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府原创]免费关系——我只是个牛郎(3)

在那里混熟后,很自然的小珊的那两位朋友也知道阿伟的存在。


有一次他们一大早就在巷口等著阿伟,一开始先带著疑惑、戒备的神情看著他,并问他几个问题。


现在回想起来,阿伟仍然在怀疑他们两个是不是有修过心理学的相关科系,问的是莫名奇妙、难以回答,然而等他回答完问题后,他们才放信的吁了一口气。


到现在,阿伟仍然不懂那些问题的意义在哪里。加上,他们后面所说的话才是重点,以至于他们前面的问题都让阿伟忘光了。


她的家庭很复杂,父母时常吵架,一点小事也可以吵到大打出手。有人说不打不相识,可他们是可以打到连刀子都拿出来的那种,连邻居都受不了了,更何况是在同一屋檐下的小珊,所以在她年满十八岁后就自己一个人在外居住了,而他的父母也分居了。


虽然两个人不和,却都很有默契的私下找唯一的女儿施加压迫,势利眼的他们不是讨钱就是要她吊凯子,并要小珊不要与对方连络。这对小珊来说无疑不是痛苦的折磨,一边是她的母亲,一边是她的父亲,他们吵架就算了,面对自己的女儿竟然只想到钱,完全不把她当成是自己的亲生子,让小珊身心俱疲。


也因为这样小珊才会找牛郎来,久受压力的她跟朋友也只能稍微聊聊心事,倔强的她却不想在熟识的人面前掉眼泪,身边也没有合适的人可供让她卸下防备,一直到遇见了阿伟。


有些时候,完全不认识的人反而是最佳的垃圾桶,完全不用怕对方说出来,也不怕对方会怀有什么企图,如果有那也只能算小珊不会看人。幸亏当时小珊没选择骑士,虽然也无差别。


从那次之后,阿伟星期六的时间完全算是放假时间,不接任何客户,不做任何事情,就单纯的等小珊来店里带他出场,而出场后所做的也跟平日生活没有两样,说是放假真的不为过。


阿伟张开了眼,习惯性往闹钟一看,三点四十二分。


他又笑了一下,离见到小珊还剩不到五个小时,这个事实让他很高兴。不可否认的,与小珊在一起的时间是阿伟最放松的时刻。


他们的关系维持了两年多,在礼拜六晚上他们就像约好一般,他到店里等她,而她去接她出来,一到她的小公寓两人就各自做自己的事。


阿伟迳自到浴室换下自己上班的衣服,穿上较舒服的休闲衣裤到书房挑一本书看,而小珊也换成睡衣到书房作完她的工作,两人静静的各占书房的一角做自己的事。等累了才会放下手上的事情与对方聊天,一直到小珊工作做完才准备上床睡觉。


一到床上,两人就很习惯性的抱在一起,感受彼此的体温所传达来的舒适感。

你在傻笑什么?小珊斜眼觑著笑的不正经的阿伟。打从抱住小珊开始,他就像个喜憨儿般的傻笑。


一听,他低下了头直视她的眼。没什么,只是想到一些好玩的事。他边说边将手移到小珊的发上抚摸著。


小珊的头发比刚开始时还要长,虽然有修剪过但仍然长很多,轻柔的发丝在阿伟手中不断滑过,他很满意这样的触摸。


好像变态。她轻笑了一声,用最舒服的姿势畏进他的怀里。


阿伟察觉到她的动作,又稍微调整一下,既可保持最安全的距离又能将她抱个满怀。有的时候,阿伟真觉得自己是个圣人,都两年多了,他们两个竟然都只有单纯的上床睡觉。他快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行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