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哲 我只要头 哭笑不得

骨哲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size][/URL] 小葵花的爪发了出来. 和前两招一样,这爪法小葵花也只会一招,但这一招就足够了...... 小葵花的爪功,简直是出乎骨哲的意料,完全和小葵花的年龄不相符,充满了一种哀怨,一种超出了骨哲想象的哀怨,一种来自远远地无尽地远方的哀怨,一种充满极大力量的哀怨. 骨哲不知道这一爪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


小葵花的爪发了出来.


和前两招一样,这爪法小葵花也只会一招,但这一招就足够了......


小葵花的爪功,简直是出乎骨哲的意料,完全和小葵花的年龄不相符,充满了一种哀怨,一种超出了骨哲想象的哀怨,一种来自远远地无尽地远方的哀怨,一种充满极大力量的哀怨.


骨哲不知道这一爪的来历,但骨哲可以猜出这一招的创建者一定有着极大的哀怨、极大的痛苦,否则这一招就不会出现在这个江湖,这个世界.


怎么来形容这一爪呢?


速度快,快如迅雷,根本来不及躲;


招式妙,一爪攻出五指微动,后招含而不发;


力量强,一爪连出无尽的哀怨,如哭哭泣泣的怨妇;如含怨待雪的苦囚.这怨哀之力已经超过了骨哲的承受力,因为这力量沟起了骨哲心底里最深的苦痛,这一爪已经直接抓到了骨哲的心里,这么厉害的爪法骨哲是第一次看见,一种可以直接抓到人内心深处最痛的地方的爪法.所以骨哲躲不过这一爪,心都已经被抓住了,哪里还有力量闪躲.



小葵花攻出了爪,自己也不能十分掌控的一招,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发出这招自己总是十分的难受,而每一次童年痛苦经历在脑海的闪过,就增加一分这爪的威力,从小到大,小葵花也记不清自己因为想家、想父母哭醒了多少次,而每一次的哭醒过后,留下的只是深深的痛苦在幼小心灵上的不断的划痕.


骨哲没有想到小葵花的第三招会有如此的厉害,就算自己没有受伤也未必能够躲得过,一招即出,无人能躲,就连无数次死里逃生的骨哲也不能够躲得过。


骨哲再次醒来的时候又是几天之后。


一切如混沌初开一样,骨哲再一次从昏睡中醒来,这么长的时间里骨哲一直是清醒与昏迷交替不断,骨哲自己也分不清现在是在梦里还是清醒。暖暖的阳光从洞口外斜射进来,在洞里留下鲜明的光影交界,犹如人的前世与今生一般不可逾越。


痛。


头痛。



一种裂裂的头痛,怎么回事?身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啊,骨哲心中暗想,怎么这头会越来越痛。就在骨哲胡思乱想时,洞外又传来小葵花朗朗的笑声和说话声。


“老开,快走,快走,骨头还在汤里泡着呢。”小葵花笑着说道:


“跟你说过了一万次了,你的保命三招只有在生死关头才可以使用,你倒好,差一点就把小骨头捏成粉末,幸亏你就会这三招,再多几招,小骨头的小命就交代在你手里了。”老开雄厚的声音一字不落地传到了骨哲的耳里。


骨哲忽然间就想了起来,自己和小葵花应该是对过招,小葵花说过要攻自己三招,前两招是躲了过去,第三招小葵花发的是爪,自己应该是没有躲过去,但这一爪到底有没有抓到自己呢,这是一个谜,应该问问小葵花。


转念间,老开和小葵花就走了进来,小葵花一眼就看见了睁着眼的骨哲,小葵花高兴地跳了起来,口里喊到:“老开,老开,小骨头又醒了,我就说过他是不会有事的,我的手那么小,怎么可能一下就把他给捏碎?”


话音刚落,小葵花就已经来到了骨哲面前,“小骨头,头还痛不痛啊?”小葵花笑笑地问道:



“不痛,一点也不痛,只是被轻轻地挠了一下,不碍事。”骨哲忍着还隐隐发痛的头淡淡地回答:


“吹牛,要不是老开及时回来救你,你早就死了,还能在这里跟我斗嘴。”小葵花撅着小嘴说道:


“还说,下手这么狠,要不是小骨头命大,我看你现在和谁说话,你不把肠子悔青才怪呢。”老开也来到了小水池边认真地对小葵花说道: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也控制不了我自己啊,前两招他都躲过去了,我一急才用这招的,发出后我也后悔了,可就是收不回啊。”小葵花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背对着老开朝骨哲做了一个鬼脸。


