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细于尘(三)

黄大葱 收藏 100 214
导读:细于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链接:http://bbs.tiexue.net/post_2265325_1.html

(三)一场游戏(贰)

城市是流动的色彩,夜晚是爱如春草一般疯长的时候。暖昧的夜晚里,又是怎样的呢?象黄葱葱这样的年轻白领,虽然拥有一份不错的职业,但情感世界的空白会使她们情绪无端低落,本来是用于休息娱乐的私人时间,在她们看来却是比繁忙的工作更难打发。对于她们而言,下班后的最好自我排解法就是疯狂的放纵,或是到迪吧跳舞,或则到一个热闹的环境中求静。一夜孤舟般漂泊在夜色中的女人们,总是希望在生活中找到一个温馨的港湾,却把那份不知该交个谁的思念当作了感情的依靠,在都市暖昧的夜空中,用一份习惯去捕捉生命中的快乐......

“我以为你开的是跑车呢。”坐上黄葱葱的小乐骋,战星开始东拉西扯。他原以为这女孩是哪个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才会一出手二万,不过实际上可能跟他想象的不一样。但无论战星怎样喋喋不休,驾驶座上的人仍然保持沉默着,看样子是不打算回应他的话。

唉唉唉!战星第一次碰到这么不给他面子的客人。“我说像你这种小女孩,还这么年轻,长的也不错,怎么也想不到也会出来玩这种游戏呢?”看黄葱葱理都不理他,战星有一点火了,就不客气的问道。

“你,闭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什么叫小女孩,我像黄毛丫头吗?还有,我已经二十七了。”黄葱葱杏眼圆瞪,扬着柳眉一口气的回应着。

“二......二十七?完全看不出来嘛,还是保养的好吗?”战星像看见了珍奇异兽似的,猛地盯着的脸黄葱葱看。

看着他垂涎三尺的摸样,黄葱葱心中警铃大响,瞪了他一眼,“看够了了没有?”

“我还以为你跟我同年,或是比我小一点耶!”战星如是说。

“你几岁?”黄葱葱问道。

“二十一。”

黄葱葱看了他一眼。“那是你长的太老了,小弟弟。”

“你说我长的太老?我说这位大姐姐,那是我长的成熟。”战星不服气的说道。

像是在赌气,像是在怄气,两人都不说话了,好象两人忘了今晚游戏的初衷。

不过说实在的,眼前的这位女子,全身都散发出成熟的味道,像一枚熟透的桃子叫人馋涎欲滴,特别是她冷冽的气质,有种历尽沧桑的感觉,美丽出于天然,可爱源于本性,唯有气质绝非凭空得来,一缕清淡诱人的体香味在狭小的车厢里飘荡着,如此的女子让人不由的想要好好的保护她,呵护她,疼爱她......战星不由的想入非非了,咳!不行不行,游戏规则中最重要的一条是不可以爱上对方的,也不可以让对方爱上自己,不管哪一方动情,对自己都没有好处的。何况自己已经声明了,属于她只是今夜,到明天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呢。就这样在战星胡思乱想之际,不知何时,车子已经缓缓的驶进宾馆的停车场了。

“到了。”黄葱葱推开房门率先走进去。

她拿起了浴袍,看了还站在外面的战星一眼,“我先去洗澡了。”也不管他有没有听到,说完就便往浴室走。战星走到床边坐下,听着从浴室传来的水声,黄葱葱真的想和他做那挡事吗?战星头脑里面一个大问号。从黄葱葱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快乐的样子,和其他人根本不一样,好像准备就义的摸样......战星想着想着怎么觉的自己像欺负良家妇女的恶徒一样,怎么像反过来的呢,这个是怎么回事呀,战星不由的糊涂了......

“该你了。”“哇!吓死人了。”耳边传来黄葱葱的声音,让神游的战星实实的吓了一大跳。黄葱葱看着他奇怪的表情很纳闷。

“好,我马上去。”战星逃到了浴室,他又想起刚刚的样子,“这有什么紧张的,又不是第一次了。”当战星从浴室出来时,黄葱葱微微低着头盯着地板一动也不动,此刻的她少了一些冷冽,多了一些温柔,雪白的颈项露出一部分,乌黑的秀发还在滴水,看起来格外迷人。我帮擦擦头发吧,不然会感冒的,战星不由多了一份怜悯之心。黄葱葱任他摆布头发,也没喊他滚。呵呵,今晚好象要吃定了,此时的黄葱葱这么听话,让他感觉好极了......咳!我怎么又发神经了,战星连忙收住欲望。室内又平静下来了,只有擦头发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着。

