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不列“癫”:一个疯国王竟然清醒统治英国30年

护旗卫士 收藏 1 303
导读:乔治三世曾经神智清醒地统治英国30多年,但是1788年的一场变故打乱了他的阵脚。他的行为日趋怪异起来,看上去先前那个了无生趣但认真负责的君主好像丧失了理智。一切始于那年10月的一个清晨,乔治三世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突然感到胃部疼痛难忍,仿佛有人趁他睡觉的时候照着他的肚子猛击过似的。他的关节也肿胀起来,使他动弹不得,而且他的双臂迅速长出了一层疹子。御医乔治·贝克(George Baker)爵士把这些症状归结于"他在头天去往圣詹姆斯宫的途中,数小时内一直走在草地上,袜子全都湿透了,但是没有更换,而且那天晚上他吃了

乔治三世曾经神智清醒地统治英国30多年,但是1788年的一场变故打乱了他的阵脚。他的行为日趋怪异起来,看上去先前那个了无生趣但认真负责的君主好像丧失了理智。一切始于那年10月的一个清晨,乔治三世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突然感到胃部疼痛难忍,仿佛有人趁他睡觉的时候照着他的肚子猛击过似的。他的关节也肿胀起来,使他动弹不得,而且他的双臂迅速长出了一层疹子。御医乔治·贝克(George Baker)爵士把这些症状归结于"他在头天去往圣詹姆斯宫的途中,数小时内一直走在草地上,袜子全都湿透了,但是没有更换,而且那天晚上他吃了4个大梨充当晚餐"。乔治爵士像当时所有良医一样开了处方-一剂清肠泻药。



但是几天以后,乔治三世仍然没有好转的迹象。他的白眼球变成了可怕的黄色,而且他的小便也变成了棕色。最糟糕的是,他的头脑开始表现出紊乱的症状。在整整3个小时里,乔治三世一刻不停地责骂医生们,并且自言自语,他的情况在御医乔治爵士看来是"谵妄状态边缘的精神亢奋"。



下人们也很快注意到了国王的变化。一天晚上,王后夏洛特的礼服保管员范妮·伯尔尼(Fanny Burney)在温莎堡里和乔治三世不期而遇。她说国王说话时的"举止异常,比高烧病人还有过之。他说话速度飞快,虽嗓音沙哑,但无比流利,信誓旦旦……热情洋溢,真的……把我吓得不轻,让我无以言表"。



那次发作的几周后,乔治三世在温莎出席了一场音乐会。他一个音符都没听进去,因为演出期间他没完没了地拉着别人聊天,迅速地转换着话题,而且坐着坐着就腾地站起来,然后再坐下。音乐会前一天,乔治三世在教堂做祷告的时候突然在布道当中站了起来,一把搂过妻子和女儿们,然后大声地喊道:"你们知道什么叫作紧张,但是你们可曾如此紧张过?"



由此可见,乔治三世还明白自己正在失去理智。一次,他一边用一只脚踢着另一只脚,一边对别人抱怨说:"他们想让我相信我得的是痛风,但如果真的是痛风的话,为什么我这么踢它还不疼呢?"乔治三世知道自己时常会胡言乱语,于是就命令随从们对他高声阅读文件,然而他还是会兀自神游开去。国王曾靠在儿子约克公爵的肩膀上泪流满面地倾诉着自己的痛苦。"我愿上帝赐我一死,"他抽噎道,"因为我就要疯了。"



一周以后,乔治三世的行为越来越无法预料,他的自我诊断不幸应验了。他在这段时期最明显的表现就是某晚在温莎堡用膳的时候,他突然袭击了自己的长子。当时他抓住长子威尔士亲王的衣领,把他从椅子上提了起来,然后猛地把他推到了墙上。



御医乔治·贝克爵士随后检查了国王的身体状况,然后确诊说他目前"精神完全错乱了,比以前更加亢奋"。夏洛特王后发现他的眼睛好似"黑醋栗果冻一样,他脸上青筋暴起,声音十分骇人,不说到精疲力竭绝不住口……而且还一边说一边口吐白沫"。曾有人听到乔治三世用沙哑且几乎无法辩听的声音说道:"我这是神经紧张,我没病,我就是神经紧张。要是你想知道我怎么了,我告诉你我就是神经紧张。"



