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战士违规找对象排长沉着化解

wwjc 收藏 33 7053
导读:[size=16][B]战士违规找对象排长沉着化解[/B][/size] 我在连队的时候。连里有个战士姓陈,家在农村,家里生活也很困难。当兵走的时候,他爹给他说:你当兵在部队可以吃饱饭,走到那里都是人民解放军,名声响亮的很。我们村以前有退伍回来的兵还带回来了外地的媳妇,给家里父母减轻了负担。我不要求你能做出多大的成绩来,因为你没有多少文化,要求太高也不现实,你将来复员的时候能自己找一个媳妇回来,那就算你有大的出息了,就算是给家里作了贡献,小陈把他爹这个话牢牢记住了。 小陈有1.75米高,小学没有毕业

战士违规找对象排长沉着化解


我在连队的时候。连里有个战士姓陈,家在农村,家里生活也很困难。当兵走的时候,他爹给他说:你当兵在部队可以吃饱饭,走到那里都是人民解放军,名声响亮的很。我们村以前有退伍回来的兵还带回来了外地的媳妇,给家里父母减轻了负担。我不要求你能做出多大的成绩来,因为你没有多少文化,要求太高也不现实,你将来复员的时候能自己找一个媳妇回来,那就算你有大的出息了,就算是给家里作了贡献,小陈把他爹这个话牢牢记住了。

小陈有1.75米高,小学没有毕业,身体长的很壮实,黑红的脸看起来很健康。在农村平时帮助父亲下地干活,农闲时还和父亲一起走村穿巷卖点小商品什么的,算是一位见过世面的人。到连队后,小陈表现的和其他农村来的战士不一样,少了一些实在,多了一丝不安分。刚开始还能跟着其他新兵一起参加教育训练,时间一长,他在农村养成的自由散漫习惯就显露出来,对教育训练不感兴趣,训练场上对学军事技术表现的不耐烦,总是走神。

班长开始还给他耐心讲解动作要领,他好象听不懂似的瞪着牛蛋大的两只眼睛看着班长不说话,问的紧了,他才说不懂。时间一长,班长和排长都向指导员和连长反映,这个战士脑子有问题。开始指导员和连长不置可否,对他们的说法持有怀疑态度。

一天,指导员专门找二排长和四班长了解小陈的情况。问他们,“这个小陈脑子怎么有问题,有什么证据。”四班长汇报说:“这个兵分到他们班的时候他就心里犯嘀咕,因为小陈文化程度底,恐怕将来的教育训练跟不上,由于好兵都分给尖子班了,这样的兵我们不要也不行。”指导员说:“不要谈这些,说他脑子怎么有问题。”四班长接着说:“他脑子反应慢不说,而且还在训练中很不耐烦,怎么讲就是听不进去。批评几句后,两眼干脆发直,瞪着两个大大的眼珠子怪吓人的,搞的我不敢批评他了,害怕出问题”。

二排长接着四班长的话说:“这个兵,我注意观察了一段时间,他心理素质可能有欠缺,训练动作理解不了,可以慢慢学啊,可他不,既不学也不问。没有事的时候只是闷着头不和任何人说话,性格孤僻,我也担心他将来会出什么问题”。

指导员一听,感到问题真的严重了,但他表现出还是特有的沉着。此刻,他冷静的问:“小陈有什么优点或者有什么特长没有?”四班长说:“他喜欢参加外面的劳动,喜欢出差干活”。指导员面对这样的兵也是头一次遇到,便说:以后多鼓励,注意工作的方式方法,避免言语刺激他,耐心细致做好他的思想工作。

这以后,四班长就格外关照他,对他要求也比较宽松一些,有什么劳动和出去干活的差事能安排的话就让他去。这样,一段时间也相安无事。

有一天,四班集体学习,小陈突然倒地浑身抽搐,两眼翻白,把班里的同志们吓坏了,班长连忙掐他的人中穴位,好一会才把他弄醒过来。随即把他送到营部卫生所,军医经过检查确定为癫痫病,俗称“羊颠疯”,给了些药嘱咐需要休息调养。

指导员听了四班长的汇报后,考虑这个问题需要向上级报告,便到卫生所找到军医,询问这个兵的病情情况以及治疗办法,军医说:这是癫痫小发作,属于一般性神经系统疾病,按医嘱坚持服药就行,不需要住院治疗。但是,平时要多休息,吃饭也不要吃刺激性的食物,平时学习训练也要避免刺激他。指导员说,那我们连队不就成了他的疗养院了。说着出了门直接找教导员去了。

指导员给教导员把情况汇报完以后,提出建议,向上级机关报告请求把这个兵按照有关规定退回去。教导员说,团里有病退的指标,不过很复杂,搞不好有许多后遗症,你们连还是注意做好保护工作,必要时送到部队医院给治疗治疗,到年底我争取到团里要个指标看能不能给他。

