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被八路军俘虏的日本兵们

syd 收藏 0 148

[这本是给一家报纸组的稿,放在博克上给大家先睹为快吧。


作者老拙,中国人民解放军退役军官,一度致力影视事业,现在,他的工作又转入了经济领域,在某个范围内有股市指南针之称。。。只是,他还忘不了随时写些文史方面的文字,或许,这就叫兴之所至吧。


图片均来自日本文献,由萨苏提供


-- 萨苏 ]



在抗日战争中被俘后,经过教育,参加八路军的“日本八路”。这些人据说有一千多,从一张一二九师俘虏日军的照片上看,这个数字并非夸张。


先说说他们的转变(洗脑?)过程。这个过程,对他们每个人来说,都是死了一回,又活过来(有的是好几回)。称得上是灵魂的生死斗争。


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山田一郎。此君出生于日本的律师家庭,从小到大都在一流学校就读,毕业于东大医学系,38年从东京同爱纪念医院应征入伍。 39年5月,作为华北派遣军长田部队所属的高级军医,驻扎在山东省汶上县城。7月底,随队扫荡时,该大队被八路军包围歼灭,大队长被击毙,山田一郎头部负伤昏死过去(基本上都是在不省人事的情况下)被俘。同时被俘的,一共六人。


山田被俘后,一门心思想的就是逃跑,无论八路如何洗脑,一律不听。几个人行军事就在脑子里画图,住下来就商量如何逃跑。


在日军扫荡下,押解山田的八路军小分队只好隐蔽到湖心小岛上(估计是微山湖)。9月13日入夜后,狂风大作,暴雨倾盆,山田等六人出逃了,他们冒着暴风骤雨在湖中狂游,黎明时分登上湖中的另一个小岛。第二天晚上,又跳入湖中狂游,而后又登上一个小岛,这时,他们只剩下了3个人,有3人在狂风暴雨的湖中淹死了。在岛上,两天没吃东西的山田等人终于精疲力尽地躺倒爬不起来,被八路又给抓了回去。


至于山田他们怎么被八路军所优待和教育,兄弟就不说了,因为说多了恐怕遭人烦。单说山田一郎君是如何的不领情。


山田一郎被送到华北平原根据地的敌工部(估计是冀中军区)。他始终不认为各种各样的照顾有什么值得感谢的,也不被八路敌工人员关于“回去会被宪兵队枪毙”的话所恐惑,而是随时随地准备逃跑,山田想:回到日军后,报告完八路根据地的一切情况后,我就自杀!


秋去冬来,山田一直没有找到逃跑的机会。有一天,敌工部的老李来找他,问他:你是医生,想不想去我们后方搞医务工作?


“这可不好办了”山田想。去后方吧,逃跑将更困难;不去吧,八路可能怀疑。


山田最后下了决心,去!去八路后方,可以接触到他们的指挥机构和高级指挥官,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可以窃取敌人的机密,暗杀敌人的领导干部。这样,再回日军去,自己被俘的责任就会轻一点,然后再清清白白地自杀!


就这样,山田被送到太行山里的河北涉县王堡村晋察鲁豫军区司令部(129师师部)。敌工部给了他一些日文书,可是山田决心不能抛弃自己的信念.不久,山田来到太行山深处的羊角村医院,在这里受到热烈的欢迎.然而,他还是企图逃跑,早晚出去散步,山田就注意观察周围的地形,回来就偷看地图,不久,他就认定,这里距离最近的日军据点有一百几十公里,于是开始策划偷取武器(手枪,万不得已作为自杀的武器),并且不骄不躁地等待着最佳的逃跑机会.


40年10月,日军扫荡太行山区,羊角村医院疏散.山田被分到武乡县青塔村分院.严冬来临的一天,山田发起高烧,最后被烧得失去知觉.这是伤寒! 在根据地得了这种病只有等死!山田在炕上昏迷三天三夜,终于躲过死神,醒过来时,第一眼就从破了的窗纸看见太行山峰上的积雪,在阳光下放出耀眼的光芒.第二眼,就看见炕前站着刘伯承司令员,刘司令员手里提着一桶酱菜.护士说,刘司令得知他得了伤寒,从100多里外踏雪赶来.


