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自己女友被轮奸两小时,这你能忍么?(非色情

zhao2365192 收藏 0 539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男友自忖弱小,不是对手,竟任由歹徒对女友轮番施暴,在门外徘徊,甚至没有想过报案。受害者独吞苦果,竟也忍气吞声。而同宿舍的工友则事不关已,高高挂起。如此这般,施暴者得以实施暴行。这起发生在三河市某书刊装订厂恶性轮奸案中,怯懦者的怯懦和冷漠者的冷漠让人久久不能释怀。

受害女工:能忍就忍了吧

日前,受害女工20岁的内蒙古女孩小丹(化名)坐在了记者对面,她长相清秀,说话声音不大。案件发生在去年12月的一个深夜,小丹记不清具体是哪天了,由于集体有意识地回避、淡漠,其他当事人也记不清了。当晚,小丹在其河南籍男友小阳的宿舍,呆得太晚,女工宿舍关门了,她就和小阳睡在同一张床上,宿舍里还住着小阳的老乡柴某、栗某。

大约凌晨1时,他们被敲门声惊醒,是本地人陈某、李某,二人也在装订厂干过,跟屋里的人认识的。虽然不情愿,小阳还是打开了门,陈某、李某带着一股酒气进了屋,他们看见了床上的小丹,顿时生了邪念,就往外轰赶小阳和柴某,粗声大气还捡来一块砖抡着相威胁,柴某先出去了,小阳坚持了一会儿,最后也无奈地出去了,小丹想随着出去,被拦住了。门关上了,宿舍靠里的床上还睡着栗某,陈某、李某先后强奸了小丹。两个小时后,小丹走出宿舍,扑进在门外兜圈的小阳怀里,哭了……

受到如此的伤害,小丹为什么不报案?小丹两句话回答了记者的疑问,对方平时很凶的,一个打工的出门在外,忍着吧。自己吃亏了,别让小阳再吃亏。报案这个念头对于小丹来说很模糊,但她很明白这件事对自己的伤害程度,虽然事后与男友的感情未出现明显的裂痕,他们决定明年就订婚,但她还是感到压力很大,说到最后,她哭了起来。

男友:我打不过他们

小阳身材瘦小,面容稚嫩,在女友惨遭凌辱的时候,他徘徊在门外,没有冲冠一怒,没有叫其他屋里的同乡帮忙驱凶。当时他已想到屋里会发生什么了,但并没想到报案。对方是两个人,且李某人高马大,他认定自己无法与之抗衡。虽然左右宿舍有不少河南老乡,但平日彼此之间就很淡漠,出事了不会有人帮忙的,反倒丑事宣扬出去让人笑话。他的心情矛盾而复杂,小丹出来了,他能做到的只是安慰她。

作案后,陈某、李某没有走,而是在宿舍一直睡到近中午。出门遇见小阳,二人问了一句:“你们报案了吗?”小阳没有答话。事发后,小丹告诉了在别厂打工的姐姐,姐姐打了小阳一个耳光,骂他窝囊,但她也没想到报案,还同妹妹约定,此事不要告诉父母。小阳告诉记者,他想找人收拾两个坏蛋的,但没有机会。以后小丹和小阳相处时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所有当事人都有意识地回避着,事情真的过去了。

工友:此事与我无关

陈某、李某施暴时,屋里还有栗某,二人进屋时他就醒了,但他一直没说话。目前已在广东打工的栗某证言称他惹不起陈某、李某,而且小丹与他无关,虽然生气,但也只有听之任之。

这件事是栗某透露出去的,在厂子里悄悄传播着。7月6日,三河市公安局皇庄派出所民警到工厂调查一起敲诈案,工人们无意间说出,引起民警的重视,半年前的这起女工遭轮奸案才浮出水面。陈某、李某目前已在押。


很多恋爱中的女孩都会问身边男孩子同样一个问题:如果我受到侵犯你会怎么办?很多男孩都会信誓旦旦地回答:“ 就是死,我也要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确







如此,很多男孩会这样做。男人在某种场合表现出来的血性,让他们更加显得伟岸。


然而最近发生在河北省三河市的一起轮奸案中,受害者男友出乎意料的“另类”表现,却让人痛心!一个打工妹因雨而留宿在男友的集体宿舍。夜半时分,两个歹徒闯入了这个另有两个男工友的宿舍!她的男友竟然能够默认,让歹徒强奸自己还是处女的女友。当他被歹徒赶出门外的时候,他不敢报警更不敢呼救。当听到女友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的时候,他竟一动不动在门外站了两个多小时……