然而神经问题只是乔治三世最轻的问题。在那次晚餐暴力事件之后,他的精神状况每况愈下。他仍然前言不搭后语地喋喋不休,有一次居然连续19个小时没停嘴,而他的言语里下流的词汇越来越多。曾经一本正经的乔治三世从前连听到这些词都觉得有辱斯文,更别说是亲自说出来了。



他会对不存在的人发号施令。有一回他坚信伦敦发大水了,非要让人把他的游艇开来。他声称从望远镜里看到了日耳曼祖先的故乡汉诺威。他曾以虚构的事由给外国朝廷写信,而且不论谁走近他的身边都会得到他大方的奖赏,就连身份最低的仆人也不例外。又有一次,他好几个星期都拒绝刮胡子,后来作出了一定的让步-让人把他半边脸上的胡子刮掉了,另一半还留着。



很明显,乔治三世的情况不好,但他的医生就是找不到对策。一大群医生应召入宫,但全都大惑不解,无从下手。然后,弗朗西斯·威利斯(Francis Willis)来了,他是一位资深牧师,后来被牛津大学授予医学学位。他为国王制订的治疗方案漫长而痛苦。1788年12月,乔治三世被神秘怪病折磨了两个月以后,他和威利斯初次见面了,但乔治三世从一开始就讨厌他。当威利斯告诉国王自己曾经是牧师的时候,国王发火了。


"真抱歉我发火了,"乔治越说越激动,"你放弃了我一直热爱的一行,却改行从事我最讨厌的职业。"



威利斯反驳道:"陛下,我们的救世主也是救死扶伤的呀。"



"没错,没错,"国王不耐烦地说,"但人家可没有(一年)700英镑的进账。"



威利斯立刻断定国王"的确处于癫狂状态",然后他依照自己最常用的方法像驯马一样开始驯服乔治三世-这套疗法的目的就是彻底地让病人服从。每当国王拒绝吃饭或是情绪波动的时候,人们就把紧身衣套在他身上,然后把他捆在床上。接着,医生又命人特制一把用于限制乔治三世活动的椅子,乔治三世讥讽地管它叫"加冕宝座"。一旦乔治三世被捆到那可怕的椅子上,威利斯就把手帕塞到他的嘴里让他保持安静,然后就开始责备他对宫廷侍女们出言不逊的恶行。威利斯想"清除他头脑中致病的黏液",于是就给乔治三世糊了一身的膏药,害他生了水泡。乔治三世还被灌进了大量的药物,好多药令他痛不欲生,恨不得死了清净。



虽然威利斯的疗法如此胡闹,但乔治三世却开始恢复了。1789年4月23日,人们特意在圣保罗大教堂举行了感恩仪式。临街的房子都被装饰一新,"上帝拯救了国王"的呼声在街道上回荡。备受人民轻视的威尔士亲王不必摄政了,这下乔治三世更成了人心所向。



可能是美洲殖民地的丢失令乔治三世丧失了理智,也可能是法国大革命的浪潮让他受到了惊吓。不过,大多数历史学家认为是一种罕见的遗传血液病-卟啉症,导致了乔治三世行为异常。他除了感到严重腹痛之外,还表现出四肢虚弱和小便颜色异常等明显的卟啉症症状。这种疾病会使人思维混乱,并引起言语失调和幻视幻听,以及歇斯底里、偏执妄想和精神分裂的表征。



不论致病原因是什么,乔治三世分别在1801年和1804年再度受到了病痛的折磨。1810年的时候,他已经年逾七旬,这次他永久地疯了。他的长子终于如愿以偿地当上了摄政王,而年迈的国王却被关在温莎堡一套窄小的屋子里了却残生。一位眼睛几乎完全失明的老人拖着长长的白胡子在小屋里踉跄而行,只有他胸前那枚嘉德之星的勋章昭示着这个疯老头曾是英国国王,这场面真让人心酸。1820年,81岁高龄的乔治三世在人们的忽视和淡忘中与世长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