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九月.浓淡散落

手帕口男人 收藏 9 202

九月的城市,太多琐碎,一直拖累着你原本欲往秋山行走的步履,生活意料与意外总是纷至沓来,或者茫然中随流,或者逆流中沉默,日子就这样紧贴着呼吸,在冷暖之间交替更换着心情。


你还没老去。在将老未老的九月,你还会在意匆匆之间偶尔的一阵风起,会抬头看那槐花落尽后果实的青青。兴奋和沮丧,都已经不再属于你,偶尔的感怀,也会随着翻看书本的手,轻轻抹去。这本书,已经翻了一半,不用交卷作答,也没有人来敲门借去。每一页记下的,都是些琐碎的生活和情感的点点滴滴。阅读在停停止止地继续,有时候很快,三两页就翻去了十年的光阴,有时候很慢,为那些一线一线纠缠而成的盘根错节。仿佛跟随着书写的进度,你在随着作者的心情思考和阅读。


这个上午,你又打开了厚厚的书,此刻的页面,施施然写着07年9月,题目是“秋山上行走,散落九月”。你在这个页面停顿下来,夹上一片枫做的书签。温一壶酒,点一根烟,仿佛看见一山的红叶,摇曳着无尽的语言。


“蟹酿膏,菊增肥,桂花香起,枫落四围。”城市里行走,仿佛听见山边秋水船上,荡漾出若隐若现的自吟自唱。



风说来就来。


九月秋风吹来,有点凌乱,山林由上到下翻滚着金色的叶片,悄然舞动着初秋。湖面也荡起了一圈一圈的涟漪,连湖心底安静沉睡的石头也被暗流撩拨得睁开了眼睛。静极生动,既然张开了眼睛,就好好看看,这个曾经再熟悉不过的世界,哪怕之后还会是沉沉睡去。


路是越走越远的,而语言是越说越浅了,只有文字,还能将窗户适时开启,以便眼睛能够在扬眉的一瞬是风景恰好的到来。不贪恋,就一眼,只一刻,或一年,一瓢也定是弱水三千。


救赎还是放逐,那是春天和冬天的事,我们只是跟随季节,放飞或禁锢过自己。


弄一叶扁舟吧,让我们荡漾进秋天,让风送向湖心,让绳无处可系,让云独挂着,让影自怜去。不问韶华,不数流年,非动非静,无喜无悲,或是大喜大悲。


心事如羚羊挂角,一路蹄痕,终没入林深不知处;恰又似山涧一声清脆,寂寥处,穿云破月。


凌乱吧,凌乱成另一种美,不要一种姿势,不许单一色彩,不会是唯一心态。沿径拾阶上,随波逐流去,任性逍遥、七情六欲。岁月凌乱得多美,放任自由,不加修饰,如此刻风中我的长发你的裙摆。


九月,不要神佛,只要妖精,请与我同行。



桂花香、菊花黄,该是温一壶酒的时候。


常常想啊,人生究竟要得到和拥有的是什么,辛苦过后,一种淡然和从容却如此难得,方理解到古人说的“清福”二字。人生难得是清福,清,该是清淡吧,少欲少求自然就少了很多烦恼;福,该是没有战争、没有疾病、没有衣食之虑。前者跟天性有关,也和思想境界与学识涵养相连,而后者就属于福报了。这些话,说起来很容易,做起来却相当的困难。每到临事对人,心态就会随之所转,当下的从容和平静转眼消失得无影无踪。自小性格就比较急噪甚至暴躁,而今修来修去,还在控制自己情绪上苦苦挣扎,说起来也觉得难堪。不过也好,还能保持追求,还能有点血性,还能继续坚持空闲的时间里行文,我也应当对命运深深的感恩了。前几天和友人闲聊,他说到生命到了60岁也满足了,我说是啊,我40岁都满足了。而且我坚持认为自己40出头就会消损,因为我已经提早消费完了所有福报。而今对于生死,竟然如此看淡,不应该属于我这个年龄,但一种骨子里的东西一直在左右着我的所思所想,而且我坚持认为,人死了只是肉体,灵魂是不会消失的,一场生命,就象一场夜里的睡眠,无数次的日夜交替,也就是生命的无数次轮回。


