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连战死也没有后退:“刘老庄连”传奇

海狼元帅 收藏 1 131
导读: 也许是上天有意留下一段真实的传奇:惨烈的战斗后,竟然有一位战士还活着!      这位胸中三枪的战士,在以顽强的生命讲完这段传奇后,也永远闭上了双眼,甚至没来得及留下自己的名字。      “感天动地!”刚刚走完88年人生历程的新四军老战士霍继光,当年曾亲耳听过那位烈士的讲述。      “枪声响起的时候,我们正在吃饭。”当年在新四军3师19团3连当连长的霍继光生前接受采访时回忆说。“营长率部撤退,4连留下掩护。”霍继光说,在炊事班随部队撤离后,4连仅有指战员82人,而日军有100

也许是上天有意留下一段真实的传奇:惨烈的战斗后,竟然有一位战士还活着!


这位胸中三枪的战士,在以顽强的生命讲完这段传奇后,也永远闭上了双眼,甚至没来得及留下自己的名字。


“感天动地!”刚刚走完88年人生历程的新四军老战士霍继光,当年曾亲耳听过那位烈士的讲述。


“枪声响起的时候,我们正在吃饭。”当年在新四军3师19团3连当连长的霍继光生前接受采访时回忆说。“营长率部撤退,4连留下掩护。”霍继光说,在炊事班随部队撤离后,4连仅有指战员82人,而日军有1000余名,还有600多名伪军。


连续5次冲锋之后,敌人被打怕了。


“敌人集中所有的山炮、92步兵炮、迫击炮、掷弹筒,向4连阵地轰击。”已故的兰州军区原副司令胡炳云,当年曾详细记录了第82位烈士的讲述。


仅凭借一条“抗日沟”抵抗敌人,4连伤亡很大。16岁就参加陕北红军的连长白思才也负伤了。


“一只手负伤,立即昏迷过去。”胡炳云生前回忆说,白思才苏醒过来后,马上挣扎着爬起来指挥战斗。


弹药所剩不多了。在团部当过军需干事的一排长尉庆忠率队取回了敌人尸体上的全部弹药,而他本人却在最后一次行动中被敌人击中,再也没有站起来。


一天的战斗后,全连只剩下不到一半人了。没有负伤的,眼睛也都被硝烟熏得红肿起来,鼻子被硝烟呛得鲜血直流。饭未吃一口,水未喝一滴,官兵们连说话声都微弱得难以听清,全靠打手势帮助。


淮海区党政机关转移了,群众转移了,兄弟部队转移了,而4连的勇士们却发出了最后的呐喊……在入党申请书上留下血手印和签字后,还活着的伤残战士销毁了文件,拆散枪支,安上刺刀,准备与敌人展开最后一次肉搏……


“战斗结束很久,敌人方才走近战壕。”胡炳云生前回忆说,他们没俘虏到一个人,没获得一件完整的武器,全部的收获,就是运走了近200具死尸和300多名头破血流、断臂残腿的伤兵。


如今,驻在豫西地区伏牛山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济南军区某团4连,就是著名的“刘老庄连”的传人。至今,连队还保持着每年从江苏省淮安市刘老庄征兵的传统。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