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不朽金戈 遍地八路 消灭大冢特遣队

linxiumu 收藏 6 2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size][/URL] 没想到本书中人物竟然与作协主席重名,实在不敬。以前真的不道。 得到敌人调头和维县鬼子出动的消息后张树正马上通过电台告诉汉光武赶快撤退,韩光武觉得该给鬼子加把火又干掉两个据点才集合部队迎着鬼子大部队的方向急速前进,沿途摧毁所有遇到的据点、炮楼、警察所和村公所之类。 中山狼自然得到了消息不由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


没想到本书中人物竟然与作协主席重名,实在不敬。以前真的不道。

得到敌人调头和维县鬼子出动的消息后张树正马上通过电台告诉汉光武赶快撤退,韩光武觉得该给鬼子加把火又干掉两个据点才集合部队迎着鬼子大部队的方向急速前进,沿途摧毁所有遇到的据点、炮楼、警察所和村公所之类。

中山狼自然得到了消息不由得很奇怪“这个韩光武一向不与皇军主力正面接触,怎么这一次会向着皇军的方向前进呢。”

再次看了看地图他给了自己一个让自己信服的答案:韩光武现在所处的地方南边是大海,北边和东边是重兵把守的铁路,根本没有什么回旋余地,他要逃回根据地只有往西走。现在太阳已经偏西了,中山狼怕韩光武趁着夜色溜出包围圈,马上下令营救大冢返回的部队减缓前进速度注意搜索八路。事情的发展似乎印证了他的猜想,天一擦黑韩光武就脱离了敌伪的视线,中山狼再也没有收到关于韩光武踪迹的报告。

夜色刚一降临韩光武马上命令改变前进方向,部队把不易携带的战利品全部埋藏调头向东北方向急行军。

鬼子也没有停止行动一条条道路上不断出现举着火把打着手电的队伍,时不时就有鬼子的鬼哭狼嚎或者伪军“八路,八路”的喊声。

部队再次停下来伏在一片棉花地里,等不远处的小路上一队鬼子伪军走远了才爬起来猫着腰通过了小路。刚过去小路上又来了一队敌人。

韩光武微微直起身子看到到处都是火把和手电筒的闪光,村子和大路附近都燃起了火堆。刘振凑过来“这么走太慢了,还很容易爆漏啊。”

韩光武问“你是老红军了,有什么办法?”

刘振说“咱们就大摇大摆的走吧,反正咱们也往东走,冒充敌人正好。”

韩光武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想了想许立春说“团长,就这么干吧。”好家伙,都是些胆儿大的主儿。

部队拉开战斗队形远远得沿着大路大摇大摆的前进,不时有火堆旁边站岗的民团或者路上的伪军远远的询问他们是哪一部分的,侦察员就冒充伪军蒙混过去。好在一直没有人跑过来仔细看看。

路上还曾经遇到两次鬼子,鬼子看到他们也往东走就只是问了一句。直到两点多钟由于韩光武走得快鬼子走得慢才终于甩掉了鬼子,部队再次折向西北。

一夜没睡的中山狼早晨得到报告说各部队都没有发现八路。看了一下地图他平静的坐下:还有很大的区域没有搜索,韩光武是不会跑掉的。

到了中午连各路乘车搜索的部队都报告说没有发现汉光武中山狼是真坐不住了:难道是搜索的部队把韩光武漏过去了?他迫不及待的命令各部队掉过头去再搜索一次,一个丘陵一座村庄也不要放过。

此时韩光武正躺在一个离铁路只有两公里的小村子里睡觉,从这里能够清楚得听见火车的汽笛声。跑了一天一夜累坏了,战士们连炕都顾不得上倒头便睡反正有铁道游击队给大家站岗呢。

这是个鬼子所谓的“治安模范村”,鬼子都忙着搜索韩光武却没有想到韩光武找了个这么靠近铁路的地方歇脚,最主要是鬼子没想到八路一夜跑了这么远。直到太阳西坠各部分日伪军才垂头丧气的收兵回营。中山狼已经不再考虑怎么找到韩光武而是在想韩光武是怎么逃过追捕的。此时韩光武却已经爬起来饱餐战饭,晚上还有很远的路要走一定要保证体力。

等到天彻底黑下来部队悄悄的出了村子奔向铁路四周非常安静,所有的鬼子伪军民团们折腾了一天都累坏了,现在正按照命令在韩光武的归途上蹲守。但这寂静很快就被打破了,侦察员首先摸进铁路边的岗楼里干掉毫无防备的鬼子,对于比较大的碉堡如果不好接近就用步兵炮摧毁。仅用一个多小时就占领了大约一千米的铁路。

随后部队迅速越过铁路,在一片爆炸声中消失在夜色里。身后留下一片狼藉,桥断了,铁轨架在枕木上烤,碉堡在燃烧。鬼子的铁甲车倒是很快就感到出事地点却连韩光武的影子也没见到。

