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唐朝找工作 第一卷 第二十九章 连斩六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


“哪里走!”二娃唰地拉下头盔面罩,大喝一声,拍马杀了上去。


这是绝好时机,俗话说:“擒贼先擒王”,擒住南昭王阁罗凤,那就胜券在握了,是对方邀请自己谈判,自己动手不算不义,而且,现在对方有十来个人,自己只有两人,自己动手只能算以少欺多。


见二娃动手,鲜于仲通赶紧勒转马头往回跑。


二娃一叉向阁罗凤后背刺去,阁罗凤的两个卫兵斜刺里两柄长枪架住了二娃的双股叉,两人顿时被电得浑身颤抖,手脚僵硬。二娃趁势刷刷两叉,将二人叉落马下。


阁罗凤大惊,拍马就跑,二娃挺叉直追。


阁罗凤的儿子凤伽异长刀一横,挡住去路:“呔!哪里走,吃我……”


没等他臭屁完,二娃一叉戳了过去,凤伽异斜身让过叉头,长刀直劈二娃胯下骏马。二娃大惊,这人怎么不隔挡也不杀自己,反来杀自己的马,自己的马可没有防暴服,意料之外,而且自己的双股叉太长,根本来不及回挡,眼看这一刀就要劈中马肚子。


这顿河马后脚一弹,让过那一刀!


凤伽异和二娃均是一惊,这马竟然自己懂得躲闪!这惊讶只是闪电般在二娃脑中闪过,就在双马一交错,那凤伽异正惊讶之时,二娃的双股叉已经回叉拍到,双刺刀横着劈在凤伽异后心,啪得一下,凤伽异全身僵硬,摔下马去。


二娃也不回头,策马追赶阁罗凤。


只是在这两次阻拦之下,阁罗凤已经跑出了十数丈远,前面四个护卫挺兵刃拦住二娃的去路。


二娃眼见阁罗凤要跑掉,心中一急,平端起双股叉,一摁前端射击按钮,砰的一声巨响,阁罗凤后背飞起一蔟血花,后肩胛中弹,晃了一晃,竟然没有摔下去,而是伏在马上,策马继续狂奔。


我呸!真是笨蛋,射人先射马呀,我应该先开枪打他的马!二娃很后悔,想到枪里还有一颗子弹,赶紧举枪正要瞄准,那四个卫兵已经冲到面前,两个使的长枪,一个使刀,一个使的是链子锤。二娃心中一寒:这几个是南昭王的贴身卫兵,武功定然不弱。


那两杆长枪抖了个枪花,一杆枪向二娃面门刺来,另一杆枪直刺二娃跨下骏马。


那顿河马跳起闪避,那一枪刺空,这一跳,也使得二娃没法瞄准阁罗凤,与此同时,那刺向面门的枪正扎在二娃面罩上,二娃脑袋晃了一晃,心中大怒,骂道:“找死!”一叉横戳了过去,那使枪卫兵正为刚才自己那一枪扎不死对方而吃惊,根本来不及躲闪,一叉正中心口,大叫一声,向后摔出马去。


这时,那使大刀的卫兵已经刷的一刀斜斜劈在二娃肩头,二娃只觉得全身一震,肩头的强化钢挡板果然厉害,不仅伤不了二娃分毫,而且将那一刀之力分解到全身,保护二娃不受内伤。


二娃更不怠慢,抖手一叉,噗的一声,捅进那使刀的卫兵小腹。


这次二娃没按电棍按纽,所以没电到那卫兵。那卫兵甚是凶悍,大叫一声,扔掉手中大刀,左手一把攥住了二娃的双股叉,右手抽出腰间长剑,一剑刺向二娃咽喉。


二娃刚要闪避,那使长枪的卫兵一抖长枪,数个枪花闪现,二娃全身上下都在那星星点点的枪头寒光笼罩之下,避无可避!与此同时,一柄链子锤从侧面向自己头部飞砸过来!


一剑、一锤、一枪,同时袭到!


二娃大喝一声,右手放开叉柄,嘭地一下抓住了那刺向咽喉的长剑,横里用力一拗,啪的一声,那长剑竟被拗断!


身后长枪已经狠狠刺在二娃的后背,链子锤也猛地砸在二娃后脑之上,借着这两股冲力,二娃顺势往前一倾,手中那半截断剑送出,嗤的一声轻响,刺进了那卫兵的咽喉。


那长枪卫兵见自己的枪扎不进二娃后背,以枪作棍,横砸二娃后脑,二娃竖起左臂,硬挡对方铁枪,那铁枪狠狠砸在二娃左臂上,咔的一声,铁枪竟被砸弯!那长枪卫兵一愕之间,二娃已经抽出断剑,一剑刺入对方脖子,对穿而过!