山田后来说,那一瞬间,他心里一种"新生"的感觉就像泉水一样涌了出来.


山田想:人总是要死的.反正我也算死过一回啦,不如就来研究研究共产党.八路军到底是怎回事?如果我接受不了,再死不迟.


从那以后,山田开始读八路的书,读***的<论持久战>,参加日本人反战同盟的会议,担任了八路军医院的医务主任.


山田后来救了多少八路军的伤病员,没有人统计过。


1944年,山田主动要求去延安,到日本八路的“抗大”——延安日本工农学校学习。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所学校里任教的,就有发展了日本共产党特别支部中西功他们的教授:王学文。这个特别支部,为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



二.日本八路小林清



日本八路参加反战同盟的仪式,致欢迎词的,就是第一部分提到的山田一郎



小林清,日本大阪府松原市三宅村人.其父小林熊太郎曾经是明治天皇时的皇宫警卫,可以说是血管里流着武士的血.清有三点水,表示排行老三的意思.


1938年春,小林清被征召入伍.当时他还在学校念书,放学回家时,妹妹向他鞠躬,说:哥哥,祝贺你,征召令来了,你成为日本帝国的军人了!----也是参军光荣.


那一天,家里贺客盈门,他爹买了很多酒招待客人,邻居和亲友送了很多礼物和旗帜.旗子都挂在家门口,家里正厅上挂着一面太阳旗,上面密密麻麻地签满了亲友的姓名.


他娘缝了一条"武运长久"的红布佩带,拿到街上,遇到不认识的人,就叫人缝上一针.这叫"千人缝",据说是保佑出征的人平安的意思.


新兵报到那天,小林清肩上斜披"武运长久"佩带,头裹太阳旗毛巾,手拿太阳旗,在父母.兄妹.亲友们的簇拥下和乐队的鼓乐声中,来到了军营.


报到之后,每人领到一身新军装,由联队长指挥,在操场上检阅,那个威风!小林清看见,他爹在操场边上乐得合不拢嘴!


第二天,新兵进行身体检查,小林清被发现脱肛的疾病,军医认为不适合长途行军,退回治疗.


小林清回到家,老爹立马变了颜色,把他给臭骂一顿,狂喝酒,没完没了地骂:没出息的东西!不中用的废物!老娘吓得不敢吱声,小林清坐在家里的角落里,难过地说不出话来.


最后,小林清站起来,一声不吭地向外走,他娘问他:干吗去?


小林清说:去医院!


他娘说:你等会儿,给你做点吃的.


小林清说了一句:不用了,我什么都不想吃.说完就消失在黑夜中.


小林清在医院做了手术后,就去军营报了到,被编入大阪师团37联队1中队3小队.


那位说了,你怎么这么多废话?说这些干啥?


干啥?您说,就这样的,是您办个班,学几天文件,优待优待,吃几顿好饭,洗洗脑,他就能转变啦?可小林清,就真的变成日本八路了。


1938年11月,小林清来到中国胶东的烟台福山县,被分到独立混成第5旅团19大队2中队.1939年夏,经过机枪射手训练班考核合格,升为上等兵机枪射手.


1939年秋末,小林清随队出发扫荡,到山区寻找八路主力作战,可一连多少天也没找到八路,这帮鬼子就烧村子,还抓了个老乡带着去找八路,结果就被带到八路的伏击圈里了,被八路打死了一多半.最后,小队长野村下令小林清机枪掩护,自己带着鬼子们撤退.小林清抱着机枪拼命扫射,等子弹打完,扭脸一看,弹药手和其他鬼子早没影儿了,小林清撒腿就跑.一个石头砸在小林清脑袋上,他就什么也不知道啦.


等他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八路的担架上.不用说,小林清跟那时所有被俘的日本兵心里想的一样:我作为一名皇军士兵,宁可被八路杀了,也不能投降八路,做对不起天皇的事!


他就闭着眼睛大喊:我不怕死,你们杀了我吧!


开始他不吃饭,后来实在饿得不行,就给自己找个理由:先吃了再说,反正我不投降,找机会就跑!


后来,胶东军区敌工科.八路军五支队政治部主任仲曦东.政委王文.先期被俘的日本士兵布谷.....纷纷跟他谈话,全都不为所动.


