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帝是怎样运用和平与战争策略收复台湾的

13330836718 收藏 0 35
导读:康熙帝是怎样运用和平与战争策略收复台湾的 1644年,清兵入关以后,明王朝江山很快就土崩瓦解了。清军乘势南进包围福建,于一六四六年八月将隆武帝捕掳,以授官职为条件促郑芝龙投降。虽经郑成功反对,郑芝龙于同年十一月答应投降。但是清朝廷背信反将郑芝龙送往北京幽禁,其妻田川氏则受清军凌辱而自尽。获知此噩耗,郑成功在孔子庙前烧却象征士大夫的儒巾及儒服,立誓曰:“即日起,决心不做读书人,要做一个军人,为君国及父母报仇”。得知隆武帝死亡的讯息,逃亡在广东肇庆的桂王于一六四七年即位,并改国号为“永历”。是明王朝最后

康熙帝是怎样运用和平与战争策略收复台湾的


1644年,清兵入关以后,明王朝江山很快就土崩瓦解了。清军乘势南进包围福建,于一六四六年八月将隆武帝捕掳,以授官职为条件促郑芝龙投降。虽经郑成功反对,郑芝龙于同年十一月答应投降。但是清朝廷背信反将郑芝龙送往北京幽禁,其妻田川氏则受清军凌辱而自尽。获知此噩耗,郑成功在孔子庙前烧却象征士大夫的儒巾及儒服,立誓曰:“即日起,决心不做读书人,要做一个军人,为君国及父母报仇”。得知隆武帝死亡的讯息,逃亡在广东肇庆的桂王于一六四七年即位,并改国号为“永历”。是明王朝最后一位皇帝的永历帝,被清军追迫辗转各地,一六五三年爵封郑成功为“延平郡王”,于一六六一年亡故。明王朝寿终正寝之后,郑成功及其族人仍继续崇奉明朝的正朔“永历”而不变,表示不承认异族满清,立志“反清复明”。郑成功后来颠覆荷兰的台湾统治,迁移台湾,是为实现复兴明王朝的计划,结果给台湾带来新的命运转变。


郑成功,乳名福松,原名森,字名俨,号大木。祖先来自光州固始县(今河南首潢州县),而后迁至福建,再至广东潮州,最后定居于泉州南安县,其父亲郑芝龙因来往于中日之间经商,成为巨商,而后与平户侯之家臣田川某之女(为郑成功之母亲)结婚,并于一六二四年(明天启四年)七月十四日(阳历八月二十七日)生郑成功于日本平户千里滨,一六六二年(明永历十六年、清康熙元年)五月八日(阳六月二十三日镇) 死于台湾台南,共活39岁。


郑成功于一六三一年与母亲及幼弟前往中国。那时的明王朝正是奄奄一息,崇祯皇帝于一六四四年自尽,明朝宗室迅即在南京拥立福王,即位成为弘光皇帝。可是,郑芝龙所支持的南京政权,抵挡不住强大的清军攻势,仅维持一年而亡,郑氏又在翌年一六四五年于福州拥立唐王为隆武帝。此时已廿一岁的郑森去拜谒隆武帝,皇帝授言:“朕以无女可赐妻与你为憾。 应勿忘朕、尽忠义”。并赐给明王朝的国姓“朱”,名字也改为“成功”,这就是“国姓爷、郑成功”的由来。


郑成功转战中国各地,但是徒劳无功,终于一六六一年被迫陷入固守福建的厦门、金门两岛的窘况。此时,台湾的荷兰联合东印度公司通事何斌、避债逃到厦门,对郑成功陈述台湾土地丰 饶劝其进攻,并献上海图。郑成功将金门及厦门的守备交托长男郑经,以何斌为向导,亲自率领四百余船只及两万五千名将兵,同年四月首先占领澎湖岛,继而将目标指向台湾。对荷兰人抱着愤懑,尤其是郭怀一事件后敌忾心加深的台湾移民对郑成功的军队表欢迎。郑成功回避面临海峡的遮兰奢城,袭击防备薄弱的“普罗民遮城”,轻易而得手。郑军更进一步包围“热兰遮城”,因而荷兰人笼城固守等待巴达维亚援军。台湾长官一方面向巴达维亚求援,另一方面要求原住民支持。但是,由巴达维亚派来的援军错失时机,而原住民的支持尚未到达以前便被歼灭。结果,荷兰于一六六二年二月向郑成功投降,撤退至巴达维亚。由此荷兰在台湾长达三十八年的统治终告结束。


