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对马其顿军队的分析

pmj1982 收藏 7 1485
导读:对马其顿军队的分析 一、前言 从公元前336-323年之间这短短的13年里,堪称是亚历山大时代。他的马其顿军几乎战无不胜,无论是来自印度的象阵还是波斯的镰刀战车,直到最后他的军队撤出苏撒,任何人都无法阻止马其顿方阵的前进。亚历山大与他的短命帝国的一切是那么地吸引人,直到现在,马其顿军队留给历史爱好者与军事爱好者许多的疑问,其原因不乏因年代久远缺失史料,抑或是后人带有主观色彩的评价.究竟马其顿方阵是如何作战的?他们如何安排各个兵种之间的配合?面对不同的敌人他们又有怎样的应对方法? 本文的重点

对马其顿军队的分析

一、前言

从公元前336-323年之间这短短的13年里,堪称是亚历山大时代。他的马其顿军几乎战无不胜,无论是来自印度的象阵还是波斯的镰刀战车,直到最后他的军队撤出苏撒,任何人都无法阻止马其顿方阵的前进。亚历山大与他的短命帝国的一切是那么地吸引人,直到现在,马其顿军队留给历史爱好者与军事爱好者许多的疑问,其原因不乏因年代久远缺失史料,抑或是后人带有主观色彩的评价.究竟马其顿方阵是如何作战的?他们如何安排各个兵种之间的配合?面对不同的敌人他们又有怎样的应对方法?

本文的重点会放在亚历山大军队经历的各场战役的细节以及马其顿军队的战术阵型上而并不是对亚历山大本人的无限夸大。另外,亚历山大统治期间的财政管理、政治组织结构以及腓力时代的政治、结盟等并不是本文的讨论重点,仅仅一代而过。希望通过本文的研究能展现给大家一个最客观的马其顿军队,也希望大家能通过本文一起来探讨这样一个问题:为何这个短命帝国能在军事上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另外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疑问:如何应对马其顿方阵/斜击阵?就以上的问题,笔者尝试分析一二,但并不敢断然下结论,由于缺乏系统翔实的客观资料,因此只能通过现有文献及资料进行分析.只求通过历史记载与已知的战役细节点评与分析。

二、关于马其顿军队的组成及基本战术的分析

如同任何分析亚历山大的文章一样,我也必须要提到他的父亲 -- 腓力二世。亚历山大的统治史就是继承了他父亲的未竟事业。同样的,腓力也留给自己年轻的儿子一笔宝贵的财富--军队。腓力在位时通过金钱与出色的外交手腕与陪欧尼亚国王订立了一系列的盟约,他也因此获得了一批宝贵的土地--巴尔干地区最肥沃的土地,吞并了上马其顿之后,腓力的实力大增,马其顿的国家财政实力与人口资源都是首区一指的。当时的马其顿拥有约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人口众多,征兵来源广泛。根据一些资料的记载,公元334年马其顿拥有步兵约27000人、骑兵约3000人,这是马其顿国民军的主力组成部分,并不包括日后令敌人闻风丧胆的色萨利雇佣兵等“外来军事力量”,如果算上这些“联盟力量”--比如喀罗尼亚战役,马其顿军队调动了30000步兵与2000骑兵以及约4000人的联盟军队应战来自斯巴达的挑衅。

腓力留给军事史的另外一笔财富就是马其顿方阵的创立,有一种说法是马其顿方阵是亚历山大的发明,其实在腓力在位时他就稳步发展并强化训练自己手下的步兵。在当时最强大的步兵阵型是希腊的密集阵--马其顿方阵由他脱胎而来。绯力力图使自己的军队在阵型、兵力密度以及凝聚力上超越对手。腓力还将著名的“萨利沙”长矛用于布兵阵型的防御。一支标准的萨利沙长矛长约6米(日后发展为8米甚至更长),上面带有长约50厘米的叶状巨大刀片与矛尖,这种长矛重达7公斤(甚至更重),即使放到现在,一个健壮的成年人也只能举起他持续15分钟左右。

马其顿的步兵除去萨利沙长矛之外还装备有护胫甲与高腰靴子(罗马人也曾模仿马其顿重装步兵的配置),实际上,整个马其顿重装步兵方阵并不需要这些防护,因为萨利沙本身就是一件极为优秀的防护武器,如果配合上盾兵与骑兵的配合,马其顿重装步兵方阵几乎就是刀枪不入(总体概括的来说)。

