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四部 第一百六十二章 汽车工业

而山 收藏 1 4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六枝煤矿矿难引出如此错综复杂的案情来,而且现在浮出水面的好像还仅是冰山一角,林逸对各个审讯小组汇总后呈上的报告感到震惊,意识到对六枝煤矿矿难的追查应转移方向,也应转移地点了。

在他临离开六枝煤矿的前一天,他在矿会议室召集全体矿难指挥中心成员开了最后一次会议,他宣布六枝煤矿抢救工作、恢复生产工作结束,但又郑重警告说追查矿难事故原因的工作还远远没有结束,还须继续深挖严查下去,指示相关人员不把事故原因搞个水落石出绝不准收兵罢手。

林逸要回南宁,工业部部长沈明亮要回昆明,而人民军后勤部部长周炳坤也要回南宁。虽然周炳坤担任着六枝煤矿恢复生产小组组长之职,全面负责着六枝煤矿的具体工作,但他作为人民军的总管家婆,又岂能把大把的时间耗费在一个煤矿上呢?人民军后勤方面的问题成堆,如能源短缺问题、原材料匮乏问题、军工企业的生产效率问题、前线作战部队的后勤供应问题等等都需他去解决。林逸也不会傻到让自己的得力助手之一的后勤部部长连降数级去当一个煤矿的矿长的,他指示周炳坤对六枝煤矿全面军管后,马上进行改组。

周炳坤多次征询各方意见,任命徐然之(被矿工推选出来参加安抚小组工作的民意代表,以前在六枝煤矿负责财务工作,他曾在矿难指挥中心的工作会议上回答过林逸的问题。)为六枝煤矿的代理矿长;杨明桦(曾与林逸交谈过的那个粗壮救护队队长)为代理生产副矿长,两人代理矿长之职的时间延续到六枝煤矿新的董事会选出新的矿长为止。六枝煤矿被军管后,驻军一百二十五人,为一个连的兵力,由安顺市预备役团派出。

对于六枝煤矿矿难事故原因的追查,林逸深思熟虑后,合并了检察院检控小组与警察总局和安全部的联合侦破小组,成立一个专案组——六枝煤矿矿难调查小组,任命方矢球担任组长,罗威与刘夫义担任副组长,原两个小组的成员自动成为矿难调查小组成员。他指示矿难调查小组移师南宁市全力追查振兴公司,搜捕振兴公司的两个合伙人刘民兴与陈清振。但在六枝煤矿方面,调查小组的罗威副组长及十二名成员另被留了下来,他们需处理六枝煤矿遗留下的问题。

公元1855年9月5日清晨,天空中弥漫着一层薄薄的迷雾,在六枝煤矿下山之路两侧各个山头,站满了送行的六枝煤矿矿工及附近乡亲,林逸一行数百人三步一停,五步一站地不断向欢送的人群挥手告别。走出一公里路后,他才令部队加快前进步伐,而就是这短短的一公里之路,他们却花费了半个时辰才走完。

到了山脚,早有许多的蒸汽车在等候,这是林逸特意吩咐政务秘书何方安排的。当初从南宁出发来贵州的六枝煤矿时,为了赶时间,他们没有坐这种蒸汽车,但这一路而来,从南宁至昆明的大路上,却不时地有这种蒸汽车在跑动,不过,大多是物货车。进入贵州安顺市郎岱县境内的煤能源基地后,这种蒸汽车更是寻常了,它们从郎岱境内各个煤矿拖着满车的煤炭运往根据地各个工业基地。

虽然人民根据地早在公元1852年10月就生产出这种蒸汽样车了,后又几经改进,特别是在公元1854年“南方重工”建立橡胶厂、轮胎厂,解决汽车的轮胎问题后,蒸汽车更是得到很大的发展。但由于发动机发展的滞后,这种蒸汽车的外形还是极其丑陋,其内乘坐的舒适性更是无法谈起,而且还可以说乘坐这种蒸汽车是一种受罪,这也就难怪满路跑的蒸汽车为何只拉货不拉人了。