郑成功占领赤嵌的“普罗民遮城”之后,立即着手划分行政区域。首先把台湾全岛改称为“东都”,将遭破坏的遮兰奢城周围之地命名安平镇。赤嵌及其周围,也即今日之台南市一带称为承天府,北部设天兴县,南部设万年县,并在澎湖岛设安抚司,完成由一府二县一安抚司的行政规划。 又亲自率领军队,往探原住民部落示威镇压。郑成功以东都为明王朝的复兴基地,并未僭越称帝,仅停留于“藩主”的地位。荷兰统治即将结束时,台湾的人口包括原住民与移民共约十万有余,其中移民据推测有二万余人。郑成功的大军及其家属约三万,可说是中国来台湾的最初的集体移民。由于人口急增,确保食粮成为焦眉之急。郑成功采取的对策,乃是将荷兰联合东印度公司所有的“王田”没收,移作新政权所有的“官田”。此外,对承天府与安平镇以及天兴县与万年县的文武官员即除了配给官舍及兵舍所需之土地外,并按家属多寡准许其取得必要之土地,称为“私田”或“文武官田”。至于驻在各地的部队,在不侵犯原住民与移民所有土地的条件下,准予开垦土地,称之为“营盘田”(屯田) 。因而以南部为中心的农地开拓一举而扩大起来,尤其是大规模的“营盘田”多达四十几所,食粮生产也因此而激增。这些农地开发与土地度,因开启台湾的土地私有制度而引人注目。如此一来,郑氏一族由从前的海上势力伸张, 如今陆上也拥有其势力了。


到台湾未满一年,郑成功反清复明的壮志未酬,于一六六二年五月结束了充满波折的生涯, 享年三十九岁。他死后,因赞许其赶出荷兰人及开拓台湾的功绩,移民崇奉他为“开山王”,在台南建立“开山庙”。及至清朝时代,于一八七四年得到敕许建庙为“延平郡王祠”,正殿奉祀郑成功,后殿即奉祀其母田川氏。日本统治台湾时,把“延平郡王祠”改为“开山神社”,将郑成功予以神化。


获悉郑成功死讯后,在厦门的郑经立即赶往台湾。郑经在台湾一旦完成继承安排后又回到厦门,但遭到清朝和荷兰的联合攻击,于一六六四年一月带领约七千名将兵及其家属迁台,这是郑氏一族所代表的反清复明势力由中国大陆的总撤退。


郑经迁台后,首先把东都改为“东宁”,原来的二县变更为天兴州与万年州,澎湖岛之外,北路和南路也设置安抚司。而且,又把承天府分为四个坊( 街) 与二十四个里等,进行行政区域的重划分,在“坊里制”之下,着手户籍制度的整理, 成为“保甲制度”的重要基础。然而,郑经与父亲一样享年三十九岁于一六八一年病死。他十九年间在中国各地,为征战绞尽心力,无暇关心政务,因此,所有政务几乎全部委任郑成功以来的重臣—陈永华。


陈永华对郑氏政权的台湾经营贡献最大,随着农地开发他确立土地制度、户籍整理、并且筹设行政机构与制度,建立了郑氏政权的基础。 他并积极进行住民教育以养成人材、推广海外贸易以确保财源。做为“开山王”郑成功的幕后功臣,陈永华的业绩虽然几被埋没。然而,他的贡献虽大,因为反清复明的国策,同时变成苛敛诛求的压制,使台湾民众痛苦不堪。