请注意,正是一支训练有素的手持“萨利沙”的轻装步兵构成了马其顿方阵防御阵型中最有力的部分。同时腓力将轻装步兵、骑兵、弓弩兵组成了一个标准的马其顿主力部队,传统意义上马其顿方阵是指纯步兵方阵,但在实际的运用意义上这支混合部队才是马其顿的主体。当然,还应该包括那些由标枪手、攻城兵组成的雇佣军部队,没有他们的存在,也许就没有高加美拉、伊苏斯的辉煌。

实际上这种装备着萨利沙长矛、盾牌、短剑的步兵已经可以算是重装步兵的行列,他们不同于底比斯的重装步兵,底比斯的重装步兵装备着小一号的长矛与更轻的护甲,按照马其顿的标准来看它们都是不合格的残次品,底比斯与佛西亚之间的神圣战争中一败涂地,根据史料的记载底比斯的8000步兵不敌佛西亚的1000步兵。这固然含有极大的水分,但也反映出来进攻型步兵在缺乏骑兵与弓兵掩护下的尴尬境地。

在亚历山大时期马其顿方阵又得到了近一部的完善,整个阵型按照常规布局从左至右依次为:由希腊骑兵、轻装步兵、弓兵、标枪兵等组成的左翼;由5-7个重装步兵方阵组成的中路;由轻骑兵、先遣队、盾兵以及亚历山大近卫军骑兵组成的右翼主攻部队。右翼的侧翼一般由色萨利骑兵负责掩护。在高加美拉战役期间这种布阵方式被发挥到了极致--形成了一个梯形的阵位。另外在第二线亚历山大一般会布置一支数量相当可观的希腊骑兵部队充当预备队。

在更加具体的分析马其顿军队各兵种的组成之前,必须要准确的统计一下这支军队在各个时期的数量,因为古代历史资料遗留下来的大多数语焉不详,即使有,也有很多一部份资料含有夸大的成分,有的甚至夸大到了难以置信的程度,因此,我选取了一些较为可信的资料,其中包括来自某些亚历山大专题当中所记载的数目。

马其顿的部队编制与日后德国人所首创的连-营-团-旅-师这种称呼极为相似,通常64人组成一个排,128人组成一个连,256人组成一个营,1024人组成一个团,4096人组成一个师(即初级方阵),不同的兵种之间基本按照此分类方法。马其顿军队在公元前334年时拥有15000人,编为6个步兵方阵(实际就是6个团的规模),其中大约有1/2的人是从上马其顿招募的骑兵部队,另外还有一些来自皇室卫队的盾兵,也就是亚历山大最为器重的近卫军。另外马其顿的骑兵数量没有太大的出入,公认的资料里马其顿骑兵拥有4000-5500人左右,另外还有相当一部分的马其顿步/骑兵被留在了印度。

一个马其顿重装步兵方阵由10个人为一个团体,日后亚历山大把这个阵型变为16人为一个中队,一个团当中(也就是一个方阵)拥有16个纵列的中队,他们位于马其顿阵型的中央位置,整个重装步兵方阵的前面由来自上马其顿与斯巴达的老兵组成,前3-4排的人把长矛水平放下,其他人将他们的长矛直立作为备用,后面几排的所有人用他们手中的盾牌砥柱前面人的身体,依靠后面人的身体惯性与重量来增加长矛的杀伤力。这个阵型有许多变化种类,比如在伊苏斯战役与高加美拉战役中,纵列16排的方阵在战役开始一段时间后变为32列,以方便整个阵型的保持,在战役逐渐进入高潮、波斯人的阵型被两翼的骑兵与弓兵标枪兵挤压收缩并且己方阵线出现空隙的时候,重装步兵阵型变为了纵向8列,这样可以保持更加宽阔的打击范围,尤其是在伊苏斯战役那种双方都出现极大破绽的情况下,在波斯人的进攻最高潮的时候也是他们防线最薄弱的时候,重装步兵方阵成功地把波斯人赶到了一个狭窄的隘口进行屠杀。显然的波斯人在两次与马其顿的交手中都没有长什么记性,放着马其顿防守薄弱的侧翼不去冲击反而选择进攻两翼的结合处,可见大流士关心他的老婆孩子胜过自己的军队。

尽管在高加美拉与伊苏斯他们的阵型在那种起伏不定的丘陵地带都被冲破过,但是他们都没有造成灾难性的后果,归其原因是这种阵型在变化上的灵活所致。正如亚历山大为伊利里亚人进行的阵型演练那样,它可以让一支纵向120列的庞大阵型在无任何口令的情况下转变为衡向16列,最终整个阵型形成一个楔形的尖刀阵型,这个演练充分的说明了亚历山大方阵弥补阵型空隙这个致命弱点的能力,以整列16排为例,即使左右阵型中出现空隙,位于阵型后方的步兵也可以放下萨利沙长矛弥补这个空隙,这时整个阵型就会演变成另外一种队形,但仍然保持了整体的紧密性。也正是这种富于变化的创造力挽救了伊苏斯战役中本应失败的亚历山大。在那个时代,这种富有纪律性并对配合默契程度有极高要求的阵型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任何一种相对应得阵型可以破解他。