案发之后,由于歹徒的恐吓,他竟还劝阻了想前去报案的女友。一桩强奸案,就这样被瞒了下来。2006年7月2 0日,河北省三河市公安局在调查另一桩案件时,“拨出萝卜带出泥”,才破获了此案。


漂亮打工妹,他乡遇“知音”


2006年8月6日,记者来到河北省三河市公安局采访这桩离奇的“男友不作为案”。市公安局接待室,办案民警刘学斌几经周折找来了受害人刘晓美。


一提起数月前那个伤心的夜晚,这个漂亮的女孩便禁不住哭泣起来……


今年20岁的刘晓美出生在内蒙古包头市郊区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姐妹三个,她排行老三。姐妹三个都很漂亮,就像三朵“姐妹花”。三姐妹中最漂亮的,当数老三刘晓美。刘晓美和二姐刘晓丽高中毕业后,先后来到北京燕郊一家印刷厂打工。


姐妹俩出门在外,处处与人为善,工作也踏实肯干。她们每月按时给家里寄回几百块钱。父母也为她们的争气和懂事十分欣慰。姐妹俩漂亮又能干,老家的亲邻们开始为她们介绍男朋友。二姐刘晓丽经介绍与老家的一个教师处上了朋友。而面对众多的相亲对象,刘晓美却没有很快做出选择,因为她早已有了心上人。


刘晓美的心上人是河南小伙子张国平。张国平也在燕郊的一家包装厂当技术装订工,与刘晓美所在的印刷厂只一墙之隔,两家包装厂外临街有很多便宜的风味饭馆,刘晓美和张国平是这些风味饭馆的常客,一来二去就认识了。张国平是河南新安县人,父母都是老实的农民,他上有一个姐姐,下有一个妹妹。家里就这么一个男孩儿,父母都很宠爱他。今年21岁的张国平,2003年中学毕业后就出来打工了。张国平虽然身材瘦小,但工作上特别肯用心,是厂里的技术能手,每月工资近2 000元。


刘晓美告诉记者——


当时,我看着张国平虽然身材不是很高大,却很能干,又很实在,不禁肃然起敬,对他产生了爱慕之情。就想找机会向他表达,二姐却劝我说:我们今后总是要回内蒙古的,你却找一个河南的对象;他这么瘦小,多没安全感啊!有什么事情,怎么保护你呢?不如以后回老家找个合适的!我却反驳说:二姐,不管是哪里人,也不管他身材长相,咱看中的是他这个人的能力和人品。张国平人品好,又有技术,对工作有责任心,肯定也会对我有责任心的。再说了,身材瘦小并不意味着他不是一个男子汉呀!你怎么能以貌取人呢!”我的一番话,说得二姐突然惭愧起来:“你说的还真有些道理。好,二姐就替你做这个媒人吧。”


第二天,二姐特意找张国平聊天,言语中试探他有没有女朋友。哪知张国平神秘地笑着说:“我女朋友整天跟着我呢 ……”一听他已经有了女朋友,二姐马上追问:“你女朋友是哪儿的呢?”张国平说:“她就是你妹妹刘晓美啊!”看二姐一脸惊讶的样子,张国平赶紧找出一封求爱信,递给了二姐说:“我早就看上你妹妹刘晓美了,去年就写好了这封信,可一直怕她拒绝我。今天你来了,正好是个表达的机会……”


就这样,我和张国平开始了真正的恋爱。我们所在的三河市离北京只有几十公里的距离,逢休息日,我们常常到北京游玩,也让我们体会到了大城市的气息,张国平感叹道:农村与城市相比真是天地之别啊!于是他开始向往和眷恋城市生活。他时常向我描绘两人的将来:“以后我们挣足了钱,就在燕郊买一套房子!”听到男友那么替我着想,我感动之余建议说:“ 在大城市生活的确不错,可这里的物价、消费很高。以后咱一起回我的老家内蒙古包头去,两个人办个小厂……”还没等我说完,张国平就反对说:“不行!我不去,大西北环境多不好啊!北京的沙尘暴就是从你们那儿刮过来的……”男友这么坚决地反对,让我有些没有料到,但一想到他是想让我过更好的生活,我心里就甜蜜起来了。


