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将涉嫌杀人的女婿从警方手里抢回来,杀人疑犯的老丈人组织个别不法分子围攻殴打执法民警,并将民警扣留在村里,提出“以人换人”。为了将杀人逃犯抓捕归案,东方公安局两位民警不顾个人安危,掩护其他民警押走疑犯而受伤。而因涉嫌妨碍公务罪在押看守所的这位杀人疑犯的老丈人此时后悔不已。


警方深夜抓杀人疑犯老丈人护女婿殴民警


8月21日上午,乐东尖峰镇黑眉村37岁的方某带着2个孩子在东方板桥镇的农贸市场买菜,突然从农贸市场里六七名手持棍棒及砍刀的男子冲到方某的面前,对其一阵乱砍,方某随后倒在血泊中死亡,几名男子见状逃离。随后,东方公安局成立刑警专案组展开调查。据警方调查,方某与东方板桥镇的吴成川等人有纠纷,案发前,板桥镇的一位姓李的村民被对方打伤,为此,吴成川等人对方某怀恨在心。但案发后,吴成川已经外逃。


9月16日下午,经过警方侦查了二十多天的“8·21”故意杀人命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之一的吴成川,终于出现在板桥镇的高圆村其岳父家。


晚8时许,东方公安局刑侦大队长杨泽波和洪王忠副大队长带领专案组民警和板桥镇边防派出所民警共15人冒雨进村对吴成川实施抓捕。因雨天路滑车辆无法通行,民警将车停在村外,徒步来到吴成川岳父邢孔育家门前。此时,吴成川在房间里喝酒,等吴成川走出房间外,埋伏的民警一拥而上。就在抓捕的过程中,吴成川的岳父邢孔育组织个别不法分子围攻殴打民警,企图阻止警方抓疑犯,且围攻的人越来越多,此时,杨泽波大队长不顾个人安危,大喊:“我们是民警,抓涉案疑犯,请不要阻拦。”杨泽波拼命拦住邢孔育等人,掩护洪王忠等民警将疑犯押解出村。


受伤民警回忆当时情景只想掩护民警押走疑犯


“当时我什么也没有想,就想让民警安全地将疑犯押出村子,否则人越来越多,疑犯很容易被人抢走,搞不好,还要伤很多人。”杨泽波大队长说,一群人围着打他,有人拿着木棒,有人拿着砍刀,男的用棍子打他,还有人对他拳脚相加,有一个女的抓他的头发,还用脚踢他的腰部,后来头上挨了几棍子,把他打倒在地,当时有人喊抓贼,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就过来打他,他头部一阵阵发晕。记者看到杨泽波大队长的两条胳膊上有一道道的伤痕,其胸部及腿部多处有伤。


据了解,当时杨泽波大队长的手枪就别在腿部,但他没有把枪亮出来。“当时太混乱了,周围只有我一个人,虽说我很可能被人打死,但如果鸣枪示警的话,没有支援,很可能会造成更大的骚乱,因为很多村民都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当时天太黑,我也不想伤及无辜。”杨泽波大队长说。


非法扣留民警叫嚷“以人换人”


“当将疑犯押到村外的车上时,我才发现杨大队长没有跟上来,我马上拿着手电跑回村子,当时天很黑,通过手电的亮光看到有一群人正在围着杨大队长打。”洪王忠副大队长对记者说,他向那帮人群跑过去,一边大声喊:“不能打,他是民警!”几个不法分子看到他,就朝他围了过去,他肩膀上挨了一棍子。因为洪王忠曾在当地当过派出所所长,他急中生智喊道:“我是你们这的洪所长。”这时有人认出了洪王忠,才停下了手。洪王忠将杨大队长从地上扶起,他对周围的人说:“我们是东方公安局的民警,要将一名涉案人员带走,请大家不要阻挠民警办案。”


邢孔育也认识洪王忠,他不甘心他的女婿就这样被警方抓走,他在人群中嚷着说,他女婿什么也没做,警察乱抓人。此时,吴成川的母亲也从外村赶到,吴母又哭又闹,最后竟倒在地上装晕死。吴母哭闹的样子,蒙蔽了一些有同情心的村民,更让个别不法分子有恃无恐,一些人围着杨泽波及洪王忠打,最后,在邢孔育的煽动下,几名不法分子将杨泽波及洪王忠带到邢孔育的家里关了起来。


“你们要想离开村子,必须拿我女婿来换。”这是邢孔育向警方提出的要求“以人换人”。


公安130名警力解救被扣民警


接报后,东方公安局局长罗毅立即组织了局机关、刑警、巡警、治安、边防支队机动中队、武警八七一电台大队和广坝、农垦、林业、港务等公安分局共130名民警在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潘硕儒的带领下火速前往营救,但考虑到该村地形复杂,且因夜间进村,又不熟悉该村情况而陷入被动的局面等不利因素。他们立即根据贾东军厅长、林捷副厅长、杨志成副厅长和王河山书记、谭灯耀市长的批示,成立临时指挥部,潘硕儒常委任指挥长,罗毅局长、板桥镇书记符高波、边防李红卫政委任副指挥长。同时下设四个小组,研究制定出了两套营救方案。


经过缜密的部署后,各组立即按照方案要求,积极开展营救工作,特别是谈判组在符高波书记、符世经镇长的带领下,冒着被不法分子打击报复等无法预料的危险,进村进行谈判,在法律的震慑和谈判人员政策及心理的攻势下,不法分子终于胆怯了,使杨泽波及洪王忠两位民警在被强制扣留五个多小时后,成功被解救。


9月17日下午,东方公安局以涉嫌妨碍公务罪依法对邢孔育刑事拘留。


疑犯称自己犯了法向受伤民警道歉


“我现在很后悔,当时看到老婆及女儿哭得很伤心,我心里很难过,只想趁天黑人多把女婿救回来。”在押东方看守所的邢孔育告诉记者,他今年48岁,有4个孩子,吴成川是他三女儿的丈夫,吴成川文化低,但人很老实,他没有想到吴成川会跟人打架,还弄出了人命,但毕竟吴成川是他的女婿,他不忍心看到女婿去坐牢,所以就阻挠民警办案。由于自己的行为导致两位民警受伤,他觉得很过意不去,他现在非常后悔,他只有初中文化,不懂法,他知道自己的行为是犯法的,但不知道犯了哪一条。女婿犯下的是命案,女婿逃也是逃不久的,自己当时脑袋发热才做了犯法的事。


“我想向受伤的两位民警道歉,说声对不起,他们是公安以法办案,我错了,我认罪。”邢孔育低着头说。


省公安厅长:对不法分子依法严惩


省长助理、省公安厅厅长贾东军对该案高度重视。贾厅长指示:东方市公安局民警在自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时,忠于法律,忠于职守,不顾个人安危,确保命案嫌疑人依法归案接受法律制裁,体现了人民警察的崇高的职业道德及良好的素质,同时使处置工作取得良好的效果。对那些严重妨碍公务非法扣押公安民警的犯罪嫌疑人必须依法严惩,坚决打击这种蔑视法律、严重侵害执法民警权益的不法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