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我难忍亿万富翁老公的变态摧残

护旗卫士 收藏 0 275

“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在时下的年轻女性中很有市场。


然而看看下面这个离婚案例,就可以知道嫁给某些亿万富翁并非如期待中美好,文中女主人公所受的屈辱令人难以想象……因此,财富只是幸福的附丽,信任和感情交流才是婚姻的基石!

南京市某区人民法院近日开庭审理了一起特殊的离婚官司。一个年轻漂亮的大酒店女行政经理在一个亿万富翁的狂热追求下,相识仅仅两个月就嫁入豪门。然而这个人人羡慕的“豪门贵妇”,婚后除了每月有2000元的零用钱外,连基本的人身自由都没有,甚至受到了诸多让人难以置信的精神和肉体摧残。忍无可忍的女经理最终起诉离婚,并公开提出:“只要能还我做人的尊严,我不会多要他一分钱。”


是什么让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女经理发出了这样的泣血呼喊?这起亿万富翁与现代知识女性的感情纠葛,到底有着怎样的特别内幕?记者最近深入采访了此案的女当事人,下面是她的自述……


裹挟财富的求爱风暴,看起来很美


我叫王蕙,大学毕业。2002年5月,我从一家广告公司跳槽到南京白下区一家四星级酒店做行政经理,年薪8万元。当年10月,我用攒下的10多万元作为首期付款,在南京市中心买了一套90多平方米的商品房。我本想就这样凭自己的劳动过踏实的生活,但亿万富翁陈明的出现,让我的生活从此“一地鸡毛”。


2003年3月16日晚,一个熟人在我工作的酒店举办生日宴会,我理所当然要过去敬酒。


酒过三巡,那个熟人指着席间一位中年男子告诉我:“他可是南京城赫赫有名的亿万富翁啊!”我这才得知,这位名叫陈明的中年男子是河南人,在南京开有一家房地产公司和三家化工公司,还在南京市郊买了四块地,其个人总资产超过亿元。熟人借着酒兴,以玩笑的口吻对我说:“你至今未婚,陈董也离婚好几年了,你俩正好可以多多往来啊!”出于礼貌,我微笑着向陈明递上自己的名片,欢迎他经常光临本店。陈明高兴地与我交换了名片,答应道:“一定会的。”


第二天下午4时许,我正在给店里的员工讲课,突然有人送来一个一人多高的巨型花篮,上面的红色缎带上只有八个字:“给我最心爱的人。”


我正纳闷是谁送的花,店里一位女服务员告诉我:“4号包间里的客人说是你的朋友,让你一定去一下。”我推开4号包间的门一看,竟是陈明。见到我,陈明高兴地搓了搓手说:“昨晚你让我‘经常光临’,我今天就来了。我可是专门冲着你来的啊!”


从那天开始,陈明几乎每天午晚两餐都到我工作的酒店来吃,且每餐都是“大手笔”,有时只有两个人,也点上2000多元的菜。我善意地建议他“吃多少点多少,不要浪费”,陈明却潇洒地挥挥手说:“这点钱,毛毛雨啦!我这也是为你们酒店作贡献嘛!”


与此同时,时年51岁的陈明开始对27岁的我展开了热烈追求。


从3月18日到5月12日的近两个月时间里,陈明除了每天让花店给我送19朵玫瑰花之外,还每五天送我一件礼物,既有价值上万元的钻石戒指,也有数千元一套的名牌衣裙。他还很浪漫地每天发给我五六十条“甜蜜短信”。面对陈明的狂热,我曾多次跟他说:“我们在年龄和各方面情况悬殊太大,根本不可能的!”但陈明说:“你就是块石头,我也一定能用我的真情把你融化!”


