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 人为制造英雄注定是一场闹剧

心技一体 收藏 0 37
导读:浑身闪耀着英雄主义光彩的小英雄张喜忠倏然间变成了小无赖,反差之强烈令人难以接受。而考察这个小英雄“出炉”的过程后,稍有理智的人都会明白这样的结局并不出乎预料。   《山西晚报》的调查性报道披露,8年前,12岁的三年级学生、矿工之子张喜忠从20厘米宽、40多米深的山缝中成功救出了一名2岁的小女孩。张喜忠一夜之间名扬全国,被推崇为舍己救人的小英雄,“山西省优秀少先队员”、“全国十佳少先队员”等称号弄得这稚齿小儿晕头转向。接着又是领奖又是做报告,风头出尽。纪实电视剧《矿山小英雄》更是把张喜忠刻划得十全十美

浑身闪耀着英雄主义光彩的小英雄张喜忠倏然间变成了小无赖,反差之强烈令人难以接受。而考察这个小英雄“出炉”的过程后,稍有理智的人都会明白这样的结局并不出乎预料。


《山西晚报》的调查性报道披露,8年前,12岁的三年级学生、矿工之子张喜忠从20厘米宽、40多米深的山缝中成功救出了一名2岁的小女孩。张喜忠一夜之间名扬全国,被推崇为舍己救人的小英雄,“山西省优秀少先队员”、“全国十佳少先队员”等称号弄得这稚齿小儿晕头转向。接着又是领奖又是做报告,风头出尽。纪实电视剧《矿山小英雄》更是把张喜忠刻划得十全十美,仿佛这孩子生来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利于人民的人,人为地拔高着他的形象并通过中央电视台的多次播放传遍大江南北。然而小英雄并不懂得珍惜这份荣誉,在以后的几年中“原形毕露”:无故旷课、打架滋事,被学校开除;胳膊上刺着龙虎图案、浪荡街头,举止无赖。


在小英雄被“制造”的过程中,有许多被有意隐去的真实情节———小女孩失足坠入山缝后,她心急如焚的母亲跪在地上央求围观者施以援手,并许诺报酬1000元,家境贫寒的张喜忠之父把儿子拉到现场,以严厉的口吻命令儿子钻到山缝里去,这表明小英雄当时的行为并非大义凛然、挺身而出;张喜忠荣誉加身后,其父母以此为筹码,要求单位给予种种特殊照顾,调换工种、安排工作;被光环笼罩的小英雄转到新学校后,师生们倍感自豪,但小英雄很快让他们失望了,以致校方提出要开除他,受到上级干预后才作罢。


我们没有理由责怪张喜忠,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受到父亲的差遣援救了一个困境中的幼童,完成了一件善举,对此进行适度的表彰和奖励就足够了,费尽心机非要把一个少不更事的少年推向荣誉的极致,把他塑造得完美无缺,结果如何便可想而知了。对于一个10多岁的少年而言,我们怎么能苛求他理智而谨慎地对待荣誉并在一夜之间彻底改变内心深处与荣誉抵触的不良习性呢?于是一个扭曲的少年英雄的形象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了。


太多的例证表明,我们对英雄的发现、塑造和对英雄形象的传扬搀杂了过多的功利主义目的,一个地方、一个部门常常因为发现和推出了英雄模范而沾光,似乎由于有了英雄模范这些地方和部门也随之而蓬荜生辉,仿佛是他们孕育了英雄模范。这样的动机导致了推举英雄模范过程中强烈的主观色彩和为我所用的功利取向,甚至置客观事实于不顾,舍弃有损英雄形象的部分,夸大强调其美好的一面,哪怕是生拉活扯也在所不惜,只热衷于给他们发现的英雄模范脸上贴金。至于这样的英雄模范能否经得起历史和事实的检验是无暇顾及的,因此常常出现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


与此相关的一种思维定势是,英雄模范一定是“高大全”式的,一举手一投足皆异于常人。这些年虽然见不到“文革”中那些不食人间烟火的人物了,但遗风犹存。大凡英雄模范,一旦横空出世,就多了“神”性,少了人性,让广大人民群众只可仰视,可望而不可即,想学英雄见行动都难以办到。英雄被吹得飘飘然后,稍有差池便惹来怪异的目光,觉得完美无缺的英雄怎么能犯下如此错误呢?长期以来,大众对英雄的评判标准受到错误的导向,我们树立的典型模范都是十全十美的,当他们中的一些人“倒”下去或哪怕是出了一点差错的时候,大众就感到崇敬之心遭受了戏弄。实际上,如果我们能以平常之心看待非常之举,一切就会顺理成章。一个人做了一件好事、一件有益于人民的事,证明他此时此刻是一个品格高尚的人,值得人们奉为样板,但没有必要因为一个偶然的行为而大张旗鼓地将其包装成英雄上市,提着他的头发拔高到空中去。我们褒奖英雄般的行为,但一两次这样的行为并不能证明某个人就该终生享有英雄的称号。


英雄不能被刻意制造,“英雄”也不能成为功利目的的廉价商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