练战士的地方。

“身为大夏帝国的军人,我们必须明白什么叫忠孝仁义礼智信,忠者,忠于国,忠于君,为道德之首,更为我等武人之尊,无国无君,必将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天理败坏……”帐篷内,军官大声讲课,疲劳了一天的少年有的已经快进入梦乡了,秦中鹰觉得十分无聊,这些礼仪道德早在私塾就都学过了,估计是军官照顾那些没读过私塾的孩子吧。“……这些道德是大夏帝国臣民的规范,是先祖夏太祖大人从神之遗迹所学到的天理道德,全部记录于《夏论》中,我等身为帝国军人,更加必须时刻牢记于心,不可忘记。”军官看了一下下面,很多人已经开始打瞌睡,他冷笑了一下,继续讲解,“我军军队基本编制为伍,什,队,卫,司,营,军7级,基本人数分别为5人,10人,100人,500人,1000人,3000人,15000人,军官分别为伍长,什长,队长,卫官,司马,统领,督统,从队长起就算军官,伍长,什长一般由部队里的老兵担任,这是基本常识,目前北凉军战斗部队共有16个军,其中10个军驻扎在长城防线一带,同时,讲武堂,精武堂,水师学堂,骑兵训练营均为营级编制,按照地域,分别归长城防线,北凉兵部,水师,骑兵第13军管辖,就是说,我们是归一线长城防线军队管辖的,只要他们一声令下,我们就必须上去参战,无须经过兵部同意。另外,北凉军分为军职和官职两种,军职就是统帅部队的等级,官职是我们的官阶,分为士,都尉,校尉,将军4等,其中士分3级,兵士,卫士,军士,像刚才给你们做饭的老吴就是军士,都尉4级,以分别以文,武,忠,破开头,比如我李定山是忠信都尉,就是第3级别的都尉,校尉5级,分别以昭,建,平,讨,长5字为开头,比如讲武堂统领薛永贵薛大人,就是长武校尉,就是第5级别的校尉也就是最高级的校尉,再往上是将军分6级,以征,镇,定,鹰,虎,龙为开头,比如长城防线统帅梁高远梁大人是鹰卫将军,也就是说是第4级的将军,而北凉王世家都带着龙腾大将军的头衔作为军职,是最高军职,而且他们从一出生就带着龙字头的军职。”学员们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其实有的是困的,“一般同一等级的命名可以相同,也可以不同,有些是特殊的,比如几个月前率领陷阵营杀入敌阵的韩震韩大人,王爷为表其功勋,特赐神武校尉的命名,这种特殊官阶是表彰功勋,同时级别为校尉最高级比长字头的校尉高一级,但是低于将军,而你们现在还不是士兵,连兵士都不是,经过3年的训练,再上战场打几仗,以毕业成绩分配到2级或3级的都尉官阶。”军官看了一眼睡眼朦胧的大家突然提高了嗓音,“都明白了没有?”“明白了,大人。”学员们被惊醒,急忙回答。“明白就好,明天我会考试提问,希望你们能答上来,否则……”军官冷笑了几声,“现在全体回营睡觉,明天领取你们的军服,你。”他一指秦中鹰,“你作为今天的值日官,安排晚上的防务。”“遵命,大人。”秦中鹰急忙行礼。

学员的帐篷是5个挨在一起的帐篷,每个可以容纳20几人的,大家筋疲力尽的走进去,直接趴到了地铺上,有的立即睡着了,秦中鹰企图叫醒他们,但是没有任何反应。“秦中鹰,看来是不行了,大家都很累了,要不你也早点休息吧。”孙雄说完就躺下了。“必须在帐篷四周都安排岗哨,同时在帐篷里安排4个暗哨观察情况,这是我爹教我的战时最低配备,不能就这么睡了,要不被敌人抹了脖子还不知道。现在需要每个时辰有4明哨,2暗哨负责警戒,3个时辰就是18人轮换警戒。”学员们一个个都东倒西歪,怨声载道的,有的不管,直接睡着了,秦中鹰叹了口气,“看来军官不好当啊。”龙扬幸灾乐祸的说,“要么我站第一哨,我一个就够了。”“把部队安全托付给一个人是愚蠢的。”秦中鹰毫不客气的说,“我,龙扬,铁虎,燕飞4个人站第一哨,凌风负责暗哨,不管躲在哪里,反正别让人看见暗中观察。”“好吧。”几个人无精打采的说,“第一哨结束后我们即兴找第2哨的人,然后第2哨的完成任务后即兴找第3哨的人。”整个营区顿时响起一股怨声载道的声音。