得到消息中山狼大吃一惊量了量地图发现出事地点离昨天韩光武最后消失的地点有六十公里。八路在皇军的围剿下一夜跑了六十公里?他不太相信,但是不由得他不信,鬼子在铁路上捡到的八路丢弃的东西证明这支部队就是中山狼正在找的八路。再说了这支部队带着步兵炮,到目前为止胶东的八路还没听说有这东西。

他们为什么越过铁路呢?他一把把桌上的大比例地图扫到地上,旁边的参谋赶忙换了一张铁路另一边的地图。一看这张地图他就明白了,韩光武的这种行动只能解释为他要进入胶东和那里的八路会合。按照韩光武昨天晚上走了六十里的速度推算明天中午他就可以到达最近的游击区。虽然到那时已经没有夜色作为掩护但是那里有力的部队都被调到路南去了只留下一些维持治安的部队,遇见韩光武这样的还不是跟送到嘴边的肉一样?如果韩光武这样的队伍进入胶东那么胶东皇军的日子就难过了。韩光武留下的根据地却可以由西边过来的八路军接手,刚接到的情报说八路四支队一团的部分部队已经向邻莒方向靠近。

想到此处中山狼的汗都下来了,手忙脚乱的发出一连串命令。已经快要累死的各部日伪军全部轻装向着路北强行军,少数可以乘坐汽车的还算幸运,大多数都是靠两条腿,等跑到铁路就有累得吐血的。

发完命令中山狼匆匆上了铁甲车去亲自督战,至于大冢,虽然他报告说在返回的路上不断遭到阻击和袭扰举步维艰,但是好在那里已经没有韩光武的主力了只要他不是傻瓜就能自己走回来,损失大点儿就大点儿吧,现在顾不上他了。

实际上韩光武过了铁路之后很快就转向西,他根本就不想去胶东的根据地。那里的基础相对还薄弱些,自己把这么多鬼子引过去人家是不是受得了还真不一定。他现在正小心翼翼的绕过一个个村庄,既不能惊动村里的狗和敌人又要尽量走得快。现在他真的庆幸当初听了张树正的话带来两个主力营,就是基础好,跑得这么快队形都没散。本来他是想带一个营加一个县大队的。

大冢少佐也是想走的快些,但这是奢望,自从他从村里出来就没走快。他带的那几个工兵很快就消耗光了,有一次一颗跳雷就报销了四个。一开始他还想追上袭扰他的八路进行报复,可是八路没有追上他手下的士兵却伤亡不小,等他傍晚最终决定往根据地外边走的时候又增加了三十多个伤员。此时的大冢很后悔他把村子都烧了,看来晚上注定要在野外过夜了。

如果说大冢在早上好震林撤退后立刻往回跑那么张树正还会允许他跑回去,可现在不行了。鬼子的机动兵力都被韩光武耍得半死还都不敢动地方,大冢部队能战斗的人只剩下大约四百人了还有一部分是伪军。而且四支队一团二营在单洪营长的带领下也赶到了战场。

大冢预料到晚上会遭到袭扰所以仔细的布置了防御,但他没想到一开始竟然遭到了猛烈的攻击。宁海县大队以一个连为先头摆开攻击队形试图冲入大冢的防御圈,但是大冢的火力太猛了,进攻部队很快就被压得太不起头来。张树正那是久经沙场一看鬼子的力量还很强要是就这样吃下去会崩掉门牙,命令停止强攻,部队退下来休息改由小部队不断骚扰敌人以达到疲惫敌人消耗其弹药的目的。

有了这次经验鬼子也不敢掉以轻心生怕被八路钻了空子,一有动静就开枪开炮。半夜里李战杰和兵工厂的人上来背来十几发刚试制出来的飞雷拿鬼子做实验。

对这刚研制出来的玩意儿大家都不放心,小心翼翼的把架子支好,放好六颗飞雷引出药捻儿,人躲得远远的点火。象打了一阵闷雷一样这些大个的二踢脚冲天而起再落下来砸在鬼子头上。每个飞雷装四公斤炸药把炸点附近的鬼子撕得粉碎,远一点的也震的神志不清耳膜穿孔。这下把鬼子吓坏了,赶忙疏散队形。

凌晨五点半天已经很亮了,大冢通过望远镜看到一群人影在庄稼地里晃动着正在撤退。忍了一夜的他把处指挥刀“杀给给”一个小队的鬼子端着刺刀在机枪掩护下冲出防御阵地。

正在指挥重机枪射击的军曹在射击的间隙听到一种异样的声音让他毛骨悚然,慌不迭喊了一声“炮击。”没等他作出动作爆炸的火光就吞噬了整个机枪组。

大冢判断应该有四门迫击炮同时射击这个倒霉的机枪组,他立刻指挥步兵炮反击。这些迫击炮再也没有开火也不知道集中了没有。

晚上的第一次攻击时他判断自己面对的显然不是八路主力,否则他们不会这么快就退下去。显然他们只是想再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但此时他多少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了:能这样熟练使用迫击炮的会是游击队吗?