刘晓美是个心细的女孩子,看到张国平比自己忙,她就主动承担起张国平的一些生活琐事,甚至替他张罗了一个特别的生日庆祝会。3月16日中午,刘晓美特意约上张国平去一个小酒店吃饭。当他进入包间的时候,惊喜地看到生日蛋糕和一桌酒菜,还有双方的一帮好朋友。看到这样的场面,张国平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晓美,你让我怎么感谢你啊……”刘晓美莞尔一笑说:“你只要对我好,保护我,就够了!”看着刘晓美深情的眼神,张国平深深地点了点头……


正当两个相爱的年轻人,沉浸在爱河中不能自拔的时候,他们的爱情却面临一场暴风骤雨的袭击。


男友懦弱,女孩惨遭色狼轮奸


随着两人感情的加深,张国平提出一起租房子住,刘晓美却不想过早同居,她一直坚持“激动人心的那一刻,应该留给真正结婚的那一天”。看女友这么坚持原则,张国平也不好再说什么。


“没出事儿的时候,我感觉我们之间很有感情的,谁知,在大难临头的时候,他(张国平)却做出了出乎意料的选择!也许这一生我都不会原谅他!”坐在记者面前的刘晓美说。擦了擦脸上泪水,回忆起不堪回首的一幕——


2005年12月20日的夜晚,大风夹杂着零星小雨,张国平下班后特意去接我(加完班)回宿舍。路过张国平的宿舍时,风雨更大了。由于我的宿舍还有很长一段路,张国平便极力挽留我留宿他的宿舍。我不同意,我们还没结婚,更重要的是他们宿舍还住着另外两个男工友,很不方便,还会招人闲话。张国平说,我的床与他们之间隔有一张木板。再说了,我们俩清清白白,又不干什么,你放心吧。耐不住张国平的再三劝说,我就跟着他来到了他的集体宿舍(位于厂区之外)。


张国平带着我来到他宿舍的时候,见两个室友李大明和王见飞已睡了,我们就轻手轻脚地和衣躺下了。俺俩刚入睡,突然听见“嘭嘭嘭”一阵敲门声。我们两人面面相觑,也不敢吱声。可敲门声越来越响,张国平高声问:谁呀?这么晚了,有事明天再说吧!可外边一个听似熟悉的声音回答:“张国平,开开门!我是陈喜,有点急事儿!才几天不见,你就不记得兄弟了!”一听是陈喜,张国平想起来了,原来是一年前离开工厂的老工友。张国平马上起床要给陈喜开门,我一把拉住他说:“ 大半夜的,别去开门,什么都得提防点。再说了,让人知道我在这里,多不好呀!”张国平安慰我说:都老朋友啦,他会怎么样?外边又下着雨恐怕他受淋了,真有什么事,咱屋里还有这么多人呢。张国平边说边挣脱我的手,开了灯去给陈喜开门。


开了门,我们才发现除了陈喜,后面还跟着一个人,叫李杨,也是张国平的老工友。一进屋,我们就闻到一股浓烈的酒气。不一会儿,两人就提出想在张国平这里借宿一晚。张国平一脸抱歉地说:今晚不行,我女朋友在这里。一听女朋友也在,陈喜就往床上看,发现我和衣躺在床上。借着酒力,他居然三步两步来到床前,一下掀开了我的被子!他对张国平说:我还没见过你女朋友哩,让我见识见识!说着,陈喜就开始对我动手动脚,李杨也趁机凑了上来。


我呵斥他们说:这么多人都在这里,你们别胡来,再胡来可是要吃亏的!说完我便给张国平使眼色:赶快赶走他们。可张国平碍于情面,只是好言相劝:“两位老兄,时间不早了,别逗了……”陈喜却一把推开张国平说:谁逗你了?今晚我是要逗你这妞儿哩!你小子艳福不浅啊,有福同享嘛!陈喜边说边向李杨使眼色:让他赶张国平出去。李杨就上前扯着张国平说:你先到外边呆着!张国平看他们确实有了歹意,但好像又慑于他们是本地人惹不起,一时手足无措。


良久,张国平突然对陈喜说:我认识五哥,请两位看在五哥的面子上,不要再……没等张国平说完,陈喜就狠狠地说:你去问问五哥,看他听谁的!?原来“五哥”是当地的一个小混混儿,是张国平曾经的工友,李杨陈喜他们都认识。五哥曾向张国平借过几百块钱,就算有点“交情”。张国平想利用这层“关系”平息此事,可陈喜并不买账。陈喜便推搡着张国平一步步往门外走去。看到男友这么轻易地就要被人推出门外,我急得大声喊叫:“国平,不要出去……”让我没有料到的是,我的大声呼救并没有使张国平停下脚步。张国平居然也不再劝阻两个歹徒了,而是径直往门外去了!


