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白崇禧逃离大陆前胡作非为搅得华中民众不安

cnkhtd163 收藏 11 1453
导读:老白逃了@@@

白崇禧逃离大陆前胡作非为搅得华中民众不安

白崇禧这个人生平忙于谋逐个人的政治欲望和权力,标榜不治私产。但是,在看到国民党大势已去,妻儿子女将作“白华”时,不得不趁势大捞一把,以便做逃亡海外之用。

1948年白崇禧一到武汉就任华中“剿总”总司令,就开始抓经济大权。他成立了一个经济委员会,派亲信唐纪任主任委员,专门掌握一切搜刮来的黄金、白银和各种物资。为了抓住国民党联勤总部第九补给区的大权,以便于搜刮物资,他把补给区原司令朱鼎卿调节器派为湖北省主席,另派其亲信许高阳控制这个部门。在军事物资补给方面,白崇禧就开始把从四川通过湖北运出去的武器、弹药、粮食截留在武汉,不许外运。他还派新桂系的林逸圣为铁路运输指挥官,经常把从安徽运出的军火在武汉装上火车运回广西去。其它的要害部门,白崇禧也是分派其亲信掌握。如设“勘乱”特捐处,派亲信曾超群为主任;又派其外甥孙国铨担任武汉城防工事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另一外甥廖行健任新湖北日报社社长等职。

在控制了财权后,白崇禧就开始想言设法的从社会各阶层人士中搜刮更多的物资。白崇禧除了把国民政府从四川通过武汉运出的物资扣留,还搞出了一个新花样,美其名日“勘乱捐”。这个杂捐是的国税中之外附加百分之五十。这项损款收的是“金圆券”,由经济委员会向中央银行兑换成金条或银元。银行的负责人慑于白崇禧的权势,不敢不兑换。更有甚者,白崇禧还利用通货膨胀、“金圆券”贬值的机会,以自己的名义向中央银行透支几亿元,又转过来用透支的“金圆券”去兑换黄金和白银,银行也无可奈何。手段之高真是让人望尘莫急啊,他要是不去搞军事而去搞经济那一定是手到擒来啊。"城防工事捐"也是白崇禧剥夺人民的一种手段。它规定在保甲捐中附加百分之五十。同时,还以募捐的形式,向武汉工商界进行硬性摊派。尤其是许多物资,更是按行业摊派,如砖、砂、水泥、钢材、木料等,由于各专业商会负责摊派。名义上是征购,实际上是征用,也就是强要。许多资金小的商号,经白崇禧的一番搜刮而破产。很多商号被迫以现金捐助。白崇禧运往桂林的黄金和白银就有这些商号的一份捐款。

一次,白崇禧以充实军饷、筹集“勘乱经费”等名义,强令汉口市政府筹集银元2万元。汉口市长晏勋甫为此事被搞得焦头烂额,汉口商会也被闹得人仰马翻。白崇禧在建造城防工事时,不顾人民的死活,除了抽了抽力日夜不停的干活,还把郊区一些农田都纳入规划之地。很多农民哭诉请愿,要求变更路线,都被白崇禧这个恶棍拒绝和欧打,很能有多农民因此背景离乡,到处流浪。

白崇禧还见利忘义,背着李宗仁偷偷接受了蒋介石贿赂给他的几万两黄金。作为对蒋的报答,他在关键的时候逼着李宗仁走进蒋设计的政治圈套里(就是行政院迁到广州的事件)。随着人民解放军大军的迫进,、武汉的形势对白崇禧来说,真是一天比一天急。因此他便想方设法把搜刮来的大量物资运出去换成金银财官财宝。

白崇禧还把武汉大量的物资运到广州私售,同时还把大量的黄金、白银用飞机空运到桂林,交给妻子马佩璋收验入库。白崇禧到底搞了多少钱数字恐怕只有他老婆知道。

武汉解放前夕,白崇禧还想动员一批较大的厂矿企业到桂林去,为其所用。但是,在中共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广大的工人和不少的工商界人士都进行了保厂、护厂的斗争,最后一个工厂也没有迁成。

5月9日,国民党汉口特别党部和白崇禧坐上逃跑的专车逃向湖北长沙,在湖北又大捞特捞了一大笔。10月7日解放军迫进长沙他又坐飞机逃向桂林。10月22日又仓皇逃向南宁。12月4日下午,我解放军第野战军军在雷州半岛打掉了他的第二兵团他又率部渡过琼州海峡逃到海南岛,想守住海南岛但解放军马上发起了解放海南岛的战役打得他抬不起头来。他又率残部坐船逃上了台湾,到此白崇禧彻底的逃离了大陆逃离了故乡。

白崇禧的心坎上,既有失败的沮丧之情,又有永离、故土的留恋之意。走到这一步,怪谁?是天之亡他还是“小诸葛”(这是李宗仁给他取的外号)不亮?当时我党在渡江战役后给他那么宽大的优厚条件,他硬是放着阳关道不走,偏往死胡同里钻。我党名帅刘伯承评论他:“小聪明,大傻瓜。”走到这一步没办法总不能投降吧。好在科学家发明了飞机这个玩意,能让他飞着逃走,而没有空军的解放军奈何他不得,要不,我军的俘虏营里肯定要多出一个俘虏来。


大家说对不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