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这个群体不想多说,说多了让人觉得况味,他们自己也不乐意被人多说,对于外界如潮的批评,这个群体惯以个性化标志性的撅嘴,甚至不屑回击:我们是被恶意中伤、妖魔化的群体。的确,对于他们,一出生就可以在彩色屏幕里看日本动画,还没识字就有漫画看,伴随着小霸王成长到CS战队,指望这个群体虚怀若谷甚至闻过则喜?难啊!


在妇产科工作这么多年,遭遇过两个生育高峰,一个是千禧年孕妇扎堆的生“世纪宝宝”,再一个就是今年—2007年,60年一遇的“金猪年”,为此,社会上相继爆出新人扎堆结婚、争相孕育“猪宝宝”的现象。这种扎堆婚育制造的生育高峰,不仅会打破社会资源平衡,而且会给将来孩子的入学、就业、结婚、甚至养老埋下重重危机,基数庞大的“千禧宝宝”已经普遍遭遇了入托难、上学难的问题,但这还是不能引起急于做“金猪妈妈”们的警醒,与第一个生育高峰想比,这一次生育高峰的创造者,80后女性为生力军。我所在医院今年平均每个月要接产300个“金猪宝宝”,80%是80后产妇。


是不是说80后就没有做妈妈的资格或权利?非也,做妈妈是每一个适龄女性的天性使然,任何人也剥夺不了。但是我要说的是,做妈妈是件很神圣的事情,除了新鲜更多的是责任;但是很多的80后妈妈,看中的只是它的新奇刺激,这和她们一以贯之的思维方式有关,心动不如行动,看中了一件商品即便透支刷卡也要揽入怀中,可是她们忘了在充当妈妈这个角色上,本身暂且不具备这样的能力或者说还没有足够的准备而一味提前消费的话,这将意味着什么?


对每一位前来孕检的、脸上洋溢着幸福微笑的准产妇,我都会不厌其烦的问一句:你准备好做妈妈了吗?虽然我知道这有点于事无补甚至有点多余,但我还是想问一问,得到的回答无一例外尤其是80后的准妈妈们脸上写满自信:早都准备了,2000多块的婴儿床、1000多块的婴儿被、100多块的奶瓶。我说不是这些,做了妈妈需要面对很多繁琐但很现实的问题,你准备好了吗?回答同样是不屑一顾:孕妇班、育儿班报了不下5个,杨澜的“南山倍慧.天下女人”我是一集不落,智慧妈妈的育儿心得我比她还了解。我还能说什么?只能祝福吧!但就是这些自信满满的准妈妈们,躺在产床上,宫口刚一打开,就大喊大叫非要剖腹产不可,做再多的思想工作也没用,就我们医院来说,每月有70%的产妇可以顺产但因为怕疼或出于身材考虑而选择了剖腹产,其中80后产妇占绝对大多数。


就我们医生和护士而言,在心底是很不愿意接待这些80后产妇的,你想啊,孩子出生了,我们护理的不是一个孩子,而是两个孩子,这些“小妈妈”们在度过了怀孕期被众星揽月般的待遇之后,猛然间面对那么多的繁琐事情,大多退避三舍,用她们的“官方”措辞就是:我生孩子就已经够累的了,这些事情还要我来做?最后,那些“小事情”全都分摊在长辈或是保姆身上,只生不养,似乎是80后妈妈们的共性。


不是说80后妈妈们不爱自己的宝宝,事实上她们不比其他母亲疼爱自己的宝宝少,但在具体的抚养事务上或是有抵触或是确实力所不能及,她们可以不厌其烦的逗乐自己的宝宝,可以举着DV拍摄自己的宝宝一整天、记录下他/她成长的分分秒秒,可是一到换尿布这样的琐事上要动手了就赶紧扔给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喜欢依赖老人家。在我周边的小区,每到黄昏小区里满是推着婴儿车、脸上喜气洋洋的“小妈妈”,引来路边众人的艳羡;小区的草地上还有那些牵着宠物溜达的贵妇,要是毛色、品种优良也同样引得旁观的人们一片赞许;我想这个时候,无论是牵着小狗的贵妇还是推着婴儿车的“小妈妈”们,其心里的满足感应该是大致差不多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