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黑水--林冲之死

wjf8047 收藏 3 68
导读:(一)节奏 宋江在昏暗的灯下跺着步,脸部的肌肉和烛炎的节奏一样,不断的跳动。 李逵歪在屋角的一张椅子上,拎着酒壶不住的往嘴里倒,还发出哼哼唧唧的喘息声。 吴用在桌子边上端然的做着,手捋着浓密的胡须,没有任何表情。 翌日,梁上一年一度的“梁上人民代表大会”召开了,开幕式是由吴用主持的,梁山中层以上干部一百零八人全部到会。会上宋江做了主题为《梁山在前进》的工作报告,主要阐述了一年来梁山的大好形式,并着重提出梁山的进一步发展应该是朝正规化、法制化的进程迈进。 宋江的报告做了两个时辰

(一)节奏

宋江在昏暗的灯下跺着步,脸部的肌肉和烛炎的节奏一样,不断的跳动。

李逵歪在屋角的一张椅子上,拎着酒壶不住的往嘴里倒,还发出哼哼唧唧的喘息声。

吴用在桌子边上端然的做着,手捋着浓密的胡须,没有任何表情。

翌日,梁上一年一度的“梁上人民代表大会”召开了,开幕式是由吴用主持的,梁山中层以上干部一百零八人全部到会。会上宋江做了主题为《梁山在前进》的工作报告,主要阐述了一年来梁山的大好形式,并着重提出梁山的进一步发展应该是朝正规化、法制化的进程迈进。

宋江的报告做了两个时辰,把大家讲的昏昏欲睡。好不容易讲完了,大部分的人抻了个懒腰,之后在李逵那里发出来第一声掌声,既而是一片雷鸣般的掌声。

接下来是主持人吴用上台来说:“刚才我们伟大的宋头领做了我们一年来的工作报告,其实是对我们的过去做了十分重要的总结,对我们的未来做了十分细致的规划,讲话内容高屋建瓴,宋首领的讲话将成为我们梁山行动指南,我们每个领导干部必须认真学习,我们只有紧紧的团结在宋首领的周围,认真的学习,我们的梁山才会更好。当然,在我们的实际工作中一定会有各种各样的矛盾,但是,只要我们的动机是好的,目的是纯正的,有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的吗。”说到这里他用眼睛瞟了一眼也在主席台上的林冲,接着说:“我们要建设好我们的梁上,思想是第一保证,军事是第二保证,思想上的统一在能让我们牢牢的握成一个拳头,才能有力的打击我们的敌人吗。思想靠什么保证,是靠正确的理论武器,也就是我们伟大领袖宋头领的讲话和思想。”下面又是不知从谁那里响的第一个掌声,接着变成雷鸣般的掌声。

又不知过了多久,大家又昏昏欲睡了,人们之听到“……今天会议就到此为止,明天进行分组讨论,晚餐稍后有文艺活动。”稀稀拉拉的响了几声掌声。大家鱼贯的出去了。

晚上,梁山的聚义厅。

几只当红乐队的演出过后,又是一群美女蝴蝶般的翩翩而上,此时的场景与白天的情况大有不同了,下边的人们群情激动,大呼小叫的,酒肉横飞,大家喝的不亦乐乎。但是,人群中却不见了几个人。

(二)会议

梁山军事紧急会议

花荣、吴用、柴进、林冲,六个人围成个圆圈做在一起,四个人神色凝重,都没有说话,过了一小会儿,宋江和卢俊义推门快步走了近来,四个人表情忽然一松紧接着又缩到一起。

宋江和卢俊义分别做在上垂首,宋江环看了一眼在做的几个人,之后说:“今天耽误大家休息时间,把各位梁山军事委员会常委招集到一起,主要是有个特别情况向大家通报一下,此事涉及梁山的存亡,关系到大家的利益所在,必须即时提出解决方案。”

卢俊义接着说:“本次会议内容希望大家不要向外渗透,我们还是要保持现在安定的局面,事情非常重要,大家不要笔录,我们当场解决当场拍板。”

