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在前 投资者需“思考一切” 

护旗卫士 收藏 0 12
导读:像5.30暴跌前一样,央行再次出手紧缩流动性,周小川行长更是放言“央行希望实际利率为正值”,而证监会也把投资者风险教育提上了台面,只不过,这次是先在京集中教育机构投资者,希望他们站在“政治责任感和历史责任感”的高度,“正确认识我国资本市场新兴加转轨的解读昂特征,扎实有效地开展投资者教育工作”,并把投资者教育的重点放在“风险教育”上。 何以“高度”如此?因为尚福林主席在9月7日指出,在我国资本市场发生了“转折性变化”,市场基础制度、质量、结构和资源配置功能都不断趋好的同时,市场发展中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

像5.30暴跌前一样,央行再次出手紧缩流动性,周小川行长更是放言“央行希望实际利率为正值”,而证监会也把投资者风险教育提上了台面,只不过,这次是先在京集中教育机构投资者,希望他们站在“政治责任感和历史责任感”的高度,“正确认识我国资本市场新兴加转轨的解读昂特征,扎实有效地开展投资者教育工作”,并把投资者教育的重点放在“风险教育”上。

何以“高度”如此?因为尚福林主席在9月7日指出,在我国资本市场发生了“转折性变化”,市场基础制度、质量、结构和资源配置功能都不断趋好的同时,市场发展中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什么情况?那些问题呢?尚主席在发言中把它概括为四点:1,随着市场规模的扩大,市场风险有所集聚;2,市场发展的内外部环境趋于复杂;3,违规违法行为呈现新的特点;4,部分投资者风险意识薄弱等

也就是说,在监管层看来,现在的情况是市场再度风险云集了,而且股市内外部环境都出现了难以预测的变数;而面临的问题是,违规违法活动越来越高科技化、分散化、隐秘化,更加难于控制,可就在股指迭创新高的单边喧嚣中,部分投资者对风险的认识却越来越“概念化”了。

对于前者,相信许多投资者是有所警觉的,毕竟,除了弱智和别有用心的人,谁也不会对一个处在历史高位的股市不深怀“调整”的戒心:1000点时套你可能是一天,5000点时套你可能便是五年甚至更多!而股市环境也的确值得警觉,因为内有无节制的基金冲动,有漠视风险的基民,有层出不穷地杭萧、金泰式“疯投”,外有国内“已进入难以承受区域”的房市危机,有不见底部的美次级债危机,有危在旦夕的台海问题,更有美伊之间一触即发的“闪电战”悬念

可以说,有些问题在股市内,这还是相对比较好控制的,但对于外部危机,我们并无多大把握去主宰之,撇开许多人认为“耸人听闻”的台海和美伊危机,即便是美国次级债风波,在我看来,它也远远没完,这是二战后靠综合国力、军事强权和纸币发行透支未来的美国模式走向破产的第二个重大征兆:9.11宣布了这一模式的致命隐患,次贷危机则拉开了这一模式走向没落的序幕。

君不见,上周五的道琼斯、纳斯达克及其他欧美股指又在狂泻么?君不见,《华盛顿邮报》已报到了次贷危机波及到了美实体行业,“预计今年秋天,数以百万计的人将面临买不起新车的局面”么?除了一个乐观的世行首席经济学家,谁还能明确断言次贷危机的结束?

有人会据此感动高兴,认为既然如此,正好给了中国大国崛起的大好时机,一如现在聒噪不已的“盛世论”以及跌跌不休的“经济领袖说”。美国财长鲍尔森这样说过,IMF这样夸过,本次在大连举行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主席施瓦布也说,中国已经从一个落后的经济体发展成为处于引领地位的国家,越来越多的人将中国看成是世界经济体系中的新领军国家之一……

然而,危险也正在这里,因为美国等国家既当了这么多年世界老大,便决不可能把“领军者”拱手出让。这是常识,毋庸讳言也无需敷述。充其量,如果策略的话,美国可以暂时做一位藏在“领跑者”后面养精蓄锐的“潜在冠军”。但即便是这一点,我以为美国也是无法容忍的,更何况是在这位一向自大自傲的巨人蓦然发现了自己的危机之后。这一点,我们可以从胡主席最近在澳大利亚环太平洋国家峰会上“风头”盖过布什时这位“牛仔”总统的反应中看出来。据英国媒体报道,在这次峰会上,“对于外界认为中国正在主导此次会议的说法,布什不以为然”。他说:“这是一次中国峰会吗?答案是:绝对不是”。

事实上,这便是美国式的回答。而由此给出的答案是,美国绝对不会让中国出尽风头,也绝对不会让中国在国家利益上“蚕食”美国。如果难以“双赢”,美国便一定会制约中国。这也是在台海问题上,中方目前态度强硬,而美国却致信潘基文抗议他把台湾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的重要原因。

当此之时,身处风险市场的股市投资者可以太平无忧么?万科地产惊人膨胀,中国铝业涨幅“超人”,工行市值超越了花旗,中国股市一枝独秀,中国经济“总体向好”,刺激的是谁?而当国际热钱蜂拥而入,港股直通车近在咫尺,资本开放箭在弦上的时候,谁又想来坐人民币升值的轿子?谁又想在坐完轿子后一脚踢开那个靠44%的“投资收益”大幅提高了“骄人业绩”的“轿夫”呢?所有的这些问题,普通投资者可以不去深思熟虑,中国股市监管层却不能如此。

这,便是尚主席话里关于“股市内外部环境趋于复杂”的真实含义,也是中国股市处在历史高位时必须思考的问题:我们如何着陆?会不会像我的好友和同学、摩根斯坦利大中华区首席王庆担忧的那样,中国经济将不得不硬着陆?如此,股市硬着陆岂不更是题中之义?试想,国民经济都可能硬着陆,那么结构依然畸形、违规违法严重的股市呢?可不可能发生ST金泰一样牛气吹足后瞬间破灭的雪崩呢?

我说过,在证券期货这样的风险投资领域,我们必须学会“思考可能的一切”,预见可能的一切。惟其如此,投资者才可能立于不败之地。否则,脑子偷懒,心存侥幸,最后便只能做“传说”中那80%的失败的过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