小林清自己说,每天早上,听见八路的号声心中就无比凄凉,看见敌工科的那几个人就感觉非常讨厌!时时刻刻想着逃跑.背后骂八路:破鞋子破袜子破军装,骑破马,拿破枪!


终于在一次夜行军时,找个机会就跑了.


都快跑到据点了,被老乡发现,又被抓回来.


从日本鬼子变成日本八路.中间那个"变成"非常的不容易!


小林清的开始转变,也是"死"了一回.


后来的一次战斗中,八路军五支队抓回来一名军曹.小林清见到他,大吃一惊,呆若木鸡.原来这名俘虏叫濑古,正是小林清的班长.小林清的军事技术和武士精神,都是他训练的.当然也有虐待.


濑古看见小林清,也跟见了鬼似的:你,...你还活着?


小林清从濑古嘴里知道,那次战斗后,中队长亲自到战场,把那些死了的都给火化了,骨灰装在盒子里,送回日本各家了.濑古说,那里面也有小林清的骨灰盒,而且给小林家发去了"战死通知书".


小林清一听就炸了,一股无名火就窜到脑门子上:我们在战场上拼死拼活地为了国家,为了天皇,结果却把别人的骨灰给寄我家去了?!可见那些送回日本的骨灰盒里,装的都不知道是谁的骨灰,死猫死狗的都有可能!


在那段时间里,小林清陷入了极大的苦恼之中.他不想逃跑了,只想这是为什么?


敌工科乘虚而入,小林清开始转变.....


1940年9月,小林清与胶东被俘的另外3名日本兵去了延安,他们走了6个月.去接受王学文等人的教育.


2年后,1942年8月,小林清回到胶东八路军五支队.这时,他已经在延安加入了八路军,成为一名"日本八路"了.


好了,下面就该说说被中国人教育过的日本人----日本八路是如何好样儿的啦.


小林清回到胶东不久,正赶上日军对胶东地区大扫荡.1940年11月,岗村宁次集中了日军1万5千余人,伪军3万多人,对胶东进行大纵深的"拉网式合围"扫荡.这是抗日战争中,胶东地区最狠的一次大扫荡.


熟悉抗战历史的朋友或许知道"马石山十勇士"的故事吧,就是在这次大扫荡中发生的.八路军某部一个班,执行任务返回时,夜间在马石山遇到数千被日军包围的老乡.本来这个班自行突围的话,跟玩儿似的.但是,八路不能丢下老乡.这个班一夜数次出入日军包围圈,掩护老乡转移,直到天亮,几千鬼子发动进攻,全班据守马石山,掩护剩余群众转移,最后全部在马石山上光荣牺牲!


大家不知道的是,日本八路小林清也有同样的经历和英雄事迹!


12月初,那次反扫荡的一个夜晚,小林清和敌工科反战同盟的同志,突围途中转到一个山沟里,正好遇上胶东军区许司令,许世友许和尚.


许和尚看见他们挺高兴,拿出自己的干粮请他们吃不掺野菜的窝头,让他们日本八路跟着自己一块突围.


那时候,小林清的人头虽然比不上许和尚的值钱,但也在日军的悬赏之列.因为小林清一回胶东,就到处去据点喊话,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是第五混成旅团上等兵小林清.....!"搞得据点里鬼子没有不知道他的.有一回五支队攻据点,打死小队长之后,还跑出来六个日军投降,说是听了小林清的喊话,不想打了.


小林清他们刚吃完窝头,山沟里涌进来几百老乡,老幼居多,冻伤不少,哭哭啼啼.看到许和尚,老乡们就跟见了救星似的,声泪俱下地跟许司令哭诉鬼子的罪行.


这时候,日军就从四面八方围上来了.许和尚一跺脚,下命令:警卫连不惜代价,撕开一个口子,掩护老乡和军区机关突出去!


小林清一看,关键时刻来了,就向敌工科长要求,参加警卫连战斗!


那时候,八路一般不让日本八路参加战斗,一方面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安全;另一方面也是考虑对手也是日本人,还是他们的老部队,心理上怕下不去手。


敌工科长不同意,小林清就去找军区参谋长。参谋长还是不同意,小林清多次请求无效,就直接去找许和尚。许和尚痛快:日本八路也是八路,给他一挺机枪,让他上!


