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天骄 第一部 崛起 (15)

357378913 收藏 0 1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0/[/size][/URL] 火光将帐篷映照的轮廓鲜明,一名成年男子正在火堆上架着铁质烤架烤肉,夜风中飘起阵阵诱人的肉香味儿。离帐篷侧后方十几米的位置,铁木真只身一人潜伏着。他没让布赫跟来,因为他太紧张了,把他留在远处看马是个不错的主意。为了便于行动,铁木真只带了随身的“金狼刀”和匕首,弓箭则留在了马鞍上。   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0/


火光将帐篷映照的轮廓鲜明,一名成年男子正在火堆上架着铁质烤架烤肉,夜风中飘起阵阵诱人的肉香味儿。离帐篷侧后方十几米的位置,铁木真只身一人潜伏着。他没让布赫跟来,因为他太紧张了,把他留在远处看马是个不错的主意。为了便于行动,铁木真只带了随身的“金狼刀”和匕首,弓箭则留在了马鞍上。

今夜无星无月,黑的让人心里发毛,但对于潜伏靠近却非常理想。铁木真向内侧挪了挪身子,避开火堆辐射出来的光线,确认无异常情况后,突然快速向前爬动,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帐篷后面。

时间紧迫,他必须尽快摸清楚帐篷里面的情况,不然以札木合的耐性,说不定马上就要发动进攻了。铁木真也想点燃帐篷,可是一无火种二无引火之物,想点燃硕大的帐篷谈何容易!到不如将帐篷割开一条口子,看一看里面的情况,虽然不会有太多的时间,但总比一无所知强吧!

帐篷是用很厚的毛毡围成的圆形毡房,内衬坚韧的柳条,紧密厚实,耳朵贴在上面隐约能听到一些声浪,不是很清晰,像抽泣又似呻吟。铁木真抽出靴内的匕首,用锋利的刃尖切割毛毡,决定眼见为实。

很快,匕首就在毛毡上切开个三寸多长的口子,抽回匕首,一缕暗红色的光芒便随即泻出,男人们淫猥的笑声也真切地传来。铁木真非常小心地用手指将口子撑开一道细缝,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盏很大的羊油灯,可能长时间没挑灯芯了,帐内的能见度不高,暗昏昏的。

铁木真不敢把口子撑得太大,以免被里面的人发觉,所以眼睛观察的角度也就相当有限。好在毡房内的空间不太宽敞,羊油灯发出的光亮足够铁木真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三个粗豪的男人盘腿围坐在洋油灯旁喝酒,其中两人光着上身背对铁木真,身边各自跪着一名赤裸裸的女人,长发散落,腰身丰满,背臀微泛光泽,铁木真隐约可以看到一个女子半个乳房的轮廓;另一个男人虽说是面朝铁木真,可惜却被其他人遮挡住视线,无法看到面容。不过跪在他身旁的那个女人却恰好位于障碍物的空隙间,同样是一丝不挂,垂着头,从乳房娇小挺拔的程度来看,应该相当年轻。

“快点倒酒!”正当铁木真想把切口再撑大一些时,一名背对他的那男人大声冲自己身旁的女子喝道,随即伸手狠抓她的胸部,宽大的手掌将女人丰硕的乳房轮廓从铁木真眼中隐去,女人白皙的身子猛地一缩,发出痛苦的呻吟。

“你他妈的轻点白音!弄伤了就不值钱啦!”另一个男人说道。他坐在白音的右手处,说话时把头扭向白音,铁木真看到他的左脸上有一条长而深的刀疤,直到下颌,周围的肌肉都向内萎缩,异常恐怖。

“我说猛和,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怜香惜玉啦!”白音冷笑道,“你他妈玩起娘们儿来比谁都狠,少在我面前装好人!”说完,挑衅似地用手大力挤压女人的奶子。

“有种你再说一遍!”猛和眯起双眼,目光锋如剃刀,左脸上的刀疤也变的格外狞狰。

“一百遍我也敢说!”白音大眼一瞪,凶光四射。

“都给我闭嘴!”一直被挡在铁木真视线外的男人终于开口了,声音低沉而冷酷,“想打架就出去,别在这里瞎咋呼!”

