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新闻报》 这一切以发射导弹击落废弃的卫星开始。中国人在2007年1月用弹道导弹击落一颗废弃的天气卫星,没有预先的通告。外国媒体对此的解释是一个战略声明:中国可以令太空中的卫星丧失能力——可以用精确的导弹攻击它自己的卫星,但推测起来也可以攻击其他国家的卫星。


然后,在9月,出现大量关于中国对西方国防和情报部门进行网上攻击的谴责。德国人开始抱怨解放军攻击默克尔的电脑系统;然后美国人说五角大楼被中国黑客入侵;接着,英国人和法国人也来了。他们所有的敏感信息系统被来自中国的黑客围攻,人们还怀疑这些黑客跟解放军有关系。


感觉就是整个西方的防御体系(建立在卫星网格和电子通讯基础上)遭到攻击。指引导弹或其他武器的复杂的指挥和控制体系处于危险之中。导弹可能错过它们的敌方目标,甚至更糟,会集中友方目标。


似乎中国人已经验证了乔良(Qiao Liang)、王湘穗(Wang Xiangsui)在他们1999年的《超限战》一书中的理论:美国人过度依赖技术,忽视战略。他们认为过度依赖技术的战略是一种弱点——事实上,是美国的阿基里斯之踵:他们认为中国人不应该被这些吓倒。


目前所谓的解放军黑客事件可以证明他们的观点:你们美国设置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电子安全系统,而我们解放军投资比不上你们的系统却可以轻易让你们陷于混乱。


所谓的信息可以总结为:我们可以用我们的低投资系统保卫我们自己,我们不需要跟着你玩疯狂的军备竞赛。用这种办法,你每花十美元,我们就花一美元,并可以压制你。我们不需要摧毁你,我们除掉你的攻击能力就够了。如果你不能攻击,我们就已经赢了。


解放军说,因此,我们该怎么办?我们应该一起商讨所有事情,否则你试图在技术上超越的话可能破产。


这些是想法,这是试图抢先于美国政府“邪恶思想家”的攻心游戏。事实上,中国通过购买数十亿美国债券间接地为美国国防开支提供资金。


9月4日,新德里主持了来自印度、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和新加坡的25艘船舰的最大和最复杂的海军演习。在官方上,这场军演不是针对中国,但除了新加坡,所有的参与国对中国都要重大的安全关切。此外,这些军演的官方构想是保障海峡的安全,而中国进口石油中有70%是经该航线的。


这可能也是一场攻心游戏,就像上海合作组织在一个月前举行的大规模军演一样。正如海军演习宣称要控制战略航线,上海合作组织宣称控制遭受战争蹂躏的阿富汗北部的中亚。


然而,这两场军演背后的现实并不是那么清晰。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经济关系并没有起飞;与相互做生意相比,两国都更喜欢和美国或西欧做生意。在某种程度上,印度和日本之间的经济关系也差不多这样。印度和日本的双边贸易在2006年达到85亿美元而且增长迅速,但它不大可能很快超越印度中国贸易。


换言之,地区局势非常复杂,充满矛盾,经济和战略目标常常背道而驰。但不同的玩家有不同的战略目标。美国渴望绝对的防御,不仅仅是自己的,还有其盟友的。这种野心是它实力的象征,因为没有其他国家可以渴望这样一个目标。


但这种野心也是一种弱点。经典的战略手册开篇便表明如果你要防御一切,那你什么也防御不了。在这种情况下,全面防御的野心很难站得住脚:恐怖分子可以在任何既定时间在美国国防上戳一个洞(哪怕是一个很小的洞),并宣称美国是毫无防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