另一个日本八路石田也是机枪手,一看小林清批准了,也要上。许和尚也同意了。就这样,小林清被编入突击队,抱上一挺歪把子机枪,把原来的机枪射手挤一边当弹药手了。


突围开始了,远远望去。鬼子包围圈一堆堆篝火,拦住八路和老乡前进的道路。突击队悄悄地接近敌人,一声令下,小林清抱着机枪,抡圆了狂扫,他身边一个弹药手,一个班长给他供弹药。突击队占领鬼子阵地后,迅速扩大突破口,掩护军区司令部和老乡向外冲。


训练有素的日军很快反应过来,立即组织兵力反扑。突击队坚守阵地,与拼死也要夺回阵地的鬼子拼杀。就在这时,小林清听到鬼子指挥官隐隐约约地大喊开炮的声音,立即叫八路快转移阵地。就在他们撤离一会儿,鬼子的炮弹落在突击队刚才的阵地上。


突击队转移到另一个地势更高的阵地,小林清迅速架好机枪,又猛烈射击起来。就在这时,一发炮弹落在机枪旁边,弹药手头部中弹牺牲,小林清只觉得胳膊上向被人狠狠打了一拳,他知道,自己负伤了。但他顾不上包扎,抱着机枪横扫,掩护其他人撤退。这时,司令部和老乡已经突出包围,走远了。小林清边打边撤,突出重围后,才被抬上担架,送往后方医院。



中国八路和日本八路站在一起,还真是真假难分



您说,是不是被中国人教育以后就成了好样的?


小林清也有被中国人救的经历。


那是他一次单独去据点喊话,喊完天就亮了。小林清就猫到附近一个村子里睡觉,没想到,据点里鬼子进村搜查。小林清拔出手枪想冲出去,被房东家大嫂给拦下了。大嫂把他的八路军装给扒了,塞到炕洞里,把他推到炕上,要他装病。这时就进来两个鬼子,问炕上的是什么人的干活?大嫂说:是我男人,病了好多天了。鬼子一听赶紧就走了。


鬼子这次没有遭害乡亲,兄弟估计跟小林清的喊话有关。小林清多次喊话之后,鬼子进村跟人说:我的,八路里朋友大大的!小林清的!


鬼子走了以后,小林清直感谢这位大嫂。


大嫂说:你们日本八路帮我们打鬼子,应该我们感谢你。


据说,“日本八路”这个称呼就是这样在胶东大地传开了

[完]



三. 一句话可以说清八路军么?



几十年后在日本再次相会的中国八路和日本八路



还是先来说说,中国人是怎样教育日本人的----因为一位朋友对我讲过:教育日本兵的八路干部,比如王学文真了不起。确实了不起,后来王老当了人大常委,是个经济学家.不过,如果把教育日本人的账都记到王老头上,王老肯定得跟兄弟急!


这里说个日本八路秋山良照的故事,故事的名字叫做:"西瓜与烧饼".


这个故事,是战后,秋山良照回到日本后,当亲友们问他:你的行为,不是卖国贼的行为吗?


秋山良照对他的日本亲友说的.


兄弟非常理解秋山良照,不讲清楚这个问题,他是没法在日本生活下去的.


这个故事本身,同时也说明了,被中国人教育过的日本人,确实是好样儿的---敢说实话了。比没受过中国人教育,说什么“国无答责”的日本法官强100倍。


1938年8月,在山东省邑县大李庄,八路军129师冀南军区新编7旅20团包围了一支日军。秋山良照就在这支日军中。双方都是主力部队,打得异常激烈。从上午十点打到下午4点,鬼子的子弹打光了,秋山良照就从死鬼子身上捡子弹。他端起烧焦的机枪,压进最后20多发子弹,向发起总攻的八路扫过去。就在这时,一发迫击炮弹砸下来,秋山良照被轰倒的墙壁压在底下昏死过去,当了八路的俘虏。