白音与猛和相互狠瞪了对方一眼,各自沉默不语,看来这个发话的男人就是他们的头儿了。

可以确定是马贼了。一共四个人,三个在帐内喝酒,一个在帐外烤肉,另外还有三个光溜溜的女人,应该就是被掳掠的人质。马贼的人数虽然不多,不过看样子战斗力不会太弱,尤其是那个马贼头儿。铁木真一直看不到他的脸,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

目标确认,情况明了,不能再等了,必须马上作出决断!是回去找布赫一起干?还是自己单独行动?一想起布赫那紧张的模样,铁木真打消了回去的念头,果断起身,悄然向帐篷前面摸去。他决定先干掉在火堆前烤肉的马贼,然后再用火将帐篷点燃,从而通知札木合发起攻击。

铁木真真后悔没将弓箭带来,不然一箭就可以解决问题了。现在回去拿已然来不及,只能随机应变了。

浓郁的烤肉香也无法平息札日布心头的怒火:自己甘愿冒着被部落发现的危险,为这伙马贼提供了抢劫目标,谁知现在竟被他们支使出来烤肉,简直就是把他当奴隶使唤吗!可是气归气,札日布也不敢当面和这些家伙翻脸,恐遭杀身之祸。唉!谁让自己鬼迷心窍,瞎了眼呢!

本来按照札日布的预计,他们今天就能将这批抢来的人畜脱手换成现钱,却不料半路上遇到了现在占据的这户牧民家,索性一不做二不休顺手抢了,免得留下线索供人追查。这户牧民一家三口,夫妻俩加一个三四岁的男孩,有牛羊三十多头,马五匹,意外的收获。成年男子被杀掉,留下女人和孩子,将会与先前掳掠来的一对母女一起买掉。

在仍处于奴隶制的草原部落中,部落或个人的财富与地位是靠奴隶数量的多寡来决定。所以对奴隶的需求量非常大,除了靠发动战争获得外,掳人买卖也是一条重要的途径。

札日布边烤肉心里边盘算:明天得到现钱后,该如何摆脱这三个心狠手辣、无情无义的马贼呢?三天前还一口一个兄弟叫着,嘴上像是抹了蜜。而如今他这个兄弟被晾在一边烤肉,三人却舒舒服服地坐在帐篷里喝酒玩女人,这算他妈的哪门子兄弟呀!

札日布兀自低声咒骂,却浑然不觉危险的降临。

铁木真手握匕首,蹑手蹑脚地朝背对着他的扎日布走去,火堆发出的劈啪声掩盖了他大部分足音。短小锋锐的匕首可以在近距离内一击致命,要比马刀实用的多,是近身格斗与摸哨的不二利器。

离札日布还有五六步远,火光映红了铁木真的脸。他竭力控制住狂野的心跳,攥紧匕首,看准札日布的后心位置,准备行致命一击。

突然,死寂的暗夜里响起急促的蹄声,起初声音很小,可转瞬间便如滚滚天雷,快速地朝帐篷方向奔来,是札木合发动攻击了。

笨蛋札木合!铁木真心里暗骂。

札日布警觉地停止烤肉,侧耳倾听,很快便大惊失色,急忙转身想对帐篷里的人发出警告,却惊讶地发现了就站在他身前不远处的铁木真。还不等札日布做出任何反应,铁木真就卯足力气,怒豹般扑了上去,第一时间将札日布连人带烤架一起撞倒在火堆上,同时匕首也深深地插入札日布的胸膛。

火焰迅速将札日布吞噬,他痛苦地在火堆上挣扎滚动,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夜空。铁木真也险些被飞溅的流火击中,耳边的垂发被翻滚的热浪烤焦,匕首已然无法收回,而最凶险的战斗却即将开始。

铁木真右手飞快地拔出斜插于背后的“金狼刀”,左手从散开的火堆中拣起一根长约三尺、粗如儿臂的炽热火棒,飞快地朝帐篷跑去。他想赶在三名马贼作出反应之前把帐门点燃,将他们困在帐篷里,等札木合一到再进行最后的攻击。此刻已经顾不上三个女人的安全了,生死关头不能有丝毫的犹豫,她们也只好听天由命了。不过铁木真暗自发誓,如果三个女人不幸遇难,他定会尽杀马贼为其陪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