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蛰伏 第三十三章俘虏佤军司令

ddtt 收藏 3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size][/URL] “进入阵地,进入阵地。”孟财关掉红外瞄准器,打开AKM步枪左侧的战术灯,一道白光照到战壕里,他用枪口对准敌人的尸体,不停的抠动扳机,迅速把没阵亡的敌人击毙。 “关红外瞄准,开战术灯。”孟财招呼着自己的部下,看战壕后边还没敌人冲来,“把榴弹器架起来,动作快点。” 重武器班的士兵一听少帅让他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进入阵地,进入阵地。”孟财关掉红外瞄准器,打开AKM步枪左侧的战术灯,一道白光照到战壕里,他用枪口对准敌人的尸体,不停的抠动扳机,迅速把没阵亡的敌人击毙。

“关红外瞄准,开战术灯。”孟财招呼着自己的部下,看战壕后边还没敌人冲来,“把榴弹器架起来,动作快点。”

重武器班的士兵一听少帅让他们过去,他们马上进入掩体,这些兵跳进战壕里,脚下踩着软绵绵的尸体,当兵也顾不是害怕这些死人,先把三角支架打开,把MK-19榴弹器架好,把弹盒子装上,弹链装进榴弹器内,红外瞄准镜也安装到武器上。


孟财站到战壕里观望着敌人阵地,他手下的几个班长正数战壕里的尸体,几个班长分别从左右两边数,数完了才发现,尸体至少有九十多具,这可是一个连那。

“报告,我们击毙了九十多人。”班长跑到孟财身边报告完,等着孟财下命令。

“就固守这里,榴弹器开红外瞄准,对可疑目标进行射击。”孟财看到远处有些帐篷,估计那里还有敌人,但他怕遭到敌人的伏击,就发挥火力优势。

两个榴弹器发出单调的“嗵嗵”的射击噪音,榴弹顺利的落在帐篷附近,从远处看,榴弹爆炸的烟火已经点燃了佤军的帐篷。


鲍有义治疗完枪伤,已经躺下,今天折腾了一天,自己已经丢了两个连,估计敌人不敢偷袭前山,那里还有一个连,身边还有警卫排,他心中郁闷,躺下了也睡不着。

突然他听前山发出了密集的手榴弹爆炸声,估计是前山的二连和敌人接上火,自己的兵正依靠地利优势用手榴弹攻击爬山的敌人。

不过爆炸声一会就没了,他坐起来,正等卫兵报告,就听“叮咣”一声爆炸,就感觉旁边的一个帐篷被炸了,然后破帆布就燃烧里起,鲍有义一看核心营地被袭击,就知道大事不好,前山肯定被攻占,他慌忙拿上一支AK-47钻出帐篷。

出了帐篷看到的是一片火海,很多帐篷都被爆炸榴弹点着了火,很多卫兵被炸伤,躺在地上使劲嚎叫哭喊着,营内就乱成一片。

没阵亡的几个卫兵都跑到鲍有义身边,“司令,敌人偷袭我们,快撤吧,后山还有下山的小路。”

“走吧,司令,再不走我们就全完了。”卫兵拉住鲍有义就往后山跑。

剩下的半个警卫排前边摸黑开路,参谋、通信兵、勤务兵在左右两边警戒,一伙人簇拥着鲍有义向后山突围。


后山的一个孟家军的亲兵班和机枪班早在那守着,大家听前山不时的传来枪炮声,后山却十分安静,大伙熬到半夜,实在困的不行,都蹲在掩体内,抱着枪,也没脱衣服,蜷缩在掩体里就睡,没人敢往死了睡。

几十个佤官兵下山,没敢点起灯火,怕被敌人当成活靶子打,他们也不说话,悄悄的往前跑,但是脚步声还是有一些的。

没等孟家军士兵听到脚步声醒来,几个开路的佤军卫兵就踩上了孟家军埋的几个地雷。鲍有义在部下搀扶下往前走,就听见“轰”的一声爆炸,感觉前边一股热浪迎面吹来,还夹着飞起来的泥土和人血的味道。

鲍有义心想,是谁打的炮?半夜炮还打的这么准?前边的几个卫兵继续在前边开路,还没走几步,又是一声炸雷般的响动,他看见了一道火光,然后卫兵惨叫着倒下,他感觉远处没炮声,这不可能是炮弹,一定是地雷,前边有人埋了地雷,一定是土匪埋的。

“前边有地雷,停止前进,就地隐蔽,就地隐蔽。”鲍有义甩开两边的参谋和卫兵,自己先蹲在地上。


山下的孟家军见敌人还没进入自己的步枪机枪的最佳射程内,也就没开火,继续隐蔽,大家都数着,还有几个地雷没爆炸,也就没再监视后山的残敌,大家伙继续睡觉,谁也懒的不想去山前报告情况。