被俘后,八路如何优待他,而他又是如何顽固不化,死不悔改,这些也都不说了。


当然,只要还是个人,对于八路军优待俘虏与日本鬼子残杀俘虏的对比,就不可能没有灵魂上的触动。秋山良照就亲眼看见,他的长官,下令把一名八路军的俘虏,让60多名新兵“练胆”,活活被这些新兵用刺刀给捅死了。


被俘半年多后,秋山良照遇上了这个“西瓜与烧饼”事件。


当时,鬼子对冀南军区发起扫荡,秋山良照与一个八路干部(秋山叫他“职叔敏”,好像中国人没有姓这个“职”的,姑且叫他老职吧)被冲散了,藏在高粱地里,打算等鬼子撤了,再回去找部队。结果鬼子不但没撤,还占了附近几十个村庄,而且拉起“人网”,在庄稼地里搜寻八路。当然,这时候秋山完全可以站起来,举起手说:我是秋山良照,八路在这儿呢!


但是,秋山没有站起来,因为他想起了被俘以后,跟随八路军转移时路过的一个被皇军袭击过的村庄。这个村子的房子全都烧成了灰烬,到处都是尸体,尸体上爬着嚎啕大哭的村民。一名八路军战士从烧焦的布块中找到一个幼儿的尸体,把他放在秋山良照的面前。秋山良照低着头,不敢抬起来。他不知道,村民和八路军战士们在喊什么,是在冲我这个日本鬼子怒吼吗?


秋山良照在庄稼地里埋着头,鬼子兵从他头前面不到一米远的地方踩过去。秋山知道,不远的地方有老职,还有不少游击队和老乡们。。。


入夜后,鬼子撤回村里,老职拉着秋山转移,在庄稼地里转来转去,秋山嗓子冒烟,肚子咕咕地叫。这时,他们发现地里有个窝棚,走近一看是块瓜地,许多圆滚滚的大西瓜已经熟了。秋山一看,大喜过望,上去就摘,被老职按住了:八路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秋山想不通,咱八路军不是替老乡们打鬼子吗?吃个西瓜都不成?(瞧,吃西瓜的时候他成八路啦)想不通也得想!饿着肚子,渴着嗓子躺在窝棚里想。


不多会儿,一群老乡们回来了,一看两个八路,便呜呜地哭起来,一个劲地跟秋山控诉鬼子的罪行。秋山又不敢吱声,生怕被老乡们认出来是个鬼子。老职赶紧插话,他跟老乡说:我们从早晨到现在粒米没打牙,能不能买个西瓜吃?


老乡当时就瞪了眼:什么?买?不卖!随便吃。不就两个烂西瓜吗?


老职就解释:老乡,您不是不知道,八路军三大。。。。


又来了。


最后,老乡也不想老职犯纪律,只好收下钱,秋山总算吃上了西瓜。


两天后,鬼子撤了。老职带着秋山进了村,找到村长,请他帮助解决吃饭问题,好吃顿饱饭,领着秋山找部队去。


当时,八路的吃饭问题是这样解决的。八路身上都带着“粮票”,进村后,把粮票交给村长。村长凭粮票从公粮中支粮食,把粮食交给一户村民,由村民做了给八路吃。


程序走完了,这户村民家主人给老职和秋山做的是小米粥和烧饼,端出来放炕桌上,两人都是好多天没见过粮食了(虽然庄稼地里都是粮食),抓起烧饼就啃,还没品出味呢,一个没了。伸手再去抓,这时,秋山看见,老乡的孩子围在炕桌前,眼巴巴地看着他们手中的烧饼。没等秋山反映过来,老职已经把他手里的烧饼掰开,递给孩子一人一半。


就在秋山眼前,一个令人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


孩子的父亲扑上来,抢过烧饼,还给老职,却把孩子一巴掌给搡了出去。


秋山傻了,天底下难道还有这样的爸爸吗?依着他在日军中学的那套,非得上去给这个老爸一耳光子,再带上一句鬼子骂:八格牙鲁,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


可是当他听了老爸的一席话,眼泪珠子当时就下来了。


老爸说:这是公粮!是老乡们从嘴里省下来,给八路吃了打鬼子的!鬼子扫荡,死了多少乡亲,一粒公粮也没拿走!小兔崽子们怎么能吃?怎么能公私不分(我靠,这跟公私不分有什么关系)?他们吃了,我对不起乡亲们呀。。。。!你们的好意我领了,吃不完带着走,我的孩子吃糠咽菜,也不能吃公粮!