轻装步兵也是马其顿阵型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由一部分来自皇家近卫军的盾兵改编而成,另外还有一部分的兵员是日后由征服地区(如小亚细亚)的士兵组成,根据阿里安的记载我们能得出结论这些轻装步兵也可能是由色雷斯人与阿格瑞安人组成,巴拉克拉斯指挥着这支轻装步兵,其中的马其顿人大多来自斯特莱蒙与阿格瑞安的本地居民--他们拥有强健的体魄。实际上标枪手也可以算作是马其顿轻装步兵的成员,他们都装备着长剑、盾牌、弓箭与较短的矛。但是这支部队的数量不多,已知他们的部队相当于一个重装步兵方阵的人数(也就是4000人左右)。除去那些雇佣兵,还有一部分马其顿的弓兵部队,他们大部分来自克里特岛,并由一些克里特的统帅领导,他们的性质介于雇佣兵与马其顿国民军之间,在战争需要的时候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加入马其顿--希腊历史上克里特人与阿格瑞安人一直是伙伴,他们理所应当的共同选择同样强大的盟友--马其顿。

从亚历山大渡过多瑙河时开始,这些轻装步兵都被用于任何困难的地形来弥补重装步兵移动缓慢和对复杂地形适应性差的弱点,在部分战役中,这些轻装步兵与来自克里特的弓兵一起组成保护重装步兵侧翼的掩护部队,在重装步兵发起冲击时负责阻挡敌人的其中之类的角色。但是他们的作用仅仅是次要的,即使是马其顿的敌人也并未意识到优秀的弓兵对于敌方骑兵与缺乏掩护的重装步兵的杀伤效果,弓兵在那个时代普遍的缺乏火力持续性,往往在不到10轮齐射之后就退居二线,他们并不是一支优秀的进攻力量,而且由于武器上的不足--那个时代的弓显然没有较强的杀伤力(当然是面对重装步兵与重装骑兵时),这些弓兵的作用很容易被忽视。当时唯一可以用来攻破希腊密集阵与马其顿方阵的武器只有连续不断的重装骑兵冲击与弓兵,对于移动缓慢的重装步兵来讲萨利沙仅仅是一件“进攻性”的防御武器,在面对密集弓箭的时候理论上应该可以对马其顿方阵造成结构上的破坏--文章的后面会谈到。

马其顿的重装步兵在腓力的设想中是用来稳固战线,而与敌方主力交战的任务就由马其顿的骑兵部队来完成,他们也被称为共事者。马其顿的骑兵在统一希腊之后大约拥有1800人的数量(这是亚历山大皇室近卫军的数量),他们共分成8个中队(与步兵的编制稍有出入),其中一个在战时负责保护亚历山大本人,也可以称为亚历山大的亲卫队,可以看到在每次战役中一旦亚历山大率领重装骑兵攻击选定目标时这支部队都会跟随亚历山大一起行动。这8个骑兵中队是腓力从马其顿以征服地区的基础上征招而来,不少中队来自于色雷斯,另外还有来自于上马其顿、波提罗尼亚的军事移民组成。另外还有一个神秘的“硫加亚中队”,可能是一个更为古老的团体,也可能是腓力时代的近卫军,另外,上马其顿的骑兵部队也是一个独立的组织,在印度时亚历山大决心把他们留在那里,但最终留下了一支步兵部队。他们的武器装备包括一支短矛、标枪、短剑以及盾牌和考西亚头盔。

骑兵在马其顿阵型当中用来组成楔形阵型冲击敌人防线中的空隙,他们首先使用手中的矛与标枪射杀敌人--他们把短矛架在肩膀上,矛尖冲下,接近敌人时投掷短矛或标枪然后拔出短剑或波斯砍刀来战斗。他们的盾牌一般架在左手,这也是用来控制马缰的手,一但这个手受伤基本也就失去战斗力了。另外,马其顿骑兵在初期并未有任何保护措施,他们的骑兵还属于轻装骑兵的范畴,在与小亚细亚人交手之后他们逐渐意识到了保护马匹与自身的重要性,马匹被覆盖上铠甲,骑兵也装备了较重的头盔来保护自己。