宋江又环看了一眼在座各位后,凝重的说:“剧可靠情报,宋、辽、金、夏四国已经签署了《四国国家安全条约即反恐怖组织合作方案》,四国军事首脑在汴梁城已经达成军事协议,在一国国家遭受恐怖组织袭扰的时候,其他国家响应的提供军事及情报援助,并且列出一系列恐怖组织名称,这一系列组织由四国共同出力剿灭。”宋江停顿一下。

“我们在名单上是一定的了,”花荣接了一句。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四国集团为了更好的合作,准备辽、金、夏三国各出两万兵马,宋军出五万人,在梁山举行实战军事合作演习,由水旱两路共同打击梁山,要求自攻击之日起三天之内全歼我军,”卢俊义说。

吴用眯缝着眼睛,手捋胡须,嘴角微微象下,没有出一声。

林冲的眉头越皱越紧,但是却一言未发。

“不知宋江兄弟……”说到这里柴进乎觉口误,斜眼扫了一下宋江,发现宋江并无异状,忙改口说:“宋头领有什么想法或者计策,保全我梁山呢。”

“这个正是我今天召集大家来的目的啊。”

“致此,危亡之际大家应同命运,共想对策啊,”卢俊义说到。

“大不了就是一战,我梁山水泊广大,地形复杂易守难功,只要我们设好埋伏,运用地理优势未见得就会输,”花荣愤愤道。

“他们既是要剿灭梁山必定会联合其他势力,我们最近也得罪了不少地方的黑势力,俗话说墙到众人推,这也是个问题啊,”吴用终于开口了,还是没有什么表情,但是他的话让现场的气氛压抑了很多。

又过了一段沉闷的时间。大家杂七杂八的说些无主见的话,还是没有结果。

宋江说:“大家既然讨论不出什么问题,我建议临时增补一名军事委员,我们的现在的情况非常紧急,就的有点特殊处理,大家看怎么样啊。”

在坐的各位都是一楞,因为梁山的大小事物,各种决策都只在坐的几人决定的,他们在众人中的地位是得到大多数认可的,他们选举上来也是全山的大选,非常有群众基础,如今要在几个人的决定下就产生这样的一个名额大家都有点不适应,有点坏了规矩的感觉。只有吴用还是面无表情。

(三)说话

大家都在迟疑,这么重要的事谁也不好先说。这时吴用开口了:“我同意宋大哥的意见,我们现在确实有点力不从心,水泊在变大,有很多事情我们已经照顾不到了,早就应该增加一名委员了,再说从民主的角度来说我们也应该是单数委员才对利于民主吗。”

吴用一开口大家都活跃起来了,都说可以,只有林冲说了句:“吴军师的话很及时吗”,便没有态度了。

宋江见大家都赞成了自己的意见便有说:“大家既然都同意了,那么我来谈谈人选的问题,我觉得应该从一线指挥人员中提拔素质高的有群众基础的好兄弟,大家觉得怎么样啊。”

这一次到是的到大家的赞同,但是林冲还是没说什么。

宋江又接着说:“我想了很多人,但是我觉得这几个人是比较合适的,大家看看。”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张纸来,说到:“我给大家念一下,供大家参考。”

说完看大家一圈念到:“燕清,梁山特别行动队队长,多次执行敌后特殊任务,履立战功。”说完又看了看大家,看大家没有表情就继续念到:“武松,梁山陆军作战参谋,主要负责军事训练,能力较强。第三位李逵,梁山独立一师师长,主要驻扎黑风口,多次阻击敌人进攻,是个可信的好兄弟,第四位阮小七,梁山水军作战参谋,负责战术训练,多次率领我军从水上打击宋军。”宋江一口气念完人选后喝了口水,又把到嘴里茶梗向外吐了一口。

卢俊义说到:“大家有什么意见说吧,看看我们是选那位更合适啊。”