有了教导员这样的话,指导员感觉有了盼头。就回到连队给二排长和四班长布置,对这个战士要注意关照,给班排的同志们说说,对有病的同志要爱护,同时,要让他正常参加教育训练,让他感觉自己和正常人一样,不能歧视他。

那时候连队人们的关系很朴实,大家都自觉关照小陈。在这样的环境里,小陈的情绪慢慢好了许多,逐渐和班里的战友们有了话,谈自己的一些事情。班长才了解到,小陈还有娶媳妇的任务在身,就把这个情况给排长和指导员作了汇报。指导员说,这个工作你们就按照连队重点人管理的办法执行,不要让他一个人外出就行了,就是说,不要给他创造机会。

在连队和战友们的关系下,小陈以后再没有犯病,教育训练也坚持下来了,他也没有机会到村子里转,所以他找对象的目标也就没有了条件去实施。另外,他是三年兵制,他自己觉得还不着急。

年底,教导员说病退的事团里给的指标少,营里有比小陈更需要的,小陈今年就不走了,继续让他干吧。指导员苦笑一声说,只能是这样了。

第二年,小陈也成了老兵,自由活动的机会相对多了,连里仍然把他作为重点人关注着。班长要求全班同志还要和以前一样爱护他、关心他,同时,尽量不让他单人外出。不过,小陈明显偷偷往营房外溜的情况多了起来,二排长给四班长下了个死命令,小陈不论走那里,你们班必须有人跟着,出了问题找你。四班长嘴里嘟嘟囔囔的,嫌排长给自己的压力太大。

小陈后来也发现了班里的同志总是形影不离的跟着他,很是妨碍自己的行动。曾经几次叫其他战友不要跟自己了,可是,战友们总是客气的说,我们没有事正好和你一路,陪陪你走走。他也不好意思在让别人走。于是,小陈又生起闷气。

一天,小陈没有请假,一个人跑出营房,在外面的山上山下乱跑,搞的二排长很紧张,让全排人出去找了几个小时才连拉带拽的把他弄回了连队。这次,排长生气了,采取了一些必要措施,小陈后来见了排长明显露出害怕表情。

夏天来了,部队外出搞战术演练的时机又到了。连队在团的编成内坐火车来到了大军区演习场,这里是腾格里沙漠的边缘地带,有小村子散布在广袤古老的原野,小村子都不大,一个村子住不下一个连。这里的群众非常热情,把自己的好房子让给解放军住。

四班住在了一户大婶家里,这家有个上高中的姑娘,我们的小陈同志发现了这个情况后,就向班长请假。说他最近身体不舒服,不能参加战术训练,经排长同意后留在家中休息。等班里的同志们一走。小陈马上就跑到大婶家里,主动帮助大婶干家务活,甚至下地去干农田里的活。这些活对在农村长大的小陈来说是小菜一碟,而且活路干的有板有眼的,深受大婶的赞赏。大婶的姑娘对解放军哥哥也默默产生了好感,对小陈投来飘忽的秋波。这是小陈最愿意看到的,所以,小陈在这里越干越来劲,天天说他有病,说什么都不愿意参加训练。

纸是包不住火的,小陈的活动还是被班里的同志发现了,班长及时向排长作了汇报。排长没有明确表态,在第二天集合前。他来到四班,小陈看排长来了,心里就发毛,因为自己心里有鬼。排长掉着脸说:“你们班全体结合,一个不拉全部上训练场。”说完调转身就走了,小陈这次乖乖的去训练了。全排集合后,排长叫五班长带队先走,说他随后就到。

驻训有十来天了,指导员召集班以上干部开会,了解连队近段战士的思想情况。各班都汇报了自己班里的好人好事,均谈到了他们班里没有违纪的事故苗头。惟独四班长汇报说他们班小陈有一些苗头,经常请病假,实际是帮助房东大婶干活,因为房东有一个大姑娘在家,我担心在这个方面出问题。四班长之所以这样说,因为连队班干部都知道小陈有病的事,所以他也不顾及什么,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四班长话音还没有落,二排长就接着说:“这个问题我们排里内部已经解决了,请指导员放心。”指导员一看二排长话里有话就没有再问,很快就结束了会议。

会散后,二排长留下来给指导员说:我听到情况反映后,那天我支走了小陈,让他训练去了,我来到四班房东大婶家,把小陈的具体情况谈了谈,因为他身体不好,到这里又犯病了,我们把他留下养病,谢谢大婶这段时间的关心,给您添麻烦了。我这样一说,不知道大婶是怎么理解的,反正随后让姑娘住校了,大婶对小陈的态度和对大家一样了。慢慢小陈也感觉没有什么意思,现在,已经开始正常参加操课,最近再没有请过病假。

指导员看着二排长笑了,“说没想到你着点子多还管用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