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一肚苦水 非军训过严而是新生过娇

不少刚进大学校门的学生哥一肚苦水!记者摸查发现一个声音更加强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教官对大学新生们说:“不要把忍耐当懦弱。”

对今年考入大学的新生来说,大学校园充满神秘。然而,新的环境、新的生活,他们也有很多不适应。近日本报热线听到不少学生和家长的此类声音。尤其是对军训等问题,市民有质询,有疑惑,也有建议。

这些备受关注的问题到底怎样?近日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将突出的几个问题“摊开”,以期有所改进。

军训是否太过严格

记者近日到大学城广州大学的军训现场探访,只见操场上不同方阵的新生正在进行急救包扎、格斗、队列操练等训练,动静相交,形成一片翻动的“迷彩海洋”。球场旁,各学院学生会和红十字会都设有急救点,校医也到场待命。

在急救点,有两个疲惫的女生正在休息,医务人员为她们涂药油。在各方阵旁,记者注意到有几个学生模样的工作人员守着,他们是新班级的“导生”,每天前来观察军训情况,照顾身体不适的师弟师妹。现场还有不少高年级的师兄师姐,顶着烈日为新生送来清凉饮品。

大学城树木不多,学生军训基本上都在烈日下进行。采访所见,中大、广药、广外的新生晒得特别黑,不少人脖子都发红了。

我们不妨看看大学城某高校的军训时间表———9月6日至19日,早上6:20~7:00,上午7:40~11:50,下午2:45~5:40,晚上6:20~9:30。

“这样的军训时间实在太长了,傍晚半个钟时间,几千个新生挤在饭堂排队,经常饭还没买到,就要赶回去训练了!”一名姓林的新生无奈地说。

教官体罚男女学生

新生军训已进行一段时间了,近日,大学城某高校的小林反映:他们的军训强度过大,军训时间长,个别教官态度粗暴,甚至体罚学生。记者接报到该校采访。一位同学埋怨:刚开始军训时,教官要求头发不达标的同学回去理发,后来有两位同学因修剪后仍不“达标”,教官便动怒了,找来剪刀帮忙“修理”。其中一名同学因为躲了教官一下,结果挨了教官一脚。

还有一次站军姿时,有学生动作稍不规范,脊梁上便被教官打了三拳。这位同学反映,30分钟下来,许多男女同学都被打了。又有一次,一男生在站军姿时,瞄了旁边一阵子,被教官发现后挨了三脚。“刚开始我们的确适应不了这种训练方式。一次我们排在训练场练习射击时,几个男生因好奇玩枪支,结果全体同学被营长罚蛙跳,跳完后还要做170个俯卧撑,后来我们实在‘撑’不下去,营长就让我们一直撑着不准动。”该校的小李同学如是说。

体罚只是个别现象

在广州大学训练学生的郑参谋说:“上级要求,对新生军训必须遵守‘十二个严禁’,其中第一项就是严禁打骂学生,不得出言侮辱学生。我们是把学生的人格尊严放在首位的!”人文学院“导生”凌可仁认为,军训一年比一年人性化,不仅缩短了站军姿的时间,还在急救技能、自我保护等常识方面加大了教育力度。

广州中医药大学就读大三的芯芯同学认为,军训对新生体能及纪律意识的加强很有好处,“现在师弟师妹们体质越来越差,稍稍累一点就头晕就埋怨”。

记者走访了大学城多所高校,反映教官体罚学生的情况不多。

有人装病逃避军训

“坦白地说,大一军训时,我是靠装病度过的!”在广州某高校读大二的谢同学这样告诉记者。在她看来,现在大学的军训,形式大于意义。“所谓军训不过就是站站军姿,走走正步,装病也是对这种形式主义的抵制”。

据谢同学说,在她们学校中,跟她一样抱着这种情绪的同学不在少数。“大家都觉得,站军姿时突然昏倒是最好的装病方式,军训时一般是夏天,你一旦昏倒,教官肯定不敢让你再站。”小谢颇为得意。

小彭是广州另一高校的学生,今年已经大四。对于军训,他的感受是两个字:“恐怖!”在他看来,军训“除了锻炼身体好像没什么别的作用。而要锻炼身体,踢足球、打篮球不是一样吗”?

不少孩子太过娇气

同样是军训,为什么学生的怨气越来越多?是不是这些孩子太娇气?几位自家有孩子正在军训的家长都承认,尽管心疼孩子,但心底却很明白,现在孩子的确有些娇气!

也有个别家长心存疑虑:军训强度大,孩子们会不会挺不住?会不会影响他们的健康?对此,华南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学生工作办公室王鹏老师解释,正常的军训并不会对学生造成过多影响。军训中有学生埋怨,甚至晕厥、呕吐,除部分学生是因为自身体质原因外,大多是因为太娇气,突然增加运动量,自然会产生不适应甚至逆反心理。

“军训正是为了培养孩子自立、自理、自强能力,提高他们的纪律观念。”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苏轲老师说,家长爱孩子是人之常情,但过分溺爱和迁就对孩子没任何益处。学校组织军训正是为了克服孩子们身上的娇气,家长和社会应当给予支持和理解。

■大城小议:

很多问题不应是问题

无论多么矜贵的娃娃,终究要长大。倘若说,从家庭到社会,有个人生的中转站的话,那么大学阶段,应当算一个大站。

甫一踏入这个中转站,家长和学生,就遇到很多问题。家长的问题,站在关怀的立场上,更关心孩子们权益和享受的服务。学生的问题呢?则更多的感性,这些感性被大面积触发,更多体现为他们与社会、环境以及非家庭人员接触互动时,还不太适应。

存在决定意识。环境的变幻,会带来迷惘,不足为奇。家长的问题,往往是公共的问题,与社会公共服务有关,社会应当尽快着手解决或者改善。孩子们的问题呢,就复杂得多:更多地体现为他们提问题的出发点和自己求得的解决方案。

不消说,大凡于社会公共服务相关的问题,我们都要重视,加以解决。但凡是孩子和环境互动时,只与个别人的感触相关的,做家长的不必太过紧张,甚至一些关于权益方面的问题,也应该有孩子们自己去提出、去克服、去解决。不是都希望孩子们成长快些吗?那么,他们吃点亏,受些委屈,其实都是生活给他们的教训。你家长不是也有大量不如意事吗?家长的家长可是从来没见插手啊!不是一样走到现在?

生活本来不完美,制度总是要逐步完善,一切还有一个过程。所以,当孩子已经成年时,为他们多做些,不如要他们多做些。(来源:金羊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