眼前锤影闪动,那链子锤已经再次飞砸过来,猛地砸在二娃胸膛,二娃手中双股叉还被那死去的使刀卫兵紧紧攥着,右手断剑不仅抽回,当下放开双手,右手翻腕一把抓住那飞锤的链子,那使锤的卫兵身高力大,猛地抽回链子锤,二娃借着那力道,双脚一使劲,腾身而起,半空中大吼一声,左拳狠狠砸向那卫兵面门。


那卫兵何曾见到如此勇猛之人,眼见数名同伴瞬间死于这人之手,而自己的链子锤明明砸在对方的头部,居然伤他不得,现在对方老鹰一般飞身扑下,这卫兵只吓得肝胆俱裂,竟忘了闪避,这一拳结结实实砸在那卫兵头部!咔嚓一声,卫兵头盔飞出,头部碎裂,脑浆飞迸,哼也不哼一声,一头载下马去。


二娃左手的手套是强化钢甲鳞片,不仅活动自如,而且专门作为打击武器设计的,一拳能将铁板打瘪,这一拳打在头部,与铁锤猛砸没有什么区别,那卫兵血肉头颅那受得住如此猛击,当场头骨碎裂而死。


二娃飞身上马,抽出双股叉,还要追赶南昭王阁罗凤,见那阁罗凤已经策马回到了阵中,南昭军中令旗挥舞,杀声一片,大军冲了过来。


“我会抓住你的,等着瞧!”二娃心想,勒转马头,向回奔驰。


刚才被二娃扫落马下的阁罗凤的儿子凤迦异此时才摇摇晃晃想从地上爬起来。二娃又一叉飞过去,打在凤迦异后背,凤迦异被电得全身颤抖,软倒在地。


二娃学着电视剧里的样子,叉交左手,俯下身抓住凤迦异后背铠甲,想把他提起来放在马鞍之上,可看上去容易,做起来却很难,那凤迦异穿了一身铠甲,加起来全部重量差不多有两百斤,二娃提起一半,无力将其提离地面,后面南昭军队已经杀了过来,二娃双脚一夹马肚,就这样半拖着将昏迷的凤迦异擒回唐军阵中。


唐军见二娃连斩对方六员大将,生擒南昭王的儿子,顿时齐声欢呼,战鼓齐鸣,摇旗呐喊,如地动山摇一般,几名军士冲上来将凤迦异摁住捆好,押了下去。


鲜于仲通见南昭军队如潮水一般涌来,吓得面如土色,勒转马头就跑。


二娃高声叫道:“放箭!”


前排弓弩手顿时万箭齐发,箭如雨下,飞向南昭军队。


南昭军队冲在前面的果然是重装骑兵,身上披了厚厚的铁甲,马也披了厚厚的铁马具,手持圆盾,护住要害,冲杀过来,马蹄声震得大地都在颤抖。


重装骑兵不怕弓箭,只有少数要害中箭栽倒,后面的步兵和轻骑兵为了抵挡箭雨,不得不放慢了前进速度,使得冲锋在前的重装骑兵与后续部队脱节。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南昭军队已经冲到近前,马刀闪动的寒光清晰可见。


“陌刀队准备!”二娃告诉传令兵,令旗飞舞,弓弩手迅速后撤,陌刀队举起。


“杀!”


陌刀闪动如海涛翻滚,一排战马悲嘶着摔倒,骑上南诏重甲骑兵纷纷跌落。唐军陌刀队后面的盾牌短刀手短刀飞舞,幻出片片寒光,跌倒在地的重装骑兵的重装甲,成了他们致命的累赘,斗大的人头滚落,斩杀声、惨叫声响成一片。


跌倒的战马和死去的挣扎的重装骑兵成了阻挡后面南诏军队铁蹄最好障碍,南诏重装骑兵如同陷进了层层泥潭,唐军的陌刀长达三米,专砍马脚,第二波、第三波南诏重装骑兵又纷纷倒下,层层叠叠,唐军盾牌短刀手行动灵活,穿纵跳跃,如鬼魅一般,倒在地上的笨重的南诏重装骑兵如同案板上的鱼肉,任由短刀手宰割。


见后面南诏军队步兵已经冲到近前,二娃喝道:“重装骑兵、轻骑兵出击!”令旗飞舞,唐军骑兵从两翼飞驰而出,喊杀之声震天响。


唐军重装骑兵从侧翼绕过已经陷入唐军陌刀手和短刀手阵营里的南诏重装骑兵,迎头拦住了后面冲上来的南诏步兵,如坦克一般向手持短刀和长矛的南诏军队践踏,重装骑兵针对步兵而言的速度、力量和防护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马刀飞舞,如同张牙舞爪的老虎群冲进了羊群之中,惨叫声、哭声混杂着震天的喊杀之声,唐军装重骑兵所到之处,血肉横飞。


唐军轻骑兵利用速度优势和远射弓弩,从两翼远远袭击南诏军队此时已经混乱不堪的步、骑兵,弓箭电射而至,防护薄弱的南诏步兵和轻骑兵纷纷中箭倒下。


南诏军队根本没有见识过唐军正规部队威名赫赫的陌刀战队的威力,以为用在这平坦的坝子上,用数量远多于唐军的重装骑兵进行冲击、分割,唐军肯定大乱,然后步兵再进行砍杀,没想到唐军的陌刀队是重装骑兵的克星。


但南诏军队毕竟训练有素,经过初始的混乱之后,军士们迅速各自结成数人到数十人不等的作战单位,相互保护,与唐军进行博杀,这一来,双方缺牙交错,唐军轻骑兵的远射不敢轻易放箭,只得抽出长刀,杀入战团。


二娃在小山之上,勒马观战,身后是他的卫队皇宫龙虎军五百铁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