“我们还是让熟悉这几位的介绍一下,先不要表态,”宋江一边摆手一边说到。

“那好吧。我们还是按顺序来”卢俊义说看了眼宋江,宋江端着茶点点头,他接着说道:“第一个是燕清同志,对于燕清同志我是比较了解的,燕清一直在我身边,和我做了不少事情,基本还是个好同志,但是我觉得小燕还是不太成熟,而且一直在特种部门工作,和群众接触比较少,我个人认为还需要锻炼一下。”

卢俊义的心思虽然没说大家也知道,燕清是他手底下的家奴,身份本来就比较低,加上他的家变和燕清多少还是有点关系,他总是有点别扭,卢俊义来到梁山后被任命为副总指挥是宋江的副手,本来应该好好提拔提拔燕清的,可是去让他去了特种大队当队长,多少有点出乎大家的预料,不过这次既然他表示对燕清不看好别人也不好说什么。

“接下来是武松同志,柴大官人,你是陆军参谋总长,又和武松接触过较多,比较了解你说说吧。”

柴进正在不知想什么的发愣,听卢俊义一叫他忙应到:“啊。不错,武松同志不错,工作很卖力,挺好的,我没什么意见”

“谁让你表示意见了啊。让你介绍下武松同志,什么叫不错啊。难道真的没有错,武松同志,遇事不冷静,个人比较主观,这个怎么能不说呢。武松是个好同志,但是也不能一点毛病没有吧。怎么能用不错代替呢。花荣你是陆军战略战术参谋你接触也比较多,你来说说,”宋江一番话把柴进给顶了个正着,柴进张了张嘴,没吱声把话又咽了回去。

大家楞楞的看着柴进和宋江,最近,宋江老是看柴进不顺眼,谁也不知道是什么问题。

花荣听到命令似的的问话,忙说到:“我来说两句,对于武松同志我有点了解,这个同志性子比较直,是个好同志,疾恶如仇,工作中极为努力,是一线指挥的好人才,但是,头脑有时不冷静,爱冲动作为决策者吗,我认为素质有待提高。”

花荣本是宋江一手提拔起来的,年轻机灵,听话听音,一听宋江的意思马上就按他的意思顺杆就上去了。

“恩,好,讨论下一个,”宋江说。

“下一个是李逵。谁来说说啊,”卢俊义继续主持着会议。

“我来说,”吴用答道。

“李逵同志在担任独立一师师长的时候啊,主持过几次漂亮的战役,做事比起以前成熟了很多,以前吗,这个同志很不让我放心啊,现在,我是可以松了一口气了,”吴用说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一副很惬意的样子。

“是啊。李逵同志的进步确实是明显啊。这一点我是身有体会啊,当初什么样子,现在什么样子,我看着这样的同志成长了很高兴啊,”宋江乐呵呵的对着卢俊义说,卢俊义也微微点头回应。

“那继续吧,”卢俊义问到。

宋江点点头。

“最后一位是阮小七同志,谁来说说啊,”卢俊义说。

“我来说,”林冲站了起来。

“刚才卢大哥公布的四个人我赞成小七,”说到这里在座的都现出几分惊愕,林冲瞅也不瞅他们继续说:“面对强敌,我们有一点应该是肯定的,那就是战斗,我同意宋大哥曾加一名委员的建议,曾加就应该有实际的效用,我们梁山外围是第一道防线,但是主要是情报工作,真正有杀伤力的应该是水面作战,我们现在有个普遍的心理状态就是轻视水面的杀伤能力,还停留在防御阶段,以至于不能在敌人薄弱环节给敌人有力打击,这与我们大部分人是陆上起家有关系,所以我说要曾加就增加一个懂水上作战的人,小七不错,我明确表态同意小七。”

(四)表决

林冲沉默很久后一番话让其他的五个人都很不自在,局面稍现尴尬,还是宋江打破了僵局说道:“林教头的观点很有见地啊,但是我们还是要本着民主的要求,各抒己见吗,我同意李逵也不能因为别人而投其他人一票吗啊。”宋江活动了下身子接着说:“我没有别的意思啊,不是我暗示大家选李逵啊,没那个意思,我就是要大家客观的表达自己的意思,那么大家接下来就投票吧,每人把自己同意的人写在纸上,如果认为这几个人不合适,可以在这几个人中选一个之后,在后边写上自己认为合适人的名字,”说完对卢俊义点了下头。