骨哲顿时哭笑不得,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无论做出什么过格的事情,都不会也不应该会有人舍得去责备她。



“好在你学艺不精,要是再有两年,这小骨头就得让你给捏成骨头粉了,我现在都有点后悔教给你这一招了,用起来没有深浅。”老开对着小葵花说道:


小葵花听见老开数落自己,心里不高兴,嘟着小嘴,两只手抓住衣角不停地扯动。


骨哲看见老开说着小葵花,急忙接口说道:“不怪小葵花,都是我不好,我老逗葵花妹妹玩,妹妹一生气才下了狠招的。”


小葵花看见骨哲帮着自己说话,脸上顿时高兴起来。接口说道:“对啊,就是你不好,叫你道歉你不说,气得我出狠招,你倒好,象个泥人似的,挨了一下就马上昏了过去,我可是为你着急了好几天,天天看着你陪着你,就这样我还被老开说了一顿,我不管,你要给我道歉,这一次还有加上上一次,一共两次。”


骨哲听完小葵花的话后,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女人天生不讲理”,自己受了伤还得向小葵花道歉,真是有冤无处说啊,骨哲虽然心里这样想,但嘴上还是要向小葵花道歉,上一次没有道歉就已经昏了两天,这次要是再不道歉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骨哲违着自己的“良心”向小葵花道着歉:“小葵花,对不起是我不好,我欺负了你还惹你生气,我保证再也不敢了,我发誓。而且我还保证也不会再让别人欺负你,如果有谁敢欺负你,我就把他熬成骨头汤喂小狗。”骨哲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说道:


小葵花看见骨哲向自己道了歉,也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嘟着嘴说道:“我也不好,下了狠招,差一点就把你给捏死了,我也保证下次不用这招对付你了。”



骨哲看着小葵花可爱的样子心中暗想:“下次,可千万别有下一次啊。”


老开看见小葵花和骨哲你一言我一语说的开心,也知趣地躲在一旁不再插嘴,远远地看着、望着,只是脑海里不断回想着自己年轻时的快乐往事。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又是七、八日过去了,骨哲的伤已经没有了大碍,身上的功力也恢复了八、九成,已经不需要再在小水池里疗伤了,这一日,骨哲穿着小葵花和老开给买的新衣服在山洞里静心打坐,这几天骨哲的功力恢复的十分地快,再有几日,估计就可以全部康复,这江湖上也不知又要有多少惊天动地的大事发生了。


老开和小葵花照例还是每天都要出去转一圈,主要是小葵花在洞里待不住,成天吵着要往城里跑,小女孩喜欢热闹,这也是天性。


天快黑时,老开和小葵花的身影又出现在山洞里,小葵花看见正在打坐的骨哲,跳着跑到骨哲眼前,高声说道:“小骨头,快点打坐啊,一会儿吃好东西了,晚了可就没有了啊。”


骨哲睁开了眼,看见眼前的小葵花,笑着说道:“没有吃的不要紧,我可以出去找果子吃。反正我是猴子的朋友,猴子会告诉我哪里有好吃的果子。”


小葵花笑笑地说:“是吗?那太好了,买的好东西全省下来了,唉,可惜了这些好吃的,要是有条小狗就好了,我全喂给它。”小葵花一边说一边拿眼睛斜看着骨哲。


老开在旁边噗哧一笑,接口说道:“刚才还说要多买点好吃的,还要快点赶回来,现在又要喂小狗,不知道你那句是真那句是假。”


“老开,你再多说一句,我就不让你喝酒。”小葵花装作生气的喊道:


“好,好,我不说,我还想多喝几年酒啊。”老开边说边闪向一边。


骨哲故作严肃地说:“厉害啊厉害,一个小姑娘竟然能管得了赫赫有名的老开,真是高人啊高人。”


老开在旁边听着,“咳、咳”的发出两声,想笑又不敢笑出声。


小葵花听在耳里,哼的一声扭头走开,将一包食物甩给了骨哲,自己一个人躲在一旁默不出声,只是用大眼睛直盯着骨哲。


骨哲接过纸包,打开后三口两口就吃了起来,除了没有酒这一缺憾,其它的都还不错,正在骨哲低头吃东西的时候,老开突然从坐着的地方站了起来,向着洞口的方向走了几步,然后停了下来,朗声地对着洞口外说道:“洞外是哪一路的朋友?既然找到这里来了,就不要偷偷摸摸地,大大方方地进来嘛,我老开可不愿意和看不见的人说话。”骨哲和小葵花闻听此言,心知洞外来了生人,连忙走到老开身后,两双眼睛盯着洞口,不知有何人要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