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2/


一.


在经历无数次失败,成功,成功,失败后,经过“血与火的考验”,黎云天从逢赌必输的“傻娃”到亚洲赌坛“高手”。

打遍赌场无敌手后,他就到附近的城市赌,有了赌本又到香港赌,赌的越来越大,赢的也越来越多。

在赌博中,黎云天找到了一种让他沉迷、让他陶醉的满足。

赌能让他忘掉一切,赌也能使他六亲不认,他甚至利用刚认识不久的女友进入一些有钱人的圈子做局下套。

黎云天出入各种赌场,眼观六路刻意“揣摩”,不断总结,不但娴熟地掌握了赌场上流传的各种“千术”,还自创出不少“秘诀”。

现在黎云天在亚洲已称得上是名副其实的赌坛高手了。

为了更大地拓展自己的“赌业”, 黎云天以做生意为幌子继续行赌。在香港,黎云天精心地包装自己,专门给有钱人设局下套。

随着名气的增大,不少老板想方设法地结识他,然后与他联手去赌,短短几年间据说他就赢了数千万乃至数亿美元。

黎云天的“赌业”日益昌盛,在外人眼里他衣着光鲜、出手阔绰,带着女人,马仔出入各类高档场所,俨然一副大老板的派头。

但黎云天说,在波诡云谲的赌海里混并不容易,得处处谨慎、步步设防,一不小心就会被巨浪吞没。


澳门将于下月举办首届“澳门亚洲赌神大赛”,吸引全亚洲此道高手,报名费每人五万美元,输赢不会发还。冠军可享“亚洲赌神”美誉及独得现金五百万美元。

澳门旅游娱乐有限公司高级经理谢文秋表示,即日起已开始报名,预计有数百人参加,采先到先得制。

谢又称,报名时除须缴付五万美元外,更要接受公司甄选,测试基本赌术和赌坛常识才可过关,主办单位亦严防有赌团以人海战术来垄断,即使组团要以十人为限,临场时亦要分开作赛。

谢文秋又表示,以二百人参加计算,共收到报名费一千万美元,现设冠军奖金五百万美元,亚军二百万美元,季军一百万美元,殿军五十万美元,安慰奖有八名,各得二十五万美元。主办单位单是奖金已付出一千零五十万,另外为参加者提供免费饮食住宿,务求皆大欢喜。

他指出,目前为止,已有一百人口头上报名,参加者以内地人居多,港澳人士其次,最重要是背景清白,在公平公正之下分出胜负。

类似的赌王争霸,曾在美国已经举行过。

主办单位认为具有相当吸引力,故在三个月前开始筹备工作,希望可掀起亚洲地区一股竞赛热潮。

首一、二轮初赛,定于三月在葡京酒店举行,准决赛则定于三月底举行。


二.


一般赌客较常见的投注方法为,首四局牌要超过倍数投注,即第一局投注一百元,次局投注三百元,第三局则七百元,第四局投注一千五百元,以三庄一闲或三闲一庄投注方法,避免长开庄或闲,又或单跳赌局出现。

此种赌法是若连输三局,至第四局胜出,亦可获四百元纯利。

如果四局牌俱输,第五局要投注三千一百元,余此类推递增。若长期投注庄,投注额要增加百分之五,用作赌场抽佣费用。

根据计算方法,第五局输的机会为三十二分之一,第六局则为六十四分之一,第七局为一百二十八分之一,输的机会不足一成。

生命就是个大赌局,从出生的那一天起,人们就已经开始赌了,这是大家谁无法逃避的宿命。

而在生活中的赌博,却是我们可以拒绝的。

赌博的乐趣正是来自于那些战胜敌人的快感,但是赢取这些快感的代价却是他们自己的幸福。

在如此大的风险,在如此小的必赢概率下,拿一生幸福来换取暂时快感,这无异于是世界上最愚蠢的事情。

而人们往往都愿意做这天下最愚蠢的事情。


当黎云天听到这则消息,他改变了所有计划和承诺,决定独自一人参加“澳门亚洲赌神大赛”,并不是他有意改变承诺,而是这个比赛的破局,使他不得不争这个第一。

这次大赛将是亚洲赌坛在重新排位,够不够资格进世界赌坛在此一举。

在中国的拉斯维加斯"澳门"聚集着全国乃之世界上赌坛高手.这里高手云集各种千术会层出不穷。

“赌钱,除了讲运气,还要讲智力,要懂心算同数学,一般人自问就不行啦!

这个大赛可以考虑选“亚洲全能赌王”呀!”

谢文秋调侃地这样说。

自古以来有多少人因为嗜赌而家破人亡:汉宣帝曾经输给赌坛高手陈遂,当上皇帝后就赐封陈为太原太守,为的是还赌债。

春秋战国时,宋国君王阎公,就因与人博戏,发生争执而身亡于局盘之下,足见赌博对人危害腐蚀之深。

如果说在“天下之大,莫非王土”的封建王朝,王侯赌博甚至“以官还债”还可以被看作私事的话,狂赌滥输诸如导致“妻离子散”等的私事,就成为祸及人民幸福的公事了。

赌博是几千年社会流传下来的丑陋现象,人人参赌更是社会的一大公害,它既妨害了社会的正常管理秩序,又易诱发其他各类犯罪和矛盾纠纷,严重影响着社会的稳定。

赌是要禁的,赌还是要赌的,这边在禁,那边在赌,社会就是这样无穷无尽地循环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