郑氏一族迁移台湾以后,清朝政府立刻对台湾实施封锁,也即所谓“迁界” “海禁”政策。迁界是把广东、福建、浙江、江苏、山东等东南沿海五省的居民从沿岸往内陆迁移三十里( 清代的一里为五七六公尺) 。中间不但不准居住或农耕, 连进入也被禁止,海禁则是禁止渔船或商船的出入港规定。但是此封锁政策,反而使与中国的走私猖獗,促进台湾海上贸易的发展。台湾成为对中国走私贸易的一大据点,贸易的利益因而大增。而且,饱受封锁政策之苦的中国大陆沿海尤其是福建、广东的居民纷纷迁台定居,成为台湾人口急遽增加的原因。随着人口增加,台湾的开发逐步有进展。北部淡水、基隆、今日之台北的一部分、还有桃园、新竹、大甲、苗粟、鹿港、彰化、北港、斗六、嘉义、新营、左营、凤山、高雄、恒春等中央山脉西侧一一被开拓,耕地面积也大幅地扩大起来。粮食生产显着地增加,不但使台湾住民粮食能自给自足,而且也确保郑氏政权对清朝作战必需的兵粮充足有余。一方面开发,另一方面郑氏政权为筹措财源,向台湾住民征税不遗余力,其苛酷比较荷兰统治时代实有过之而无不及。郑氏政权不但承袭荷兰的人头税,又设相当于固定财产税的家屋税,甚至连猪舍鸡舍也课了税。课税对象遍及当时的各产业,牛力制面课以制造税、运搬制糖用甘蔗的台车课以运搬税、盐田课征食盐制造税、特产乌鱼子的捕乌鱼渔船则依船只大小课以捕获税、在港内系留时课以停泊税、渔获时课以渔获税等等,课税名目繁多。征税对宗教界也不例外,僧侣道士要缴纳 “特定职业税”。当时不论将兵、移民几乎都是男性,女性极为短缺, 如果替人由中国大陆介绍女性作配偶得到礼金时,就要课征结婚介绍税。居民被课征的税负担,可说是苛敛诛求之极。郑氏政权由海外贸易赚得巨大利益,加上由居民榨取税收虽然财政很丰富,但是反清复明的军事作战频繁,因此耗费巨大。居民因苦于重税,怨嗟之念日增,终于对郑氏政权产生绝望。


以反清复明为悲愿、经常处于战时体制的郑氏政权,本应团结巩固基本,然而实则其内部纷争不绝。尤其最高统帅藩主的死亡引起族人及政权内部纷争,削弱了郑氏政权的团结。郑成功猝死当时,在厦门的长男郑经与在台的郑成功胞弟、郑世袭之间发生继承之争。郑经因与弟弟的奶妈私通生子,引起父怒,虽未被处刑,但被认为缺乏藩主素质。因此郑成功死后,郑世袭立即被拥立为继承者,郑经获悉立刻率领军队渡台, 经过一番战斗才将继承者王座纳入手中。


后来,于一六八一年二月郑经死时,郑氏政权又为争夺继承权而内斗。当时,执意要打倒清的主战派冯锡范、刘国轩与重视台湾经营的实务派陈永华对立起来。照理,甫及十六岁的郑经长子郑克臧( 陈永华女婿) 应为继承者,但是主战派不承认克臧为郑经之亲生子而将他惨杀,立冯锡范的女婿、年仅十二岁的次子郑克塽。因此,曾发挥长才于台湾经营的陈永华被换了下来,由冯锡范掌握实权。 继承斗争虽系郑氏政权的末期症状,对于虎视眈眈、伺机要消灭郑氏政权的清王朝来说,是好机来到。郑氏政权与清王朝的战斗固然激烈,心战也无不用其极。双方互相精心策划向敌方阵营劝降,说它是“奖励叛变的决战”也绝不为过。清王朝于一六七九年在福建漳州开设“修来馆”,对降伏者,文武官保证其官职,士兵则保证或加入清军或复员任其自由,一般人如留辫髲则给银五十两、不留辫髲也给银二十两。清王朝此策果然奏效,因而背叛郑氏政权者陆续出现。为展示其成果并再诱发更多投降者,“修来馆”不仅将投降者,连尚留在郑氏政权一部分文武官员的姓名与职位也加以公布。因此,郑氏政权内部陷入疑心暗鬼的状况,加速了政权崩溃。