九月,捏着指头数过流年,看季节将山林水木绣成各种颜色,所知所感,引来一阵清风。悄悄话是适合这个时候说的:说爱你,手就自然捉住了你的小手;久违的朋友适合这个季节坐坐,酒杯自然就端了起来;心如画师,说声你看,满目就尽是人间烟火、一幅画廊了。桂花香,柚子圆;菊花黄,蟹儿肥。温一壶酒,如果这种纯净,能够一直到老,夫复何求?奈何俗子就是俗子,这种清福只能享受片刻,因为难得,所以才愈加显得珍贵。手头还有这么多事需要去做,还有这么多心结需要慢慢去解,能在忙碌的空间里、在滚滚的红尘中,我们可以相处一隅围炉促膝,清谈浅酌片刻,当真是需要深深的缘份的。


九月,因此动容。



朋友忽然将旧帖翻了出来,看看日期,同是九月,竟已时隔两年。打下这行字的时候,很轻,但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在游走着。两年,什么都没改变,什么也都改变了。九月,开始怀念,怀念那些个乖巧精灵细腻又有点善变的女人。一种感伤和感动就包围了九月这个大雨的下午。


在纷繁的九月里隐约着一种心情,缱绻徘徊中放飞着自己的信念,拈几首唐诗,开始游戏文字。行文并不需要刻意雕琢修饰,心熟自然果落,水到渠成就是完满。天上是云卷云疏,一道风景,印上九月。


“从头学自梳,当初太玲珑”,短短八个字,硬生生将九月沉入湖底,一种决然和懊悔吗,还是真的从此平静了?未敢再读沾满蜜糖的文字,无非是因了害怕,害怕这些幸福会突然凋谢,虽说是别人的幸福或者痛苦,但也会同样的感染了身边的我。掬水月在手,美丽却会渗漏。幸福,还是一点一点的小心积累起来的好,不要一下子全都拥有了,那会让人晕眩和迷失。


转眼九月,忽然软了下来,我却随之欢喜起来。谁说心结打不开?花开从来在静处绽放,为你喝彩。虽说我们一辈子最重要和做得最多的事,就是不断的为自己解开一个又一个的心结。


越来越难以接受“熟悉”两字,不管是亲人、朋友、同事还是爱人。远一点,再远一点,让我看你的时候,可以朦胧一点。如斯九月,雨不断,一廊秋景,渐凉。



音乐恰当的响起,手指随着这种单薄、淡泊的清醇曲调敲打着键盘,而字就象秋天的叶子,一片又一片翩迁缱绻悠然滑落。不管是在清晨或是夜里,这种感觉都是很纯净的,时光在微观中悄然流走,而心事却在堆积,空间这么大,可以无止境地收藏想收藏的,一分涩、一分苦、一分寂寞、一分温暖、一分感动。所有的一分加起来,就是满满的十分人生和蹉跎岁月。


睁开眼睛,昨夜就已作别,昨夜的人昨夜的事,梦里的一次转身。一夜又一夜,年轮越转越大,梦越梦越深,沉静安稳得不愿意醒来。心再成熟,依然有一角落是属于孩提的,那种柔弱、那安详的呼吸、那质朴的嫩,会陪伴我们一直到老,只是不会轻易去触碰,怕是碎了这一晚湖面上皎洁的银盘。


秋天,人们忽然说起了怯怯,因是近乡?人人有个家乡,家乡在天涯,走得再远,原也是心底的一个角落。家乡是一种抹不去的情节,家乡只是感情的一种名字替代,每个人触碰到心的最软处,温暖和痛觉,原是一样。


九月围人,一夜无话,我们坐在一起,在家乡的湖边升起篝火,看月色明亮,听风声细语,大人的童话世界,在寂静的深处是天籁的语言。虽寂寂,却常怀惺惺。保持感动,还有泪水可流,就应当感恩赐予我的、我们的一次邂逅,以及一次坎坷曲折却荡气回肠的人生历程。



会不会是因了孤独寂寞得这样彻底,我们才迷恋上了文字?以楔去楔。


于某年的秋天,将所有未能宣泄的热炽,堵塞心头经年的落寞,堆砌了九月的高台。我们站在秋风顶端远眺,旷野,旷野无尽。很多年以后,还会有秋天,叶子还会微黄,风还是微冷,心呢?没有人会相信梦是真实的,而那年的九月,我做了一个梦,在梦里堆砌过一个秋天的高台。我以矫情的姿势,站在寂寞高台的顶端,用心,远眺,和秋风一起清洗着流年。


