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唐朝找工作 第一卷 第二十八章 排兵布阵

正红旗 收藏 2 3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


二娃继续口沫横飞地喊道:“现在,我们的家园正受到南诏军队的威胁,我们父母妻子儿女和我们自己的生命,也正在受到这种威胁,是我们拿出男子汉勇气保家卫国的时候了!”


二娃举起右手,用几乎嘶哑的声音吼道:“——是男人的,都给老子把手举起来!”


杨爵爷身为公公,都以男儿自强,何况我等小鸡鸡呢!于是,一只、两只、十只、百只,军中所有将士都高高举起了手臂。


二娃振臂一呼:“众将官,都看我杨二娃的,我将身先士卒!是男人的,就跟我上——打进太河城,活捉南诏王!!”


“打进太河城,活捉南诏王!!”


“打进太河城,活捉南诏王!!”


军士们军心振奋,齐声响应,声震四野。


二娃很满意:“众将官,听我号令!”


令旗一挥,命令弓弩手列前,敌军冲锋时,先用强弩射击,再由弓箭手射击,等敌军杀到阵前时,弓弩手迅速后撤,再由后面的陌刀方队斩杀敌军冲在前列的重装骑兵。


唐军这陌刀是一种三尖两刃的长刀,有点像《大闹天宫》里面二郎神用的那种兵刃,可戳可砍,长度达到三米,而一般兵士的长矛只有两米多。所谓一寸长一寸强,虽然武器太长不便挥舞、攻击缓慢,但对付自行冲上来的战马却刚好可以扬长避短。


二娃命令所有陌刀队员,列成长方队形,前后两排交错,待对方重甲骑兵驰来时,利用陌刀长度优势,先戳斩对方马腿,等对方重甲骑兵摔下马背之后,后面的盾牌短刀手上前斩杀倒地的笨重的重甲骑兵。


等敌军重甲骑兵队形被陌刀队和短刀队杀乱之后,隐藏在两翼的唐军重甲骑兵从两侧插入敌阵,冲击敌肋部,轻骑兵由两翼包抄,利用弓箭射杀敌阵后部的步兵队。


部署完毕,鲜于仲通战战兢兢问道:“都监大人,这样行不行啊?要不我们先后撤,向朝廷申请援兵再来如何?”


“朝廷不会派援兵的,如今只能奋勇杀敌,置之死地而后生!”二娃斩钉截铁说道。


这时,南昭军队阵中几匹骏马驰了出来,为首一名方脸大汉,高声叫道:“大唐元帅请到阵前来,我有话要说!“


二娃身边的军曹说道:“这位就是南昭王阁罗凤!”


二娃哦了一声,仔细看去,见那方脸大汉约有四十多岁,面色白净,剑眉飞扬,甚是英俊。


那阁罗凤又叫了几声,二娃道:“元帅大人,咱们上前去看看他有什么话说。”


鲜于仲通道:“他们会不会乘机擒住咱们?”


“应该不会,他说要续话,又突然偷袭我们,那不是失信于天下吗?”


“兵不厌诈啊!”


二娃双股叉一抖,笑道:“有我在此,怕他作甚!”


那天鲜于仲通见二娃连斩南昭两员大将,而且对方在二娃手下连一个回合就没走完,就被挑下马来,这杨爵爷武功之高,世所罕见,当下稍微有些安心,点点头,与二娃两人驰马出阵。


等出了大军后,二娃悄悄拧动双股叉红樱,将子弹上膛,同时也就打开了电棍保险。


二人策马来到阁罗凤等人面前,二娃问:“你可是南昭王阁罗凤殿下?”


“正是,不敢请教两位尊姓大名?”阁罗凤一抱拳。


二娃指了指鲜于仲通:“这位是我大唐南征军元帅鲜于仲通大人。”又一拍胸脯,“我叫杨二娃,是行营兵马都监。”


阁罗凤上下看了看二娃,又一抱拳:“久仰大名,如雷贯耳,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


久仰?哈哈,你是南昭王还是江湖侠客呀,二娃心想,当下也学着一抱拳:“南昭王地处南疆,也知道我的名字?说的是客气套话吧。”


阁罗凤摇摇头,说道:“都监切开皇上喉咙救了皇上的命,又剖开太子良娣的肚子救了良娣母子,为此被封为护圣开国县公,官拜太常寺卿、左龙虎军将军。我说的没错吧?”


自己的事迹居然传到了南昭,二娃心中多少有点得意,不过更感到惊讶,这南昭王对自己了如指掌,情报工作做到家了,这人如此英明,不好对付,也想客套两句:“在下也久仰你们大理段家一阳指神功盖世啊,南诏王与南帝段皇爷怎生称呼?”


“大理一阳指?段皇爷?爵爷说的本王不大清楚啊。”


“不会一阳指?那六脉神剑呢?”


“六脉神剑?”


“就是能够从指尖发出剑气杀人无形的六脉神剑,天下第一剑,你们云南大理段家的绝技啊!”