关于侦察兵--骑兵的一部分。他们经常伴随着骑兵与轻装步兵行动,这些侦查骑兵(也可称为轻骑兵)还配着萨利沙长矛--这很不合常理。侦查骑兵大多由精锐的陪欧尼亚手下组成,他们在战斗中使用萨利沙长矛也许是被当作先锋使用。他们也像骑兵一样被编成中队:他们大约有四个中队,全部由马其顿人组成,他们在马其顿军队的组成中属于一个独立的个体,由一个马其顿统帅单独指挥,但包括在1800名近卫军骑兵当中。他们执行着双重任务,其中比较重要的就是反骑兵与反侦查战。有一种说法是骑兵无法像步兵那样使用萨利沙,因为这种武器的重量只允许两个手使用。或许这种说法是指后期8米长的萨利沙,前期6米左右的萨利沙使用起来危险程度并不大。骑兵在使用萨利沙时要分赛开队形,或者集中在一个延长的阵线中,这样对于敌方的轻装步兵可以轻松的抵抗。使用萨利沙显然只是偶尔,绝大部分情况下他们和共事者使用一样的2米左右的“短矛”。重装骑兵的作用就是在敌方密集的阵型中进行集中突击。而轻骑兵显然是在侧翼的轻装步兵附近活动。

另外一个重要的角色来自雇佣兵与联盟部队,他们在马其顿方阵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比如色萨利骑兵与伊利里亚人的分遣队。除去亚历山大本人所率领的皇家近卫军之外,绝大部分的马其顿军队甚至包括重装步兵方阵都属于雇佣兵的角色,显然这些希腊雇佣兵同时充斥着马其顿与他对手的军队中,亚历山大有足够的金钱与威望来震慑住手下的雇佣兵,而性格温和的大流士显然就逊色许多,乃至手下的希腊雇佣兵头子卡里德姆口出狂言。来自色萨利的骑兵在战斗力上与共事者们不相上下,他们也被编为若干个中队,同时在伊苏斯战役、高加美拉战役中他们都被委派与共事者一同并肩作战,他们的表现也同样出色。另外还有少数来自罗伯奔尼撒与斯巴达的骑兵充斥在马其顿的队伍当中。这些雇佣兵们统一由帕曼纽指挥,但是他们并没有参与一些重大的战役,即使是高加美拉战役中他们也仅仅充当了方阵左翼的第二梯队而已,一方面考虑到雇佣兵的忠诚问题(许多的雇佣兵来自被征服地区,这些地区与波斯关系密切),另一方面这些人的战术与马其顿格格不入,比如来自色萨利的骑兵,他们更习惯于充当以菱形方阵冲击敌人第一线步兵的战术而不是充当马其顿人的侧翼掩护。不过马其顿人也很显然的从这些雇佣兵那里学到了不少东西,日后马其顿重装骑兵运用最为广泛的矩形进攻阵就是从色萨利骑兵的方形进攻阵当中演变而来。

马其顿方阵显然拥有许多的缺点,由于马其顿方阵比希腊密集阵多出一倍的纵队,这就造成了方阵转向移动的缓慢。因此它的侧翼很容易被包抄。重装步兵方阵只适合正面有限角度内的进攻,在与敌人接近交战之后方阵变化缓慢,一旦方阵出现空隙或是方阵侧翼被击溃,那么笨重的重装步兵将无法快速反应,这样他们薄弱的侧翼会毫无保留的暴露给敌人的骑兵部队予以射杀。

但是显然腓力创造这套阵型就有他预计好的使用方法,前面已经介绍了马其顿的重装骑兵才是她的真正主力,战斗开始之后马其顿重装骑兵负责寻找敌方阵线中的空隙进攻,而整个马其顿重装步兵方阵则用来吸引敌人的主力,敌人会错误地以为马其顿重装步兵是他们的主力,而当敌人倾尽全力在防守强大的重装步兵阵当中撕开突破口时,马其顿重装骑兵此时则全力寻找敌方的主力进行决战,这是亚历山大的惯用战术。他根本不用为此战术担心重装步兵被突破,他在每次战斗中置自己的大本营不顾,全力寻找对方主力,而想突破马其顿重装步兵方阵显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这样敌人只能从薄弱的侧翼下手--轻装步兵与盾兵。重装步兵方阵这种富于攻击力和内聚性的专用阵型在同时代显然是无与伦比的。