卢俊义起身拿出几张纸放在屋子前边的香案上,旁边有笔和墨,上面供的是个大大的“义”字。

“大家按次序来,一个人写好后放在香炉下面回到座位上,下一个继续,就是这样,我先来,宋大哥最后,其他按刚才发言顺序,开始吧。”

卢俊义说完,转身爬在香案上,写了几笔,将纸卷起放在香炉下边的空里,接着就是一一上来写,写好后放在香炉底下,最后是宋江,宋江慢慢悠悠的写,写完还自己看了看,不慌不忙的塞到了香炉下边。

“大家既然都投完了票,我就当着大家的面把票拿出看看结果。”说完卢俊义走到案前,把选票从香炉下拿了出来,走到桌子前,这时大家的眼睛都盯着这几张白纸,宋江说:“柴大官人你来念吧。”

“这……个不好吧,你是头领……还是你来念吧,”柴进声音没什么气力。

“哎,这是公平不是头领不头领的事,来吧。”

“那……好吧,”柴进还是没什么力气的说到。

他手里掐着几张纸咄咄梭梭的翻开一张念到,

“李逵”。

又翻一张念到“阮小七”,

接着继续念,

“李逵”,

“燕清”

“哦,这个后面还有是张顺。”

“李逵”,

“就是这些,念完了,”柴进把手上的纸还给卢俊义。

“既然是这样,那结果很明显了,李逵同志的票数最多,那就曾补李逵为梁山军事委员会临时委员,大家没有意见的话,就算一致通过了。”

“我不同意”,宋江的话音还没落林冲就接上了。

宋江的脸色一下子变的非常难看,吴用面显几分惊色,花荣眼睛顶着宋江,似要看出什么,卢俊义朝林冲的方向看了看便又转到了别的方向,象是没听清或听差了的样子,只有柴进还是唯唯诺诺没有响声。

“那你说说你自己的意见吧,”宋江说。

“我还是刚才的意见,我对李逵没有个人的成见,应该增加水军指挥人员进入领导层,这样搞我们会完蛋的,”林冲气氛的把脸憋的通红。

“林冲同志,这是组织的意见,是大家表决通过了的,我们允许有不同的声音存在但是要分什么时候,现在是战时,一切要以大局为重”,宋江说话的声音变的大了。

“我就是坚持大局观念,我的意见是合理的,大家为什么不接受”,林冲怒道。

“这是大家表决的,这是梁山常委会,不是你林冲的一言堂,有什么保留到会后吧。”

“帮派主义,我们这里有人搞帮派。”

“林冲!”宋江一声吼断了林冲的说话。

在座的人可能都没想到这个结果,谁也不敢轻易表露自己的态度,就象在看着一场紧张的斗鸡比赛。

“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么话可以好好说吗,方向都是一样的吗”,卢俊义出来调解。

“散会!”宋江没等卢俊义把话说完起身就走出了房间。

(五)幕后

林冲躺在自己的床上,正在呆呆的望着天棚发愣,门“吱”的一声开了,林冲用眼睛的余光瞟了一下,原来是柴进。

柴进坐在桌子的边上。

林冲没有说话,柴进也没有说话,两人对坐着。

“有什么打算,”还是柴进先开口。

“什么打算,我什么打算也没有”,林冲说。

“林教头别傻了,宋江他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你以为你的主张有用吗。”

“为什么没用,我为的是梁山,为的上众兄弟,怎么,他还能因为这个治我的罪?”林冲说。

“哎,你以为梁山还是当初的梁山吗?当初什么都没有,都得互相帮扶着,现在还用的着吗。开会的几个人,吴用就是宋江的军师那还是梁山的军师啊,花荣是宋江一手提拔起来的,老卢为了自己的位置稳着点还不是事事都的依着宋江,就剩下你我了。”

