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社会的毒瘤——律师帝国 律师帝国 第二章 中期选举上万律师助阵 恶搞花样百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5/


2006年11月08日01:19 【中期选举-现场】中期选举 上万律师助阵


备受瞩目的美国中期选举7日举行。此次选举将决定下届美国国会的格局:是共和党继续占据多数席位,还是民主党时隔12年后重新获得对国会的控制。


上万律师助阵


由于选情激烈,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派出大批律师前往全国各地的投票站监督投票情况,并且随时准备为打选举官司做好准备,以免重演2000年美国总统选举的争议。


据美国广播公司报道,民主党和美国律师行业关系密切,许多律师是民主党支持者。此次选举中,民主党和支持者共动员9000名律师前往全国各地,监督投票中是否存在违规和舞弊行为。


共和党动员的律师队伍虽然远没有那么庞大,但是总数也超过1000人。为了弥补律师人数不足,他们决定在支持者中发动家庭主妇、卡车司机和教师前往各投票站监督投票情况。美国广播公司调侃说,上万律师同时出动,规模超过美国四大律师事务所所有律师人数总和。美国人如果想打官司,最好等到中期选举之后,因为律师们全都杀向选战前线,已经无暇他顾。


新华社供本报特稿【中期选举-花絮】


中期选举花样百出


亲友前来助选

“温情牌”是时下很多政界人士参选的法宝。美国总统布什就深谙个中奥妙,所以他走到哪儿都会带上爱妻劳拉,甚至连正在美国逗留的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也成了他的一张助选“王牌”。


恶搞花样百出


今年最为共和党津津乐道的恶搞成功案例当属将希拉里 克林顿变成巫婆一事。在一则共和党制作的“万圣节特别版”宣传广告中,“希拉里”摇身一变成了一名头戴女巫帽的巫婆,突然从一名年轻孕妇的肚子中钻出来,向索要礼物的孩子们推销堕胎药和安全套。


丑闻层出不穷


今年的中期选举首当其冲成了选举“炮灰”的就是共和党人福利。除了福利的性丑闻案,共和党今年还被爆出腐败丑闻。共和党众议员鲍勃 奈伊在法庭上低头认罪,承认收受“超级说客”杰克 阿布拉莫夫贿赂,成了腐败案中首名认罪的国会议员。而共和党众议员柯特 韦尔登眼下也正在接受联邦调查局的问询。


抹黑不遗余力


估计是看到希拉里的个人支持率不断飙升有些坐不住了,共和党候选人斯宾塞于是开始拿希拉里的容貌来做文章。斯宾塞讽刺希拉里整过容,因为她年轻的时候实在是“长得很丑”。


软硬兼施自保


或许是因为有了选举潜规则方面的觉悟,一些竞选者一方面想要成功赢得议员头衔,一方面还想着如何不暴露自身的秘密,于是就有了众议院议员唐 舍伍德被爆付给情妇50万美元“闭口”费的新闻。


没有金钱就没有美国政治:美国明星说客认罪牵出华盛顿钱权交易黑幕


2006年01月11日黑色浅顶帽、深灰色风衣、表情冷漠,像是好莱坞电影中的黑帮大佬……美国最负盛名的政治说客杰克 阿布拉莫夫。




据报道,1名政客后有60名说客,当前华盛顿的说客人数约有3.5万人(其中注册的有1.4万人),这个庞大的数字和通过选举而产生的政治人物的比例是60:1。而华盛顿的人口不超过100万。世界上恐怕没有哪个国家的首都有这么多说客。说客不会白“说”,客户要掏钱;政客也不会被白“说”,他们要得到好处。从这个意义上说,说客充当了客户与政客之间钱权交易的桥梁。阿布拉莫夫丑闻再度引发舆论对华盛顿庞大“K街” 所谓“K街”是白宫北边一条由西向东的道路,许多游说公司的总部都聚集在此,利用得天独厚的优势为希望影响立法的利益团体代言。


现在,竞选一位参议员至少要花费500万美元(3750万),竞选一位众议员要花费近80万美元。希拉里竞选参议员则花去5400万美元(4个多亿)。竞选总统的花费更高。2004年总统和国会议员竞选一共花去40多亿美元(300多亿)。近年来,说客的直接开销猛增———从1998年的14亿美元增长到2004年的21亿美元,每年平均花在每位议员身上的费用则达到了500万美元。(3750万,什么叫民猪人犬啊,民猪人犬社会如何能不伟大呢?)