马其顿的阵型展开之后,右翼的骑兵会首先移动,此时连接右翼的重装步兵方阵右翼会随着骑兵方阵移动,而左翼的重装步兵与负责掩护的轻步兵与盾兵则保持不动,这样马其顿军队的方阵就变成了一条斜线。队形也逐渐拉长,这样前面提到的重装步兵纵列变阵就派上了用场,重装步兵方阵始终要保持秘不透风,右翼的精锐重装骑兵率先御敌。这就如同将敌人的阵型拦腰截断,尤其在对付对方拥有优势兵力的情况下此战术相当奏效,亚历山大在与大流士的两次交锋中显然就是这么做的:梯次配置兵力并夹击敌人,步骑协同夹击与斜击战术是日后亚历山大所使用最为广泛的两种战术。

楔形阵、菱形阵等也是重装骑兵惯用的阵型,比如马其顿侦查轻骑兵就经常使用楔形阵与正三角形阵冲击敌人的第一波防线。而在敌人溃散进行追击时往往使用到三角阵与矩形阵。

Quote:

美国陆军军事学院绘制的马其顿战役编队示意图.注意图中标注的一处错误:中央的步兵被标注为骑兵,而实际他们是精锐的重装步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此外另外一种马其顿方阵的阵型略微有变化,首先右翼为骑兵、而中间的部队变成了轻装步兵,重装步兵方阵被放在了左翼。使用方法大同小异,只不过上一种阵型中重装步兵的阵型变化要小的多。在一系列的攻城作战中,攻城兵、弓兵也会编入这股力量当中,负责支援重装骑兵部队的行动。显然这要求轻装步兵要有极高的战斗力,他们要在重装骑兵与敌人交战之后顶住敌方可能的重装步兵甚至骑兵、象阵的进攻,对士兵素质要求极高。

三、战役中具体的战术运用

1、卡罗尼亚战役

战役进程:

年轻的亚历山大经历的第一个考验就是在希腊与亚细亚之间的战斗,无论是特里巴利人、特洛伊人还是日后臣服于马其顿的色雷斯人都无法招架住来自坚固的马其顿方阵与骑兵部队的冲击。实际在统一马其顿的过程中,上马其顿人并未遭遇像日后波斯那样激烈程度的抵抗,而世人首次领教到亚历山大指挥下成熟的马其顿方阵的一战就是公元前334年与底比斯的冲突。

我们先来回顾一下卡罗尼亚战役的细节:底比斯人在昂克斯塔斯城固守,他们拥有约7000人的部队与为数众多的外来志愿者、奴隶部队、雇佣军。底比斯人在城南端的卡罗尼亚严密防守。底比斯人与马其顿人都拥有类似的战术,双方的部队配置也基本一样。

马其顿人的第一次进攻以失败而告终,密集的马其顿步兵方阵在卡罗尼亚围墙面前一筹莫展,这里没有大的开阔场地以供双方交战,随即亚历山大亲自上阵率领步兵部队进攻,按照托勒密的记载,底比斯人自己被马其顿方阵冲垮、自乱阵脚,马其顿方阵随后突入城墙一段无人防守的区域,最终底比斯人的抵抗宣告失败。马其顿人还罕见的进行了屠城(正是佛西斯人怂恿马其顿进行屠城)。

Quote:

卡罗尼亚战役进程图-亚历山大一系列成功的开始[蓝色为马其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术点评:

马其顿人并没有动用他们宝贵的骑兵。另外雇佣而来的攻城兵显然在攻克卡罗尼亚的过程中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第一波方阵冲击因为前线地域的狭小而没有成功,臃肿的马其顿方阵被围墙所瓦解。很显然在日后的一系列战斗中马其顿军队都会尽量避免与敌人在相对狭小(伊苏斯是个例外)的地域内遭遇,他们的会战场所都是选在宽阔的地域进行,他们的敌人也会千方百计的选择己方熟悉的大平原之类的场地进行决战(同上,伊苏斯是个例外)。

很遗憾的,底比斯人并没有抓住可以击溃马其顿人的大好时机,他们在兵力上相差并不悬殊,此时的马其顿军队还不是日后那支庞大的混合军队,在第一波马其顿步兵方阵被冲垮之后底比斯人理应派出他们尚有战斗力的骑兵部队继续进攻溃散的马其顿步兵,但是他们却没有选择这么做。而马其顿人则看准了底比斯人步兵防护能力弱以及防守上的劣势,派出弓兵、投石兵与轻装步兵连续不断的冲击底比斯人的城墙,直到托勒密介入并攻克底比斯人的城墙。底比斯人与日后马其顿所经历的对手相比至少会坚决的防守,马其顿在此一战损失超过500人,尽管马其顿方阵开局不利,但是他们懂的联合作战的威力,日后更加完善的阵型在此一战得到了实战的考验。这也是亚历山大平定希腊内乱的开始。

2、格拉尼卡斯战役

战役进程:

