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日本鬼子是怎么一步一步篡改历史的

赤色火狐 收藏 0 116
导读:尽管中国对日本侵华的这段不幸历史不咎既往,以友好为重,希望其吸取历史的教训,使中日两国能世世代代友好下去,互利合作,共同维护东亚和世界的持久和平。但是,军国主义、霸权主义的思想并未在日本完全消除,不仅在日本民间不断地出现“卢沟桥事变乃偶发事件”、“南京大屠杀是捏造的”、“大东亚战争应当肯定”等反历史的言论,以及胡说什么“犯罪时效也适用于侵略战争,中国现在还批判日本侵略,是不懂时效”,并诬蔑中国尚处于“根本不懂国际常识和现代社会原则的‘前现代社会’”等等;就是在日本政界,也仍然不断有人歪曲历史,否认侵略,拒绝

尽管中国对日本侵华的这段不幸历史不咎既往,以友好为重,希望其吸取历史的教训,使中日两国能世世代代友好下去,互利合作,共同维护东亚和世界的持久和平。但是,军国主义、霸权主义的思想并未在日本完全消除,不仅在日本民间不断地出现“卢沟桥事变乃偶发事件”、“南京大屠杀是捏造的”、“大东亚战争应当肯定”等反历史的言论,以及胡说什么“犯罪时效也适用于侵略战争,中国现在还批判日本侵略,是不懂时效”,并诬蔑中国尚处于“根本不懂国际常识和现代社会原则的‘前现代社会’”等等;就是在日本政界,也仍然不断有人歪曲历史,否认侵略,拒绝反省。以负责日本教育的文部省为例,1955年自民党前身民主党中部分大员发表了题为“可忧虑的教科书”一文,主张把日本小学教科书所载的日本“战败日”改为“休战日”。此后文部省多次在审定教科书时故意掩饰其发动的侵略战争:1958年,把侵略中国改为“进入大陆”;1969年,删掉了所有关于反省战争责任的内容;1982年,又把侵略华北和全面侵略中国等段落中的“侵略”改为“进出”,把南京大屠杀改为“占领南京”等等,类似的篡改不胜枚举;同年8月,国土厅长官松野幸泰还攻击中国、朝鲜和东南亚国家对日本篡改教科书进行批评是“干涉日本内政”,说批评的人“神经过敏”。再如:1978年,日本将东条英机等14名甲级战犯和1000余名其他级别的战犯的牌位移入靖国神社进行“祭祀”,此后每年都有一批大臣和国会议员前往参拜;1985年,中曾根康弘公然制造了以首相身份参拜靖国神社的先例,而且内阁成员每年在8月15日参拜靖国神社已成定例;1986年,刚上台不久的文部大臣藤尾正行竟在《文艺春秋》上著文,说日本并吞朝鲜,朝鲜“负有责任”,说日军在南京进行的屠杀是“为了排除抵抗”;国土厅长官奥野诚亮更肆意歪曲历史,说“日中战争发端于1937年的卢沟桥事件,当时本已就停火问题达成了协议,但是中国共产党开了枪,于是战争就爆发了”;1988年,他再次为日本的侵略行径辩解,说日本“当年并没有侵略意图”,“日本一直不是一个侵略国家,日本是为了保卫自己的安全而发动战争的”,并公开否认南京大屠杀事件;1989年,曾任“大家都来参拜靖国神社之会”会长、一直积极推动参拜靖国神社的日本首相竹下登采取了间接否认侵略的手法,说日本进行的战争,是不是侵略战争,“应该由后世历史学家评价”;1990年,众议员石原慎太郎发表谈话和文章,说“我不认为发生过所谓大屠杀事件”,南京大屠杀是“中国人捏造出来的谎言”,日本人应当肃清“战后意识”;1992年,众议院外委会副委员长柿泽弘治说:亚洲各国对日美化侵略战争的批评是“有害的”,“是对往事的小题大做”。1994年,事态发展得更为严重,一年之内有三名政府要员和一名议员公开否认当年日本进行的侵略战争。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任日军大佐、战后任自卫队陆上幕僚长、当时任日本法务大臣的永野茂门上任不到一个月就说:“南京大屠杀是捏造出来的”,“把太平洋战争定为侵略战争是错误的”,“当时即将被搞垮,日本是为了生存才发动战争的,是为了解放殖民地以确立大东亚共荣圈”,日本“并不想把那些地方变为日本领土,也没有占领那些地方”;同年8月,环境厅长官樱井新对记者称:二次大战期间日本“并没有想发动侵略战争”,“不应当只认为日本坏”,“那场战争使亚洲各国独立了”,“教育提高了”;9月,自民党议员户田一郎又在广岛议会上说:“大东亚战争是自卫战争”;10月,通产大臣桥本龙太郎在回答议员质询时说:“日本否认针对亚洲邻国发动过侵略战争,这是一个微妙的定义上的问题”,“日本当年发动的战争是否叫侵略战争尚存疑问”。特别值得警惕的是,这些要员们还煽动群众,为其侵略翻案。他们在日本投降日参拜靖国神社时宣称“‘八一五’不是终战纪念日,而是日本战败的国耻日,全体国民应奋起雪耻”。在神社两侧高挂书写着“南京大屠杀是捏造的”、“反对中国干涉内政”等颠倒黑白的大条幅。神社的扩音器里不断地喊着“大东亚圣战是为亚洲各国争取独立的战争,是正当的自卫,东京审判是战胜国对战败国的报复”,“日本不是侵略国家,英灵为国捐躯”等口号。当天参加参拜的有日本7名内阁阁僚和前首相竹下登等69名国会议员。1995年,是世界反法西斯胜利50周年,是中国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也是日本战败投降50周年,在这个时候日本人要想得到世界人民,特别是亚洲人民的谅解和信任,理应认真反省过去、承认侵略历史,并向曾经遭受其侵略的国家和民族道歉。可是一部分日本政要人物非但不肯道歉,反而变本加厉地否认和美化其侵略历史。

