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中国会超越美国吗?最佳局面:2053年!

看报纸杂志,人们可能会认为中国经济会很快在规模和繁荣程度上超越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这种猜测是有一定依据的,不过它充其量也是非常不成熟的,从最坏的情况看在今后几十年都是极不可能的。






一个重要事实是,中国是个国土面积与美国差不多,但人口是美国4倍多的国家。自从上世纪70年代末改革开始以来,中国的产出或收入一直以每年近10%的速度增长。经济改革使这个国家得以爬出很深的洞,但是要重新达到它早些时候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为了从长远的角度看问题,设想在1820年,中国以约占世界35.7%的人口创造出占世界约28.7%的国内生产总值,这意味着其生产率水平接近世界平均水平的80%。到2005年,尽管在过去28年里保持了每年近10%的不可思议的增长速度,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占世界的5%,其人口在世界人口中的比例有所减少,但仍居世界首位,为20.2%。根据同样的标准,中国的生产率降到了世界平均水平的约25%。相反,美国1820年的产出占世界的1.8%,人口约占世界人口的0.9%(已经是世界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约两倍),到2005年,美国在世界产出中的份额几乎与中国1820年的相同,为28.1%,人口只占世界的4.6%,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约是世界平均水平的6倍。如果中国保持了相对的生产率水平,只是与世界平均水平同步,那么它的国内生产总值和生活水平将比现在高3倍多,其国内生产总值将超过日本,居世界第二位,生活水平将接近智利而不是摩洛哥。




最佳局面:2053年




按照最佳局面,中国和美国将继续以1990至2005年这15年的速度增长。对中国来说,这被认为是最好的情况,因为在过去50年里,没有一个经济体在这么长的时期保持这么快的增长速度。另外,两国的人口增长会继续放慢,尤其是中国。根据社会保障机构的高管和大多数专家的预测,美国的生产率增长速度最终会放慢,随着中国逐渐接近美国的生产率水平,中国增速放慢的可能性更大。




可以推断,中国会在2031年赶上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规模。




根据最好的情况,在2031年以后的很长时期,中国以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来衡量的生活水平相对于美国的生活水平而言会继续改善。例如在2031年,如果良好发展得以继续,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将约是美国的四分之一,但它将已经加入高收入国家的行列,至少根据目前的定义是这样。根据“最佳局面”假设,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将在2053年与美国持平。根据2005年的价格水平来衡量,届时两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都将是约10.5万美元,是目前美国水平的约2.5倍。




乐观估计:再晚4年




然而,中国和美国都无法保持过去15年的趋势。美国预测,中国的人口将在2030年左右达到最高点,然后略有减少,在2005至2050年人口平均增速约为0.1%。同样,美国的人口增长也会放慢,但不会像中国那么明显,在同一时期平均增速约为0.6%。如果将这些趋势考虑在内,两国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都不会像前面说的那么快。




例如,美国社会保障机构的高管估计,从2005至2050年,美国实际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速度将是21%,减缓将主要出现在约2012年及以后。由于人口和劳动力增长的减缓以及随之出现的生产率增长的减缓,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可能很容易降到8%左右,这还是一种很乐观的局面。不过因为美国也在减缓,影响还不是很大。根据这种乐观的假设,中国仍会在2035年赶上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水平,在2057年达到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水平,都只比“最佳局面”晚四年。








四大风险减缓发展








然而,中国面临四个重要的趋势,需要密切管理以避免重大的经济和政治混乱。




第一是城市化。目前中国只有43%的人口在城市生活,是现代劳动力队伍的一部分。大多数人生活在经济机会有限得多的农村地区。由于收入水平的巨大差异,迁往城市的压力很大。




第二,近一半的企业是国有企业,从效率低下的国有公司转向赚钱的公司或更可能是私有公司,会导致大规模的混乱和失业。这两个趋势都给中央政府带来了很大压力,要求它放慢这样的进程并找到其它办法来缓和因相对收入差距而产生的政治压力。




第三个趋势是人口增长的减缓,这个趋势将使人口增长在约2030年趋于停滞,然后使人口减少。大致到那个时候,中国人口的中位数年龄预计将与美国大致相同,其后人口将继续更快老化。这会给社会安全网、尤其是退休系统带来压力。所幸,依然有充足的机会为仍占多数的农村人口提供就业岗位,提高国有工业部门的生产率以继续促进收入增长。






第四个趋势是,随着个人收入的迅速增长——至少是上世纪80年代的8倍,一个庞大的中产阶级开始出现,这带来了对政治权利的强烈需求。随着时间的推移,控制更大的经济权利和繁荣与拥有很少权利和自决权的停滞的政治制度之间日益扩大的差距将变得越来越困难。要求政治自由化和开放的压力会越来越大,但在满足这些需求方面做得太快或太慢都可能导致政治和经济不稳定。这些风险都可能对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造成不利影响。




面对迅速增加的风险加上与早些时候问题的迅速会合,中国不大可能像乐观局面里假设的那样继续保持快速的经济增长。中国的增长开始减速的可能性更大,就像其富有的邻国一样,这样它的平均增长速度将进一步减缓。在2005年以后的时期平均减至实际国内生产总值6%的增长速度——主要是因今后二三十年的减缓所致——将使得中国在本世纪中达到美国的经济规模,在2080年左右达到与美国相似的生活水平。只要经济增长略低于6%就可能将后一个时间推迟到下个世纪。但是,从2005年到2080年是75年,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未能在这么长的时期内保持高达6%的增长速度。不过,中国过去28年的增长已经在更大程度上打破了历史。(作者 美国印第安纳州立大学商业学院网络金融研究所研究部主任约翰·塔托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