我们陌生了彼此的手,忘记了温度的适中,很多年以后,我们只能用文字来相视对望一眼、又一眼,满目是欲语还休的苍凉,却又莫名涌动着一股暗流,河的名字叫温暖。


前行或转身,都有影子。文字是心的影子,影子里写满心事。情至深处,且把酒高歌,哪怕唱的全是寂寞,与季节,却如此吻合。很多年以后,谁在指指点点,曝晒过后,我们风干的躯体。那只是挂在高台上的皮囊,你还能看见皮囊下失去灵魂的影子。这曾是一个家族,人们取了个“精灵”的名字。


一个妖精在那年的九月,在他的家园,完成了一次良景虚设。



时间如同沙漏,等待是种煎熬。


谁能不在意,百转千回等待而来的会是一场空。常听人说:“太过执著,此心兀兀未能空。”却不知有空可了,终非正道。见空而后了空至无空可了,悲欢离合、喜怒哀乐,一切皆真。所有的感触,终究是带不去的刹那知觉感受。


那么,此刻的等待,就让煎熬的滋味更深更浓,岂不知成佛悟道的等待,竟是世间最大的煎熬。佛尚如此,何况凡夫?爱就去爱了,恨就去恨吧,蝴蝶走不过冬天,但她飞舞过春天,她就拥有过春天的花园。谁能无梦,佛也做着拯救苍生这没完没了的梦。我虽愚痴,却也知道生不带来,却拥有了一次。


秋风起黄叶落,我们随着岁月渐老,而孩子们却随着春天成长着,就好象明年,枝头将又是满绿,而今年的落叶早已不见了。孩子终将继承我们的心事,继续着我们的等待和煎熬。来人间一趟,纠缠成就了柴米油盐酱醋的烟火,需要体会品味,才越嚼越有滋味。


让沙自漏、让烦恼和快乐自由,不奢望幸福不屏弃痛苦,活着,哪怕是煎熬,呼吸继续。



感觉这个九月似乎有点漫长。


其实也分明知道每分每秒都是在从未停止过的流逝,在流逝的过程刹那之中有无数个刹那如烟花闪烁夜空,那无边繁华的一幕总是让我们不想去细数流年,或者刻意忽略。


而有时候忽然间的临水对镜,才发现影子依旧是孑然一身,宾朋散后,嘴里的宿酒也怕熏醉了我的爱人。


人群里高歌是件快乐的事,而独自临水,沉默是最终的语言。


也是刹那的,思绪或者芳华。


很多人以为,极乐世界是永远的快乐,却未能读懂“极”字的含义。当事物超越了事物的本身,只能赋予比喻和形容,就象味道,酸或甜的滋味终究说不出来。当快乐已被超越,快乐就不复存在了,包括悲哀的对立,同时灭却。他们只是属于刹那的范畴,不属于永恒的时空。


那么无喜无悲就是极乐吗?不是的,木石也无喜无悲呢。知道这是喜知道那是悲,这是所知道的;而能知道的“那个”,并不在悲和喜里面。悲也好喜也好,终究是留不住的,我们知道,就行了。好比今年,哪怕润了农历两个七月,给了情人两次鹊桥的惊喜和借口,给了地狱鬼魂两次感恩大赦般的出游,也终究是留不住的刹那。


留不住思想,那么我们留下文字,留不住文字,那么我们留下目光,留不住目光,那就反窥内视,我们心跳的声音。


九月最后一天,是九月最初的到来,生命如此,思绪如斯。


且歌且停且行吟,隐约九月,自然而然。



如果不是老了,谁会在意日子的来去。


越来越喜欢读报,什么新闻都看,包括花边小絮的唠叨。昨晚见一篇短文说有两兄弟旅游归来,电梯忽然停电,他们的家却在第八十楼,兄弟两商量后决定背行囊走楼梯上去。好不容易爬到四十楼,实在爬不动了,于是开始相互争吵和抱怨,再商量,决定将包袱放下,等有电的时候再下来拿;好不容易又爬到了60楼,两人已经累得不行,但前面毕竟还有希望,还只剩一小段路程,于是坚持再坚持,终于爬到了80楼,却发现钥匙放在了行囊里没拿出来。


这个故事将楼层比作人生的岁数,20岁的血气方刚到40岁的放下包袱,我都没太在意,却于80岁的时候猛然惊觉,原来忙了一生,忽然发现什么都是白忙了。儿孙绕膝的时候,心会空空荡荡吗?