清朝的康熙帝玄烨,八岁登基,在位61年,他是清朝在位最久的皇帝。无论是用传统的标准还是用现代的目光去审视康熙,一般的看法都认为康熙是一位了不起的圣君明主,在封建社会一位难得一遇的好皇帝。


康熙廿三年(公元1684年),清廷收复台湾,完成国家南部版图统一大业。在此之前,一名位居丞相的高官竟提出放弃国土的建议,让康熙拒绝了。从委任姚启圣为福建总督时算起,清廷只花了六年时间就成功收复台湾。这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这也说明了知人善任,是达到目标的关键。


从公元1684年清廷收复台湾,至今是32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今也有了58年历史,至今海峡两岸仍处于分裂状态。历史总是在发展和变化中,当年的康熙王朝和现在比较,已有了天涯职别,台湾问题有了美国的参与,使得大陆与台湾的关系越趋复杂。虽然如此,比较一下两个不同时代所发生的事情还是相当有趣的。


如果我们从康熙帝亲政算起(他在登基后六年即公元1667年亲政),前后只花了17年,即康熙廿三年(公元1684年)收复台湾。从这点看,我们又怎能不对康熙佩服到五体投地?


相信我们的台湾问题专家也了解300多年前康熙帝是如何收复台湾,当年姚启圣的恩威并用的策略究竟是否还管用?如果姚启圣在300多年前能构思出三剿三抚的策略,现今的战略家是否能比他想得更透澈?除了三剿三抚,是否尚有其它策略可以派上用场?


台湾阿扁善于玩文字游戏,哗众取宠,假借民主程序,赢得选民的心,成功夺到台湾政权。因此,剿抚的策略不应只针对当权者,还须向台湾的2000多万台湾同胞着手。


另一方面,民进党在台湾的崛起,应该引起我们理智的认真研究。从一个偏野政党,民进党成长到把在台湾执政超过40年的国民党赶下台,组织政府。它成功之处又在哪里呢? 下面,我们可以饱览康熙时期是怎样运用和平与战争策略统一台湾的。


康熙幼年即位,他所继承的是一个饱经战火、经济凋零、国弱民贫、群雄逐鹿、四分五裂的国家基业。康熙逐渐成年,首先擒拿鳌拜,夺取权力,消除了朝廷内部的隐忧,随即集中力量对付吴三桂、尚可喜、耿精忠等南方三藩,经过八年苦战,平定了吴三桂等三藩叛乱,趁着告捷余威,再次把注意力转向台湾。康熙统一台湾是战争与谈判交替使用的复杂过程,是力量、智能与争取人心的长期斗争结晶。


康熙元年(1662年)郑成功收复台湾,驱逐荷兰侵略者,不久即病逝,内部发生争讧。清朝乘机派使者,企图说服郑成功之子郑经归降清朝。郑经为了减轻压力,与清朝谈判,交出南明皇帝赐给的敕书、印玺。清朝要求台湾人众迁回内地,剃发易服,郑经不允,谈判未成。康熙二年(1663年),清朝出兵攻打郑氏据守在大陆上的最后一个据点厦门,郑经战败,退出厦门,逃奔台湾。清朝乘胜派舟师出征台湾,在海上突遇台风,船只沉没,无功而返。