靠,这八路军还真不是一句话能说清楚的!


日本八路渡边三郎也讲过一个类似的“南瓜”的故事。


渡边三郎的部队驻扎在山西榆社县城。1940年9月,八路发起百团大战,向渡边三郎所在的据点进行强攻,打了三天三夜,鬼子阵地相继失守。最后,八路将鬼子碉堡底下挖通,放进炸药,渡边三郎坐了“土飞机”。还好,小命没丢,脚脖子和腰部给炸伤了。炸伤了还跑,突围中夜间又被八路围上了。渡边三郎就跟“狼牙山五壮士”学,站在悬崖边上,一手举着手榴弹,一脚伸到悬崖外边,结果又挨了一颗手榴弹,这下给炸进深谷。醒来一看,好几把刺刀顶在脑门子上。


渡边三郎给送到八路医院,德国大夫给他做的手术。也是死顽固,听见八路伤员说:“日本军队厉害”,立马就把胸部挺起来;就跟说他似的;听见八路伤员说鬼子坏话,就哇啦哇啦跟人吵。医院转移路上,遇到老乡,老乡看他们几个穿鬼子衣服,抓起石头就砍过来,渡边三郎当着八路的面就敢也抓起石头砍回去。


百团大战后,鬼子对太行山根据地实施报复扫荡。渡边三郎所在的医院向深山转移。有一天,渡边三郎遇上了“南瓜”事件,成为他今生难忘的一天。


这天,医院转移到半山腰的一个小村子,还没吃上早饭,鬼子就围上来了。医院赶紧就向山上转移,管日本俘虏的老陈压着他们几个能走的向山上爬。爬到山顶,渡边回头一看,鬼子进村放起火来;再一看,半山腰上,向上爬的人群中,高个院长背着一个重伤被俘的日军伤兵拼命向山上爬,子弹打在他身边,就像没看见似的。而山下,整个村子已经被大火吞没,鬼子从村子里冲出来,追着向山上爬去的老乡们开枪射击。


看到这种场面,渡边三郎脱口而出:残忍!


老陈一听,问他:你也觉得残忍吗?


渡边三郎忽然觉得,自己说走嘴了,但他并不想改口。


后来,鬼子追上山。渡边看见在村里放火的鬼子沿着山岭向老陈和他们几人隐蔽的地方爬来。因为距离很近,连鬼子的叫骂声都能听见。这时,如果想逃跑的话,只要把老陈给打倒就行了。可是,渡边三郎已经不想跑了。另外几个被俘日军伤兵也都乖乖藏着,没人想跑了。


鬼子走了,老陈领他们下了山,回到原来的村子。村子里只剩下几间烧了一半的破房子。


几个日军伤兵一天没吃了,饿得不行。可是避难的老乡还没回来。老陈就四处翻,终于翻出几个南瓜,煮煮给他们几个吃了。渡边他们吃着,就见老陈拿出一些钱,放在老乡家里。


渡边不明白:这是干啥?


渡边就问比他们早“进来”的小林。


小林告诉他,八路有个“三大纪律”,里面有条“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吃了老乡的东西要给钱。老陈给的,那是我们吃南瓜的钱。


渡边当时脑子里冒出来的都是日军长官跟他们讲的那些话(不重复了),还有就是日本陆军战场条令中写的:战场上强奸妇女者,处以极刑!


后来,渡边跟着老陈继续四处转移,由于治疗条件极差,他的伤口化了脓,甚至长出了白蛆,但是他丝毫也没有后悔过。


有次,看到一份日本八路的回忆文章,对兄弟震动都特别大,说得也是“三大纪律”。这份文章没找到,凭记忆说吧。


说的是几个被俘日本兵,经过一段教育后,送他们去延安上学。路过一个村庄,跟上面秋山良照似的,按程序派好饭,把几个日本兵安排好,护送的干部就回班里吃去了。房东大嫂给他们端上饭,就在院里纳鞋底。


这哥几个开吃,觉得不够咸。其中一个站起来就进了厨房,抓起盐罐子回来,哥几个都往自己碗里拨拉。这回行了。还没吃几口,大嫂带着村长跟民兵就冲进来,指着哥几个:他们是假八路!