5月16日下午,我正在酒店上班,突然接到陈明寄来的特快专递。这次,陈明除了将自己的资产证明全部复印给我外,还写了一封长达26页的长信,详细叙述了自己多年来的艰苦创业经历,讲了自己婚姻破裂的经过。他信中更多的是表达对我的爱慕之情:“认识你以后,我即使生意再忙,心里也会觉得很宁静,因为我感到你就是我灵魂栖息的港湾。你知道吗?自从认识你,我就再没有出过差,因为我听说:恋人每分离一次,天上的星星就会熄灭一颗。我希望我们未来的日子永远星光灿烂,所以我一定要天天守在你身边。”


这封信让我看得当场落泪。于是,我拨通了陈明的电话,答应当晚下班后和他认真谈一次。


当晚9时,陈明亲自驾车来酒店接我下班,我们在南京城最高的咖啡馆——66层楼上的“云中小憩”咖啡馆里长谈了近四个小时。我坦率地告诉他:“你的财富很有吸引力,但我不愿意只嫁给你的金钱……”


还没等我说完,陈明就激动地接过话题说:“这就是你不同于其他女子之处,最吸引我之处也正是这一点。为了表明我对你的感情,我要为你做三件事:第一,给你买一套价值100万元以上的房子,且房产证上只写你一个人的名字,让你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第二,给你买一辆价值100万元以上的奔驰轿车,让你此后的每一天都能轻松出行;第三,给你名下存至少100万元的存款,让你和你全家这一辈子都衣食无忧!”


那天晚上,我们坦诚地交流彼此的想法,都被对方的真情深深感动,当场约定一周后就去领取结婚证。


5月22日上午8点多,我甜蜜地化好淡妆正准备出门,陈明的司机急急忙忙来接我,说陈明找我有急事。当我走进陈明的办公室后,陈明表情严肃地示意我坐下,然后递给我一张事先打印好的“承诺书”,上面写着:“甲(陈明)乙(王蕙)双方的婚前财产及收益都归各自所有,各自的债务也由各人用自己的财产偿还……”陈明还特别将自己的公司设备、厂房、房产等婚前财产一一列举,并要求我立即在上面签字。


陈明的这一举动让我非常吃惊,也很尴尬,但我又不能不签字,否则陈明一定会认为我和他结婚是因为看中了他的财产。陈明看着我一笔一画在那一式两份的“承诺书”上签了名,又带着我到附近的一家公证处去做了公证,然后才和我一起去民政部门领取了结婚证书。


信任缺失,变味的安逸危机四伏


婚后第二天早晨,我洗漱完毕正准备上班,陈明拉住了我,说:“你不要再去酒店上班了!还怕我养不活你?”我分辩说:“我工作并不仅仅是要养活自己,这也是我的事业,是我的个人价值所在。”


陈明回敬道:“你就呆在家里好了,你这亿万富翁夫人的身份还体现不了你的个人价值?”我说不过他,只好默认了。


没想三天后,陈明竟要求我将此前自己买的房子卖掉,说我的那处房子“人文环境太差,简直就不是人住的地方”。


我提出想将那套房子留给父母住,陈明不耐烦地挥挥手:“我光别墅就有三套,还怕不够你父母住!”


次日晚上,陈明回来后拿出一份购房合同告诉我:“我刚在玄武湖附近的某花园小区又买了一套250多平方米的跃层精装修房,以后我们每天推开房门就能看到玄武湖的风景。这下你总可以把你的那套破房子卖了吧?”我接过合同一看,上面的房主一栏只有陈明一个人的名字。我想起他曾经对我的许诺,心里很不高兴,但我没有表现出来。


考虑到陈明已经买了三处物业和这处价值260多万元的景观房,我再留着我那处房子确实没什么意义,更重要的是,我不愿意让已经成为我丈夫的陈明不高兴,便在一周之内将我自己的房子低价转让了,并拿出卖房所得的20多万元用于购置新房里的东西。



