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蛰伏 第三十一章夜袭

ddtt 收藏 5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size][/URL] 太阳落山后,山下着起几堆篝火,这些火不是做饭的火,而是焚烧佤邦联军尸体的火。这些可恶的佤军,有今天的下场是应该的,他们以军制毒,以毒养军,不知道从他们手里出过多少害人的毒品。他们以为被缅甸政府招安,以前做的坏事就能一笔购销。 对于那些被佤军残忍杀死的掸邦士兵,这点代价,是他们必须付出的,战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太阳落山后,山下着起几堆篝火,这些火不是做饭的火,而是焚烧佤邦联军尸体的火。这些可恶的佤军,有今天的下场是应该的,他们以军制毒,以毒养军,不知道从他们手里出过多少害人的毒品。他们以为被缅甸政府招安,以前做的坏事就能一笔购销。

对于那些被佤军残忍杀死的掸邦士兵,这点代价,是他们必须付出的,战场上没有常胜将军,佤军的好日子也该到头了。


山下又深又宽的战壕里搭建起帐篷,帐篷外还点着煤油灯,孟恩崇、孟财父子俩一起坐在帐篷里,面对面坐着,喝着米酒,闲谈着世事。

“自打你回来,我发现你变了不少,真不知道你这俩月是咋过来的。”孟恩崇这个人,能住在山野丛林的帐篷里,也能习惯了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别看他在美国过的不错,但回到他的故土,他还是能习惯了这样简单简朴的生活。在这里只能喝很便宜的米酒,吃竹筒米饭和野菜,还要深入枪林弹雨中,虽然很苦,但他能受的住,他自己能受的了罪,不过他担心儿子受不了。

“我老师对我太严格了,每天三个十公里武装越野,一公里的匍匐前进,然后大量的俯卧撑和仰卧起坐,把我整的身上的肉都又疼又紧,不过还有实践课,我们三个就能干掉意旨小队伍,两个月没花过什么钱,吃和用度都是靠缴获,我老师还传授给我一些赚钱的门道。”孟财学完本事回来以后一直抓部队训练,今天一试身手,感觉还行,所以才有闲工夫聊天。

“最赚钱的不就是做白粉生意,你老师还有啥别的能耐?”

“父亲,我老师告诉我,倒腾武器也能发,比如不停的打劫武装押运队,把这些队伍歼灭,武器拿起来卖钱,鸦片和白粉全部扣留,然后让一个俘虏去报告货主,让货主花钱赎回自己的货,拿到货主的钱之前,先设计好埋伏圈,等货主以为花了钱把事弄平,他以为没事,再向他下手,因为他们的队伍被干掉了一些,实力就下降,再来个二次袭击,连货主也干掉,把他们的人马全部歼灭,再抓个俘虏问出工厂的位置和货主的老巢,再去抄他的老巢,老巢里边的军队已经基本没主力,只有些老弱残兵,再去攻击他们的老巢,值钱的全拿走,没用的人全杀掉,这样就发了财,而且杀人的事也没人知道。”孟财说的套路,就是常胜军发家的套路。

“那大点的工厂和队伍一次吃不下怎么办,你打两次埋伏,人家老巢里依然军队上千,那怎么办?”孟恩崇感觉这营生确实来钱快,但是太危险,做毒品可比做贼要安全。

“对于大的队伍就一次次的吃,打他几十次埋伏,一次歼灭百十来人就行,打到他没人的时候在袭击他的老巢,倒腾白粉的军阀们,可比咱们这些小生意人有钱。”

“原来横财这么发?那打仗要多少武器弹药,要补充兵员,都是花钱的,怎么能保证每次都胜利?”孟恩崇还不清楚这种职业土匪的技术。

“头上头盔,身上有甲,子弹打到人一点事都没有,最多是胳膊大腿被擦破一点皮,伤亡是很低的,因为投资进去买这东西的钱不少,没利谁买防弹背心和头盔,有了盔甲也利用阵地减少敌人的火力杀伤力,打起来就依托阵地包围歼灭,不出掩体,另外敌人的进路退路上都埋上地雷,他们进来就等于到了鬼门关,他们一般踩一个雷就不敢跑,找机会快速射击,又打的快又打的稳当,一般十来分钟就能干掉一百人。”孟财计算,使用了防弹设备,加枪榴弹,亲兵排的一个兵的战斗力比只有30发到60发子弹的佤军士兵强三倍以上,另外孟家军补给充足,每个兵的弹药携带量是佤军的十倍,另外孟家军的士兵有铁锹,随时可以修建掩体,即使佤军调来一百多毫米的榴弹炮,也很难杀伤孟家军的兵,如果指挥得当,利用好地形,这次战斗他们可以全部歼灭这支撞到枪口上的佤军,不过他不知道,对面几百米外的阵地上,就有佤军南部军区司令,如果他知道,早就不修建掩体,早就冲上山顶抓他去。

孟恩崇看山顶,问手下的军官,“这个山有其他上山的路么?”