不想说消极还是积极。秋天的落叶堆积,到一定层度,一些就会消融,而更多的叶片依旧相继而下,这是过程。日子也是这样,非关自己喜好而爽约,只是,春暖或者夏凉,枫红或者白雪,我们走过,停留一刻,会是应景映心。记忆的窗户,有时洞开有时封闭,而窗户内外,从没更改。


九月,说是素面朝天,这是带着点骄傲的天然之美。而我,却欲在轻浅横斜于素笺的几枝瘦枝上,抹上几笔淡黄的冷色,说是菊开。



这个时候,北方应该开始冷了吧?而南方这个小城,阳光依然猛烈,白天穿件背心稍微动一下依然汗流浃背,而且这种温度会一直持续到十一月,才会渐入佳境。说佳境是终于可以凉快而不是寒冷或者酷暑,南北差异竟然如此之大。


只不过,今夜晚班之后,一个人走在灯火默默却无人的路上,恰好一阵风来,却有了秋至的真实感受。虽然只是一阵风过,很快就消失了,但从皮肤最初的感觉,刹那就上了心头,这种秋天独有的凉,是语言说不出来的。它没有空调冷,也不是夏天汗水过后那阵清风的透爽,亦不是春天寒流后微暖的触碰,而是抽空了般由皮肤到肉到骨至心一瞬间穿透过去的感觉。虽然只是很短暂的与身体一吻而过,但心的第一个念头,会是“秋天来了”的唯一。


抬头看看路灯,昏黄一地,和秋天景色是相应的。天上的云彩也很淡薄,一轮圆月当空,原是中秋再次悄然逼近。日子过得确实太快了,在我漫不经心中一晃就已是又一个年头。


最近实在是无法动笔甚至动口,除了工作。想写的时候,文字总是无法承载真实的重量,太轻薄了,如风中翻飞的叶片,舞动只是秋天的一景,但并不是秋天。而语言愈加无力,直言或者转语,还未开口,心就先已知道错了。在沉默中变老,我还能微笑,已是目前最满意的状态。


激情在无情地消退,来如潮水退如潮水,十年,不就是瞬间的事么?性也开始冷淡,其实已经很久了。接吻还能感觉唇的柔软,还能辨别舌的润滑,还能闭着眼睛发出梦般的呓语,还能抚摩过她敏感的部位,而后听见喘息的呻吟。可是,灵魂深处,却有个影子在那冷冷的看着,一切似乎与他无关。而后,唇离开了,手滑落了 ,眼睛闭上了。原来,生,是有比温饱和性更深刻的东西存在,那会是什么?


清醒和麻木是同体的,得到与愚昧是共生的。我还能思考,在独自幽闭的寂寞里,能思考和探访一些被喧闹和生活所淹没深埋的陌生领域,我很好奇,陌生里,似曾熟悉。



我有裸睡的习惯。一觉醒来,身上竟然盖了一床毛巾被,将身体裹了起来。看窗外,原是下了一夜的雨,而我却不知道自己何时在梦中感觉到了寒意,随手将毛巾被自然而然的卷在身上。


心绪确实会随着季节的转变而改变的。好比此刻,能听见风骚扰窗棱的响,一阵又一阵,那么心也就随着秋天深沉下来,呼吸也轻柔细长了许多。原来季节是可以用耳朵听出来的,分明听见此刻风的冷,虽然她一直敲着我的窗户,可我还是闭着眼睛,想着去夏的阳光,交替在一夜之间。


最近梦频繁出现,都是非常离奇的。我也知道其实人在睡眠中每天都会有梦,但大多都被遗忘或者潜意识的隐藏了。更多时候,我不会记得昨夜探访或者被探访的空间,但最近醒来于梦境却异常的清晰,这真的很少见。不敢将梦陈述出来,一是怕被讥笑成幼稚,二是怕亵渎了神灵。更分不清现在的清醒,究竟是否亦在梦中说梦的大梦当中。


三十以后,是越来越相信命了。一切都有定数,天格地格人格,都有个条条框框,一饮一啄,人和事,早已注定。三十以后,也发现一切都是可以转变的,起心动念之间,潜移默化着,一棵树会悄然成林,一滴水,竟可洞石。习气难改,但并不是不可以改,只是很难。


放任自己还是克制自己,都不是关键的,而在于过程之中的感受,能感受的本觉,并没有东西束缚着她,而是她迷恋于事物,自己束缚了起来,如作茧自缚。感受而后感悟,一点一滴,如叶片上的露水,树梢上的夜雨,下落沉泥,终究汇成山涧的清溪,会一直奔向江河奔向大海,成波涛汹涌,或深深的平静。


天冷了,就加衣,加衣尚寒,那就围炉。欢乐或者悲伤,心依旧跳着。一炉火,与心的热,烫着一壶清酒,烫成一夜清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