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革命 第二部《逆流》 第五十七章 赤兵索命(2)

jiguanggy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6/[/size][/URL] 第五十七章 赤兵索命(2) 惊讶,无比的惊讶连同无数的感叹号敲晕了雷昂的脑袋。无论事先怎样依照剧情推测小说最后的结局,但这个铁血旅最出色的情报员,最终还是没有料到生活的艺术大师给他安排了这么个巧妙的结局。 弗格斯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变化,就像一潭幽静的池水不会有大海的波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6/


第五十七章 赤兵索命(2)


惊讶,无比的惊讶连同无数的感叹号敲晕了雷昂的脑袋。无论事先怎样依照剧情推测小说最后的结局,但这个铁血旅最出色的情报员,最终还是没有料到生活的艺术大师给他安排了这么个巧妙的结局。

弗格斯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变化,就像一潭幽静的池水不会有大海的波澜,但这并不代表他的内心也如外表那般平静。谁能面对仇人穷追不舍地索命而不动容的呢?除了死人之外,恐怕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做到。他掐断了才吸掉半截的雪茄,接下来从声带发出的声音迸发出对生的渴望。

“我们需要钱。十万美金对于那点可怜的军火来说,确实不是一个等价的交换。而且费烈拉是我的老朋友,从这个角度来看我几乎是在敲诈。可是我们需要钱,越多越好。因为,鬼王是我的亲哥哥。”

实际上旁听者已经揣测到当事人和鬼王有着某种非同寻常的关系。不过雷昂没有想到竟然是血缘关系。他预感到某种未可言明的因素在一点一点地将故事推向高潮。

“你的弟弟?”

“是的。关于这一点之前我没有告诉费烈拉。因为当时我们还没有作出离开阿拉布的决定。不过现在我们已经做了这个最坏的打算。”

短短几分钟之内所发生的一切,就像一本离奇的侦探小说摆了雷昂的面前,让人难以置信。读者几乎失去了判断真假的能力,只能按照编剧提供的线索思考问题。因为故事虽然离奇,但却又合乎逻辑。如果这是一本小说,那么它无疑是成功的。可是这是一本让雷昂身临其境的读本。需要给出答案的是读者,而非虚构的人物。

“我怎么能够相信你?”

弗格斯打开书柜小心翼翼取出一个长方形小木盒子。

“打开它。里面装着一个故事。”

木盒子里装的是一支钢笔和费烈拉交给雷昂那支一模一样。

“请原谅我没有时间对你讲这个故事了。它很长很长。你把它交给费烈拉,他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特别是老故事。”

雷昂把木盒子放在了贴身衣兜里。“现在我该怎么做?”

弗格斯推开了书柜后的暗门。“弟弟。”

一个头发凌乱,下巴满是胡渣儿的男人穿着一身折旧黑色西装钻了出来。

“老朋友派人过来了。”

男人点了点头,眼神稍有些恍惚,脸色显得很疲惫。

弗格斯说:“现在赤兵被我们引到了塞萨。我们有足够的时间脱困。”

“等等。”雷昂发现了什么秘密。

“什么?”

“你出卖了费烈拉。你把老朋友叫到多约,然后放出风声,赤兵尾随而至差点要了他的命。”

尖锐的质问拷问着对方的灵魂。

“卑鄙。”

弗格斯沉默了。中年人的眼睛游离,像无家可归的白云飘忽在空空的房间内。出卖朋友的罪名让他无从辩解。

指证者的身后慢慢浮现杀机。从地狱拔出的枪,燃烧着鬼火划过地狱和人间的界限,要把鲜活的生命带向天堂。

“把枪放下!”弗格斯用命令的口气对雷昂身后的弟弟说。

“不。他要杀死我们。”嘶哑,苍白让人相信这不是人而是厉鬼的说话。

“放下吧。不要让哥哥做彻彻底底的罪人。”这几乎是将死之人的哀求。

呼之欲出的子弹像地狱的猎犬被圣光照耀,夹着尾巴返回了地狱。

“听着年轻人,我知道你对费烈拉的个人情感足以决定我们兄弟的生死。”弗格斯斩钉截铁地说,“但是个人恩怨对于集体利益来说微不足道。军火是你们的第二生命。铁血是一头羽翼并未丰满的雏鹰,需要枪炮和子弹的武装。没有犹豫的时间了,年轻人。你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过了这一夜我们兄弟的生死就掌握在赤兵的手上了。帮助我们脱困,亦或是看着我们被杀。两者在你选择。”

雷昂走出农场,那条发情的公狗依旧不依不饶地狂吠着。步履有些沉重,也有些飘忽。抬头看了一眼天边的火烧云已不再烧得那么惨烈。道路两旁的青青柳丝似女子的发丝随风飘动。那激荡的风吹不开男人心中的矛盾。徘徊在个人和集体的利益之中,像气流一次又一次把航行者带回漩涡的中心。


就个人感情而言雷昂绝不允许自己放过利用费烈拉的凶手。虽然弗格斯兄弟只是帮凶。但凡是要威胁部长生命的人都是雷昂的敌人。这个男人像宙斯神庙的战士一刻不离地保卫着神灵绝不允许有人亵渎。

但对整个铁血而言,军火是军队生存的唯一理由。失去这批军火,维斯的解放有可能如参谋部长吉尔伯特预料的那样推迟半年。那又有多少无辜的民众将痛苦地生活在女王的独裁之下而不得自由呢。

杨柳镇慢慢披上一件黑色的外衣。比较亮的星星已经开始眨起眼睛。

换作是费烈拉会怎么做呢。或许,他会选择交易......不......他一定会选择交易。

“一切个人的利益,在革命事业面前都将是微不足道的。”

费烈拉的声音穿过时间和空间走进雷昂的耳朵。

“我知道怎么做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