面对这一队外形稀奇古怪、样式各异的蒸汽车,林逸无奈地摇摇头,他怎么也不能把这又笨又重,难看得要死的东西与汽车的概念联系起来。

在何方的引领下,他坐上一辆用木头制成的上面盖着篷布的像箱子一样车身的汽车,里面很宽敞,可以坐二十二个人。这种车型是当时欧美最流行最成熟的车型,发动机装在后部,后轴驱动,前轴转向,采用了巧妙的专用转向轴设计,最前面两个轮并不承担车重,可由驾驶者利用方向舵柄轻便地转动,然后通过一个车辕,引导前轴转动,使转向可以轻松自如。这比他前两年看到的蒸汽车样式进步许多,不再是头大尾轻了。

林逸一行有数百人之多,仅仅二十多辆汽车,根本不可能让所有的人都坐上去,因此有许多人还得骑着马。林逸命令所有政府官员与军队文职官员都坐上汽车,感受一下坐这种汽车的滋味。听到林逸这不知深浅的命令,所有受命要坐车的官员脸色大变,他们痛苦的表情表明他们以前定都尝过坐这种蒸汽车的滋味。

车箱里又热又脏,林逸皱皱眉不知轻重地坐在汽车前头,与司机挨在一起。后面何方、周炳坤、沈明亮、杨道华及部分贴身警卫紧跟着上来,他们分坐两排。林逸向何方点点头,何方站起来,把头伸出车箱外,向一位传令兵示意可以出发了。

随着传令兵一声大吼:“出发!”汽车轰鸣声、马蹄声、马叫声混在一起,拉着长长一条龙似的马队、车队缓缓开动了。

这时的蒸汽车启动速度慢,行驶速度也慢。前两年“南方重工”开发出来的蒸汽车发动机在前,后轮驱动,并有宽敞的车槽,这个样式的蒸汽车体形笨重,比现在筑路用的压道机还重,经常压坏路面,方向又难以操纵,导致各种事故频频发生,这也是为什么蒸汽车出来实用那么久了,人民根据地各大中城市内却一直未见蒸汽车影跑动的主要原因。不仅如此,那时的蒸汽车还有许多其它不可容忍的缺陷,如制动困难,车轮窄,惯性大,转向不灵敏。有时候明知要减速转弯就是慢不下来,转不过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车撞上障碍物,要么就是制动太狠,轮轴断裂。更可怕的是,炉压过高,一时难以控制,还经常发生锅炉爆炸事件。

那时的车速也很慢,平路上时速为10公里/小时,坡道上时速为7公里/小时,比马匹跑得慢多了。为了改进行驶速度,“南方重工”的汽车研究所想了许多的办法,要增加行驶速度就得增加输出功率,要增加输出功率就要有个尽可能大的锅炉;而为了达到一定的行程,又要备有充足的水和煤;车身重了,就要求有一副结实的底架和坚固的车轮。就这样,恶性循环,车越来越笨重,操纵越来越困难,越来越不实用,最后还是什么问题都未能解决。直至“南方重工”汽车研究所采纳林逸的建议使用橡胶轮胎后,情况才有所好转,时速提高到了40公里/小时。

蒸汽车在慢慢加速,机器的嘈杂声越来越大,里面其它一些坐过这种蒸汽车的人早有经验地掩上双耳。随着速度的越来越快,车子的振动也越来越大,车箱里的人又得用手掩双耳,又得用手去抓车沿以平衡左右剧烈摇摆的身子,他们脸上都现出十分痛苦的表情。林逸为了在众人面前保持其领导者的风度,不能像其它人一样老是摇摆着身子,只得用双手死死抓住一处车沿,死命保持着身子的端正,这样他就只好牺牲自己的双耳了。现在他才明白为什么开始命令那些官员上车时,众人露出那死鱼似的表情,而那些不用上车的人则大大地深舒出一口气的原因了,他现在也好怀念骑马的滋味啊!