这场战役是亚历山大率军远征小亚细亚的第一场胜利。亚历山大在公元334年沿着当年薛西斯入侵希腊的路线重新打了回去,他率军绕行潘吉乌姆山,然后取道阿布提拉和马罗尼亚到希布鲁斯,在从那里的渡口到达莫拉斯河,最后抵达了赛斯督斯的渡河点。紧接着亚历山大在渡河仪式中献祭,并在登岸时全副戎装向岸上掷长矛--这是古典的宣告复仇开始的标志。亚历山大或许只是抱着征服小亚细亚的心态来到亚加亚的登陆点,但是这正是亚历山大对外征服过程的开始。

亚历山大在赫勒斯庞渡河之后与他的军队在阿利斯比大平原会合,亚历山大的先头部队驻札在泽雷亚城中,这里距离伊赛普斯河仅15公里--日后的战场。他的对手--波斯人此时正在招开会议确定是否孤注一掷的进行决战,由于波斯将领们并没有一个等级分明的统帅层,因此整个会议基本就是在吵吵闹闹之中度过,他们最终决定服从多数人的决定与亚历山大进行决战。波斯人刚刚从小亚细亚招募了约2万人的骑兵部队,加上希腊的雇佣兵部队,实际上波斯人在骑兵的数量上还略占上风,双方骑兵部队的质量也相差不大,但是波斯人的步兵部队纯属乌合之众,并没有太大的战斗力。当时来自罗德斯的希腊雇佣军将领麦农坚决反对与亚历山大决战,因为当时已经是秋收季节,破坏沿途的庄稼显然要比硬碰硬来的省事儿,实际上除去军事对抗的其他阴险手段也是波斯人的惯用招数。但是当地的两位总督显然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庄稼遭殃,他们坚决同意与亚历山大决战,另外此时的波斯衰败的迹象还不是十分的明显,人们普遍抱有幻想可以击败亚历山大的部队。来自希腊的麦农最终受到了排挤,波斯将领们在位于泽雷亚城西面的道路上占据了防御地形,他们选择了阿德拉斯特亚平原与马其顿军进行最后的决战。

亚历山大本人对于局势的判断显得有些犹豫不决,起初他必开普莱阿普斯的海岸线朝内陆进军,绕过拉姆普萨卡斯的盐碱地,率军抵达赫勒斯庞,亚历山大的侦察骑兵率先发现了波斯人的军队--在格拉尼卡斯河的东岸。

此时的波斯军队拥有地形上的明显优势:双方即将交战的地点位于格拉尼卡斯河的两岸,而波斯人则在东岸地势较高的地方(河岸高约4米),显然马其顿军队略显笨重的方阵要面临严峻的考验--与日后伊苏斯战役类似,马其顿方阵要越过一条河流并在陡峭的地形中作战,他们的优势必须要到地势较为平坦的地域才能发挥出来,而在这里他们要面临着在河床上被波斯人狙击的危险。

波斯人的策略很简单,利用河流的作用来增加对马其顿方阵的破坏性。比较统一的说法是波斯人的军队沿河岸布置成一条松散的阵线,阵线前方是波斯人的重装骑兵,其后则是希腊雇佣军,步兵则被莫名其妙的安排在河岸后的高地上。

战斗在拂晓展开,马其顿列出了一个传统阵型:重装步兵方阵在中间,左翼为色萨利骑兵为主力的雇佣军部队,由帕曼纽指挥。右翼则是亚历山大本人率领的近卫军骑兵、共事者。连接方阵与右翼骑兵的是由轻装步兵、盾兵、侦查骑兵与弓兵组成的一支混合部队。

战役开始之后马其顿方阵开始缓慢的推进,在距离河岸一定距离的地方由先遣队与轻装骑兵率先发起进攻,这支部队起先损失惨重,他们在度过河岸之后就被波斯人的重装骑兵击垮,但是他们却成功的吸引了波斯的精锐,随后亚历山大本人亲率骑兵投入战斗,马其顿骑兵在河岸相对不那么陡峭的地方登岸,双方的骑兵随即厮杀在了一起,战斗中亚历山大本人的头盔被劈开,险些丧命,如果不是近卫军统帅克雷图斯及时拉起亚历山大,那么可能亚历山大的脑袋就会被砍掉了。马其顿的轻装步兵混合部队跟随骑兵打开的缺口冲上了河岸,随即重装步兵方阵也越过河流并展开了一场屠杀,此时波斯人的防线已经崩溃,骑兵部队后撤之后希腊雇佣军与波斯步兵被暴露在了马其顿人的方阵前面,雇佣军的密集阵显然抵挡不住四面冲杀来了马其顿骑兵与步兵,最后绝大部分希腊雇佣军被马其顿人歼灭。战斗开始时希腊雇佣军的5000多人伤亡近3000人。至此波斯军队已经全线崩溃,战役基本结束。