凌风躲在帐篷里睡眼朦胧的看着外面,外面4个人被冻得浑身哆嗦,只能不断移动来取暖,比起帐篷内人多,生了火,还盖着被子比是够痛苦的。何苦呢?这又不是战区,是大后方的训练营,风灵族怎么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只是做个样子而已,干吗那么认真,又明哨又暗哨的。凌风的眼睛渐渐睁不开了,外面风景没有任何变化,帐篷里面又十分暖和,凌风逐渐进入了梦乡。一股寒意猛的侵袭了凌风全身,他感觉自己在冰窖里一样,凌风急忙睁开眼睛,身后一个冰冷的物体贴上了他,自己的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家按住了,白天的伤痕又开始钻心的疼痛,“你应该清楚,负责警戒的人睡着了会有什么结果。”韩冷夜的声音冰冷的刺入他的耳朵,“如果你想死我现在就可以弄断你的脖子,但是别连累所有人跟你一起同归于尽。”凌风颤抖着点了点头,等回过头的时候,韩冷夜已经不知去向了,“这混蛋不睡觉的。”他低声骂了一句,定了定神,确定自己清醒了,再从帐篷里仔细观察外面的情况。

几个黑影在帐篷外面游荡着,但是似乎在等待什么,“这4个可都不是省油的灯啊,同时收拾有点困难,更何况如果他们还部署了暗哨的话。”“等,咱们有的是时间,等他们换班的时候,如果他们是1个时辰一哨的话,那第2哨是最疲劳最容易攻击的。”“是。”

秦中鹰已经快到极限了,他感觉自己快昏倒在地上了,龙扬,燕飞几乎已经是在梦游,只有铁虎还凭借坚强的身体支撑着。一个身影快速从大帐内走了出来,在秦中鹰来得及做出反应前已经到了他的身后,“有敌人。”冷夜低声说,秦中鹰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在哪里?”“正前方10米远,2个躲在土包后面,左侧6米左右,右侧8米左右各有两个,还有5到6个绕到我们后面了,正在潜伏,是群老手。”秦中鹰脊背发凉,但是随即有了办法,他快步走到了土包前面,大声说,“诸位大人,我等已经连续2天行军训练,疲惫不堪,还望各位大人高抬贵手,明日定当加紧训练。”他站在土包前面盯着前方,龙扬铁虎刚想过来,秦中鹰冲他们一摆手,“监守岗位。”过了一会,冷夜再次无声无息的出现在秦中鹰后面,“已经走了,是群训练有素的家伙。”“多谢了。”秦中鹰回过头,冷夜已经不知去向,“可怕的家伙。”

“秦中鹰,给我出来。”早上,正当大部分少年还在沉睡的时候,一声大吼惊醒了所有人,几个军官拿着棍子在门口怒视着帐篷。“大人。”秦中鹰走了出来,他浑身还在疼。“你就是秦中鹰?”为首的军官指高气昂的看着他。“是的,大人。”,“好。”军官扔给他一条黑布,“把自己的眼睛蒙上。”秦中鹰疑惑的看着他们,用黑布蒙上了自己的眼睛。一阵狂风猛的从他的正面扑来,他本能的用手臂挡了一下,手臂顿时疼痛不已。“身为北凉军人,何者为尊?”军官的声音传入秦中鹰的耳朵,来不及反应又是一阵棍棒从四面八方敲下来,剧痛没有让秦中鹰忘记什么,“忠为军者之尊。”“北凉军军队编制为几级?”秦中鹰的疼痛忍耐几乎到了极限,照这样下去被打死只是时间问题,当下一棍落在他身上的同时,他不顾一切的向前踢了出去,一声惨叫后一个人重重落地的声音飞如了秦中鹰的耳朵,“分为伍,什,队,卫,司,营,军7级。”秦中鹰左臂挨了重重的一下,他乘机死死抓住棍子的一端,其他的棍棒顿时雨点般的落在他身上,“大夏帝国军队官阶分为几等几级?”秦中鹰大吼一声,棍子被掰断了,他转身用半截棍子拼命挡住对方的进攻,“分为士,都尉,校尉,将军4等18级。”秦中鹰用半截棍子开始使父亲传授的苍天剑法,虽然看不见,但是几个军官的棍子连续被挡开,“讲武堂归哪里统领?”秦中鹰再次陷入苦战,军官们的敲打已经变化成了包括捅,扫,挑,打各种招式的功夫,秦中鹰的断棍根本抵挡不了,“归长城防线统领。”话音刚落,那些进攻的军官立即停止了行动,秦中鹰喘着粗气,身上没有一处不疼的,“不错,身为军官,我们的制度,我们的信条必须在任何情况下都牢记,今天开始,每天早上我们都会叫一个人出来接受这种考试,回答不出我们的问题就会一直挨打。”“是,大人。”秦中鹰觉得自己已经死了,但是他明白,军队就是把一个人杀死,然后重新塑造一个强大的战士。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