林冲听着听着脸色凝重,起身坐了起来,眉头紧紧的锁成一个疙瘩。

“那为什么他非得要李逵呢,别人听他使唤的也很多啊,”林冲似是自言自语又象是在问柴进。

“呵呵,林老兄,说你聪明你是一点也不聪明啊”,柴进苦笑的对林冲说。

“为什么,柴大官人的意思我怎么不明白。”

“林教头,那李逵外表粗陋,似个没心肝的夯货,实际可是宋江的得力助手啊。”

“此话怎讲。”

“还记得晁天王临终遗嘱,说的是什么吗。”

“当然知道了,谁捉住史文公谁就是梁山之主。”

“那谁捉住了?”

“是卢员外捉住的,可是他让给宋江的啊。”

“那宋江接受了吗。”

“没有啊,是武松众兄弟恳求的吗,”

“呵呵,你想想是谁帮了宋江,众兄弟才跟随的。”

林冲听了柴进的话微微一迟疑,他知道是李逵在关键的时候,帮了宋江。

“梁山大兵即将压境,衬此时节还要培植朋党,梁山快完了啊。”

林冲仰面又躺在了床上。

宋江的办公室

吴用坐在桌子旁边,宋江踱着步,嘴里骂道:“这个林冲,食古不化,什么东西,梁山的事情我最清楚,他在那里摆什么臭谱,和我对着来,他不是自找不自在吗。”

“事情已经定下来了,就不要再顾及他了,我们的计划不也算是成功一半了 吗,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不能让他耽误了我们的大事”,吴用劝慰着宋江。

“恩……”宋江长长喘了一口气说:“我们派去汴梁的人回来了吗。“

“早就回来了,刚才正在开会就等着呢。”

“让他进来吧。”

吴用转身出去,不一会儿,一个年轻人跟着他近来了。

那人近来后显然对这里已经很不陌生了,说到:“宋头领我回来了。”

“哦。快坐。”

宋江比起刚才到是平和了许多。

“高俅那里是怎么说的。”

“高太尉对于我们的基本条件还是都能接受的,就是在接受召安后,把粱山自己做为一个独立机构的军事团体的意见不太同意。”

“那他是什么意思。”宋江问

“军事人员可以整编但是不能统一,但是同意整编为师的结构,可以分成若干个师,文官愿意进入地方的可以考虑进入地方。”

“军师你看呢。”

吴用捋捋胡子,慢慢的说:“基本我们的条件还是都满足了的,有义项就好,接下来的事情我们也可以和他慢慢谈,只要能坐下来有共识就是进步啊。”

“高太尉也有一个条件。”

“哦”宋江一楞。

“是什么条件,”吴用急问。

“他不想见到林冲,”哪个年轻人说完,偷偷翻翻眼睛看了看着两个梁山的头领。

吴用和宋江都不做声了,因为他们知道林冲上梁山的原因,也知道高俅和他的过节,自从宋江计划投降开始,就已经打算好了,他可以出卖整个山寨,因为他可以找到个好的借口,打着为大家前程着想的牌子,但是,让他出卖一个人却可能招致更大的怨恨,以至于不能实现目标。

“你先出去吧。”宋江让哪个年轻人离开了。

吴用问宋江“怎么办?”

宋江不说话了,只是踱着步。过了好一阵,他抬起头来对吴用说:“谈判的事情不能变,至于其他的,看情况吧。”

“哦,那李逵那边……,”吴用问。

“告诉李逵,确保他自己队伍的独立性,有可能派上用场,让他搞好群众工作,另外……”

宋江停顿了一下,“告诉他有必要的时候,我们会将我们的绊脚石踢开。”

吴用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六)变化

林冲最近一直在忙,巡视各个哨卡,部署梁山防务战区,东奔西跑好几天了,不知是吹着了山风的关系,还是部署水军时受了寒气,他的身体一天天的变坏,有时就病的起不来了。梁山的军事委员会曾补李逵的公示都好几天了,会也开了不是一次了,但是林冲一直在第一线,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参加那些会议,会后接到的消息也都是些无关痛痒的东西,军事上的事情似乎没了,宋、辽、金、夏的联军的问题似乎也随着那次秘密会议而秘密的消失了。