马与车混行的队伍前行三十公里,走到前头的蒸汽车突然停了下来,后面的无论是马车还是蒸汽车也都跟着停了下来。马车只要勒勒马头大喊一声“吁······”即可停止,而蒸汽车则不然了,它的停止要艰难许多,由于队伍相间而行,而相间的距离并不远,有好几辆蒸汽车骤然刹车收止不住,笨重的车身一直往前冲,要么撞坏了前面已停止下来的蒸汽车,要么撞向了山路左侧的山脚根,还有一辆蒸汽车更过分,居然往山路右侧的深渊沟涧冲去,吓得所有的人大惊失色,大喊大叫。幸好,车速不快,车上的人都及时跳了下来,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怎么停了下?”林逸倍受煎熬,疑惑问道。

“林主席!车子要加煤加水了!”坐在他旁边的司机恭敬回答道。司机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好司机,以前赶马车是一把好手,后来学习驾驶这种蒸汽车,现在已有两年的车龄了。平常他开车倒也轻松自如,不过,他开的都是货车,很少拉人,那倒不是他不想拉人,而是没有人愿意坐这种蒸汽车。今天不得了,他不仅拉人了,而且拉的还是人民根据地的高官,他一直紧张得全身都在颤抖。

“哦!要加油了啊!”林逸恍然道,但他马上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忙又打断别人的思绪道:“大家都下车休息一下吧!”

“加油?不是加水加煤吗?”司机听到林逸的话,好生疑惑暗想。车上的人听说可以下车活动一下,兴奋得想哭,早乱哄哄的了,哪还能计较林逸说漏了什么?

车子加满水添好煤后,车下的人却没有一个人想上来,他们故意装作没看见林逸一样,在车子的四周活动着筋骨。林逸苦笑,他也不想做得太过分,准备让他们多休息一下,自己则爬上车,重坐回座位上。

“长官好!”加满水添好煤在等候的司机见林逸上来,紧张而拘谨地招呼道。

“师父,你好!”林逸面带微笑礼貌地回应,“师父辛苦了!”

司机受宠若惊,忙应道:“不辛苦,不辛苦!长官辛苦了!”

林逸移挪身子安坐好后,闲着无事拉家常道:“师父贵姓?贵庚几何啊?”

“小人免贵姓杨,今年四十有二了!”司机态度依然恭敬道。

“哦!原来是杨师父啊!杨师父开了几年车了?”林逸随意问道。

“有两年了!”杨司机简单回答道,他心里多少有点骄傲自得。

林逸认真看了一眼杨司机道:“开车辛苦吗?”

“辛苦啊!”饱受个中酸甜苦辣的杨司机,感叹万千道,“不仅辛苦,而且还要遭受别人的嘲笑!”

“此话怎讲?”林逸不解问道。

“开这种蒸汽车不仅要日晒雨淋,热天坐在锅炉边没人能忍受,刮风天车尾的浓烟还会把人熏得喘不过气来。而且当汽车与马车并行时,我们常常还会遭受到马车夫抽打过来的皮鞭,受尽他们的污辱与嘲笑,他们认为我们抢了他们许多的生意。”杨司机情绪低落道。

这蒸汽车坐得难受是肯定的,但林逸未想到驾驶这蒸汽车的司机居然还要遭受精神折磨,人格污辱。他同情道:“这车好使吗?”

“唉!”杨司机一声长叹道,“别提了!这蒸汽车体形笨重,操作不便,不仅自身需背负许多的煤与水,而且沿途还需设置许多的加煤加水站。不仅如此,这车还特别容易坏,我们汽车司机必须还得是一个优秀的机械修理工,不然,没人敢开这种车出远门。在许多场合下我们不得不‘从汽车内爬出或爬到汽车下’或者到乡下铁匠那儿去修车!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其它的困难呢!如下雨天车上遮盖不严,道路泥泞不安全;严寒天烧水难,易熄灭,行驶速度慢等等。”