一个参谋军官说:“山后有条小路。”

“把携带M-249机枪的那个班派到山后边的小路上,现在就集合。”孟财知道,山后有路,佤军支撑不住肯定要逃跑,他们即使没子弹了跑出去,回到后边的基地,还能继续补给弹药,然后再杀回来,这样自己可不划算,要打就一拳砸死一个,弹药用完可以继续买,枪丢了可以继续补充,人是难以补充的,歼灭有生力量才是目的。

机枪班的班长刚吃完饭,马上来到司令和少帅面前报告。孟财说:“辛苦你们几个一晚上,配合我们一下。”他转身把亲兵排的三班班长叫来,“三班长,你指挥他们去后山,把你们携带的M18地雷埋到道路狭窄的下山路上,然后配合机枪班守卫后山,晚上三分之一的人上夜岗。”

“是。”三班长马上集合队伍,连配属给他的机枪班一并带到后山去。


孟财自己不放心,跟上两个班一起去了后山。

后山的下山路不是直线下坡,而是之字形的斜着的路,这路十分狭窄,基本只能单列行进,孟财站在山下,借助月光看清楚后,他把两个班部署在下山小路的尽头附近的树林里,他亲自带几个步兵去下山小路上埋压发引信地雷。

长官亲自出马,下边的那敢不买力气,几个亲兵轮起铁锹使劲挖坑,并按照训练时候的动作,利索的打开地雷的引信,然后轻轻的把土用手扒拉到地雷上,再拿上个树枝轻轻的把土扫平。


深夜,鲍有义睡不着,拿着望远镜再次来到山顶上的观察哨上,站岗的士兵正打着瞌睡,看着山下的敌人。

鲍有义点上一支烟,用烟驱散周围的蚊子和蚂蝗,把烟刁在嘴上,他端着望远镜看着山下的不知名的敌军。他因为不知道这支队伍的来头,心里更不安宁,因为不知道的敌人也是最危险的。他看到敌营内灯火不多,星星点点几处,有很少的几个巡逻兵,他的脑袋里忽然萌生出夜袭敌营的念头。他以前也看了不少介绍战争的书,他发现八路军弹药不多,武器不先进,白天经常打游击战、麻雀战、伏击战,晚上就是夜战,偷袭敌人的驻地,而且消灭了不少日军,他可以学八路军,来个夜间偷袭。

如果他知道孟家军有红外瞄准镜,肯定不会这么想。

“叫三连集合。”鲍有义把命令下给参谋,参谋跑到三连的临时宿营地内传达命令。

鲍有义把枪套里的54手枪(从越南买的)拿出来,把子弹上膛,然后又装进枪套里,三连的士兵背着枪跑步来到前山坡,等他下命令。

“兄弟们,山下有支装备精良的土匪,我们现在冲下山去,夺回我们的阵地,为死去的兄弟报仇。”

士兵们都困的要死,那有心情打仗?佤军士兵的工资很低,很多人都厌恶了战斗,他们中间很多人都是90年代前期入伍的,在丛林里和坤沙就打了6年,都是百战余生,活到今天实在是不容易,很多人在这里继续当兵,是因为生活没出路,要有办法,谁在这提着脑袋玩命。他们这支队伍精神意志已经不行,士兵们都想着老婆孩子,想着早点回家。

“成单列纵队下山,没有我命令,不许开枪。”鲍有义下完命令,走在队伍最前边。


孟财刚从后山回来,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AKM步枪,他看看手表,都十二点多,早该睡觉,不过他睡不着,今天一连打了两个胜仗,缴获了一百多条枪,和部分辎重,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以前雷雨田在孟家军里当参谋长时候才打出过这样的仗,现在自己终于和他差不多。

一个值班的士兵站在少帅身边,好奇的拿出红外瞄准镜,把瞄准镜装到枪上边的导轨上,端起枪,打开红外瞄准镜里的电源,从小小的瞄准镜里往外看,外边是绿油油的一片,看起来真好玩,忽然这个兵看到一行人影晃动,他马上意识到这是敌人要借助夜幕的掩护,下山打他们,当兵的小声说:“少帅,敌人下山了,有不少了。”

孟财马上也用红外瞄准镜看,确实有队人来,“让一、二班班长集合队伍,枪装红外瞄准镜加消音器,进入射程后,单发射击,给我打准点。”

士兵马上去后边叫来其他两个班,步兵们全部卧倒在地,枪口一律对真山顶上,敌人脚步很快,走进他们的射程内。

“全体注意,开始射击,别浪费子弹。”孟财喊完,瞄准队伍最后边的一个敌人开了一枪,枪托撞了一下他的肩膀,子弹“嗖”的一声飞出去。


鲍有义走着走着就忽然听“嗖”的一声,就感觉到一股冷风轻轻的从自己头上飞过去,声音刚过,队伍后边就传来一声惨叫。

他马上停止前进,小声问:“去看看怎么回事,喊什么喊,坏了老子的大事要他的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