Quote:

格拉尼卡斯战役进程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术点评:

首先来看波斯人,他们犯了若干个致命的错误:

第一、他们低估了马其顿重装步兵方阵的作用,他们认为亚历山大亲率的骑兵才是马其顿的主力,当然这也无可厚非,但是他们的排兵布阵实在糟糕:沿河岸平均展开部队。牵一发而动全身,亚历山大选择让冲击力较弱的轻装步兵与先遣队骑兵去吸引波斯人的注意力,在波斯人的阵线产生动摇的时候亚历山大的骑兵部队得以顺利的越过陡峭的河岸与波斯骑兵主力进行肉搏战。事实证明平均布置的骑兵部队几乎没有抗冲击能力。

第二、波斯人选错了战场。本来波斯人可以选择在马其顿军队渡河的过程中予以歼灭--但是他们没有充足的弓兵与标枪手,把骑兵布置在河岸稍微靠后的位置实在令人感到费解,没有在马其顿军队渡河之后的第一时间予以打击是波斯人犯下的最致命的错误。另外波斯人轻视了希腊雇佣军的实力也是失败很主要的原因。在波斯骑兵被冲垮之后,希腊雇佣军提出了停战投降的要求,但是杀到起兴的亚历山大拒绝了,随后希腊雇佣军被赶到了一个山脚下被马其顿重装步兵方阵绞杀--这一仗也是格拉尼卡斯战役中马其顿军队伤亡最大的一次。

如果波斯人选择把希腊雇佣军与自己的骑兵部队统一布置在前线,那么在波斯骑兵与马其顿骑兵交战的过程中至少不会出现防线松动的情况。希腊密集阵虽然在冲击力上不如马其顿方阵,但是依靠陡峭的河岸希腊密集阵可以或多或少的抵消马其顿方阵的优势,波斯骑兵可以安心的对抗马其顿骑兵主力。亚历山大的部队能否顺利渡河都会是一个疑问。此外波斯统帅们争先恐后的寻求亚历山大进行一对一的决战也是他们失败的一个主要原因--失去统帅的波斯人自乱阵脚,这已经成了波斯人的传统,尽管他们也经常用这招对付他们的对手。

再来看马其顿军,首先渡河就是一个很困难的事情,战役开始时渡河的先遣队很倒霉的走到了河水较为湍急的一段,他们有一部分人甚至被往下游冲了那么一段距离,但是在早春时节河水深度基本在一米左右,他们很快稳住了阵脚并寻找到了堆满砾石的地方,这里上下陡峭的河岸相对容易,阿明塔斯的先遣队找到了一段较为容易的渡河地点并与波斯骑兵交战。随后亚历山大的军队摆开了他们最为擅长的斜击阵型--即使是在湍急的河水中。不过整个阵型在转向的过程中并不是同步移动的,在看到波斯军队松散的阵线之后,马其顿的左翼比中间的重装步兵方阵要稍微快一点的渡河并与波斯人交战,这样马其顿人传统的斜击阵型变为了一个倒三角状的夹击阵型。率先渡河的左翼色萨利人负责建立桥头堡,而在斜击阵型展开之后,马其顿的骑兵把梯次跟进攻击的任务交给了重装步兵来完成,混战中的波斯骑兵被马其顿方阵一举冲垮。

波斯军队在占据优势地形的情况下依然被击溃其中也有兵器的功劳,马其顿骑兵的短矛与萨利沙长矛并非波斯人的轻型标枪所能比拟,占据长度以及重量上优势的矛在开始的肉搏战中占有很大的优势。整场战役马其顿军队在事先占据不利地形的情况下之所以能够扭转颓势,其中最大的功劳要归功于率先度和作战的先遣队轻骑兵,正是他们得死战不退牢牢的吸引了波斯人的左翼骑兵并引来波斯人的援军,才使得马其顿方阵得以在渡河之后冲垮波斯人的中路阵线。

3、伊苏斯与高加美拉的巧合

关于这两场战役的前因,各方面都有着详细的记载,这里并不做赘述。我们需要分析的是这两场马其顿军队本来不占任何优势的战役中为何最后却能取胜?