林逸越听越沉默,心里暗自感叹:“这汽车的发展何其艰难?后世汽车风风雨雨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才有了后面美观、大方、快捷的汽车。后世历史上,1765年,英国人瓦特发明蒸汽机,许多发明家纷纷开始把瓦特的发明应用到‘自走式车辆’的设计中;法国人居尼奥于1769年制成世界第一辆具有实用价值的蒸汽汽车;艾提力·雷诺在1800年制造出内部燃烧的发动机,称之为内燃机;1825年英国公爵嘉内制成了第一辆蒸汽公共汽车。这之前的汽车历史都是蒸汽车时代,直到1876年康特·尼古扎·奥托发明对进入汽缸的空气和汽油混合物进行进气、压缩、作功、排气四个行程循环的原理和1886年德国工程师卡尔·苯茨制造出第一辆汽油发动机驱动的四轮汽车止,这之后汽车才进入真正意义的汽车时代。现在根据地的汽车发展才三年的时间,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达到这种真正意义的汽车时代啊?”

“我早已给出‘南方重工’汽车研究所内燃发动机的图样,这比后世历史提早了三十多年。听说研究所的人做出了样机,就不知为什么他们迟迟未能投入实用中?可能还是基础工业太薄弱吧!还得加大科研与生产的资金的投入啊!”林逸陷入沉思中。

杨司机见林逸好长一段时间未出声,他也停下话音,不敢打断他的思绪。

一会儿后,林逸恍过神,安慰并憧憬道:“这种望车莫及,谈车变色的时代不久将结束,将来的汽车必将成为人类第一交通工具,它不仅会安全舒适,外形美观漂亮,速度快捷方便,而且坐在里面冬暖夏凉,还可以听歌睡觉。”

“冬暖夏凉?还可以听歌?”杨司机不可思议状,惊问。

“是啊!这种可能不久后就会实现!”林逸肯定道。

杨司机陷入迷茫中,容不得他多想,随着一声吆喝,所有的人又都上马上车,队伍重新开拔。

林逸一行一路颠簸,下午2点多到达郎岱县城,林逸决定在此歇息一晚。郎岱县城北靠古郎山,南依北盘江,依山傍水,风光宜人,它是贵州腹地的交通要道,离其一箭之遥的西林古渡,是千年古道的要津,清初鄂尔泰率兵平定桂滇苗族起义时路过此渡口,深憾于古渡险奇,命其为西林古渡。

林逸住在县政府大院内,这里以前是清廷郎岱厅治所,其前面是升堂大厅,后面是县老爷的居室。后院里有一个小水池,有山有水,还有几尾鱼在游弋,林逸的临时居室就在水池左边的厢房内。

车旅劳累,林逸洗漱一番后,好好地休息了几个小时,直到夜幕降临时分方醒来。吃过晚饭,他吩咐何方把工业部部长沈明亮叫过来。今天沈明亮一行是同他们一道而行的,但明天,他们两拔人员将在郎岱县城分道扬镳,一路向西南而行去云南昆明市,一路向东南而行去广西省南宁市。

在这分别的前一个晚上,他想找沈明亮好好谈谈,了解一下工业方面的情况,也是想对云南方面的工作作些交待,好让他转告在昆明的刘汝明与陈云山等人。

沈明亮容貌古朴,神色平静,一对眼闪闪有神,身上无任何配饰,年纪在四十许间,脸目予人精明的感觉。他原是做商业贸易的,主要做工业用品方面的东西。人民军打下南宁后,曾向外招聘了许多的人才,吴命陵与沈明亮是其中的佼佼者。沈明亮在广州经营失败后,饱受外国商人的污辱,国内同行的挤压,还受尽亲朋好友的白眼轻视,走投无路之下,远走西南,准备从此与世无争,平静地度过余生。

不想,这西南正处于农民起义风潮的中心,革命活动如火如荼,岂能容他偷安?每日耳闻目睹人民军政工干部到处宣传人民党的政策,他本已心灰意冷的心又被激活,遂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投身到人民根据地的建设之中。他对西洋工业品方面的了解帮了他的大忙,他被南宁市政府录用后,被送到新建的南宁理工大学学习一年,后被调到云南昆明市参加人民根据地政府院南方重型工业集团的筹建工作。不久,他被任命为“南方重工”的董事长。后来,在公元1852年人民党第一届二次全会上,林逸改组政务院各机构,设立工业部,沈明亮被林逸点明担任工业部的第一任部长。