6月1日上午,我在家具城看中了一款西餐桌,打电话让陈明过来参谋参谋。陈明只看了一眼,就讽刺我:“还受过高等教育呢,品位这么低。”我让他挑一款自己喜欢的,陈明很不高兴:“我这个堂堂董事长,哪有时间像你这个无业游民一样,动不动出来逛街!”说完,陈明扔给我1万元钱,扭头就走了。


6月13号中午,我陪陈明参加一个应酬时,突然接到我大学时代的初恋情人张强发来的手机短信。张强正在洛阳出差,突然想起了一直对牡丹情有独钟的我,于是发来短信问我“近来可好?”我简单回了几个字:“我很好,请放心。你独自在外,要注意保重身体!”刚发完,陈明就当众一把抢过我的手机。看到我回给张强的短信后,他脸色马上沉了下来,说要用我的手机打电话给张强,质问他“勾引我老婆有何目的”。


我急了,大声告诉他我和张强分手好几年了,现在人家早已结婚生子,我们很少联系,何来“勾引”一说。并指出他这样做是对我人格尊严的极大污辱。没想到,陈明竟当众毫不客气地告诉我:“要当我的老婆,就不需要人格和尊严,更不需要独立!”


回家后,陈明见我还在生气,便态度极好地解释:“我这么大年纪了,又离过婚,在婚姻上已经赔不起了,请你一定要理解我的心情……”我原谅了他。


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亿万富翁陈明每月只给我2000元零用钱,还要求我每笔支出都要记录,理由是不能让我拿他的钱“去养小白脸”。与此同时,陈明还说“保姆没有老婆尽心”,把他此前一直用的保姆给辞退了。就这样,我成了他的全职保姆,每天的工作就是买菜做饭、打扫卫生。陈明还要求,每天他回来时必须看到我,否则得有足够的理由才能“过关”。


那些日子,陈明在南京又开发了一个房地产项目而非常忙,我因为没工作而十分寂寞,便养了一只小狗。陈明看到后,讥讽我说:“你知道吗,养小狗的女人都是二奶!”我百无聊赖之下去报名学驾驶,陈明听说后马上问我:“你学驾驶,是不是想让我给你买车?告诉你,我最多只会给你买辆拖拉机!”


见我生气了,他突然转换了语气:“我这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你要用车,除了打的外,还可以直接让我的司机开我的大奔接送。”对此,我只能苦涩地笑笑。


至于婚前陈明“给你存款100万元”的承诺,他更是不愿兑现。他这样搪塞我:“现在,我赚的钱就是你的了,我们还分什么彼此。”我无言以对。


2003年7月20日,我一向准时的例假没来,经检查是怀孕了。我高兴地将消息第一时间告诉陈明,没想到他说:“这个孩子说不定不是我的。”我气坏了,指责他不该无端怀疑我,陈明却冷冷地说:“你的大学同学早就告诉我了,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好女人!”


原来,2003年5月底我们在南京举行婚礼时,我的两个大学女同学前来道喜,陈明竟将其中的一个女同学“发展”成了他的“信息员”,以每条信息2000元的高价,专门搜集我在大学期间的“风流韵事”,并由此得知了我的初恋男友张强的家庭地址和工作单位。此后,陈明将认识我以后我的所有手机通话清单都调了出来,发现这几个月我和张强通过电话,便认为我肚里的孩子是张强的。


陈明的这一做法让我伤透了心。2003年7月26日上午,我独自到省妇幼保健院做了流产手术。


拼死逃离,“豪门贵妇”竟是噩梦一场


这次风波之后,陈明一反常态,在我们平时住得较多的那处跃层房里一下请了两个保姆,并贿赂了小区的门卫,这样我的所有行踪,包括每天何时出去、几点回来、有什么人来访都在他的监控之中。据这些人后来告诉我,陈明给他们付的是“计件工资”,也就是他们每报告一次我的“出轨记录”,陈明就会付给他们500~2000元不等的“信息费”。不仅如此,陈明为了怕我带“野男人”到他的另外三处别墅去“风流”,各处别墅都安插了心腹保安,并专门配备了一人多高的狼狗,以致我被吓得根本不敢单独到别墅去。