1995年1月,自民党议员成立的所谓“终战50周年国会议员联盟”竭力抵制在日本战败50周年之际由日本国会通过“不战决议”,宣称坚决反对“谢罪式的不战决议”,要避免“使战后被歪曲的历史法律化”;2月,永野茂门与一些自民党议员组成所谓“正确认识历史议员联盟”,公开反对日本以任何形式谢罪,说“不战决议将使日本永久被贴上残忍民族的标签”;4月,“终战50周年国民委员会”在日本各地征集了456万人签名,反对国会通过不战决议;6月,“终战50周年国会议员联盟”在东京举行紧急会议,要国会在决议中不使用“侵略”、“殖民统治”、“反省”和“领土扩张”等词句;8月8日,刚上任的文部大臣岛村宜伸,在其就职的第二天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拒绝承认日本的侵略历史,声称认不认侵略战争“是一个思想方法问题”;同一天,奥野诚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大东亚战争是为了解放白人殖民地”,是“自卫战争”;8月15日,通产大臣桥本龙太郎等8名内阁成员和70多名国会议员参拜了靖国神社。不久,桥本龙太郎等自民党105名国会议员组成的自民党历史研究委员会编辑出版了《大东亚战争的总结》一书,书中说“满洲不是中国领土”,“日本是为了自卫而出兵亚洲的”,“南京事件是虚构的”,等等。这一切都不能不使我们鉴往警来。

战胜各种外来侵略势力,已经并日益发展壮大的新中国和受尽列强屈辱、处于半封建半殖民地地位的旧中国相比,不论在国际地位上还是在综合国力上,都有着极大的差异。被人诬蔑为“东亚病夫”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站起来了的中国人民也不会再任人欺凌。但是,在歌颂我们中华民族光荣、伟大业绩的同时,决不能忘记过去的历史,必须牢记中华民族在近代走过的艰苦历程,警惕那些为其侵略历史辩护、主张“雪耻”的那些人。

--------------------------

本文内容于 2007-9-21 22:55:11 被sdjmlb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