林冲好不容易有时间去想这些问题了,因为梁山的军事部署已经基本完毕了,水上增加了浮锁,水军的武器也都换成了最新式的了,还在梁山引进了一中新式火器一种叫火炮的东西,远距离杀伤很有作用,山上陆军也是以防登陆为主,整个梁山的战斗力可以抵御数十倍的武力冲击。他终于可以有个休息的时间了,阮小七看着林冲精皮力尽的样子,实在是不忍心了,让自己的卫队强行把林冲送回到了后方医院。

在后方医院里一个极为高档的病房里,林冲躺在雪白的病床上,最近几天他的精神恢复的很好,不时看着水军送来的邸报。

门一响花荣走了进来,林冲看见花荣欠了欠身,花荣赶紧抢上前去扶住林冲,说:“林大哥慢点。”

“哦,花兄弟,今天怎么有空啊,”林冲说。

“哦,宋大哥听说林大哥劳累病了,特别派我来看望林大哥。”

“那替我谢谢宋头领啊。”

“还有一件事,就是明天要开军委会,你的身体我看还是别参加了。”

“我一定要参加的,”林冲支起身体,“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和大家说说呢。”

“哦,那好吧,我转告大家一下,”花荣说,“林大哥你好好养病,我走了。”

“花兄弟慢走,”林冲欠了欠身。

“别起了,好好躺着养病,”花荣说完转身就出去了。

林冲看着花荣的背影,途增了几分伤感,他又想起了自己年轻时坎坷而有快意的人生。

三天后梁山军事委员会开会了,林冲面色好看多了,他出席了会议,还是以前的几副熟面孔,就是李逵在这个场合是以前没见过的。

会议还是卢俊义主持的,讨论了几个梁山防务的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后,宋江说:“接下来我们是留下大量时间讨论《关于梁山与大宋国和谈有关事项》问题……”

林冲用手碰了碰柴进说:“宋江他说讨论什么。”

“就是招安的事情吗,我们要接受宋的改编了,”柴进说。

林冲只觉得眼前的事物越来越模糊了,迷迷中看到了自己妻子自杀的场景,看到陆羽侯来杀害自己的情景,他又看到山神庙内的大火,他看到了圣手秀士在狂笑,看到厅堂上供着“义”字的香案在变化,他仔细看慢慢的看清了,变成了四个字“白虎节堂”,即而他感觉自己胸口里的火山“突”的一下喷发出来了,是一片刚烈、火热、怨气冲天的血。

当林冲再一次看清东西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病房里了,身边做着是刚游方回来的一个大和尚,林冲眼睛上面蒙着一层薄雾,“鲁大哥,你回来了,我怎么会在这里,他们要投降了。”

林冲边挣扎着起来边急急的说:“我得去阻止他们。”

卢智深用他蒲扇般的大手按了按林冲说:“随他们去吧,你已经昏迷八天了,大势在此,随缘吧。”

“八天?!大哥,梁山要完啊。基业要完了啊,”林冲发颤的声音说到。

正在这时就听到梁山外号炮连天。

“怎么又开战了吗。”林冲眼里闪出十分耀眼的光芒。

“今天梁山和宋朝正式签署协议了,从现在起便没有梁山这么一说了,”鲁智深垂着眼皮,缓缓的说。

林冲眼前的光芒消失了,就象西下的太阳,光芒在一点点变淡,直到乌黑。

黑暗中,林冲见到了妻子,妻子依旧美丽,她带着林冲,在山野漫步、在天空遨游、在海洋徜徉,无尽快乐排除了林冲心间的怨气,林冲面上露出了微笑,自从妻子去世后从来没有的微笑。

他和妻子在天上飞,回头望了一眼地下,梁山已经远远的被抛在后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