赶走了张国平,陈喜和李杨又叫醒了屋内的一个工友李大海,没花什么口舌,李大海就“很知趣”地出去了。我感到大难临头了,从床上跳起来,不顾一切往外冲,却被陈喜一把拉了回来。同时,李杨开始指使另一个工友王见飞离开屋子,王见飞说:“我已经连续加了好几个班了,实在太困,我不想出去。”看到王见飞这么木然的模样,也就没有坚持再赶他走。陈喜说:没事,一个外地打工的,量他也不敢管咱的事儿。而此时,我心里却又多了份希望,想王见飞是张国平的老乡,他不出去一定是想埋伏下来,等待时机帮自己!


我当时不仅抱着这一线希望,还满怀希望地认为,男友张国平一定是借机出去报警了,不然他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被赶出门?我越想越觉得充满希望,一下子来了勇气。我开始与歹徒周旋,想利用最后的机会说服他们。我对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陈喜和李杨说:大家都还年轻,万一出事儿就都给耽误了……谁知还没说完,就挨了陈喜一记耳光:“你他妈的难道还想报警?!”我也立即甩了陈喜一记耳光:“你以为我不敢?!”一看我没有一点畏惧,陈喜就让李杨找了一块砖头,狠狠砸在了我的面前:“有种你报警吧!”说着陈喜就扑向了我!我又抓又喊:“救命啊!救命!”我抓破了陈喜的脸……陈喜又打了我一耳光,李杨上去捂住了我的嘴,陈喜趁机剥光了我的衣服……


已经陷入绝望的我想到王见飞还留在屋内,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我赶紧大声求救:“快来帮我呀!”谁知只隔着一层木板的王见飞却说:“不关我的事。”看到根本没人出来阻拦,两个歹徒开始肆无忌惮地轮番蹂躏我,竟先后轮奸了我5次。


屈辱的泪水顺着刘晓美的脸颊流下,她心中残存的一点希望在男友张国平身上。张国平应该报警了吧?可事实并非如此。眼看着女友被糟蹋,站在门外的张国平又急又气,但他又害怕两个歹徒伙同当地的地痞报复自己,因此根本没考虑要去报案,而是一直站在门外!期间,张国平也曾鼓起勇气,冒充查房的,敲了敲门,并高声对屋里说:“查房!查房!”他自以为用这个方法既能自保,又能吓跑两个歹徒。谁知两个歹徒听出是张国平的声音,就狡黠地笑着说:“让查房的进来吧!”张国平一听陈喜和李杨辨认出了自己的声音,吓得赶紧改口说:“查房的已经走了……”整整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歹徒对刘晓美百般蹂躏,一门之隔的张国平居然在门外一动不动地站着,一直到凌晨4点,刘晓美哭泣着冲出房门!


刘晓美出来看到只有张国平一人站在门外,赶紧拉着他跑出去很远,颤抖着声音问他:“公安局的到现在还没有来吗?你没有报案?”张国平嗫嚅着说:“咱是外地人啊,我害怕日后遭到他们的报复,所以想了想就没有报案……”此时的刘晓美又恼又气,一个耳光打在张国平的脸上说:“我真看错了眼!怎么找了你这个窝囊废!”说完,不顾张国平的劝阻,向姐姐的住处跑去。


刘晓美的愤然而去,张国平虽然很不是滋味,为女朋友受屈辱而感到伤心,但他心里更多的还是害怕。他不敢马上回宿舍,就又在外面徘徊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天亮。谁知两个胆大妄为的歹徒,料定张国平不敢报案,居然一直在张国平的宿舍里睡到天亮!直到张国平回到宿舍后,其中一个竟还赖在床上!两个歹徒临走前撂给张国平一句话:“如果报案,你和你女朋友可要想想后果!”说完扬长而去。


屈辱的隐忍谁当为悲剧忏悔


“我当时自杀的想法都有,真是绝望到了极点,可是一想到抚养自己的父母双亲,我就又心软了。再说,决不能这样便宜这两个坏人!我要报案,这样想着,我就跑到了姐姐的住处。”刘晓美回忆道。