2004年2月12日下午,我在家具店订购了一张新床,送货员上门安装时,见陈明一直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就随口问道:“我们需要个人搭把手,那是你父亲吗?”晚饭后,我以玩笑的口吻随口说出此话,没想到话没说完,脸上就挨了陈明重重的一记耳光。我觉得非常委屈,就辩解说:“我没有嫌你老的意思,只是觉得好玩才说的。”没想到陈明更火了,他抓起桌上的玻璃烟缸砸向我,又将我身上穿的睡裙从上撕到下,最后竟脱光上衣将我按在地上好一顿暴打……


自此,他稍不开心就会动手打我,且每次都是脱光了衣服全裸着打我,弄得两个女保姆也不好意思出来拉架。


2004年7月20日晚,他再次没有缘由地殴打我,我终于反抗了。


那天傍晚6点多钟,陈明回来后说想喝粥,我马上就给他做了,并要下楼去给他买点小菜,陈明却要吃他老家亲戚十多天前送来的咸豆。我告诉他,咸豆已经发霉,被我扔掉了。没想到陈明一把抓过我的长发,将我抵到餐桌上,大骂我“不知好歹”,并左右开弓地狠抽我的耳光。我一下子蒙了,说:“我是为你好,发霉的东西确实不能吃啊!”陈明一听我胆敢与他顶嘴,一脚将我仰面踢倒在地,然后抓住我的长发在地上拖,还用他穿着皮鞋的脚对着我的身体踢个不停。


那一刻,自己嫁给这个亿万富翁以来所受的屈辱全部涌上了我的心头,我再也忍不下去了。于是,我使足了全身的力气狠狠踹向陈明的下身。伴随着一声杀猪似的嚎叫,陈明抱着腹部痛苦地倒在了地上。我怕他再过来拽我的长发,一狠心操起剪刀将自己精心留了多年的长发剪掉,然后从卫生间拿出拖把自卫,没想到陈明竟用菜刀将拖把的木柄砍成了两截,弹出的拖把柄将墙上的穿衣镜砸了个粉碎……


随着玻璃“哗哗”的破碎声,我听见自己的心也一点点碎成了片,好疼好疼。我毅然冲出了这个只生活了一年多的家,这个曾经给我带来无数浮华和屈辱的家,并于2004年10月26日毅然向法院起诉离婚。


财富只是附丽,信任和感情才是婚姻的基石


2005年2月2日,经过法官的两次开庭审理并调解,两人最终同意离婚,陈明答应在一个月内给付王蕙人民币50万元整,其余财产全归陈明所有。


与此同时,亿万富翁陈明的离婚案一下子成了南京城近期的热门话题,人们想知道,在这场美女与富豪的婚姻闹剧中,究竟谁是谁非,他们之间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在江苏当代国安律师事务所钱苏平律师的帮助下,记者采访了陈明。


陈明声称:“我和王蕙结婚后才从一个朋友处知道,王蕙根本不是什么好女人,她这种行政经理其实是高级交际花,她和我交往以前曾经和多个男人有过密切关系。我完全是被她年轻貌美所迷惑、被她的故作清高所欺骗,才和她结婚的。他还向记者发表了两点声明:1.王蕙对这段婚姻早有预谋,现在看到目的难以实现,便以一副弱者的身份出现在大家面前,想以此博取社会的同情;2.必要的时候,他会将这段“阴谋婚姻”的真实情况公布于众,让全社会充分认识“女骗子”王蕙的真实面目。


陈明和王蕙闹到现在这步田地,说到底还是因为他们对婚姻和幸福的理解发生了偏差。他们错误地认为,财富可以带来美好的爱情,带来幸福的婚姻。其实不然。爱情和幸福是超越物质的精神追求,需要深厚的感情积淀,是丰富和博大的。财富只是幸福的附丽,信任和感情交流才是婚姻的基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