太阳在升起的时候,鲍有义看清楚了自己周围的几个人,很多人都不幸踩了地雷,被炸的血肉模糊的倒在地上,身边只剩下十来个人。

“都起来,醒一醒。”鲍有义把部下叫起来。

“拿匕首,探路,排除地雷,继续突围。”鲍有义下完命令。

山下的孟家军士兵也睡起来,端着枪出了掩体,往地雷区附近走。

两军见面,再次交火,机枪班的士兵一马当先,一组连续射击打的十几个排地雷的家伙倒在地上。

鲍有义一听十来挺机枪一起响,子弹挂着恶风从自己身上飞过,他吓的心一哆嗦,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他听山下几个人说,“我们就地警戒,派个人请少帅来。”

鲍有义一听他们说的是汉语,就更难确定他们的身份,在掸邦高原上,缅语和汉语用的最多,连自己这个佤族人都说汉语,坤沙那些掸邦人也说汉语,只有缅甸军队和部分山民不说汉语。


孟恩崇一早起来,和儿子孟财商量了一下,决定把队伍拉到山上,这样好守,不容易遭到偷袭,两人刚研究完扎营布阵的事宜,后山的机枪兵跑来报告。

“司令、少帅,后山夜里有人偷跑,被地雷炸死好多,我们白天起来正看他们排地雷,我们就打了一个冲锋,把他们全击毙,后山现在有几十个尸体。”机枪兵提着机枪站在那等着司令的回话。

“我去看看。”孟财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跟着机枪兵去了后山。


孟财走到后山,他记的自己埋的地雷在那个位置,端起AKM步枪把几个地雷打爆炸。

地雷连续在面前爆炸,热浪翻滚,泥土四散,把久经战火的鲍有义吓的体如筛糠,他就感觉地雷就在自己身边,自己随时会被地雷炸死。

孟财排除地雷,也不知道敌人有没有活的,他打算使用点诈术,老师以前讲过点诈术理论,也说过点例子,他脑袋里仔细回忆,然后根据自己掌握的情报,酝酿了一下用词。

“鲍有义,你投降吧,我知道你还活的,你要是想死在我这样的无名小辈的枪下,你他妈的就装死别出来,我打几发燃烧弹,把你活活烧死,到那时候,没人知道你怎么死,你大哥再有本事也没机会给你报仇,你现在出来吧。你要记的我长相,以后还能找我报仇。你出来我绝对不会杀你,我这点人马也不够和你们佤军做队。”孟财气壮如牛的喊了几声,山上没动静。孟财有点紧张,他继续装样子是诈术,“鲍有义,我不是故意打你的,我们情报有误,不知道你在这里,我们以为是毒贩子呢,就先开了火,我先给你赔礼了。”


鲍有义被人家这么一喊,以为人家真知道他活的,他看看四下已经没有生还的部下,只好站起来。

山下的亲兵和机枪兵一看有人动,都紧张起来,枪口指着那人,“别开枪。”孟财想抓个活的,不让手下开枪。

“把枪丢掉。”孟财很大声的喊,企图用声音震慑对手。

鲍有义活了四十来岁,还没这么窝囊,居然被敌人把手下全部歼灭,真是惨呀。他从地上站起来,轻轻的打开枪套,把54式手枪拿出来丢在地上,“别开枪,我就是鲍有义。”他企图用掸邦第二特区南部军区司令的大名救自己一命,他知道在北缅山区,他大哥鲍有祥是这里的实际统治者,是土皇帝,自己是这个皇帝的亲弟弟,也是一字并肩王,一般的人巴结他都来不及,那敢杀他?得罪了佤军,谁能活着走出北缅?

“我已经拿枪把地雷排除,你走过来吧,把双手举过头顶,不许乱动,这里有几十支枪对着你,你一不小心乱动,我手下兄弟一紧张,手指抠着扳机就麻烦了,你会被打成肉酱的。

鲍有义被人家这么恐吓,也不敢言语,他就想乖乖的把这些人对付过去,然后逃回自己的司令部,纠集起一万五千人的军队把这里扫平,把这些山贼全部斩尽杀绝不留后患。

“来,过这边,我看看你长的像不像鲍有祥,我在电视上见过他,没见过你呀。”孟财把鲍有义叫到自己面前,仔细看看他,然后哈哈大笑。

他笑是因为自己太得意,花20万美圆学点本事,就能抓住金三角的小王,就差抓大王了,自己原来这么有本事呀。雷雨田算什么,他不就是懂点军事工程学么,就会修掩体,不如自己老师会的多。

现在他觉得自己是战神,没人比他会打仗,连佤军都不是自己对手,自己再打几仗,就能把手下也锻炼出来,然后带他们去找许睿报仇,管他雷雨田认识不认识许睿,到时候谁挡着自己就杀谁,老师也不例外。

“你笑什么。”鲍有义问。

“我笑你们三万五千佤邦军全是饭桶,连你都保护不了。”孟财这会正想着如何折磨金三角的土皇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