“沈部长!根据地汽车方面的情况怎么样?今天我们乘坐的蒸汽车与前两年相比,并没有明显的进步啊!”林逸待沈明亮坐定后,开门见山问道。

沈明亮早知林逸想知道什么,今天他目睹林逸在车上的一切表情,知道其对这种蒸汽车很不满意,可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不是他沈明亮一个人的能力所能改变了的。“林主席!汽车工业的发展对根据地工业的发展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蒸汽车的出现对根据地能源的运输也起了非常大的作用。”他恭敬回答道。

林逸双眼凌厉,就是在昏暗的灯光下,也能感受到他眼神的利光,他狠瞪沈明亮一眼,很不满意他这种模棱两可,泛泛而谈的回答。“说具体的吧!先说汽车工业方面的!”他不烦恼道。

沈明亮这还是第一次单独面对林逸,他习惯了过去他那种在商场摸爬滚打时的交流方式,这次向林逸汇报工作,他又自然地用上了过去的那一套。接触到林逸凌厉的目光,他心中一阵颤抖,哆嗦道:“根据地只有‘南方重工’下属的攀枝花汽车厂能制造蒸汽车,其年产量仅为3000辆!”

林逸又皱眉看了一眼沈明亮,问道:“制造汽车的附属企业有哪些?”

“有攀枝花橡胶厂、攀枝花轮胎厂,攀枝花汽车研究所、攀枝花蒸汽机厂,这些都是比较大的独立经营的企业,其它一些汽车部件,有的通过对外集中采购,有的由攀枝花汽车制造厂直接生产。”沈明亮瞟一眼林逸,又迅速移离目光,如数家珍道。

林逸沉吟片刻道:“攀枝花汽车制造厂经营情况如何?是赢利还是亏损?”

沈明亮表情尴尬道:“攀枝花汽车制造厂目前属亏损企业,不过,亏损并不严重,由于有‘南方重工’下属的拖拉机厂的赢利弥补其亏损,它还能维持下去。”汽车工业是林逸重点关注的工业,尽管有许多人要求攀枝花汽车制造厂下马,但没有他的同意,不管攀枝花汽车制造厂怎样亏损,还没有人真敢把它拉下马。

林逸木无表情,转移话题道:“汽车研究所的情况怎么样?内燃发动机还没有到实用阶段吗?还有根据地的油料储备情况怎么样?”

沈明亮偷看林逸一眼,咽咽喉咙道:“根据地油料的储备情况很顺利,根据地发出收购那种易燃的黑黑的油的信息后,国外许多的商船运送了很多过来,只是最近根据地与五国联军交战,海域被封锁后,这种运输才停止下来。而汽车研究所关于内燃发动机在实用上的研究进展还是不大,问题主要还是出在制造发动机的钢材上。他们前一段时间的精力并没有放在这内燃机的研究上,而是放在了汽车轮胎实用的研究上,因此才出现这种长时间毫无进展的现象的。”

林逸站起来踱着步子,一会儿后,他吩咐道:“让‘南方重工’合并攀枝花橡胶厂、攀枝花轮胎厂,攀枝花汽车研究所、攀枝花蒸汽机厂于攀枝花汽车制造厂名下,形成新的攀枝花汽车制造厂,让他们改进汽车生产流程,可以参照其它企业生产产品的流水线作业,提高汽车生产的效率,降低成本;让汽车研究所加紧内燃机的实用研究,务必在一年之内投入实用。”

林逸又询问了根据地其它工业方面的一些情况,并作了一些新的指示,沈明亮对于他的询问一一回答,并详细记录下他对工业方面的指示。林逸在其它工作方面的一些建议与命令,他也让沈明亮记录下来,要他代为向人民党常委会和政务院传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