战役前双方布阵概况:

我们先来按时间顺序看看伊苏斯战役与双方的战前准备。在亚历山大到达西里西亚之后,迎接他的是自巴比伦集结的波斯大军,大流士将它的中央总督辖地内的精锐部队悉数调动,显然他想在索克依迎战亚历山大。此时波斯人犯下了两个不大不小的错误:首先是亚历山大因为在希德纳斯河游泳而感染风寒,直到后来服用泻药才压制住病情,这期间波斯人打探到消息的速度显然并不慢,但奇怪的是他们在知道消息5天之后才动身向西里西亚的大平原进发,平白无故的措施了一个突袭的良机。另外一个不算是错误的错误:希腊雇佣兵统帅卡瑞德姆斯因为不合时宜的坦率激怒了大流士并被杀死,这期间包含着战略上的争议,卡瑞德姆斯主张兵分两路迎战亚历山大,而大流士决定在大平原上率大军迎战马其顿人。这种决战思想伴随了波斯人在与马其顿人主要的三场战役中,大流士本人认为任何战略上的偷袭以及抄断马其顿后路的行为都是“卑鄙的胜利”,他渴望正面取胜来获得统治威信。同样的在每次战役开始前悲观主义情绪都会弥漫于两军之中,只不过亚历山大通过他出色的决断能力以及煽动性的口才得以每每激发马其顿将士的斗志。可以说在伊苏斯战役开始之初,波斯人就犯下了一系列战略上的错误。

公元333年9月,波斯人的军队到达了位于索克依的防御位置--花了整整3个月的时间。当亚历山大的部队从塔尔苏斯移动到西里西亚的海岸时,他又在陶拉斯山口与当地拥护波斯人的骑兵进行了一场段小规模的交战--姑且可以看作是随后到来战役的演习。

亚历山大开始继续东征的时候获悉波斯军已经驻札在索克依,他开始加速行军,首先向伊苏斯湾的卡斯塔布鲁姆进发,在这里他与帕曼纽会合并一同前往伊苏斯,此时亚历山大急于同波斯人交战,因为他们缺乏后勤给养的保障,受到9月份连绵秋雨的困扰,他们只能沿着沿海的隘路前进。事实上这正好符合马其顿军队的作战要求,通过地图我们可以看出沿海的隘路是狭窄的。但是波斯人一开始计划选择在马拉斯的宽阔平原上与马其顿军交战。波斯军队根据推测比较可信的数字是在7-10万人之间(显然还是不慎准确),马其顿人的兵力在3万人左右,不管如何的夸大波斯人兵力占据优秀确是肯定的。

此时本已在战略上先胜一筹得大流士却犯了一个昏庸的错误--这种错误贯穿了与马其顿的所有交手:大流士选择率军到海岸边的狭窄隘路与马其顿交战,双方的给养此时都所剩无几,大流士这样出基本以无可厚非,战役拖拖拉拉,双方本有可能在6月份就交手,但直到9月份粮食丰收之后才进行决战,这样波斯人以逸待劳的地利优势被无情的抵消了,他们只能硬着头皮与马其顿会战--事后证明波斯人在狭窄地域内并不懂得如何作战,即使它们获得了先期战略优势。

随后双方开始遣兵布阵,我们来看地图:整个战场被帕亚斯河隔开,战场宽度不到3公里,即使按照希腊密集阵的密度来布置兵力,波斯人仍然无法把他们的阵型展开,大流士本人与他的近卫军在整条阵线的中央,他们的前面是希腊雇佣兵组成的密集阵,左翼由卡尔达克重装步兵与弓兵组成,约有3万人;而又易有约3万名波斯骑兵充当马其顿骑兵渡河的屏障。另外在阵线的第二梯次有约几万人的中亚轻骑兵部队担任预备队。这其中将近1万人左右的重装骑兵是波斯军队右翼的主力。

马其顿军队的布阵为了考虑到把有限的兵力填充到足够的宽度而把重装步兵方阵布置到整个阵型的左翼与中路,原先充当左翼掩护的标枪手与弓兵被调到了方阵的前方充当第一波的火力预备队,他们照旧由帕曼纽指挥,亚历山大本人的骑兵精锐在右翼,衔接方阵与亚历山大骑兵部队的是轻装步兵与侦查骑兵,另外原先与侦查骑兵一同布置在连接位置的色萨利骑兵被放在了马其顿骑兵的右侧,估计是为了提高骑兵冲击的力度。

双方基本上都沿用了斜击的阵型,这样就会形成旋转斜击的方式,这就要比拼双方的反应速度与谁的左翼能坚持到右翼取得决定性胜利。但波斯人的布阵没有逃过亚历山大敏锐的反应,随后色萨利骑兵被安排到相对薄弱的战线左翼的后方充当预备队,正是色萨利骑兵最终击退了波斯骑兵的反击。亚历山大随机应变的指挥才能得到了最完美的诠释。

Quote:

伊苏斯战役双方布阵以及战役进程图,注意观察地形对双方的影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