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明夷录 第七章 十年藕断十年丝 一席言欢一言决 1怪老妇人

yangwillie 收藏 0 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9/


三保由明心带领,跟着他七拐八扭来到一个小山坳,一座大石壁前搭有几间茅草屋,茅屋周围是数片奇异的花草。一股青烟从那茅屋后面袅袅升起,有人在生火。二人走到屋后,只见一个蓬头垢面的老妇人,俯身在一堆火前,正持一双黑乎乎的竹筷,拨弄悬在火焰上方一只沙锅中的物事。

那老妇人头也不抬,用沙哑的嗓音道:“明心,可是阿仁回来了?今次可曾打听到那人的消息?”

“回少姑娘,主人今天刚刚才回岛,马上命我来回禀一声。这次主人主要是为拿人,也顺便寻访了江浙江西一带,但没有蓝先生的任何音讯。”

那老妇人语带不悦道:“哼,我早就知道男人没有一个能靠得住的,是不是阿仁觉得师傅的事情不重要就不放在心上?”

明心连连摆手,头上渗出细汗,结巴道:“主人确实到处留心,可实在没有发现蓝先生的任何踪迹,想必是我们深入陆上不远,他定是在内省一带。”

三保早见明心称这老妇人问少姑娘,后见明心惧怕成这样,心中感到大奇。

明心又小心说道:“主人怎么会忘记少姑娘的吩咐?虽然没有找到蓝先生的音讯,可也为您拿回一人做药囊。”

“还算他有些良心,你告诉阿仁,让他派人到内地去找找看。那个负心汉必是藏在一个偏僻的地方。我的药就要制好了,也等不及啦。咦,怎么是个小孩子?有一味可不好下。”过了片刻,老妇人又叹道:“算了,这个先凑合用啦。让阿仁尽快再送一大人来。”是是,明心一边答应一边小心翼翼退出。

火前只剩下三保和那头也不抬的老妇人。三保憋的难受,眼见来到敌人老巢,恐怕再也难以脱身,道知师叔他们能否找到这里还是未知,心道自己命可真苦,才离深宫又进死地,还不如自己就在战火中死去,省得受各种折磨。

抱了死念,三保大声道:“你是谁?要怎样对付我?”老妇人猛的一抬头,见这么大的声音从一个不大少年口中发出,略有诧异。

这老妇人其实并不老,脸上呈现出中年的样子,只是身上的打扮衬的她有些苍老。“你在我见过的人中也算胆子大的了,可还不是最终要死么?唉,有个人说说话真好,希望你能活的比其他的长些日子。”

三保见她很悠闲的说出自己迟早要死,听口气以前有很多人都死在这里,不禁毛骨悚然。

老妇人继续道:“听到明心的话了么?你以后也要称我为少姑娘。在这里我不会动你一根汗毛,你每天只要按时候吃饭就好了,其他我不会管你,随你玩耍。”

啊?三保险些叫出声来,本以为这个老妇人会用什么酷刑来折磨自己,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她竟说出这样一番话来?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问。

三保将信将疑,问道:“真的?恐怕你没有这么好的心吧?!你究竟要捣什么鬼?明着使出来吧,别鬼鬼祟祟!”

老妇人也不生气:“你以为这样就很轻松,放过你了么?该怎样终究还是要怎样的!”

这两句话禅语不似禅语,机锋不像机锋,三保听得一头雾水,反正大不了一死,随口就道:“那好,我就先到周围玩耍一番,晚饭可要你做好才行。”

老妇人也不答话,继续忙活自己手中的活计。三保见她不阻拦,又信了几分,于是先围茅屋兜了几个圈子,看了看周围的情势,也并无什么异常,来这里的路只有一条,就是明心带自己的来路,眼见只剩下茅屋还未进去察看。

三保来到前面,刚要进屋,忽然听那老妇人道:“里面的东西只准看,不准乱动,要想死的快就别听我的话!”

三保吐了一下舌头,心道,乖乖,别不是有什么机关在里边吧!咦?她在屋后居然知道我要进屋,想必是听出我的脚步声,看来这个老乞婆功夫很高明啊。心一横,推门而入,屋内除了各种日常用具和众多的坛坛罐罐别无他物。莫非这老乞婆爱吃酱菜,腌了这么多罐子的菜?哼,你吓唬我不让我碰,我偏偏要动上一动,反正大不了就是一死。

三保轻轻揭开桌上一个褐色的陶罐,只见里面一只铜钱大小的蜘蛛,正在吸食一只体形肥大的螳螂,不一刻,那蜘蛛身体便涨了一倍大小。三保看的头皮发麻,急忙盖上盖子,又掀开旁边一只盖子,此罐中装有一只毛茸茸、筷子长短的大蜈蚣,正在周壁游走,它的几十条腿顺次划动,爬行迅速。

三保起了感应,抑制不住想象到那大蜈蚣爬行在自己身上,陡觉得整个屋内各罐内的东西都要跑出来,爬向自身!三保脊背发凉,鸡皮疙瘩起了一身,飞快的将盖子盖上,没命般一口气跑出茅屋,到山坳口,才住脚喘息不定。三保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蜈蚣,当时只觉得那蜈蚣要钻到自己的裤子中,怎不惊的魂飞魄散?心道:她不仅是个老乞婆,而且是个老妖婆,只有老妖婆才养毒虫,回想起她的模样和话语,真是觉得处处可怖,想不在她处呆,可到山坳之外必定被张仁等捉回来,那老妖婆也说了,不乱动就没事,比较半天,还是回去老实的呆着罢了。

老妇人似乎料到他要回来道:“老老实实呆着罢,别乱碰就不碍事。否则被它们咬着可不大容易治。”三保心中略安,忽然想到明心对她说过要自己做药囊,这是什么意思?自己可是什么手艺都不会,莫非是要照顾那些毒物?那样岂不是要了自己的老命?哼,只要这老妖婆强迫自己照顾这些毒物,老子便用石头将它们砸死!跟她拼了这条老命,不,小命!。

到了晚饭时间,那老妖婆做了一锅菜,不知放进什么调料进去,香味异常,米饭盛在一个个小竹筒内蒸熟。三保一天内还没吃东西,不由得大吞口水。临吃菜,三保多了个心眼,看看菜内并没有什么怪异才动箸。饭后,老妖婆把三保安置在隔壁一间屋内的床上休息,临睡前那老妇人道:“晚上起夜可要小心,要是碰翻那些罐子,蜈蚣和蛇呀什么的东西可要到床上与你作伴。”三保心中大骇。

打量小屋上下,房间内多出一张床。这里看来就她一个人住,怎么会有这张床?难道有什么人曾她住一起?要不就是他的老情人吧?胡思乱想了一夜,心中吊着遍地坛罐中的毒物,到天明的时候才沉沉入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