听了我的哭诉,愤怒的姐姐立即找到了张国平,二话没说就甩了张国平两个耳光,怒骂道:你还像个男人吗?你这个缩头乌龟!说罢姐姐就拉上我去报案。一听说要去报案,张国平一把拉住我和姐的手哀求说:他们都是这里的地痞流氓,在这里关系又熟,我怕告不赢他们,反而又遭到他们的报复。我自己还无所谓,你们姐妹俩人生地不熟,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呀……说着,张国平当着我和姐姐的面痛哭起来。


张国平的话似乎有点道理:自己是外地人,在这里举目无亲。警匪勾结的案子也时有发生,万一告不赢他们,再遭到他们的报复,该怎么办呢?再说这样的事情传出去,对我的名声可不好啊。想到这里,姐姐忍不住看了一眼我:“就是苦了晓美,以后可咋办啊!”看到这情形,张国平赶紧打保票说:我对晓美始终是真心的,根本不会嫌弃她,我以后一定好好待她!


最终,在张国平的信誓旦旦下,我和姐姐妥协了,决定暂不报案。随后的几天里,张国平知道有愧于我,对我低声下气,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我。见他如此“悔过”,我转念又一想:自己已经被糟蹋了,男友却并没有嫌弃自己,何苦再报警,坏了自己的名声呢?于是慢慢又接受了张国平,开始了正常的来往。


随着时间推移,这起令人发指的轮奸案除了当晚在场的人以外,并不为外人所知。刘晓美不愿再多想那个令她屈辱的夜晚。两个室友也因为此事与自己无关,不曾向其他人提起。陈喜和李杨仍在当地另一个工厂打工,过着“潇洒”的生活。然而,半年多后,当地警方在侦查另一桩案件时,“拔出萝卜带出泥”,破获了此案。


2006年7月20日,当地警方来到张国平所在的工厂侦查一桩抢劫案,案子办完后,民警们走访每一个职工,看有没有其他线索。“当时民工们都不想惹麻烦,都不说,经过我苦口婆心地做工作,一个搞建筑的民工,告诉了那晚刘晓美的遭遇。然后公安局立即行动对此案进行侦破。当我向当事人张国平和刘晓美调查情况时,他们很木然,特别是张国平,顾虑重重,还想隐瞒此事。最后,我对他们说,即使你们不承认,我们还是要破这个案的!看到我们决心这么大,他俩这才配合办案民警,力争为自己申冤。第二天,犯罪嫌人陈喜和李杨便被抓获归案,两人对犯罪实事供认不讳。”经办此案的民警告诉记者。


2006年8月7日,记者来到该市看守所,采访案犯陈喜和李杨。小雨初晴后的阳光,透过狭小的窗口斑驳地打在陈喜的脸上。他惊喜地接过记者递过来的一支香烟后说:“想着事情都过去几个月了,根本没有想到,在她(受害方)没有报案的情况下,这事儿会给再弄出来。”“你作案时想没想到事情的严重后果?”记者问。陈喜说:“哪里会想到什么后果啊,只想着她一个外地人在咱这里打工,是不敢报案的,女孩子嘛,不都爱面子嘛,现在的女孩子不都是这种心理。”


记者问李杨:“作案后,你们还一直在人家宿舍里睡到天亮,后来也没跑,还一直在当地打工,是不是也认为他们不敢报案?”李杨一脸不屑地回答:“谁想他们敢报案啊!如果想到这里,我们还不早跑了!”他满脸狐疑地问记者:“像我,能判几年啊?”记者告诉他:“你好好看看刑法,那上面清楚,也准确!”


在结束采访时,刘晓美说:“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一直不敢将此事告诉父母。对于今后的路,我一时也不知道怎么选择,我与现在的男朋友的‘隔膜’虽然有些淡化了,但心理上总是有阴影,现在他嘴上说他不在乎这事情,但谁敢保证他以后会不会反悔?”


这起令人发指的轮奸案告破后,在当地引起强烈的反响。等待两名案犯的自然是法律的严惩,但是作为男友的张国平,居然能默认歹徒轮奸自己的女友,并在门外无动于衷,简直不可思议。他的懦弱,是悲剧发生的直接原因。然而,当晚那个室友呢?如果有一点点正义感,还有工厂宿舍,如果管理严格一些,也许悲剧就不会发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