确实不是真八路。


这日本哥几个纳闷:八路交待,进了村不准说话,没说话啊?怎么知道我们不是八路?


大嫂:他们拿老乡东西不打招呼!


能不能一句话把八路军讲清楚?


八路就是让日本鬼子最怵的一伙人!


这话,方军最有体会.方军的书<我认识的鬼子兵>里说,一次,他上一个老鬼子家做客,酒都喝到半夜了,方军说:我爹是八路....


那老鬼子笑脸立马没了,两只手下意识地浑身乱摸----那是军人下意识的动作:在找武器!


后来,那老鬼子非要方军给他爹挂个电话。


方军不得已,夜里两点把他爹吵醒。


老鬼子接过电话,立正,在电话里给他爹敬礼,一个劲地对方军爹说八路多么多么了不起。


放下电话,老鬼子又对方军说:最可恨的就是八路军!我这耳朵几十年了,什么也听不见了,就是那会儿,让八路夜里扔进屋里的一包炸药给震聋的!


八路军。。。



四.反战士兵手记


日军俘虏和八路军教导员,其中就有本文提到的水野靖夫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后,八路军东海军区主力部队于8月16日解放威海,8月24日占领烟台,而后兵分三路向青岛挺进。


在青岛近郊,八路包围了小林清的“老部队”——侵华日军混成第五旅团的一个大队。该部由日军大队长西田中佐、中队长松本大尉和中队长西村大尉指挥,按青岛日军总部命令,企图退往青岛,登船回国。


但是,不向中国人民缴械,怎能逃出中国国土?


八路军向鬼子发出24小时最后通牒,小林清等日本八路也向鬼子发出优待俘虏的通告。鬼子西田中佐提出请八路军派代表谈判。


军区领导决定,委派小林清为八路军的全权谈判代表,带两名参谋去跟日军谈判。


小林清知道,鬼子残酷无情,他对军区贾司令说:我尽力圆满完成任务,如果我回不来的话,你们就坚决消灭他们,不用顾虑我的生死问题!


贾司令却哈哈一笑:他们过去是很疯狂,现在不一样了!天皇都宣布投降了嘛,他们现在心里想的,肯定是怎样才能安全地回到日本。他们不敢相信,放下武器后八路军会活着让他们回去。所以,我们才要你去跟他们谈。你是日本人,你的话他们能听进去。不过,他们很重视军衔,所以,我委任你为上校军衔,代表八路军去跟他们谈判。


进入据点后,在谈判室,小林清刚开始还不免有点紧张。毕竟小林清过去只是这支日军部队的一个上等兵。而谈判桌对面的则是他过去的长官,一个中佐,两个大尉。搁在过去,都不用西村中佐开口,随便来个军曹,就有权小林清给毙了。


这时,西田中佐开了口:阁下,请问您是日本人吗?


小林清身后的八路参谋说:这位是我们八路军东海军区全权谈判代表,小林清上校!


西田一听,好家伙,上校!立马起立、立正、敬礼!


看到日军这个样子,小林清放下心来,充满信心地用日语严峻地宣布了八路军的要求,表示只要放下武器,缴枪投降,八路保证将他们遣送回国。


西田还要抗拒,说必须到青岛集中,向国民政府缴械。


小林清一拍桌子站起来:你们如果不按波茨坦宣言的规定,向八路军交出武器,我们就把你们全部消灭!


西田这下软了,提出了实质问题:你我身为军人,八路军优待俘虏、放我们回家的条件都能保证吗?


小林清说:我就是保证!我们这些日本军人,被俘以后没有一个被杀的。


西田弯下身子,点点头:是!听说阁下原来是我们这支部队的?


小林清说:对!不过那个小林清早就死了。你们不是把他的骨灰盒都送回日本去了吗?你要明白,我是八路军!


