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当过兵,所以就不会明白,也无法体会到军营里的那种生活和文化。我只是在警校入学的时候军训过段日子。我觉得那不算是军营生活吧?给我感觉倒象是去玩了一圈回来,儿戏了些。不过也给我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


刚进警校,就得军训。警校提前招生工作,我们新学员8月份初就开始入校,然后拉起大队人马就跑到花都那军训。

我们这帮新学员,都是大城市里的学生。怎么说呢,“身骄肉贵”吧。虽然考入了警察学校,但是心理上仍然还没把自己的位置放正,仍然是按照平民老百姓来看自己,并没有意识到我们已经是半军事化的警察队伍了。所以去军训,大家都是大包小包的带着,拖拖拉拉一溜人马。结果刚到军训基地大门,学校领导一声令下,所有的人只许带洗漱卫生用品,其他个人物品一律放在车里,原路带回!这下就把我们搞的非常狼狈不堪。进到宿舍一看,男生宿舍简直就是猪窝,除了光板床啥都没有,还潮湿的要命。被子也是发的一床薄垫被,啥都没有了。

第一天教官就给我们男生一个下马威。指着我们宿舍前面的一块烂地说:“你们不是埋怨说这里狗不拉屎鸟不生蛋吗?好,我给你们些娱乐活动。想踢球是吧?把前面这块烂地给我平实了,就是你们的球场!”结果我们一帮子男生,挖泥的挖泥,运土的运土,当了一天的民工。晚上吃饭的时候个个手都端不起碗,谁干过这些苦差事啊?尤其是运土弟兄,个个虎口都摸破了,推车推的!回到宿舍睡觉,怎么睡啊!那个蚊子多的,简直就是黑压压一片!我下铺那弟兄连蚊账都不户挂啊。结果第二天眼睛都睁不开,给咬的。后来有一次,这小子轮值搞卫生偷懒。我气了,晚上睡觉的时候,趁他睡着了,我在上面伸手把他的蚊涨全拉起来,结果半夜这小子哭爹喊娘地骂:“妈妈的,这里的蚊子简直成精了啊,自个会拉蚊账啊!”

哥几个有些是烟民了。高中时代已经是老烟枪。可是我们进来的时候身上东西全给没收了。除了身上的一包烟,再怎么省两天也抽完了。而教官已经告知了基地小卖部,不许卖任何商品给我们学员,有钱你也买不到了。一天晚上哥几个实在是受不了了。于是我们充分发挥主观创造性。一个哥们把地上的烟头全部都集中起来,然后把烟屁股里的烟丝抽出来,再拿张纸给集中卷起来,这样就自己手工做了几根烟。我们几个轮着抽,那个香啊!隔壁房间的哥们闻到烟味了,就跑过来敲门要烟抽。我们说没有,哪来的烟啊?他们不信,说都闻到你们的烟味了。最后他们说他们花钱买,买我们的烟,让我们卖点给他们。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就匀出两条我们的手工烟,然后以每根50¥的价格高价出售。他们说好,50¥就50¥。结果他们把钱给了我们,我把烟交到他们手上,他们个个眼睛瞪得有牛眼这么大:我靠!这是啥烟啊?雪茄呢?我说你们爱要不要,我们还舍不得呢!他们实在是忍不住了,买就买了,说我们简直就是强盗。

女生那边也是热闹。女生开始的时候任务是把她们宿舍后面山坡的草清除掉。女生好说歹说,教官同意让男生去帮忙,也就是说是帮着运些土什么的。女生就负责拿着锄头锄草就行了。这帮小姐们谁拿过锄头啊?手里拿着锄头不知道怎么放好。比划了半天,终于会锄了。可是女生太娇气,锄了几下就没劲了。想着最后有我们男生在呢,哪能见死不救呢?于是就开始偷懒。女人天生的爱聊天,几个聚在一起边锄边婆婆妈妈地聊天。两个人面对面聊天,边锄边聊,聊着聊着就累了,说话声音也小了。听不清楚,好,两人再走进一点,接着聊;一会又听不清楚了,再互相靠近一点,再进一点。。。好了,够近了。然后你一锄头,我一锄头,互相就砸了下来。只听见:“啊呀”几声,马上就躺下几“对”人,都捂着脚板喊救命,让对面的人用锄头把脚给砸到了!还好啦,没把人的头给砸了就不错了!