阁罗凤一脸茫然。


二娃想起来了,这大理国好像是在南诏之后,宋朝时才建立的,那他肯定不知道什么一阳指或者段皇爷了。


鲜于仲通问:“你叫我们来有什么事?”


阁罗凤道:“我想这件事其中有些误会,如果能化解双方矛盾,化干戈为玉帛,岂不皆大欢喜?”


“误会?你们杀我云南郡守,夺我城池,这也是误会?那能不能让我们也误会一下?”二娃笑道。


“这确是我的不对,个中缘由已经在书信里陈述了,我南昭是在大唐支持下统一六昭的,这一点末齿难忘,因此,你们收回的那些城池,我们并没有拼死防守,其意也在和解。希望两位大人能够禀告皇上,如果能化解这段恩怨,我南昭仍然年年来贡、岁岁来朝,附属大唐。”


鲜于仲通与二娃相互看了一眼,鲜于仲通道:“如果我们不答应呢?”


阁罗凤道:“最好答应,否则,对双方都没好处。”


“哦,你这是威胁我们喽?”鲜于仲通道,“我也劝你还是按照都监大人前面给你们特使的答复,大开城门,负荆请罪,我和都监大人倒可以在皇上面前替你美言几句。”


阁罗凤冷冷一笑:“负荆请罪?我何罪之有?那张虔陀企图辱我妻女,死有余辜!我们杀了你们的人,你们也杀了我结拜兄弟阿莫和莫曲,再说攻占的大唐城池,已经尽数归还……”


“那是我们收复的,不是你们归还的!”二娃笑道。


阁罗凤身后一青年叫道:“如果我们拼死防守,你们想收复失地,做梦!”


阁罗凤回身喝道:“凤儿不得无理!”转过头笑了笑:“犬子凤伽异年少无知,两位大人请勿见怪。”


二娃看了看那少年:“这么狂?看样子你很厉害哦。要不要打一架玩玩?”


凤伽异一抖手中虎魄战刀,叫道:“打就打!斩你象踩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松!”


阁罗凤回身叫道:“再不闭嘴,军法从事!”那凤伽异闭嘴不再说话,仍狠狠地瞪着二娃。


阁罗凤回过头来:“两位大人,为了大唐和南昭民众的安危,还请三思。”


二娃想了想,说道:“不用这么麻烦,这样吧,我们打个赌,我和贵公子打一架,你们输了,开城投降,我们输了,拍屁股走人,你看如何?”


凤伽异怒喝:“好啊!看我如何收拾你!”说罢,就要纵马上来。


阁罗凤一摆手,止住了凤伽异:“我结拜兄弟阿莫和莫曲乃南昭有名的勇士,官拜大将军,我听说他们二人在杨爵爷手下走不了一回合,杨爵爷武功高强,我很是佩服。”


二娃嘻嘻一笑,明白他这是在暗中提醒儿子凤伽异不要轻举妄动,你不是这杨爵爷的对手,便道:“既然你们怕了,那就请开城投降吧。”


凤伽异往地上吐了一口痰:“放屁!吐蕃军队指日就到,那时候……”


“凤儿,你胡说什么!”阁罗凤喝道。


凤伽异赶紧捂住嘴。


二娃和鲜于仲通心中一凛,都暗叫不好,果然吐蕃出兵了,只是还没得到探子来报,应该还没进入南昭。必须在吐蕃增援部队到达之前,摆平南昭,才能腾出手来对付吐蕃,留给唐军的时间不多了。


阁罗凤见二娃两人不说话,咳嗽了一声:“既然二位已经知道,也就无需隐瞒,前日里我派出的特使被你们暴打一顿,拒绝了我和解的要求之后,我已经联络了吐蕃,请他们增兵支援。援兵指日就到,那时候,嘿嘿嘿。”


“那时候我军腹背受敌,大事不妙,对不对?”二娃冷笑道。


“爵爷乃是个明白人,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我南昭绝不想和大唐为敌,如果就此罢兵,我南昭仍是大唐的南昭,如果等吐蕃援军到了之后,打将起来,我南昭就不得不与大唐撕破脸,被迫依附于吐蕃了。”


“你这是在威胁我们喽?”


“不敢,我说的是实情。”


“你以为我们怕了你们两家联合?告诉你,我们有信心同时打赢两场战争!”


说完这话,二娃觉得挺耳熟,这话好像美国那个小不死总统说过,不过,唐朝可比美国还要牛逼,在大唐之初,唐朝同时几处开战那是常事,这话倒不是夸张。


“哦?爵爷也不为大唐民众着想吗?”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好男儿保家卫国,天经地义的事情,我大唐决不会让别人的脚丫子踩到头上还无动于衷!”二娃学着电影里英雄的样子,大义凛然说道。


“好!佩服!既是如此,多说无益,咱们刀枪上见真章!”阁罗凤一勒马缰转身就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