他把自己的担心相中山浪汇报,但是中山狼已经确定在胶县出现的确实是韩光武本人,所有情报都显示八路有两三千人,而韩光武的主力团不到两千人。此刻韩光武还没有逃出它的手心,根据地里留下的只能是地方部队了。所以他判断八路不断进攻大冢是为了造成主力留在根据地的假象来帮助韩光武脱身,但为什么韩光武要冒险窜入皇军占领区腹地还是个谜。此刻他不能抽调兵力,只好命令大冢尽快从根据地脱身。

太阳升起来日军阵地四周却安静下来,大冢通过望远镜偶尔可以看到一两个八路离去的身影,都是杂色衣服,没有灰军装。这让他多少放下心来。

他观察的太仔细了,没有理会卫兵让他注意安全的提醒。700米外李战杰已经端起了三八枪。

大冢只听见耳边“呜”得一声接着耳朵一疼,伸手一摸从钢盔里露出的半个耳朵没了。大冢吓得趴在地上嚎叫起来,阵地上的机枪掷弹筒盲目射击起来。

顾不得吃早饭大冢就率队开拔,一夜之间他又损失了四十多人,他实在不想再在这里呆了。可是刚走几步他就哭笑不得的发现昨天晚上他不让八路冲进去,现在却是八路不让他走出来。八路把它周围都埋上了地雷。

在狙击手的骚扰下大冢好歹冲出雷区时已经九点了。快要崩溃的大冢无心再战跌跌撞撞王根据地外边跑。为了跑得快一点他把剩余的伪军留下打阻击。但是再强悍的伪军也不可能和鬼子完全一条心,一看要被鬼子拿来当炮灰立刻乱各套,经过几次交火便作鸟兽散了。

仗着火力强大大冢还是在天黑之前跑到了根据地边缘,就在张树正已经基本上放弃围歼大冢的大蒜的时候大冢却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停下来过夜了。也许是一天一夜没有吃饭、睡觉,他太疲劳。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样他把自己的小命留在了根据地。

战斗是十二点打响的,依然警惕的鬼子发现了已经摸得很近的八路立刻开枪示警。正倒头熟睡的鬼子们爬起来投入反击,把已经冲入村子的三营二连打了出来。张树正学了韩光武的作风把三营和县大队四面撒开一起冲击第二次冲入村子,鬼子又进行了两次反击后再也没有力量了开始依靠房屋院落进行抵抗。八路们几支进展小分队勇猛穿插把鬼子分割开来,后续部队向鬼子靠近甩出一堆堆手榴弹后端着刺刀冲上去肉搏把鬼子一个个消灭。

战斗的地点越来越靠近大冢的指挥所了,他焦急的等待着维县的消息。维县的小林则焦急的向铁甲车上坐镇的中山狼报告。中山狼听说八路快要打到大冢的指挥所了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他已经无兵可调了。但是不管如何他还是要尽人事,命令临近据点的鬼子伪军抽调兵力援救大冢。

四支队一团二营的部队没有参加进攻,他们被张树正安排来打援,因为韩光武又韩光武的道理,他认为在GCD的几大战略区的部队里面山东的部队有特殊性。你看那些部队多多少少都有些老红军的底子,只有山东这边津浦路以西还好有115师这是正宗红军的嫡脉,可是津浦路以东的部队高级指挥员也许是红军出身,那些中下级军官和士兵绝对是本地土产。这样的部队缺少传统的继承,作风的养成需要很长时间,攻击作战更需要硬朗的作风。所以韩光武当时就计划把这个营用来打援。

临时凑起来的伪军和为数不多的鬼子不但没有解救大冢自己还伤亡惨重让单洪着实捞了一把。

张树正正在聚精会神的注视着战斗的进展周青从身后过来说“团长已经越过铁路正在往回走,齐亮已经出发去接应了。”停了停说“老张,我到村里看看。”说完领着警卫员跟上一队正要进村的民兵。

有人拍了张树正的肩一下,他回头一看是张成鼎来了,说道“我的大书记,仗还没打完,你到这里干什么?”

张成鼎说“我来看看怎么样了。还要多长时间?”

张树正说“鬼子顶不住了,咱们已经占了村子的一半儿了。”

张成鼎伸着头往村里看“可要快点儿,鬼子援军出动了。”

张树正无所谓的说“鬼子主力都被吸引到铁路那边去了,再说有单洪呢……”

还没说完张树正和张成鼎的警卫员就喊起来“张书记,你怎么了?”

张树正回头一看张成鼎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已经说不出话来,连忙上前抱住他,可是下手处却摸了一手血,不过几分钟张成鼎就停止了呼吸。原来是一颗流弹穿过了张成鼎的肾脏。

五点钟战士交给郝振林一把鬼子佐官的指挥刀,指挥刀原来的主人在进行自杀式冲锋时被霰弹枪打成了筛子面目已经无可辨认了。

郝振林拎着刀在满是硝烟的村子里转悠时遇到了正在查看飞雷效果的兵工厂人员,说道“你们得赶紧造步兵炮的炮弹了,不然咱们的炮就断顿了。”

确实,这次消灭大冢特遣队最后又缴获了一门步兵炮,可同时缴获的炮弹却只有一发。兵工厂再不把炮弹造出来步兵炮就真的没有炮弹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