当时两岸虽武装对峙,但又都有一定的和平愿望。清王朝三藩未除,经济不稳,无力用兵海上。而台湾郑氏,土地初辟,人口甚少,生产落后,经济困难,急需大陆的粮食和物资供应。且郑部大多是福建人,离家日久,思恋乡土,私下渡海来归者络绎不绝。康熙六年(1667年),清廷派总兵孔元章,赴台湾议抚,答应郑经如归顺,可封“八闽王”,郑经犹豫不决,后以“和议之策不可久,先王之志不可坠”(《海纪辑要》),拒绝清朝的招抚。康熙亲政后,刑部尚书明珠奉旨入福建,主持和议,派知府慕天颜入台,宣示招抚之意。清廷做了重大让步,允许郑氏封藩,世守台湾。郑经则提出:“苟能照朝鲜事例,不削发,称臣纳贡,尊事大之意,则可矣”(江日升《台湾外记》)。康熙答复:“若郑经留恋台湾,不思抛弃,亦可任从其便。至于比朝鲜不剃发,愿进贡投诚之说,不便允从。朝鲜系从未所有之外国,郑经乃中国之人”(《明清史料丁编》第三本)。康熙不愿台湾成为独立于中国之外的国家,故谈判破裂。


此后发生三藩之乱,中原战火弥漫。郑经乘机与吴三桂、耿精忠勾结,占领厦门与漳州、泉州、潮州、惠州各地。转战数年,吴三桂失败,郑经孤军难支,又退回台湾。清朝再一次争取谈判,郑经再次要求“请照琉球、高丽外国之例”,而康熙坚决不同意,双方各持自己的立场,谈判又无结果。


不久,郑经病逝,其子郑克土爽嗣位。清廷讨论如何解决台湾问题,反对武力攻取台湾的人很多。康熙排除了众多反对意见,决定采取“剿抚并用”的方针,“底定海疆”。台湾地处大海中,波涛万顷,作战需赖水师,满族将士娴习马步,而不习水战,必须另选将帅,训练士卒。李光地、福建总督姚启圣推荐施琅可当此重任。


施琅,福建晋江人,有勇略。早年为郑芝龙部下,后随芝龙降清。郑成功将其父子兄侄一门杀害,结下深仇。施琅在福建与郑氏作战多年,了解台湾情况,熟悉水师机宜及海上风涛之变幻。他一贯主张攻取台湾,但因曾是郑氏部属、清廷并不信任他,把他安置在北京居住,投闲十三年。


康熙决定起用施琅,授福建水师提督。福建总督姚启圣只管后勤供应,与施琅和衷共济,保证了施琅出征的粮食和物资供应。


康熙二十二年六月十四日(1683 年7月8日)施琅率兵二万余人,乘战船二百余艘出征。郑克土爽则派勇敢善战的刘国轩守澎湖,所率兵将战船与施琅相当。两军展开激战,历时七昼夜。施琅右眼负伤,游击兰理中炮“腹破肠流出,为掬而纳诸腹,持匹练缚其创。理呼杀贼,麾兵进”(《清史稿》卷二百六十一•兰理传)。澎湖大战,郑军大败。清军击沉敌船159艘,郑军死伤12000 人,浮尸遍海,刘国轩仅率31艘船逃回台湾。


澎湖战败,郑克土爽等极为恐慌。施琅进行政治争取工作,对被俘的台湾兵将,优礼相待,赏给银米。800名伤残者医治之后,释放回台,令他们宣示招抚之意,台湾民众“莫不解体归心,唯恐(编者注:今作惟恐)王师之不早来”(阮锡《海上见闻录》)。郑氏已无抵抗能力,于7月27日向清军奉表纳降,呈交延平王金印和户口土地册籍。康熙接受投降,优待郑氏,称:“尔等从前抗违之罪,全行赦免。仍从优叙录。”(《清圣祖实录》卷一百一十一)。郑氏人众俱得妥善安置,台湾遂告统一。


康熙二十三年(1684 年),清廷始设台湾府与台湾、凤山、诸罗三县,隶属福建省,在台澎分别驻兵1万人,设官治理、筑城戍守,台湾宝岛得以统一于清王朝的一统天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