大伙在基地熬了大半个月,吃好不,睡不好,军训强度又大。结果大部分人都得了感冒发烧。吃了药都不见好。有天晚上又是去开什么会,听上面的领导在那发言,给我们作着革命思想教育。弟兄们个个都昏昏欲睡的。根本就没听上面的人在说啥了。最后台上来了个女军官,我们才提起点精神。这女军官自我介绍说是基地的军医。她说知道我们在这里很不习惯,同学们很多人都不舒服,感冒了。然后她抓住这个机会,又个我们做了翻革命艰苦主义教育。她说:“同学们,你们其实是很幸福的。你们现在病了起码还与药吃,有医生照顾你们。可是你们知道当年我们的老红军,在那艰苦的条件下,是怎么克服的吗?”我们以为她又要给我们说什么“精神原子弹”了。但是她却从身后拿出一把草,对我们说:“就是靠这种草,煮水喝,才治疗了很多人的感冒病痛啊!不要小看这些草,效果是很好的。现在很多人都吃西药,有抗药性了。反而没有,草药的效果好了。”女军医的这翻话倒是让我们精神一振。我们仔细地打量着她手里的草,其实就是那种头上带刺的,头大大的,尾巴细细的,小时候我们把它丢到人衣服上就会沾住的那种草。原来这种草还是草药啊?开眼界了。。。

晚上开完会我们回到宿舍。大家琢磨了半天,有人提议说要不我们也去搞点回来试试?众人皆说好!于是大伙就打着手电去宿舍后面的草地上找。这草满地都是的,一会就扯到一箩筐回来。然后我们用饭盒装上水,把草放进去,用蜡烛就煮上了。一萝筐的草,让我们浓缩煮出五饭盒的药汤出来。煮好后,五间宿舍的弟兄全部集中在一起,看着这饭盒里的药汤,谁来第一个喝呢?大家决定抽牌吧,最小的五个人,首先尝试。那五个人硬着头皮,浅浅地喝了一口,说:“味道好极了!”尽管看得出是口不对心。但是看了他们一会没啥不良反应。于是我们剩下的人就分着把那药汤给喝了。

到了半夜就热闹了!我觉得肚子不舒服,下床去厕所,可是一下地就觉得头重脚轻的,人也是飘飘然的,感觉特“HIGH”的那种。我摸去厕所,结果里面已经是人满为患,弟兄们已经全在那里集中开会了!有几个厉害的,坐在地上一会笑一会哭的,还有一哥们直喊“热啊,

我热啊。”脱了外衣在走廊上来回地跑。地上也全是我们的呕吐物。惊动了教官了,一看我们这样子,立马就通知基地的战士,紧急集合!一个连的战士跑过来,一个背一个,朝着基地卫生队就冲啊!到了卫生队,医生一看就说我们是“食物中毒”了。我们学校领导接到电话也赶来了。但是他们发现就是我们男学员集体发病,女学员屁事都没有。那就是说我们晚上在基地饭堂吃的东西是没问题的啊。卫生队的医生问我们晚上吃了啥了?我们回答说听了那个女军医的“革命艰苦传统教育”,然后我们想“体验”一下老一辈革命家的生活,就把那草煮了水喝了。医生问我们喝了多少?我们说很少,一人就一口啊。医生叫战士去我们宿舍,把剩下的那药水拿来给她看。她看了一眼,再闻了一下,又放了个HP试纸进去,然后惊呼:“天!这哪是草药啊!这简直就是强力洗衣粉了!你看这碱性高的!”我们煮的太浓了!这草药是可以治感冒,但是不能喝多,喝多了就拉肚子,严重的还会有幻觉了。


到了军训结束的那天,基地开了个总结大会。会上还是表扬了我们几句。但是最后那个基地的主官对我们说:“如果是打仗,你们这个大队的伤亡率基本是99%了。来了30天,完好无损地能回家的,不到10个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