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应对微软的杀戒


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微软就对北京某企业提出过诉讼,指控被告使用盗版微软操作系统。当时,媒体对此进行了大量的报道,惊呼软件巨头终于苏醒过来、对中国企业发难了。不想,此事以后,微软却偃旗息鼓默不作声了。很快,媒体也将这件事放在脑后,又忙着追逐其他新闻去了。

但是,业内人士还是对这桩看似平淡无奇的诉讼记忆犹新,而且每每想到此事就心有余悸,害怕什么时候微软会再度法力卷土重来;面对微软占据全球操作系统90%以上的市场份额的现实,以及中国在与国际接轨过程中加大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微软操作系统在中国被大面积使用就像一颗埋藏的定时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引爆;在操作系统几乎被微软一统天下的情况下,主动权完全掌握在微软手中,国人头上像是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剑,而且还是处于千钧一发的危险境况,微软时时刻刻虎视眈眈地觊觎着中国大地上那些夜以继日疯狂增加的微软操作系统的用户数量,胸有成竹地看着自家操作系统在中国被一拨又一拨电脑安装起来。人们怀疑,微软有意纵容中国对于自己操作系统的盗版使用,等待着秋后算帐。

如今,信息化已经相当广泛,不过是在家庭,还是在企业机关,抑或学校、医院、司法等各行各业,信息化的步法都在以前所未有的快速向前奔驰着。中国几亿台电脑中,绝大部分都是按照着微软的操作系统,其中盗版的也占据了绝大多数。

时隔10年之久,微软如今果然又在杭州进行新一轮的权利主张,拿杭州网吧开刀,设计电脑比10年前那场诉讼中的电脑要多出成百上千倍。于是,杭州这60000台电脑就成为微软新的屠宰对象。

于此,有理由相信,微软这次也许依然是浅尝辄止,并不是完全因为网吧使用盗版的现状,更多的意义还在于向中国人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那就是微软随时可以向中国电脑用户提出诉讼,至于说什么时候主张这种权利,完全取决于微软的战略考虑和市场变化状况;而在这方面,中国人没有丝毫的自主权;微软这种投石问路式的投诉,是其按兵不动的战略部署当中很重要的一环,什么时候大开杀戒搞得华夏大地血雨腥风,的确值得所有中国人警觉。

如今,人们对于电脑的依赖性越来越大,电脑正在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乃至思维模式,互联网的出现在将地球变成一个真正的村庄时,也极大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与工作状态,利用互联网进行交流沟通已经成为不少城市居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内容。笔者就是其中之一,每天不管是到单位还是回到住处,注定要打开电脑上网与亲友交流、搜索素材、撰写稿件。不能设想,如果没有了电脑,我们将会怎样。

在如此状况下,微软存在着向每一个中国电脑用户提出经济赔偿的可能性。而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发生(从保护知识产权层面上看,这又是顺理成章必然要发生的事),那么中国广大电脑用户将为此付出巨额乃至惨痛的代价,届时,一个微软就能搞得中国大地鸡犬不宁,每个信息化的得益者都会因此而领会到什么叫做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为什么先哲总是告戒我们技术是一把双刃剑。当我们被迫不得不从可怜的收入中拿出巨大的钱来向微软上贡时,才知道,也许刀耕火种并不是那么危险。

那么,有没有办法逃出微软的虎口呢?其实,中国完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操作系统早就问世了,并目前在国家一些重要部门得到了应用,而且从其在生产领域的应用效果上看,由于汉语具有英文无法替代的有模糊而有限的字词囊括大千世界所有的事务的特性,而不像英文每出现一个新事务就要造一个新词汇与之对应,因而中国人自己开发的操作系统运算速度与占用空间比微软产品要更具有应用空间;而且,完全用汉语编程(并非将国外软件进行汉化)的CPU芯片、数据库等也已经完成,从而让中国人在该领域也具备了制定规则的发言权。

目前需要做的是,一方面,去除掉有关部门对于这类汉语编程的鄙视,能够从与国外厂商的利益诱惑中摆脱出来,为民族产业做些实际的事情;另一方面,则是从微软此次发难中看到我们处境方面的危险,不单纯从产品与市场的角度看待类似操作系统的更换替代成本,而是把目光放到国家安全以及中国应有自己的战略制高点上来应对微软的企业霸权。(转自大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