好长一段时间,“终于好了,你的头发很软,好漂亮呀。”战星首先打开气氛。

见黄葱葱没反映,战星拍了拍她的香肩,发现她在微微发抖。战星轻轻叹了一口气,“我说你呀,你真的想和我那回事吗?真的,不想就不要勉强了。”

“不然来干什么,难道就为我擦头发。”

“可我明明看你发抖麻。”这女人嘴真硬,还死撑着。

“我...我...我没有...说不愿意。”黄葱葱的声音几不可闻,这个时候完全很温顺了,但战星还是听到了。“那好吧。”战星一把将黄葱葱抱在大床中央,压在她的身上,吻住她柔软的丰唇,接着狠狠的在的她丰满的胸部吻了一个红印,黄葱葱感觉胸部一酸疼,“等......等一下。”微微颤抖的声音让战星准备解黄葱葱的浴袍的大手停了下来。“现在喊停还来得及哦!”战星定定的看着她。只见黄葱葱的双眼红红的,一副娇柔楚楚的样子,让战星心疼了一下,该死!为什么他好象会有一种“逼良为娼”的感觉呢。

“我想问你,你...你...你是第一次吗?”

“当然不是。”这还用问吗?“干嘛问这个?”战星疑惑的看着她,难道她是...他不敢想,这不是天字第一号的傻瓜吗?除非她脑子有问题。

“我...我...因为...因为我是...”天啊!这要她怎么对一个小她六岁的小鬼开口呢。这时她才醒了,她从来没想过会这个样子,她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会这样呢?是快乐、是欲望、是冲动、是疯狂?好象都不是,一种说不上来的东西左右着她的大脑,她想她要完了。

她不需要那个听起来很高贵的“单身贵族”的称号,而是需要一份实实在在的感情的寄托;也不需要一夜情来慰籍孤单的心,而是需要找到一个好男友,知我疼我,开心时陪我出去吃大餐,流泪时拍拍自己的肩膀递上一块纸巾,犹豫不决时像灯塔一样照亮我前进的路,累了倦了时搂着我。随着年龄的增长,寂寞的程度越来越厉害,有时干脆在外面泡吧到深夜。黄葱葱满以为这样能逃避感情上的一些东西,可咖啡馆里暖昧的音乐和气氛反而弄的人心情酸酸的,弄的身边人甚至以为她有心理障碍,对异性过于冷淡。想到这里黄葱葱流下了几滴青泪,弄的战星一阵慌乱。

“因为?”战星被她断断续续的话弄的一头雾水。

“因为...因为我是...”黄葱葱觉的自己的脸上的温度可以烧开水了。

看着她有些无措的脸,还带着害羞、生气的表情,粉腮上若隐若现的一对“梨窝”更增加了生动的韵味,战星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你......你是处......”战星硬生生的把话收回去了,同时他终于证实了他先前的想法,此时黄葱葱的脸红的更厉害了。

“大、姐、姐。”战星起身坐到床边,“你脑袋有问题呀?女人的第一次很宝贵的,真搞不明白你的想法!”这次黄葱葱一点也没反驳,看着她想挖个地道钻下去的反应,战星也不好意思讲她了,他被完全的打败了。

“......不会有那种人。”

“什么?”战星没有听明白她在说什么。

“我说不会有人喜欢我的,我也不会爱上任何人的。”像是自言自语,黄葱葱淡淡的说。她的声音是那样的无奈和痛苦,战星觉的自己的心被刺痛了一下,他有些心疼她,“你没事吧——”“抱我。”黄葱葱轻声的说,吐气如兰。

“这......你......”谁能告诉战星现在是什么情况,到底他耳朵有问题,还是她脑子有问题,战星被眼前的情况弄的一团糟。

“我命令你抱紧我。”黄葱葱强硬的态度命令道,眼眶微红的她此时泣不成声。

算了,算了,好象前世欠她的,想到这里,战星不由的抱紧了她。

窗外月色朦胧,夜空漫天闪烁的星星,簇拥着那一轮亮晶晶月盘,缦纱轻轻随风舞动。

滚滚的红尘里,充满着太多的不如意,或许他早已离我而去,或许他至今仍未出现 。

但无论怎样请您给予我希望 。

让我在这尘世中自由快乐的飞翔。

......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