说客摇身变政客,政客退休做说客。从这个门一进一出,政治资本被滥用几成必然。现在的白宫里,12位工作人员都有说客“前科”。在华盛顿,竞选体制决定所有政治人物都离不开政治献金。在2004年的大选中,布什和克里阵营各花费5亿美元;而参议院每位议员为成功保住席位将要花费2000万美元。这其中的绝大部分款项都来自捐献。因此,政治人物需要钱,而这只有大企业才能提供。


最直观的案例是,美国医药企业在华盛顿雇用了6000名说客,在2003年至2004年间国会竞选期间资助了3亿多美元,其中60%给了共和党阵营。在这一时期,国会通过了医疗保障法案。布什政府称,这一项目在未来10年会耗资4000亿美元(3万亿),而外界估算则是这一天文数字的两倍(6万亿)。批评人士认为,这是政府对医药行业的重大让步,医药公司在这项法案中可以受益1390亿美元。由于医疗保障法案禁止政府与医药企业就药价进行协商,这就意味着医疗保障开销上不封顶。值得注意的是,各大药厂对投票支持医疗保障法案的议员提供的竞选连任资助是给反对者的三倍。


华盛顿的说客们除了掌握800多个政治行动委员会外,他们还直接进入政客的竞选阵营。调查显示,68名政治人物的竞选财务秘书都是说客,同时那些退休的议员也会变身说客角色。这一高效运转的体系被称为“旋转门”———一方面说客在政府中担任要职,另一方面许多政客选择游说作为退休后的理想去处。两年前,前美国总统卡特的国家安全顾问布雷泽兹斯基曾说过:“华盛顿是全世界最腐败的首都……


《金融时报》评论说,“如果这位曾经的制片人(阿布拉莫夫)留在好莱坞,恐怕连他自己也无法写出像亲身经历这样精彩的情节———从印度安部落的赌场拿到上千万美金,通过种种伎俩贿赂多个国会政要,同时自己从中赚取丰厚回扣;他的手段肆无忌惮,从豪华海外游到盛大体育赛事包间,阿布拉莫夫不仅仅为宴请官员埋单,还一掷千金买下整个餐馆……一夜之间,说客阿布拉莫夫成为美国政治腐败的代名词。”


阿布拉莫夫还凭一己之力为游说业开辟了一条新财路。从1995年起,他开始代理印第安乔克托部落,在国会和政府疏通关节,以保护它们的赌博产业。他的最大客户是路易斯安那州的卡沙塔部落,他先后从该部落收取了3200万美元。2001年初,阿布拉莫夫曾安排卡沙塔部落的酋长与布什总统会面。据《纽约时报》披露,阿布拉莫夫先后与11个印第安部落签署了代理协议保护它们的赌场利益,他自己则大赚了6600万美元。在公开场合他称这些印第安人为他的客户,私下里却把他们称作“猴子”、“类人猿”和“傻瓜”。(这和律师帝国把民众称作民猪、人犬如出一辙!)


律师帝国控制下的所谓民主社会就是使罪恶走向极端,第二次世界大战,就是律师帝国操纵的所谓民主选举,使当时的德国政府、总统(元首)在不堪国内社会的巨大压力下,民选总统(元首)终于挑起了第二次世界战争,希特勒的罪恶只不过是律师帝国罪恶的一部分,今天律师帝国控制下的西方社会同样会在国内社会的压力下,终有一天步当年德国政府和希特勒的后尘挑起世界战争!因为今天的西方社会还是一个由律师帝国所操纵的缺乏人性道德的畸形社会体制!他们使罪恶象病毒一样发展,侵蚀到人性社会的各个层面、各个角落,而且极具诱惑性和欺骗性!所以说西方社会的所谓民主社会,其实就是由律师帝国所控制的帝国社会,充满了危险、充满了邪恶!是人类社会中最危险的社会!


律师帝国的行为准则就是颠覆人类传统、道德、伦理与人性,一步步控制整个人类社会,西方社会的法律就是他们控制人类社会和人类思想的最好武器,政府是他们控制社会的工具,他们利用法律纵容犯罪,使社会混乱,再鼓吹民主选举,一步步操纵政府控制社会!


律师帝国无疆界就是要把控制人类社会的触角伸向世界任何一个地方,普天之下皆是律师帝国的控制的地盘,普天之下莫非律师帝国之疆土,整个世界统统是律师帝国的势力范围,充分暴露了律师帝国的邪恶野心!这是任何一个普通帝国所无法达到的目的!而律师帝国想达到,想真正统霸世界,独霸全人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