谈判之后,这支日军集合列队,举行投降仪式。西田为首的日军军官向八路军立正敬礼,解下军刀,双手平端交给受降的八路军指挥员。西田在投降书上签字后,转身向全体日军了发出“放下武器”的命令。


“日本八路”劝降日本鬼子,不止这一件。


“日本八路”水野靖夫也有类似的经历。水野靖夫是千叶县馆上镇人,1939年1月只有17岁就隐瞒年龄志愿报名参军。在日本经过初级训练后,来到驻中国山东汶上县的山口联队长田大队。在中国,水野靖夫经过了日军最野蛮的训练,包括去慰安所和用活人“试斩”、“试射”。2年后的一次战斗中,长田大队被八路军全歼,水野靖夫负伤昏迷被俘。


跟所有被俘日军惊人地一致,他也是从顽固不化、冒死逃跑,逐渐被中国抗日军民所打动,逐渐转变。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样一件事:


在跟随八路军转移的途中,水野靖夫发现,八路总是在凌晨4、5点钟转移到一个新的村庄。为了不惊扰老乡,进村后就悄悄地坐在地上,从不坐在麦草或秫秸上。有一次,水野嫌地上坐着不舒服,就坐到麦草堆上,被一个大个八路一把抓起来扔出去!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敌工干部跑来向他解释:人坐在麦草堆上,牲口闻到人味就不吃了!


后来,水野靖夫被送到延安学习。


1973年,在南洋的密林中,发现了战后坚持28年的日军小野田少尉和横井上等兵,直到日本政府发出命令,这两人才放下武器投降。由此,日本国内发出了一片“日本军人的榜样”、“为全体国民作出过贡献的楷模”的赞美声。


这时,水野靖夫站出来,写了回忆录《反战士兵手记》。


在这本书中,水野靖夫记录了“日本八路”劝降日本鬼子的一些事件。


在延安学习之后,水野靖夫被分配到八路军太行军区。1945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太行军区立即安排85名日本八路回国,留下包括水野靖夫在内的10几名日本八路,编成三个前线工作队,任务就是劝降日军部队,以减少不必要的伤亡。


水野靖夫随第一工作队来到山西太岳县。


一次,水野靖夫和八路军来到一个日军据点,要求鬼子中队长立即缴枪投降,被鬼子拒绝。这时,绝望的鬼子兵开始自杀,碉堡里传出手榴弹爆炸的声音。水野靖夫想,再也不能犹豫了,他拔出枪来对天就是一梭子,用日语厉声喊道:再不投降,就发起攻击!


几个鬼子兵举起了双手,从碉堡里走出来,接着又听到碉堡里传来几声自杀的炸响。水野靖夫一挥手,八路军冲进碉堡中——半数以上的鬼子已经断气,只救出来8个。


山西的鬼子,打死都不敢向八路军缴枪,实在是太怕了!


在这本《反战士兵手册》的前言中,水野靖夫写道:我写这本书,是想通过事实把这些情况,告诉那些不了解战争的人。当然也希望小野田和横井两位先生重新认识“战争”的本质。在南洋密林中“坚持”了28年的这两个人,同我们这些人一样,只不过是千千万万个战争受害者之中的两个而已。


大伙儿看看,受过中国人教育的日本人,是不是就真的不一样了?

[完]


后记


日本NHK节目主持人大森涥郎仔细阅读了日本陆军医院保留的侵华期间的8000份病历,发现因战争中的屠杀行为而产生精神障碍的只有2份。8000分之2!这个比例令大森吃惊。他拿着这两份病历找到日本精神病学专家野田正彰。


野田正彰也大吃一惊。因为他知道,研究结果显示:


德国党卫军屠杀犹太人,由此造成的精神障碍的比例是10%——20%;


美国侵越战争中,这个比例是35%!


日本人这是怎么了?野田正彰从此开始着手研究这个问题。六年之后,野田将他的研究结果写成了一本书——《战争罪责》。他的总体结论是:日本的整个民族文化,至今都没有认识到自己的战争罪责。


但是他发现,那些在战争中被俘和战后作为战犯被关押的日本人——就是兄弟所谓“被中国人教育过的日本人”,他们的思想转变得十分彻底,是真正认识到战争罪恶、从而坚决反战的一群日本人。由此,野田正彰发出感叹:


如果战后,几千万日本人都受到水野靖夫他们这样的教育,也许现在日本人的思想就完全不一样了!日本与周边国家的关系也会不一样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